我正在飞行。

自由的翱翔于天际之中。

四周存在着的是无尽的星晨,以及更加耀眼夺目的日月光辉。。

无论是星辰还是日月,都离我非常的近,仿佛触手可及。

就在我伸出手,想要摘下一颗星尘的时候。

响起了像是玻璃破碎的尖锐声音。

以我伸出的手为中心,空间在这个瞬间产生了如同蛛网一般的裂痕,扩散的速度很快。

与此同时,星尘破碎,日月湮灭。

直至眼前的一切,全部变成了碎片。

避开了刺眼的光芒,我再次睁开了双眼。

这是一个纯白的空间,无边无界,无论是头上,还是脚下,全都是纯白的颜色。

除了我正前方的这个人影。

如果说四周的白,是极致的纯白,那么他就是极致的黑暗。

勉强可以看的出一个轮廓,是人类的外形,身高和体形都和我类似。

穿的应该是塑身又严实的长风衣,下摆到了小腿的长度,转过身来的瞬间,看起来很飘逸。

这种类型的衣服,我一直觉得虽然很酷,但却会影响行动力,所以根本就没有穿过。

他的手里,提着一柄通用漆黑的长枪,枪缨却是深红色的。

那是他身上唯一的其他色调。

他的眼睛虽然同样也是黑色的,但是却分了两个层次,勉强还能看的出来瞳孔跟眼白的差别。

然后,我感觉到了他的脚下,产生了爆炸性的力量。

就如一道泛着黑光的流星,原本还在几十米之外的他。

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

【您想变强,现在有一个地方也许让您如意。】

葵离开了之后,我一直在思考着,今后的事情。

对于组织可能会指派下来的任务,我现在的实力,很有可能是不够的。

我想变强,我从来没有这么迫切的想要提升实力。

就在我纠结着要不要吃下第二颗药丸的时候,大脑里出现了清冷的声音。

很多时候它都能自动的解读我的思维,而且是相当深入的程度,所以我并没有惊讶。

我明白它作为AI并不是直接被组织控制的,如果不是这样,那我也许早就已经被处死了。

不过即使如此,自己的想法完全没有隐私,感觉也是挺不舒服的。

【是关于神迹的掌控,之前您的极限增幅已经达到了最低标准,您的精神空间里,有个特别的地方出现了裂缝,您可以去试一试。】

我曾经去过那个所谓的精神空间,将道理是有些不太合理的存在,也有可能只是因为我太无知了。

在我脑海里闪过了同意的瞬间。

我马上就从虚无的黑暗,来到了璀璨的星河之上。

即使习惯了黑暗,也没有出现眼睛刺痛的情况,毕竟这里不是真实的世界。

可以感觉出来我的身体漂浮在空中,可以自由控制,甚至还可以踏着空气前进。

即使知道这里不是现实,但这种感觉还是非常新鲜。

因为无论是呼吸,还是自己的身体,在这里都跟现实没什么差别。

如果不知情的情况,我可能都无法分辨出来这里是精神的世界。

就在我随缘的游荡,感受着这种自由的时候,左侧的空间出现了一道黑色的旋窝,让我停下了脚步。

紧接着闪过了一道金色的光芒,一只纤细的长腿从虚空中踏了出来。

修长而又不失丰满的美感,皮肤上甚至还闪动着诱人的光芒,与其说是大腿,更像是一件艺术品。

“初次见面,主人。”

纯黑色的长靴,搭配着黑色的半透明丝袜,裸露出来的大腿皮肤很少,但却无疑会成为最能吸引目光的绝对领域。

黑色蕾丝层层叠加而成的奢华连身百褶裙,袒露出来的傲人双峰之下,则是搭配了一朵鲜艳的红色花朵,将她的气质衬托的更加典雅高贵。

柔软又散发着奢华光辉的金色长发,从双肩流泻而下的落在了百褶裙的上面,身后的则是夸张的达到了小腿的长腿。

迷人精致的五官,如果说灰和葵是属于清纯的那一类,那她就是属于妖艳的那种,而且是极度的美艳。

矛盾的是,她的脸上仍然还拥有着少女的稚嫩和纯情,这两种并不应该并存的东西,同时出现在一起竟然会是这么的完美。

仅仅是看着她的微笑,我就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血液躁动了起来。

换做是普通男人,我认为一般情况没人能够压的下去。

就连我都差点没能控制住。

“可以提供服务的喔?”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动摇,她那极具魅惑的血色双瞳看了过来。

