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格外忙碌的几个月过去,随着天气逐渐变冷,大家都慢慢套上了大衣的时候,孟朵朵也迎来了本学期最重要的时间段:期末。

所谓只要专业选得好,年年期末赛高考。每学期的这个时候,教室里都仿佛一夜之间多出平常三倍的学生,他们双眼通红,脚步虚浮,宛若游魂。他们看着教材,做着习题,紧抱学霸大腿求重点,强拍师长马屁猜考题,忙得连食堂都去不上——没看聚集在教学楼门口的外卖小哥一天比一天多吗?

到了晚上,就连寝室的楼道里都挤满了顶着黑眼圈,面容憔悴,想着能记住一点是一点的同学。彼此对视一眼,胸中便涌起惺惺相惜之情,整条走廊充满了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感——毕竟走廊里的暖气温度赢不过穿透窗户的冷风。

孟朵朵拎着夜宵从这些是做题已经做红了眼的期末战士中小心翼翼地穿过,苦涩地想着,自己恐怕很快也要成为这些人中的一员了。

平心而论,她的专业其实算得上轻松,大部分课程只要完成课题或者论文就算通过,剩下的基本都是考验记忆力的科目,可谁让她挂得多呢?前几个月还因为各种事情忙碌着,根本没怎么好好复习。

“我回来了……”

孟朵朵推开门,话说得都有气无力。

率先回答她的却是一阵轻微的鼾声。定睛一看,她发现沈淼抱着一字未动的习题册睡得正香。

里面,段筱琬带着耳机在看书,太过专注以至于没注意到寝室里凭空多出一个大活人。

“回来啦。”

反倒是平常最沉迷图书馆和学习的姜疏看上去非常悠闲,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脸上甚至还贴着面膜,跟孟朵朵打了声招呼就爬上了床,随意地翻开一本天文书。

孟朵朵被这种反差震了一下,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平常学得好,期末睡得早”。

不过这种状态明显是和自己无缘了,她唉声叹气地坐下,拿出了自己的课本。

五分钟后,打开了手机。

每到期末,手机上的各种应用就显得格外有趣。

不过她好歹还有点自知之明,想想考试时间,急忙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书本上。

五分钟后,又打开了手机。

“你这样还不如去睡觉。”耳边突然传来姜疏冷冷的声音。

孟朵朵被吓了一跳,手机猛地砸在了桌上,发出的响声惊醒了睡梦中的沈淼,她双眼朦胧地四处看了看,擦了下口水,发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疑问:“我的肥鸡套餐呢?”

“我看你们都想吃挂科套餐。”

姜疏话语里的温度又降低了一点,而冬天似乎和她格外搭调,原本就只能靠着暖气维持温度的寝室瞬间冷气弥漫,孟朵朵抱紧了双臂,刚睡醒的沈淼更是瑟瑟发抖。

冰雪女王用力敲了敲金属梯子,清脆的声响在寝室里回荡。戴着耳机的段筱琬好奇地朝她们看了过来,不过在姜疏对她摇摇头后就重新投入书本的怀抱。

剩下两人不约而同地咽了咽口水,在姜疏的目光下噤若寒蝉。

“好好学习,懂吗?”

懂懂懂,当然懂。

两人忙不迭地点头,一个关掉手机,一个慌忙翻开了崭新的课本。姜疏在旁边看着她们的动作,无奈地叹了口气。

她觉得光是这样不行。

事实也确实如此。

“复习不完了啊啊啊啊啊——”仅剩一人的寝室里,孟朵朵抱着还剩一大半的教材欲哭无泪。

在姜疏的监督下,她姑且能勉强逼着自己专注地学习,可白天姜疏不在的时候,孟朵朵总是不知不觉就掏出了手机。

“没事,还有二十多天,来得及。”

北风撕扯着枯枝上最后的几片黄叶,校园中可见的树木都变得光秃秃的,准备迎接明年春天的重生。

“没事,突击复习十五天就够了。”

今天冬天的第一场雪纷纷扬扬地落下,路上擦肩而过的同学都换上了厚实的衣服,行色匆匆地拉起领子抵御寒风。

“没事,接下来的十天我只要多熬点夜就可以……我不可以!”

室内外的温差给窗上蒙了一层白雾,孟朵朵裹着毛茸茸的家居外套扑到桌上,看着还有三分之二没碰过的课本,大呼吾命休矣。可越是着急越是静不下心,眼前厚厚的美术史都仿佛在对她龇牙咧嘴地狞笑。

她干脆自暴自弃,一脸生无可恋地抱住头,把自己和课本隔离开来。脑子里甚至已经出现了“大不了再延毕一年”的消极想法。

啊,眼前没有那么多文字真是清爽。

啊,放松身体真是舒适。

要不然就这样算了吧。

“不行……不行不行,这个绝对不行!”

她刚想屈服于“再延毕一年”这个想法的诱惑,手机猛地响了起来,孟朵朵随意地扫了一眼屏幕,就被上面显示的来自妈妈的短信内容惊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终于重新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妈妈:天冷了,你那准备好过冬的衣服被子了吗?知道你上班忙,要不要我过去帮你收拾?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她时不时就会收到这样的消息。

她怎么就忘了呢?因为开不了口,自己一直没和家里坦白真实情况,骗妈妈说已经找好了工作,还因为这个暑假时都没回家。而妈妈也一直想来看看自己的“工作”情况,只不过都被她以各种理由蒙混了过去。

一年还勉强说得过去,可要是真的延毕两年,不管怎么想都瞒不住了啊!

她甚至不敢想象妈妈得知真相时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飞快地回了条短信,半真半假地岔开话题,总之先打消妈妈过来的念头,然后!

孟朵朵眼中燃起熊熊火焰,关掉手机扔到床上,拉过绘图板放入背包,用力撞击头部试图将所有在追漫画的更新时间忘掉……但考虑到有把好不容易记住的知识一起忘掉的风险还是放弃了。不过她这次是真的慌了,在现实的沉重压力下,她非得通过考试不可!

将电子产品都扔得远远的,她又站起身准备把书架上容易让人分心的东西清理干净。

除了教科书,剩下的基本都是收藏的漫画,她一把抱了一摞下来,打算速战速决,却一时间没掌握好平衡,手里的书哗啦啦地落满一地。

“啊啊啊怎么越着急越这样!”

孟朵朵叹了口气,任命地收拾起来。

“咦?这个是……”

将书一本本地塞进柜子,她在最下方发现了一本和别的相比破旧了不少的漫画。

急切粗暴的动作陡然慢了下来,孟朵朵尽量动作轻柔地把它捡了起来,吹了吹上面的灰尘。

这是一本一看就知道被收藏了多年的书。封面的颜色经过漫长的日晒已经褪色发黄,边角因为多次的翻阅而打起了卷,还有不少被撕坏的地方,但都用透明胶带小心地粘好。

正中央戴着草帽的少年几十年如一日地对着画面外的读者露出大大的笑脸,作用在书页上的时光一点都没能影响到里面的那个世界。

孟朵朵的手指珍惜地从封面上滑过。

这是对她来说,最与众不同的一本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