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朵朵的声音盖过了一切杂音,甚至还在寝室里产生了回音,从没见过她这样的三人都有些发愣,而趁着她们呆住的时间,孟朵朵赶紧抢过了主导权。

首先是姜疏和沈淼:“筱琬的男朋……前男友的事情是现在该考虑的吗!我知道你们是想给筱琬出气,但隔着几百公里能立刻解决吗?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先让筱琬别伤心了吗!”

然后是段筱琬。考虑到对方的情绪,孟朵朵冲洗压低了声音:“筱琬,失恋这种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我明白你的心情……”

孟朵朵苦笑了起来。

“不对,我甚至连失恋都没有过,几次尝试表白都没能成功,师兄到现在连我的想法都还不知道,而且已经无意间甩过我无数次了。”

段筱琬突然显得有些局促不安:“朵朵……”

“所以!不能因为区区的一次失恋就觉得世界毁灭了!因为未来还会有无数次失恋等着……”

姜疏给沈淼使了个眼色。刚才完全没能理解孟朵朵眼色含义的沈淼,这次竟然奇迹般地明白了姜疏的意图,回手随便从自己桌上摸了一块小蛋糕就塞进了孟朵朵的嘴里,阻止了她给刚失恋的段筱琬灌毒鸡汤。

孟朵朵陷入了沉默状态!

“唔……以嗯嘎嗯么……”(你们干什么?)

“吃你的蛋糕去。”姜疏女王陛下对孟朵朵使用了冰霜目光攻击,效果拔群,后者果然不再挣扎,开始专心咀嚼起嘴里的蛋糕。

“姜疏说得对啊,朵朵,筱琬可和你不一样,人家是柔弱的女孩子。”沈淼也在一旁附和,

“额能奥唔和铝矮子额么?!”(我难道就不是女孩子了吗?!)

沈淼若有所思:“说的也是,论战斗力的话姜疏可能更……”

她的话没能说完,因为背后感到一阵寒气,为了避免自己变成冰雕,她识时务地选择了闭嘴。

“噗。”

某个方向突然传来了一声轻笑。

而现在还能这么笑的人就只有……

三个人惊讶地转头,就看到段筱琬的眼睛里虽然还有泪水,却已经能够露出笑容了。

“谢谢。”

她抬手去擦眼泪,却越擦越多。明明嘴角还在上挑,笑容也是发自内心,却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反而流得比刚才更汹。

“谢谢你们……”

刚才还在吵闹的宿舍一下子就安静了。

“你们真好,我……对不起,我不知道该……”

姜疏是第一个。

她没再说什么让人心惊胆战的话,只是张开手臂,将段筱琬揽进了怀里。

沈淼是第二个。

孟朵朵将最后一口小蛋糕咽了下去,没来得及回味,就匆匆忙忙地,有些笨拙地也将自己塞进了这个怀抱圈。

段筱琬被围在最里面,一会哭,一会笑,鼻涕和眼泪蹭的满脸都是,但是没人嫌弃她。

只要一抬头,就能对上室友有些担忧的目光。

她突然觉得,刚才突然崩塌的世界的一角,也没有那么让人无法接受了。

不过……

“有点……呼吸困难哦。”

段筱琬红着脸指出了这一点之后,其他三人齐刷刷地松开了手,各自同样满脸通红地扭过了头。

然后不知道是谁带头。

“噗嗤。”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四个人看着彼此的样子,都不顾形象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足足笑了好几分钟,笑到隔壁寝室都敲墙抗议了才终于停下。

“现在好点了吗?”孟朵朵问。

“嗯,好多了。”段筱琬柔声回答,除了眼睛和脸红了点,也确实已经恢复成平常的样子了。

“好!那我们出去玩吧!”沈淼突然兴奋了起来,“不管是开心的事还是难过的事情!都是该出去疯玩的时候啊!让全世界都知道我们的开心!然后把所有不开心的事情都稀释到空气里忘掉!所以,那个,我刚才查到一家据说很棒的牛郎店……”

“去哪里玩好呢?”

