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在当地的特色菜餐厅里,孟朵朵跟姜忱四目相对。后者一脸平静,嘴里甚至还嚼着一块炒肉,而前者则瞪大了眼睛,大张着嘴,手指颤抖地指着姜忱。

“是你啊!”

姜忱慢条斯理地将炒肉咽下:“是我啊。”

“可是……你……我……你……”

孟朵朵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她记忆中那个读者一直是个小孩子的样子,可姜忱,姜忱……

“可你比我高了!”

憋了半天,憋出一句她自己都觉得傻的话。

“当然了,我要长大的。倒是你身高一点都没增加嘛。”

“可是,这个,那个,我……”她还是没能很好地接受当年的小孩子读者变成了眼前的姜忱这件事,这实在太离奇了。

脑内一片混乱,最后只能暂且放弃思考,接受现实。

“我们还真有缘啊……”

有缘吗?

姜忱若无其事地又夹了一块肉。

缘分应该也是有的,不然他也不会看到她的漫画。

他没说的太详细,孟朵朵现在还以为当年他只是因为旅游而偶然来到了这里。

这样也好,事到如今他也没兴趣将自己做的事情说得太详细,毕竟当初他的心血来潮,看在别人眼中说不定就成了处心积虑。夹杂了太多东西总显得不够纯粹,倒不如“缘分”两个字简单又轻盈。

像是从天空飘下的一根羽毛,偶然抬手接住,便有细腻温柔的触感拂过掌心。

缘分。

他居然开始有点喜欢这个词了。

“但是你居然现在才告诉我!”最开始的惊讶过去之后,孟朵朵又开始因此而赌气了,“这么久都是在耍着我玩吗?”

“要是早告诉了你,你不就只会当我是个热心读者了吗?”

“不,不然咧……”孟朵朵提问都问得心虚,也没想要回答,自顾自地低头扒饭。

姜忱看着她的样子觉得有趣,也没拆穿,只是再多的饭菜都有吃完的一天,离开了餐厅走在满是积雪的小路上,孟朵朵没了转移注意力的道具,又不敢看姜忱,只能放空目光,一副呆呆的样子。

“嘿!”

孟朵朵的脖子猛地一凉,被吓了一跳,从神游天外的状态回归正常,伸手一摸,一片冰凉。再扭头一看,罪魁祸首姜忱正拿着一捧雪试图捏第二个雪团。

“太弱了。”

注意到孟朵朵的视线,他居然还咂咂嘴,露出挑衅的表情。

“你别小看我!”在雪地上被一个下雪天还要打伞的南方人这样挑衅,可还能忍?孟朵朵当即摘了手套扔到一边,弯腰就抓了一捧雪。

从未经过雪地战场洗礼的姜忱此时尚且不明白,雪球并不是团的越大,威力越大,带着手套拢在一起的雪球就像一团棉花糖,没有任何攻击力。而孟朵朵捏的雪球虽然小,却个顶个的硬实,这才能确实造成杀伤力的武器。

“哇啊啊啊啊啊——”姜忱被对面袭来的坚硬雪球打得生疼,只能丢下平常的冷静自持,四处乱窜,而在他终于反应过来雪球应该怎么捏的时候,孟朵朵的攻势已经不允许他获得制造弹药的时间了。

“哈哈哈哈你已经没机会了!赶紧投降吧!”

孟朵朵脚下堆着无数雪团,双手叉腰,在一片白雪里哈哈大笑,再加上脸旁的两片红晕,像极了占山为王的土匪头子。

“喂喂喂,打个雪仗而已,至于这么不留情面吗?”姜忱用一个巨大雪人当做堡垒,缩在后面不满地反对土匪头子的暴力行径。

“别小瞧了打雪仗!你这个南方人!雪仗的精髓可不是雪,而是‘仗’啊!”

虽然孟朵朵实际上也没打过就是了。

两个第一次打雪仗的人用不上什么战略战术,就这样靠着彼此制造积存的雪团朝着对面猛丢,直到最后两人都筋疲力尽,就这样躺倒在雪地里。

“哈哈哈你太弱啦,姜疏不是让你去练格斗了吗?怎么完全没见到成果啊。”

姜忱对着淡色的天空翻了个白眼:“你觉得我练那几天能有什么成果?而且原本我擅长的就不是这方面的事情。”

“那你擅长什么?”

孟朵朵只是随口一问,姜忱却猛地从地上跳起来,还把她也拉了起来:“我觉得,我还挺擅长让别人喜欢上我的。”

“这……这是什么自恋发言!”

“哈哈,走了。”

“去哪儿啊?”

“你不是说小时候一直一个人,没打过雪仗也没吃过公园里的冰棍吗?”姜忱强硬地拉着她往前走,然后回过头对她笑了一下,“现在你不是一个人了,去把以前没做过的事情都补回来吧!”

冬日的天空高远而浅淡,月白色的穹顶倒映在姜忱的眼中,将他深邃的黑眸都映得透彻了许多,像是一眼能望见底的水面,有着粼粼波光,也有着面前之人的倒影。

孟朵朵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猛跳了一下。

姜忱其实很会玩,在这几天的时间里,他似乎已经摸透了这个小城,有些连孟朵朵都搞不清楚的边边角角,他都能说得头头是道。

他们在公园里霸占了一个跷跷板玩了大半天,直到看腻了周围上上下下的风景。

他们穿梭于大街小巷寻找孟朵朵记忆中的奶油冰棍,并在寒风里一人一根,冻得哆哆嗦嗦地吃掉。

他们还在路边买了小小的炮竹,埋在雪里看炸开的雪花。又找了一个长长的坡道,坐在上面尖叫着下滑。孟朵朵以前看见同学们做过的事他们也都做了一遍,还在姜忱的带领下做了许多没想过的乱来的事情。

最后,他们回到了之前打雪仗的那片空地,两人合力堆了一个大大的雪人,然后靠在雪人脚下休息。

“下次我们盖个雪屋吧!”孟朵朵疯玩一天的兴奋还没彻底消失,眼睛像是被雪洗过一样亮晶晶的,“以前在漫画里看到雪屋我就很羡慕!”

“好啊。”

“那目标就是三室两厅带阁楼!”

“你想盖的是什么雪屋啊!”

因为说是要做小时候想做却没做过的事情,孟朵朵觉得这一天下来自己的智商都降到了小孩子的水平,为一点点小事就开心得不行。

远处的天空有烟花高高地炸开,灿烂的光点在无星的夜晚制造出了比平常更璀璨的星空。

孟朵朵知道自己该回家了,但玩了一天的身体很疲惫,歪在雪人的脚下很舒服,懒洋洋的,甚至希望这样的时光能一直持续下去。

“谢谢。”

她朝姜忱道谢。

为了今天的事情,也为了之前很多很多的事。

“不用谢。”姜忱拍拍身上沾的雪站起身,“时间差不多了,该送你回去了。”

“啊——”孟朵朵拖了长音回答。

“以后还有的是机会一起玩。”

“好吧。”

孟朵朵这才握住了他伸过来的手。

一朵金色的烟花炸开,明亮的光下,两人的影子拖得长长的,在笑得开心的雪人身上交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