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黑色的涂鸦线条,天际线蠢动不止。

阴云不散,雨势亦不减。

沙沙、沙沙。

通讯频道一个劲地传出杂讯,比起通讯内容本身更加刺耳。

“这里是Echo-401,电磁诱饵全部设置完毕,收到回话。这里是Echo-401,电磁诱饵全、全部设置完毕……收到回话,拜托了。”

骑士勉强听清了对侧的少女说出的这句话。

不过本来,诱饵已被开启这种事,只要确认过通讯的质量就能自然地明白。

“收到。长话短说,状态如何?”他不顾湿透的护甲,一边观察着四周的情势,一边在谷底向崖壁方向移动。

“我、我不知道,全队还剩我一个……坐标点周围有两只脱队的眷族。凯尔队长和帕伽格没撑住,其他人也……莱莉塔发作之后就被那些东西掳走了,奥玛尔只有半边被丢在地上……我的话还好,理智层级现在还没有降低。然后、那个,武器和装备在逃跑的时候散落了,不过现在也用不上……它们捕食完就离开了,暂时。”

“坐标和频率。”

“什、什么?”

“诱饵阵列的具体安置坐标和频率是否已经过验证。”土灰色的岩壁被雨水沾湿之后显得脏污,骑士对此并不在乎,“我急需了解的只有这两点。”

他攀附在边缘轻轻借力,跳上断崖。

“——啊、啊,是,一切正常,频段坐标全部吻合,正在充能。接近的眷族数目为六百一十四头,和预估误差不超过个位数……已经上传,请确认您的VISC。”

“收到。转入最后阶段,各单位就位后听我下令过载阵列。”

“没有什么各单位,我尊敬的骑士大人,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我知道。”

“……各单位就绪。”

年轻的步枪兵在那之后沉默下去。

视野中,线条的抖动渐渐清晰起来。

近了。

骑士自高处继续眺望远方,凝神观测起距离。

“……骑士大人?”

通讯中又一次传来少女的声音,打断了他的专注。

和方才有所不同的是,她的嗓音虽然还在颤抖,其中却似乎像是缺失了某种感情。

但杂讯依旧,骑士对此做不到确切地分辨。

“什么。”

“我也会和队长他们一样吗?”

“我不知道。”

“您不是第一次执行这样的任务吧?我听说您是最早的骑士之一,那之前也肯定有过和其他的步枪兵一起行动的经历吧。”少女听上去彻底失去了感到恐惧的能力,“他们死了吗?和您一起行动过的其他人,他们都死了吗。有人能活下来吗。”

骑士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

“我不记得。”

“这……这样吗。”

少女因暧昧不明的回答失望。

“即使记得,我也必须遵从保密协议:我不应与你共享任何涉及过去任务的情报。”

“我明白了。”短暂的间隔之后,耳边再度传来她的声音,“但骑士大人,这种事其实就连我这样被临时应征的新兵也知道,我们这种步枪兵只能做些清扫工作,真的上战场的话,连一只眷族也打不赢......所以,被派来执行这种任务,就算能在行动里活到最后,也只有一种结果,对吗。”

要来了。

水平延展的天际线不断迫近,一展真颜。

四散于天空的群星之眷族在未完全展开的电磁诱饵下开始再次收束聚拢。

完全过载后,只需要一组电磁诱饵即可令临近的所有眷族活性化,以此确保所有肆虐于基地内的眷族倾巢而出。是谓之一网打尽。

“但是没关系。我明白,这是命令,而且为基地的民众解围牺牲是一件高贵的事。我是南方边境的孤儿,没有亲人朋友可以留恋,死了也没关系。只是,如果,如果您不记得曾经和您一同相处过的人们的话……”

骑士听不清。

她究竟是带着何种心情,以怎样的语气说着这件事。

“能请您试着在这次不要忘了我们吗。”

第一批眷族进入阵列辐射有效范围。

“我会尽量。”该开始了,“现在执行过载。”

该结束了。

“是。”骑士听到杂音外的强烈电流声,“……谢谢您。”

“……还有一件事。”

骑士停顿片刻。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还是带着微妙的心思斟酌起自己究竟要说些什么。

“什、什么?”

“敬称不用也罢。”

“您说什么?”