脸上则是浮出了一股魅惑的笑容。

即使添加了情感在里面,但我并不是不能认的出来。

她是我脑内的AI。

“这副身姿是主人内心深处最渴望的那种形态,您把持不住非常正常。”

她踏着优雅的步伐,每一步胸前都会剧烈的摇晃着。

其实我并不喜欢太大的那种,但是她刚好在我可以接受的范围里面。

也许就跟她说的那样,她是按照我最期望的那种形态出现的吧。

她来到了我的身前,散发出了一股诱人的香味。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已经放弃了控制体内气血的躁动。

“主人还是挺精神的呀~”

她的身高只有我胸口的高度,血红色的双瞳从下往上的看了过来,但我的视线却不受控制的飘到了那深邃的神秘地带之中。

这种角度看到的,实在是有点厉害。

我伸出了右手手,贴在了她胸前裸露出来的半片雪白上面。

手感也很厉害。

“呵呵…您可以尽情的品味喔~”

她发出了极具魅惑的轻柔声音。

天使的面容,魔鬼的身材,还是童颜巨乳的娇小系,

清纯俏皮,妩媚性感共存,感觉这应该不只是我受不了。

为了掌控黑级,组织研究出这种东西,真的不知道是花费了多少精力。

“…其实我不算是普通的AI,具体有什么不同,主人以后会知道的~”

她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即使我不说出口,她也是明白我的一切想法。

所以才会这样主动的贴到我的身上,脸上浮现出了魅惑的红晕,纤细柔软的手指还不老实的到处乱摸。

不得不承认,她对于我男性的本能刺激无疑是非常大的,简单来说就是。

完全符合我的喜好,或者说符合所有男人的喜好。

这样的存在,只能在幻想之中。

“主人是想要由我来主动吗?还真是坏呢……”

她发出了娇嗔的声音,脸上的笑容变得愈发妩媚动人了。

她的左手早已伸进了我的衣服里,在我的胸膛上来回的抚摸着。

我也同步的摸着她,所以这算是公平的交易。

但就在她的右手,顺着我的身体,滑倒腹部并打算继续向下移动的时候,我明白她是打算更进一步了。

这算是破坏了交易的行为。

所以我抓住了她的头发。

直接把她提了起来。

“…这种人格应该是主人最喜欢的才对。”

她有些疑惑的歪了歪脑袋,脸上的魅惑笑容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面无表情。

确实不得不承认,能抵抗这种少女的男人应该是不存在,我也一样。

但那也是建立在真实存在的情况,我可没有在精神世界里意淫的兴趣。

因为感觉会更加空虚。

“主人可以多摸几下的,手感还是真实的喔。”

被我放下了的她,似乎并没有放弃。

还是走到了我的身边,微微的挺出了自己的胸部。

其实我更想摸的,是她那纤细如水蛇一般的腰身。

虽然灰的身材比例,不会输给她。

但我以前也不怎么敢去占她太多的便宜,因为控制自己其实还是很累的。

主要还是想看看到底能到什么程度吧。

花费了大概半个小时,我发现了不仅是手感真实,就连反应都模拟的非常到位。

在我的抚摸之下,她的魅惑的面容不仅染上了大量的红潮,还溢出了晶莹的汗水。

而且浑身都随着我的动作在颤抖着,幅度都是不一样的。

无时无刻侵入着我身体的香味,以及那那灼热的吐吸,还有火热的血色双瞳

都非常真实。

所以我也非常真实的有了反应,或者说从听到她第一声轻柔呻吟的时候,我就已经是亢奋状态了。

感觉这次的体验,让我的精神力又提升了不少。

在我感觉到快要控制不住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她的身体。

“主人的忍耐力确实很强,我的手段已经用尽了。”

这么说着的她,身上的汗水和颤抖的姿态都已经消失了。

同时消失的还有那脸上的红晕,以及魅惑的笑容。

她变成了冷漠的模样。

她肯定明白,是我退缩了。

“快点带我去做正事吧。”

我一本正经的说着,亢奋的身体依然没有恢复正常,她那血色的双瞳也从我的下半身上滑了一眼。

然后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轻轻的拉住了我的手。

“现在就带您过去,主人要不要抱紧我呀~?”

“为什么?”

