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了个相对平缓的区域,隔着一条林间小路,朝阳的光辉透过了翠绿的枝叶,挥洒在我们的身上。

带来了些许的暖意。

我们相对而坐,分别处在两片区域的草地上。

进行了一定程度的交流。

对于我的提问,他们基本上回答的都很迅速。

无论是这段时间都在什么区域活动,还是剩余的物资种类上。

食物的储存,他们也是到了见底的程度。

所以我大方的从手环里,取出了最后的食物,分别发给了所有人。

至于那名一般情况要调养几天的女性,我也给了她可以快速补充体力的药物。

“所以…你们也是要去那个小镇?”

他们那边是以那个青哥为首,保持着一定距离的坐在草地上面。

比起这两个基本算是贴在我边上的,他们那个才是正常的距离。

“不是这样,我也不会把最后的食物全都拿出来。”

对于我的这个行为,葵表现的不太情愿。

但我并没有把她的抵触当回事,所以她也就只是小声的抱怨了几句而已。

“这样啊…不过我们这里有人受伤了,可能……”

“黑哥刚才给了她恢复体力的药,正常赶路还是可以的吧?”

“呃…这么说也没错……”

能明显感觉到他们的眼神中,时不时会冒出羡慕的目光。

对于不知情的人来讲,也许会把她们两个当成是我的女人吧。

毕竟是这样的世界。

那个名为凝雪的女人,则是躺在一名女性的怀里,目前还没有清醒过来的征兆。

队长叫李青炎,副队长就是那个女人,叫上官凝雪。

这两个姓氏,都是我曾经的故乡存在的。

不过那里究竟是不是我真正的故乡,我并不知道。

其他人不重要,所以我没有问。

我这边也只有我一个人报了名字,他们只需要记住我就可以了。

“能跟黑一起走,你们很幸运了。”

灰冰冷的说着,还将自己的目光随意的扫了过去。

仅仅只是普通又冷淡的举动。

对面的几个男人,就有点紧张的避开了她的视线。

之前的森林还比较阴暗,加上那时候他们都比较紧张,一直没去仔细看灰和葵的容貌。

所以当冷静了下来之后,他们无论男女,基本都是陷入了呆滞。

张着嘴发呆的那种。

这是正常人的表现,如果我不是看习惯了,大概内心的震动,也不会比他们差多少。

于是现在不管是灰还是葵,只要看过去,他们都会避开视线。

我很明白,这算是一种自卑了。

而且是不分男女的。

“你说的没错,能跟着你们,我们肯定能提高生存几率…”

尽可能的保持自己的视线在我的身上,那个青哥看了过来。

语气很诚恳,其他人也基本是马首是瞻的看着他。

“是这样没错,不过就跟之前说的那样,你们要完全服从我的命令。”

我早已经告诉了他们,那里被大量异形包围了。

但他们也没有其他选择,继续在外面四处游荡,他们也明白早晚会走向末路。

所以他们的脸上,自始自终都没有出现抵触的情绪。

“明白,我们都会听你的,现在就出发吗?”

他们朝着我看了过来。

灰和葵也从左右两边转过了头。

我站了起来,从手环里拿出了帐篷的零件。

“你们轮换着休息,我们这边就也会休息,这个距离就好,不用过来。”

没有管他们那讶异的目光,我把帐篷的各个部位递给了灰和葵。

她们也没有什么意外的反应,接过了之后各自忙碌了起来。

对面那些人则是,从背包里拿了几张毛毯,让那个凝雪和受伤的女性躺在上面,另一名女性来照顾。

剩下三个男性围着她们,坐在草地上休息。

对于我的手环,我并没有解释,他们除了好奇的目光之外,也没有多问什么。

即使问了,我也不会浪费时间去回答。

他们应该明白。

并不算大的简易帐篷,三个人躺在里面,明显空间是有点小了。

直接躺在草地上,我并不会在意。

但是我不想让她们两个,也在别人的目光下休息。

特别是根本没有那方面防备的灰。

原本我是打算在外面休息的,但还是被她们两个拦了下来。

用灰作障碍物的葵,也顺利的换了一身清凉的打扮。

考虑到天气,以及她选择的宽松搭配,我告诉她今天可以就这样穿下去。

她的表情并没有太大的起伏,似乎对于紧身衣,她也没有以前那么排斥了。

“…这样不热吗?”