“你顽强忠实地执行了任务,数万民众都将因此得救,接下来想必会受赏晋升。届时对我便不必再用敬称。”

“啊。”

少女战栗着轻笑起来。

“那,我就叫您——”

——

一瞬,自峡谷外侧的不远处,亮起足以穿透云层的数根纤细光柱。

无线电自此彻底失去作用,耳边空余寂静。

黑色海浪在巨大的刺激下陷入停滞。

时机已至。

骑士扣下头盔。

通体灰白色的巨影在下一秒拔地而起,将骑士自背后没入,立于峡谷之上。

与人类似是而非的人形躯体毫无五官或棱角可言,只有脊柱像是要刺出皮肤般突兀。

如同对灵长这一种群的拙劣戏仿。

因而可被认知为异常的预兆。

武器自前端显出冰冷的金属质感,在末段与手臂融为一体。

静谧转瞬即逝,一切再度流转。

眷族的浪潮从停顿中恢复,蜂拥之势向光柱处全速涌去。

咆哮声响彻峡谷。

·

======

·

天空降下黑焰。

有如一切旧世代神话所共有的滔天洪流。

密集到近乎不可视的粗糙触肢不顾眼前只余陷阱的事实,对准地表纠缠抽打,浪涌间扬起尘土碎石。

几近错乱,有序至极。

它们不知道自己的目标毫无意义,单是蝗虫般拧成一股向目标地涌去。

依旧在远处高速接近中的白色机关人以此为机,在移动的同时将主手的螺旋炮管对准光柱方向的浪潮。

针对眷族集群所设计的集束飞弹将在击中目标后数次起爆,尽一切可能将范围内的敌人吞没在炮火中。

眼前的景象甚至不需要骑士多加瞄准,需要做的事只有一件……若是平时的守备任务,单是一发对眷族用集束弹便可在理想情况下击退上百头眷族,但当下情势必须确保漏网之鱼无处可逃,否则一头落空离群都会为居住区带来极大损害。

也即是全弹发射。

飞弹旋转着呼啸出膛,击出的弹道几不可视,但随即被连续射出的后来者强行在视界印下轨迹。空气本身亦为之扭曲龟裂,迸裂的风压自向前方抬起的炮孔急速扩散。

总数十三,全部着弹。

——引爆。

黑色的潮水自内部剧烈膨胀起来。

撕裂,分割,笼罩,无法收束的巨大能量化作火焰与冲击自各个方向迸散,神罚之巨浪在光芒下顷刻四散分离,消失殆尽。

丝毫未受后座力影响的机关人收回炮管,继续向光柱奔跑。

被击散的眷族群落大多殒命,逐个飘落,然其强韧的生命力代表无论如何彻底的也会有些许遗漏。

化为巨人的骑士奔至断崖另一侧,毫不犹豫地起跳,自高空略作停顿,随即便向着底部的诱饵设置处俯冲。

由一对震动臂刃合为一柄,双刃巨剑在落地的同时自副手伸出。

“V.I.S.C.权限收回。请求确认任何生体反应。”

扫描在数秒间完成。

在被眷族飘落的尸身所填满的视界中,明确标出了依旧存活的漏网之鱼。

主体解决,那么余下的部分不顾及电磁辐射的影响也无妨。

「战术评估分析……完成。总数:3只。正在失去群体智能的空白内原地徘徊的个体数量为:3只。目前近似直线排列于10:00方向为:3只。误差范围:可接受。距离分别为:30,68,125米。预计19秒后恢复正常行动。倒计时开始:17。」

“……那还真是省事了。“

「同意。」

巨人将剑刃收回臂中,自背后抽出音速矛。

准心对上HUD中标记出的最近的眷族。

剩余时间:15秒。

角度修正。

剩余时间:9秒。

蓄力。

剩余时间:3秒。

2。

1。

0。

投掷。

人类残存至今的唯一理由浓缩于此刻握紧兵器的白色巨影之上。

无论是在寻常人看来等同于天灾的眷族集群,或是类型各异的其他辐射生物,在全力以赴的骑士面前不过一死。

足以令死灭行星也为之震颤的猛力一掷。

在此——

音障在长矛脱手的同时轻易告负。矛尖视眷族躯壳若蝉翼,贯通之余,将来不及散发出恶臭的内脏体液一同在气压下卷出体外并向第二头与第三头直直刺去,最终连带三具贯穿破裂的眷族尸体钉上对侧的崖壁,矛尖没入岩壁,裂痕足以将之二分。

尘埃落定。

从投枪的姿态收回体势,巨影立于渐渐飘落谷底的眷族集群之间。

从头顶落下的尸块消散、解体,缓慢沾染身躯。咆哮与冲击不再回响,此刻的峡谷在阴云下寂静到让人内心发寒。

少许时间后,骑士再度打开通讯频道。

杂音刺耳。

“——Echo-401。”

频道内不再有人回应。

“……呼叫Echo-401步枪兵小队。”

IFF的显示结果早已证明此处没有任何存活的友军信号。而唯一成功活着布下诱饵的那名女兵,也大约早已在过载后引来的眷族的最初攻势中不留全尸。

骑士努力着回忆她的面容。

没能成功。

细小的血痕渗入脚下的干裂土壤。

尸块在某段触肢集束间缠卷其中。

内脏与某头眷族四散的胃袋混杂。

连同自己的巨影一道呆立在原地。

只是陷入某种无可言述的恍惚中。

沙沙、沙沙地。

阴云不散,雨势亦不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