“查查看有没有什么旅游攻略吧。”

“学校附近应该也有不少能玩的地方。”

其他三人好像都只听到了前半句话,还自顾自地讨论了起来,完全忽视了沈淼。

“咦?咦?喂——你们听到了吗?那个,牛郎店哦,有很多优质帅哥……”

没人理她。

最后还是只能灰溜溜地加入正经讨论:“牛郎店……不去就不去嘛……其实,我也知道附近有一家环境很好的KTV的!我们可以……”

“可以。”姜疏女王陛下直接拍板同意。

“我也觉得可以哦。”当事人本人也点头应允。

于是立刻就准备出发!

“跟宿管阿姨说一声就会给我们开门了。”这个艰难的任务因为有孟朵朵的存在变得简单起来,剩下的工作就是收拾好自己了。

因为目的就是好好发泄一下,自己人玩闹一场,而且现在还是夜里,用不着太多打扮,基本上是洗了脸拎上包,109寝室的四人组就雄赳赳气昂昂地出发了。

砰。

门一关,留下空荡荡的寝室,今晚剩下的时间,全部用来狂欢。

——几秒后。

砰!

大门再次被撞开,孟朵朵飞快地跑到自己的桌边,扯过一个袋子,就将白纸铅笔什么的一股脑地扒了进去,然后把袋子往肩上一甩,就重新追了出去。

“你们等等我!”

砰。

这次,门才彻底关上。

***

“怎……怎么样,师兄?”

孟朵朵忐忑地坐在陈君尧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等待着他对自己新作的宣判。

此时距离那个混乱的夜晚已经过去一周时间,在这一星期里她除了上课之外就是把自己关在寝室里疯狂画稿,终于第一次在师兄规定的截稿日前画完了开头阶段的故事。

陈君尧掐了两下鼻梁,吐出一口浊气,将最后一张稿子放下,对孟朵朵露出笑容:

“很不错,看来你已经找到了自己的风格。”

“嘿嘿,还差得远呢,这才一部作品的第一话,还不稳定。”

“倒是很少见你这么谦虚啊。”

孟朵朵抓了抓头发:“大概是我对这部漫画还是挺有自信的吧,所以才有了谦虚的资本。”

“也就是说之前都是打肿脸充胖子喽?”陈君尧轻声调侃了两句,起身去旁边接了杯咖啡,顺便又将一杯柠檬水放在了孟朵朵面前。

“师兄?”

柠檬清爽的香气也没能掩盖住弥漫一室的苦涩,孟朵朵光是闻着味道都觉得嘴里发苦。

“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啊。”

仔细一看,师兄的眼下竟然有了淡淡的黑眼圈,这对一直以完美无缺的状态示人的他来说可是件新鲜事儿。而且向来整洁的桌面上,现在也堆积了不少凌乱的文件和画稿。

这个房间里的各种细节都在彰显着主人的忙碌跟疲惫。

“哈哈,有那么明显吗?”陈君尧苦笑着问。

孟朵朵用力点头:“超级明显。”

明显到她都觉得一直熠熠生辉的师兄身上都蒙上了一层灰,没那么耀眼了,这怎么能行!

“最近隔壁科幻类的编辑离职了,我暂时帮忙处理一下工作。抱歉,让你跟着担心了,等新编辑入职就好了。”

“这样啊……”

工作上的事情,孟朵朵觉得可能就算自己有心想帮忙也做不到什么,正打算把话题绕回漫画上,一个有些熟悉的句子突然从记忆里跳了出来。

那是之前邀请师兄约会时,姜忱写在攻略手册上的第一招:

混入他的日常,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趁他毫无防备之时,顺理成章地定下约定。

约定……也不一定非得是关于约会的事情吧!不管是什么,只要有一个约定在,男女主角就总是能顺理成章地发展接下来的剧情!

于是在陈君尧的角度看,就是原本还有些蔫的孟朵朵刷地抬起了脸,眼睛里闪过坚定的意志和一丝精光,然后她就扑到了办公桌上,不知为何斗志十足地挥起了拳头。

满杯的咖啡因为这强大的冲击力洒出了一点,滴到了桌上。

孟朵朵直视着陈君尧的双眼,高声说道:

“师兄!把工作分我一半吧!”

“……啊?”陈君尧向来管理得非常到位的面部表情系统,短暂地出现了卡顿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