“防止被甩掉呀~”

她魅惑的笑着,看起来就像是心情很好一样。

我没有看漏,不知道是不是刻意表现出来的,她的大腿夹的很紧,而且还在微微的颤抖着。

“不必。”

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如果抱上去自己肯定控制不住了。

所以没有必要。

“嘿嘿…我肯定不会甩下主人的,那请您抓紧了~”

究竟跟真人有什么差别。

我完全感觉不出来。

——无法抵抗的力量,将我甩到了空中。

在这个瞬间,我回想起了当时的自己是怎样的心态。

对于这所谓的精神空间,我是带着轻松的心情来看待的。

因为我不觉得,这里会遇到什么危险的事情。

直到我感受到了真实的痛楚,才发现自己错了。

而且是错的非常离谱。

身体还带着强力的冲击,根本就没办法泄力。

“…五式。”

沙哑又低沉的声音,即使是从远处传来的,还是清晰的传到了我的耳朵里面。

在上个瞬间,超直感状态下的我展开了最强的防御,但还是被他直接砸到了空中。

他没有给予我从空中落下的机会,也没有给予我调整体势的时间。

脚下产生爆炸性黑色气流的他,已经消失了。

然后漆黑的长枪,来到了我的面前。

感觉的出来,这次的力量比上一次的还要沉重。

长枪上面缠绕着的黑色粒子,比我全身的加起来都要浓郁。

勉强控制着手里的长枪进行了格挡,但这只是让我以更快的速度砸向地面。

甚至没来得及去感受气流,我的身体已经陷到了地面之中。

非常坚硬的地面,就算是我使用了超直感,以暴空步的方式都无法踏碎的地面。

现在却被我的身体直接砸出了一个坑洞。

处于空中的黑影,浑身都在飘散着黑色的粒子,或者说是流泻而出的光芒。

跟我的有着明显的差别。

最诡异的是他的胸口位置,出现了一团宛如雷电光球一样的东西,每隔几秒就会像是心脏跳动一样发出低沉的声音,同时还会朝着身体的四周扩散。

就像是个雷电核心,特别是扩散出去的时候,那种分叉特别像雨云中的雷电。

他并没有追击,而是等着我恢复行动力。

“六式。”

在我艰难的爬了出来之后,空中传来了无情的声音。

虽然听到了,但是我却连长枪都没能来得及举起来。

比上一击更快,已经超过了我的反应速度。

最后能看到的画面,是自己的胸口被贯穿了。

痛楚非常强烈,根本就不是普通的那种感觉。

就像是被扩大了数十倍一样。

也就只有一瞬间,随后我便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您还是有点弱。”

我应该是失去意识了。

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到的是AI的那张清纯与妩媚并存,美艳又不失俏皮可爱的面容。

这本因是矛盾的东西,却能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怎么看都会觉得神奇。

“我的容貌,是人类幻想的巅峰。”

她微笑的说着,声音又透出了那种轻柔蚀骨的魅惑感觉。

即使只是听着,都能让人感觉到内心深处的欲望在被挑逗着。

“这里的时间跟外面流速差不多的,现在您的右眼也已经恢复了。”

现在的我,算是躺在她的身上,后脑勺紧贴着的应该是那两团柔软的东西。

感觉精神都恢复了不少。

“那就继续吧~”

她似乎打算松开我。

我急忙的阻止了她的行为,那个黑影依然存在着,不如说他就在十米之外看着我们。

或者说是看着我。

“先解释一下,那是什么?”

踏入这个空间之后,这个黑影也就是望了我一眼,然后什么都不说的就冲了过来。

虽然我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把长枪,也不知道他是什么存在,但我还是迎了上去。

开始我还是能跟他对上几招的,而且应该不是错觉。

那个黑影的枪法比我差,或者说是根本就没有技巧,完全是凭借本能胡乱挥舞的。

不过就在我这么觉得的时候,他突然就进入了那种诡异的状态。

身体外面飘散的是暗物质没错,但是跟我的超直感不同,我只是在体表飘荡,他那种更像是燃烧着的火焰,

虽然没有攻击力,而且也没有温度,但是看起来跟超直感有明显的差别。

关键的是那颗能量球,只是看着就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而且还很诡异。

就像是心脏一样,会跳动。

“那个是神心。”

所以你能好好解释吗?