——所以我现在是,被她们两个挤在中间的状态。

本来我是打算躺在边上的,这样只有一个灰是挨着我。

但是被拒绝了。

看着葵那认真的模样,我也不好再说点什么。

仿佛根本没听到我说的话,她们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灰早就抱住了我的手臂,葵则是从另一侧拉住了我的衣服。

根本就不让我逃跑的意思。

清晨的森林,还是有点凉意的,虽然我感觉不到。

她们现在也没有反应,不过人在睡着之后体温会下降。

所以我还是从手环里拿出了毛毯,给她们披了上去。

就在我闭上了双眼,准备休息的时候。

左右两边的毛毯,同时延伸到了我的身上。

“…”

我只是发出了轻微的叹息,并没有拒绝她们的行为。

这也是她们表示善意的方式,既然她们完全无所谓。

那我也没必要去排斥了。

反正这也是最后一次。

右手被灰用力的抱在怀里,不可避免的感受到了那柔软的触感。

但我并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就去在意。

不如说,这种温暖的感觉,让我的意识已经有点模糊了。

看来…我也能稍微的睡一会儿了。

【六小时后会提醒您,请好好休息。】

脑内的AI发出了清冷的声音。

这次的突袭,我也要以最佳的状态去应对。

超直感的持续时间太短了,所以…必要的时候,我会选择磕药。

不属于泷给我的剩下那两颗,而是另外的禁药。

可以在使用了神迹之后,再次增幅,而且还能延长时间。

可以避免使用是最好的,但若是必须使用,我也不会犹豫。

“黑…记得叫我。”

朦胧之中,我听到了灰的声音。

她的脸基本就在我的耳旁,所以听的很清楚。

“嗯。”

随意的回了一句,被抱着的那只手,在她的腰上滑了一下。

光滑柔软的触感,摸起来挺舒服的。

这种程度的便宜,偶尔占一下没有问题。

反正她也不会在意这种事情。

“黑…有点色。”

“以前你不总是让我摸吗?”

“现在黑摸的感觉不一样,所以黑有点色。”

这是什么理论。

“可以多摸点地方。”

“不用了。”

——我的意识,彻底的飘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六个小时的休息,作为深度睡眠来说,已经非常足够了。

可以感觉到,体力跟精神上都得到了非常好的恢复。

这跟我的浅度睡眠,有着天壤之别。

【体力恢复达到了百分之九十六,黑级个体编号006,请清醒过来。】

明白了。

清醒过来的我,感觉到了难以忍受的炎热。

左右两边都已经抱了过来,而且灰大腿还直接撘到了我的腿上。

差一点就要触及到我的危险区域了。

加上她们也因为炎热,皮肤上冒出了不少汗水。

粘在我的手脚上面,感觉这样下去只会越来越热。

披在我们身上的毛毯,早就被踢到了边上。

不过她们两个都没有醒过来的意思,是真的睡着了。

毕竟赶了一个晚上的路,精神上的疲劳还是很大的。

特别是那个时候,我还完全不管她们的步调,所以体力上的消耗也不小。

那些人也是一样,所以这次的休息是非常必要的。

“灰,起来吃饭了。”

处于右侧的她,并没有反应。

白皙诱人的颈部都冒出了些许汗水,稍一低头,目光就会被吸到那个神秘地带。

所以我的视线始终保持在她的脸上。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我试着动了动右手。

她抱的更紧了。

那两团柔软的东西,也被我的手臂挤压的改变了形状。

而且温度也传递了过来,不得不说这种湿湿热热的感觉。

对我的刺激很大。

我没有再犹豫,用下巴敲了敲她的脑袋。

“……”

“……”

距离很近。

近到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她那冰冷的双眼,从睁开了之后就跟我对视了。

连茫然都没有,仿佛像是早就醒了过来一样。

不过她在睁开的瞬间,冰蓝色瞳孔的焦点确实是散开的。

她只是看了我两秒。

然后马上就闭了回去

“醒来就先松开。”

她再次睁开了双眼,冰冷的凝视着我的脸庞。

“原来不是要吻我吗?”

她的语气似乎有一丝疑惑。

所以为什么会得出这种结论?

“…不是。”

“不想试一试吗?”