我蹭了蹭后脑勺上的两团东西,连淡淡的幽香都模拟的非常到位,不过感觉起来似乎并没有灰那么诱人。

毕竟还是精神的世界,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很恐怖了。

“那是神迹禁忌技巧,主人在使用超直感的时候,是不是经常会感觉到,即使控制暗物质很轻松,但却经常后继无力?”

是这样。

“那是因为暗物质同时能存在的量是固定的,您每次的行动,哪怕只是一个呼吸都会消耗。”

她摸了摸我的头发,然后顺手抱住了我的脖子。

说起来为什么我要跟她这么亲密。

简直就像是习惯了一样自然。

即使记忆残缺破碎,但以前的我应该也没有见过她才对。

“…神禁的存在,可以解决暗物质疲劳的问题,因为凝聚了神心,也就是你看到的那个球体,它的功能跟心脏类似,心脏是按照频率给全身输送血液,它则是输送暗物质,最关键的是…可以形成一层外骨骼一般的东西,那个是可以增幅战斗力的,而且没有上限。”

没有上限?

“是的,理论上而已。”

肉体的增幅是有极限的,之前在超直感的状态下,极限振幅最高值大概到了六倍多一点。

即使是这样,我的骨头和肉体都承受不住,每一个动作都会自伤。

“简单来说就是暗物质如同血液,但是没有心脏的存在,它终究还是处于异类的存在,而神心则是能让它活性化,真正的如同血液。”

好麻烦啊,能不能在简单一点说明。

她停了下来,看了我一眼。

不知为何,我突然觉得这个眼神似乎在哪里见过。

破碎的记忆里,我应该没见过这副容貌的人。

但是…这种熟悉的感觉,不像是错觉。

“您有认真听吗?”

“很认真的在感受。”

我动了动脑袋。

这种感觉确实很舒服啊。

“软吗?”

“很软。”

“那要不要我替您放松一下?”

说着她的手又移到了我腰部的位置。

很奇怪,她似乎特别想跟我做那种事情。

是设计成这样的吗。

“那个神心,感觉很危险。”

我按着了她不老实的右手,认真又严肃的说道。

她露出了神秘的笑容,并没有继续行为,只是再次抱住了我的脖子。

“那个是最大的弱点,被击破会爆炸,根据神心雷纹的大小,威力也是不一样的。”

那东西还能当作攻击手段吗?

“不行,神心破碎很严重,就算不死,主人也抵抗不住爆炸产生的威力。”

那就是说,进入这个状态…还得把自己明显的弱点放在别人面前。

也太蠢了吧。

“这就是代价,而且神心可以凝聚在不同位置的,无论是手臂还是头顶,但是其他的位置,效果都不如在心脏的外面,当然的…被击破的时候产生的爆炸也是不一样的,心脏位置基本必死。”

所以我要怎么学?

到现在我还是一头雾水啊。

“那种状态之所以被称为神禁,难点在于凝聚神心,而且即使凝聚了也很容易失控,这种技巧是组织影级以上就能掌握的,但是真正能学会的,百不足二。”

但是我可以学会。

因为那个黑影,应该是。

“主人怎么想是主人的事情,我没有说过。”

她微微的避开了我的视线。

看来我想的没错。

“除了这个,主人就不想知道他刚才使用的那套枪法吗?”

她再次看了过来,脸上依然是挂着神秘的笑容。

那不是凭借蛮力乱挥的?

虽然确实有听到什么一式二式,但看起来也只是普通的攻击啊。

“那个是破军九式喔。”

“你话说完,不要说一句就摆个傻乎乎的笑容。”

“我是想让主人先思考一下呀~”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温柔的笑着,看来是真的不打算说些什么了。

我只能回忆一下当时的感觉。

第一式的时候,超直感状态的我完全可以应付下来,只是一记普通的突刺。

第二式是扭转了枪身,利用腰部回旋的斜斩,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比第一式要高了很多。

第三式的时候我已经快要跟不上速度了,仍然还是普通的劈斩,力量已经超过了我。

第四式我根本就没能挡住,速度并不快,但是力量太强了,我直接被砸到了空中。

后面的两式也是一样,一次比一次强。

不过这种…应该只是循序渐进的技巧吧?

“不对喔,主人。”

她柔和的摸了摸我的脸,将诱人的红唇贴在了我的耳边。

“第一式的力量,是八成,第二式的时候,已经是他的最大力量了。”

…不可能。

他…不对。

当时的他,身上的暗物质虽然没有变化,但是那个神心……

“是的,神心扩散雷纹的频率,一开始他是一秒一次。”

每一式,都减少了十分之一。

虽然是很微弱的变化,但在我增幅了的眼睛里,还是很明显的。

“还有一点主人没有注意到,您无法反击并不是因为速度跟不上,而是他的动作没有停顿。”

我闭上了双眼,仔细的思考着他当时的攻击。

确实是这样。

被挡下攻击,理论上来说,无论如何都应该会出现一瞬间的僵直。

但是他没有。

简直就像是,所有的攻击其实都只是一击而已。

而我则是连他这一击都没能完整的看完。

“主人还是很聪明的~奖励一个香吻喔。”

说着她那红唇贴在了我的脸上。

这家伙不会是在占我便宜吧。

虽然有点不明所以,但是感觉挺舒服的。

就不去跟她计较了,反正我应该也没有亏。

“这个破军九式,其实就是一击,施展的时候由神心提供能量,会凝聚一股气势,这个气势可以不断的叠加,九式就是九次,第十次的攻击,就是最后的收尾。”

…明明是叫九式,结果却是有十次攻击,还真是微妙。

“那么,解释的差不多了,主人您现在就可以尝试掌控神禁了。”

咦?

她突然消失了。

我是不是听漏了什么?

说了半天,确实是解释了这个所谓的神禁,以及那个什么破军九式的效果和威力。

嗯,是这样没错。

但是……

没有秘籍之类的东西吗?

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学啊!?

有种被耍了的感觉,难道是要自己用心去感受的那一类?

“…能让我先看看你的演示吗?”

我尝试性的对那个黑影问了一句,他只动了动身体。

然后再次举起了黑色的长枪。

“一式。”

直接冲了过来。

果然是没办法交流的。

我没有其他选择,只能提着长枪硬着头皮的迎了上去。

——在不断重复的失去意识与清醒之中,我再也没有看到她。

无论我怎么喊叫,她都没有再次出现。

而且我不会死,虽然被痛觉异常的恐怖,只是被划破皮肤,就好像骨头被压碎 了一样。

但我还是不会死。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

我一直在重复着被吊打,被贯穿,醒来继续被吊打。

也许这就是苦修吧。

带着这样的心态,并不能减少痛苦,反而因为过于放松,我又一次的被贯穿了。

不同的是,这次我好像抓到了什么东西。

抓着贯穿了我胸口的长枪,我伸出了右手,摸在了他胸前的那颗核心上面。

然后我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暗物质突然就活跃了起来。

确实是在跳动着,就如同心脏一样。

或者说,这个就是暗物质的心脏。

它本身就是与我一体的,但是我的心脏却无法让它们自己去流动。

所以我需要做的,只是给它们安置一个家。

在这一瞬间,我确实是抓到了这种感觉。

然后毫无意外的,我凝聚出了神心。

他抽出了长枪,后退了几步,静静的等待着我。

体力仿佛一瞬间就被抽空了,但却像是错觉一样。

因为身体马上就被另一股,更为霸道的力量灌满了。

我伸出了右手,可以看到上面漂浮着的银色颗粒,一颗颗的在爆裂燃烧着。

它们永远的消失了,但是却在我的身上,形成了一股气势。

这是赴死的意志。

通过它们不停的燃烧自身,形成的一种无形的气势。

看不见,却可以感觉的出来。

枪法上,那个黑影是不如我的。

因为我好歹有去学习,融汇一些古代枪法招式,他则是凭借本能的施展。

所以我笑了。

“一式。”

这是我发出的声音,可以感觉的出来,漂浮着的银色粒子在这个瞬间全部都燃烧了起来,然后随着神心的跳动,再次获得了补充。

我冲了出去。

我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

在被虐的已经麻木的时候,我又感觉到了柔软的东西。

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张憋笑的脸。

“哈哈哈哈哈哈,主人您当时、哈哈哈哈……”

并没有憋笑,她是直接大声的笑了出来。

我好像是躺在床上,她则是坐在我的边上。

“再笑我现在就把你办了。”

“好啊、哈哈哈~我反正是主人的,随便您做什么~”

她擦掉了笑出来的眼泪,血红色的魅惑双眼笑嘻嘻的看了过来。

根本没办法威胁她。

“这种模拟人格,还真是麻烦。”

“还是说主人希望我是冷冰冰的那种呀~”

“随便都好。”

“其实哪一种都是我喔,毕竟我可是主人的AI呀~”

我已经掌握了神禁的使用方法,破军九式本来就没有具体形态,只是我低估了那九式需要燃烧的暗物质数量。

我在第五式的时候基本就破功了。

第六式根本挥不出去,当时我已经按照最快速的步法进行突进,准备挥出长枪的时候,身体涌现出了无力的疲乏感。

毫无征兆。

所以尽管前面我已经占尽了先机,但我还是被砸飞了出去。

“主人当时的笑容好帅喔~充满了自信~!”