说着她朝着我的脸贴了过来。

精致到恍如梦幻国度的精灵,才会有的完美容颜。

睫毛很长,即使瞳孔无光,也不能说她的眼睛就不漂亮了。

五官虽然精致,但比起美丽,更多的还是属于可爱的那一类。

即使面无表情,也无法遮盖住这份盛世美艳的光芒。

也许她并不在意这样的行为。

对我来说,也是一样。

虽然我偶尔会占点小便宜,但是这种事情不一样。

这是一种类似于仪式的行为,虽然明白她也许不会找到,那个能跟她完成仪式的男人。

但我也不想随意的,就去做这种事情。

“唔。”

我抽出了她已经放松了力道的右手,挡在了她的嘴唇上面。

不同于其他地方的柔软触感,即使是这样,也多少触动了一点我男性的本能。

“看起来你好像兴趣很大。”

她没有继续贴近,我也是把手移到了她的下巴上面。

“想感受一下,那个时候睡着了。”

她冷冷的说道。

看来她并没有忘记,那个时候的事情。

当时如果她不是睡着了,也许我真的就已经,跟她完成了这个仪式。

但我很明白,那个时候的我们,即使是完成了,也不会有什么改变吧。

现在应该也是一样。

“想感受一下。”

她的目光中透出了些许的渴望。

语气虽然平淡,但也一样传出了对未知事物的探知欲。

一直以来,她对很多事情的探知欲,都是很强的。

因为有很多事情,都是她以前没经历过的。

她只是想要,更多的去体验一下。

因为以后没有机会了。

“那就换种方式吧。”

我把右手移到了她的后脑勺上面, 轻轻的朝着自己这边按了过来。

她并没有抵抗,完全顺从了我的右手。

我的嘴唇,贴在了她的额头上面。

有点咸味,更多的还是一种香甜的感觉。

很奇妙,讲道理这只是嘴唇,贴在了皮肤上面而已。

但是却让我的身心,都得到了净化一样。

真的很奇妙。

“…!?”

可以感觉到,她紧贴着我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我只是贴合一瞬,便马上离开了的程度。

但是她的目光,却出现了动摇的光芒。

然后一脸茫然的凝视着我的嘴唇,似乎想寻找到让她产生动摇的原因。

“…有点神奇。”

她无法释怀的说着,把我的右手推开了,身体还朝着后面挪动了几下。

这种明显的逃避行为,倒是让我有些意外。

这表示她的内心深处,出现了对未知存在的畏惧。

即使很多时候,表现都异常的冷静沉着,但是真实的她,终究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明白的少女。

就跟个孩子一样纯净。

“现在还想接吻吗?这次我不会抵抗。”

她的眼神变得更加动摇了,马上就摇了摇头。

“…不想。”

即使眼神中还是有些茫然,但她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答案。

我已经放弃逃避了,是被她们表现出来的无所谓逼迫的。

因为既然她们都可以做到,我再继续去认真的说,让我们的关系重置。

那就有点可笑了。

反正最后分别的时候,该来的东西照样会来。

不过只是陌生人的程度,这种话我也只能说说而已。

不过我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稍微的反击一下。

“黑…故意的。”

似乎觉察到了我的嘴角的笑意,她有些恼怒的敲了下我的侧腹。

并没有用力,只是为了表示出自己的不满。

“这样就算平手了。”

我的右手来到了她的脑袋上面,平静的摸了摸她的头发。

她也没有抵触,只是低下了头。

双手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的胸口,默默的承受着我的占便宜行为。

“黑这样是犯规。”

“没有裁判喔。”

她一定不会在意的。

所以…这真的是最后了。

“黑哥…你们还是去结婚吧……”

左侧的葵,似乎早就清醒过来了。

不过由于没找到时机,她也是一直在边上偷偷的观察着。

我有感觉到她的视线,大概是从灰问我想不想试一试的时候开始。

所以她是看完了所有过程。

“感觉只是看着…就被甜的牙齿都痛了。”

那个是酸吧。

“可以的话,我想要双手捧花。”

我平静的说着,把右手从灰的头上收了回来。

“或者说这样的世界,再多都没有问题。”

这是男人的浪漫。

所谓的一夫一妻制,在这种世界就是笑话。

不过我明白,现在的我连跟一名异性相恋的资格都没有。

因为我是虚假的。

“你们男人…大概都是这样的吧……”

灰并不明白这个意思,只是有点疑惑的看了过来。

明白意思的葵,则是有些鄙夷的说着。

“但是女人可都是自私的喔…爱情的空间可是很小的…!反正…反正我是不会接受,跟别人去分享一个男人!”

她自然而然的松开了抱着我的双手。

“但是…我的那个他,肯定是专情的!”

马上就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她并没有掩饰自己的爱意。

这里我就不太同意了。

其实男性,或者说是雄性,大自然的规律就是这样的。

不过如果是到了所谓爱的区域。

我没办法说点什么了。

所以我并没有反驳她。

毕竟情人眼里的另一半,外人没有评论的资格。

——下午两点。

离开了帐篷之后,虽然还是有着夏季的烈阳照射进来,但是处于树阴下的我们,并没有感到多少炎热。

不如说还是比较清凉的。

对面的人群,除了两个还是醒着的,其他都是在休息。

醒着的人里面,刚好就有那个女人。

看到我出来的第一时间,她就凶狠的看了过来。

不过并没有直接冲过来,应该是被同伴说了点什么吧。

另一个清醒着的,则是他们的队长了。

“黑,她的眼神让我很不舒服。”

灰也在第一时间,用自己冰冷的眼神看了过去。

但她根本就没有在意。

只是那个男人抱歉的朝这里低了低头。

“下次,死。”

我冰冷的说道。

她的身体僵了一下,随后颤抖着坐在了草地上。

那是愤怒的颤抖。

“…我一定会给他报仇的,你最好…不要给我找到机会……”

“那是你的男人吗?我真的只是捡到的。”

“不是我的男人…但我爱他……”

她眼角流下了晶莹的泪水。

那是充满了懊悔与无力的泪水。

站在她身边的那个男人,也是呆住了。

…我这算是被告白了吗?

话说这家伙是真的分辨不出来,我们是同一个人啊。

明明我在镜子里看,差别也没有大到那种程度才对。

还有…她看起来并不知道,自己那个队长的心意。

“黑哥…你把她那个了?”

靠在我耳边的葵小声的说着,还用手肘捅了捅我的腰部。

脸上还浮现出了一抹红晕。

“没有,孽缘而已。”

我无法理解。

那时候的我,跟她也不过算是一面之缘。

虽然当时我就感觉出来了,但毕竟没有被她直接承认。

而且最后…她通知了同伴的事情也没有告诉我。

这就有点矛盾了。

但我现在没办法直接问她,而且也没什么必要。

“黑,她好像说爱你。”

灰也贴到了我的身边,小声的说道。

语气跟平时一样冷淡,不过也是出现了些许的好奇。

“…当作没听见就好。”

因为解释起来太麻烦了。

“不能,黑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我还没吃呢。”

“嘿嘿…我就说黑哥那样很帅…没有骗你吧~”

葵一脸坏笑的拉着灰退到了边上,看起来应该是打算去把帐篷收起来。

准备转身的我,听到了那个女人,颤抖之中带着某种渴望的声音。

“枪…给我,我什么条件都答应你……”

她满脸泪光的看着我。

几乎是哀求的语气。

“凝雪!你要干什么!”

“闭嘴…!喂…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枪给我就好…求求你…求求你了……”

说着她跪了下来,头部紧紧地贴在了地上。

“凝雪、快起来…!”

“滚开!!!”

“凝雪、你不要这样…!”

“别烦我……!”

没想到会变成这种情况。

感觉像是要打起来了一样。

而且…这个女人的反应,多少让我也有点看不下去了。

毕竟她也是因为我,才会这么低声下气的。

不过我没想到,她能为了我,完全抛弃了自己的高傲。

这就是所谓的爱吗。

无法理解。

“抱歉…枪不能给你。”

这种情况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处理了。

灰和葵似乎也没有料到,两个人都停了下来,站在边上看着我,要怎么处理这个局面。

“现在这枪,对我很重要。”

我尽可能的用了比较诚恳的语气。

我对她本身并不是很讨厌,不如说她当时的眼神,确实是有触动我。

不过我也不可能说,我就是那个男人。

感觉会变得特别麻烦,而且这个女人完全就不知道什么叫含蓄。

我不会怀疑,她会像个傻子一样抛弃队友,然后死死的跟着我。

但是我明白,我对她并没有任何感觉。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我已经失去他了…”