她露出了坏坏的笑容,即使是这样,看起来也是充满了无限的诱惑。

看起来非常开心的样子。

“我好像在这里待很久了,什么时候放我出去?”

我并不打算在这种问题上跟她争什么,反正她又不是真正的人类。

我不必在意她的。

“哼…主人不打算给我取个名字吗?”

她甜甜的笑着,似乎掩饰掉了什么东西。

应该也只是模拟人格的东西吧。

“名字,就叫小A吧。”

她那迷成一条缝的眼睛,半睁着看了过来。

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意。

但也就只有一瞬间,我根本就不明白是什么情况。

“主人不打算想个好听点的嘛?”

她撒娇的拉住了我的手,看起来还有点可怜兮兮的。

科学的力量确实是很可怕。

我由衷的感叹着。

“小黄不行、小白不行、大波不行,小恶魔不行、金毛不行,主人您在好好想想?”

她的语气非常的柔和。

但是那个笑容,却明显的有些牵强,而且似乎还带着些许的怒意。

AI做的太好也是麻烦啊。

“小爱可以喔~”

刚好把英文换成了拼音,顺势的想了一下而已。

“直接叫爱,也是可以的喔?”

她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开心的模样根本就没有去掩饰。

“…你开心就好了。”

“嘿嘿,主人今后希望平时的时候,我的声音是哪种类型的呀?”

她略有所思的看了过来,脸上始终挂着一副神秘的笑容。

为了能让注意力集中,肯定是不能让她用现在这种声音的。

因为肯定会分心,实在是太魅惑了。

我可不想莫名其妙的送命。

“”嘿嘿…那现在就先送主人出去了,以后还要多多照顾哟~”

她吐出了舌头,俏皮的笑了笑。

然后我意识中断了。

就像是被强行扯开了电源的电视机一样,全部都变成了黑色。

再次睁开双眼。

左边仍然是黑色的虚无。

右眼看到的,则是散发着简约典雅气息的陌生空间。

床边就是半开着的窗口,可以看到外面此时已经是漫天星晨的深夜了,夏季特有的虫鸣声,也时不时的在夜空下回荡着。

空气中弥漫着的,是植物的幽香。

这个是我之前就有闻到过的,原来是花香,而且不止是房间里面的,还有外面随风飘进来的。

闻起来很舒服。

木质的地板,紧贴着墙壁的是一个空荡荡的书柜,另一侧则是一张圆桌和几张椅子,东西很少,但是空间却不小。

因为在另一边,还有沙包,跑步机,举重设备,以及各种健身房可以看到的东西。

这是卧室没错。

四处都摆放着绿色的植物,都是些不知名的盆栽。

宽大的双人床,床毯和帘子都是很高级的,摸起来手感很好。

床头柜的边上,安静的直立着一把漆黑的长枪,金色的花纹即使在是夜幕之下,也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

它的边上,则是另一把相同色调的太刀,紧紧的依靠着长枪,就像是依靠着父母的孩子一样。

停放在床头柜上的,是两把清洗的很干净,但却已经残破不堪的军刀。

这些她们都已经还给了我。

象征着我们关系的结束。

“但是很明显…现在还没有结束。”

可以感觉出来,我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而且应该不是错觉。

我的精神也放松了很多,可能是因为掌握了新的力量,多少安心了一点吧。

床边还摆放着一个显眼的银色箱子,看起来有点像行李箱,但是却没有把手,也没有拉链。

只有一个可以插入卡片的插槽。

伸出了左手,我从手环里取出了那个东西。

证明身份的卡片,大小是刚好合适的。

“让我看看,组织究竟还想让我做些什么吧。”

没有犹豫,我将卡片插了进去。

即使前方仍是一片黑暗。

但我也不能停下脚步。

至少现在,我还不能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