她绝望掩着自己的脸,声音虽然不大,但却能明显的感觉到她的痛苦。

…也太麻烦了吧。

我甚至已经感觉到,葵看我的眼神里都出现了责怪。

“可能…还没死。”

我想到了一个方法。

虽然只是缓兵之计,但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一个女人一边说着爱我,然后还跪在地上求我成全她。

就因为她以为我已经死了。

这种展开我是不知道要怎么处理了。

她那混乱不堪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惊愕。

随后就像是抓住了黑暗之中的光芒那样,充满了喜悦。

“没、没死是指?请、请说明白一点!”

“…就是可能没死,我有看到他被同伴救走了,枪留在了原地。”

她又哭了。

这次是喜极而泣的,掩着自己的脸大声的哭了出来。

“黑哥…罪孽深重啊……”

葵再次来到了我的身边,小声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直接上了不就好了,黑哥看起来也不讨厌……”

她的语气里还出现了些许蛊惑,脸上也浮现出了一抹调皮的笑容。

“我要是那种人,你早就成为大人了。”

她紧张的退后了几步,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迅速的拆起了帐篷。

没有食物的我们,只能各自喝了点水,在简单的安排了下阵型,确认好方位之后。

下午三点。

带着他们六个人,我们再次迈出了脚步。

我走在最前面,紧跟在我身后的则是灰和葵,她们始终是保持在我身后一步的距离,左右两侧行走着。

剩下的六个人,则是由那个女人带头,那个队长殿后。

即使是休息了六个小时,还有服下我给的药物,那个伤员的速度依然不是很快。

但我也没有强迫他们。

到必要的时候,我会舍弃他们。

但并不是现在。

而且如果可以的话,我并不想抛弃任何人。

前进了两个多小时,太阳泛出了红色的光芒,将大地染成了鲜艳的红色。

一路上我们除了走路,就没有遇到过任何东西。

不管是异形还是丧尸,都没有。

再次看到了一条高速公路,我们自然的顺着道路前行。

没有走太久,当我们的视野里,出现了一片建筑轮廓的时候。

我明白,马上就该进入最后的突袭了。

【超直感随时可以使用,持续最大时间为五分钟,这里指的是一般的情况。】

使用药物的具体效果。

【持续时间变成十分钟,最大增幅倍数变为五倍,生命力消耗是四倍。】

在脑内确认着自己最后的底牌,我没有停下脚步。

强化的视觉里,看到了成片的丧尸群体。

无处不在,整个外围区域,到处都是。

不仅如此,还有明显的异形集团。

无论是长腿类,还是爬行类,甚至连之前偷袭过我的,那种类似于蝎子的异形,都能看到不少。

最多的还是犬类,成片成片的在游荡着。

让人怀疑小镇是不是已经被攻陷了的程度。

不过在这里已经可以看到,中心区域有很多高耸的城墙。

那是以前不该存在的东西,而且看起来还是黑色的。

应该是强化过的材质。

而且在路上的行走时候,我就已经再次确认过了。

里面还是安全的。

他们也会尽可能的,在我们冲到城墙大门的时候,给予一定的支援。

前提是能够冲的进去。

组织派遣过来的也只有两个影级,他们的任务是接收灰,然后转移。

所以他们不会帮我,只会在城墙上面观察。

不过我很清楚,若是灰遇到了危险,他们肯定会出手。

然后只拯救灰一个人。

所以,这个结局我是不会让它出现的。

我也不会选择会让我死亡的道路。

但是尽可能的去燃烧,不用说燃尽一切。

只要可以全员生还,就足够。

我觉得这并不算奢求。

“黑。”

“黑哥。”

身旁的两位少女,用着各自的眼神看了过来。

有紧张的。

也有冷淡的。

但她们的都有一个共同点。

那就是一层淡淡的不舍。

这次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还是那句话。”

我握住了她们的手,轻轻的用了一点力道。

没有看向任何人,只是保持着目光注视着前方。

“只要我还活着,你们就不会死。”

已经来到了这里,要是失败,不就等于否定了,我前面所做的一切。

那种事情,我不会让它出现。

这次只能成功。

绝对不允许任何的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