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霞姐,给我来碗蛋炒饭。”

孟朵朵提着一个沉重的布口袋,一步一顿地好不容易才挪进霞姐的小饭馆。现在还不是饭点,店里空荡荡的,她也就毫无形象地直接趴在了桌子上。

“你这是上哪儿玩泥巴去了?”霞姐端来一杯茶水放到孟朵朵的面前,看着灰头土脸的她,毫不掩饰脸上的嫌弃。

“霞姐……你对顾客的态度就不能好点吗?我来你家吃了这么多次饭,就算不是黄金,也总该是个白银级会员了吧。”

一口气把温度正好的茶水全都灌进肚子,孟朵朵才稍微恢复了点精神。

“就凭你每次来点的那几盘蛋炒饭?”霞姐白了她一眼,又为她重新续满了茶水,“你还没说呢?这一身土是从哪儿来的?去工地搬砖了?”

“哈……哈哈哈,那倒没有。”

孟朵朵干笑着,目光躲闪,同时在心里对霞姐的精准眼光表示十二万分的佩服。

她虽然没去搬砖赚钱,但也确实去了工地。脚下的布袋子里装的,就是她花费一下午的功夫从工地附近捡回来的各种废料。比如断成一小截的钢筋,只剩半块的板砖,还有尖锐的石头之类的东西。

这都是她准备晚上带着和妖怪或者跟踪狂战斗的武器,但这当然不能跟霞姐说。

“我,我去刨了点土,现在不是流行种多肉嘛,我也想试试。”

霞姐狐疑地打量着她:“就你?养自己都费劲还养多肉?”

“我,我不是把自己养得挺好吗。”

“天天吃蛋炒饭?”

“我……我就喜欢吃蛋炒饭还不行嘛,霞姐我快要饿死了拜托你快点去给我炒饭好不好?”

霞姐砸了咂嘴,终于停下了追问,转身走去了后厨。

“看你这样子,到底什么时候能找到男朋友啊。”

“我在努力追了……”

只是对方还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在被追。

“哟,还真有目标啦。”

霞姐兴奋地掀开了门上的帘子。

“等关系确定了来霞姐这儿吃饭,我请你们,到时候我好好露一手,保准帮你留住男朋友的胃!”

“你留下了他的胃是要干嘛啊!”

“我这不就是好奇谁那么倒霉能看上你嘛,说好了,有了男朋友得第一时间带过来给姐瞧瞧啊。”

“好好好。”

孟朵朵重新趴回桌子上,叹了口气。

男朋友啊。

究竟还要取材多少次,她和师兄才会进展到那一步呢?不对……只是取材的话不管多少次都不可能有进展的吧。

她将喝空了的水杯推到眼前,透过杯子观察对面有些模糊扭曲的场景。

陈旧的木桌,大金大红的菜单,随处可见的墙纸……

她很喜欢霞姐的小饭馆,但怎么也想象不出来,师兄会坐在这家餐馆里,坐在自己的对面吃饭的样子。毕竟师兄就像是漫画里的王子角色一样,应该坐在更有设计感的,整洁优雅的餐厅里用餐才对。

她又叹了口气。

这么一想,就觉得师兄离自己更远了。

抱歉霞姐,带男朋友吃饭的事情遥遥无期啊。

“咦?”

杯子里突然闪过了一个有些熟悉的人影。

孟朵朵猛地直起身子朝外望去,虽然已经走远了,但那个背影怎么看都是……

“姜忱?”

马上天黑了那家伙却要往学校外走,难不成又是去跟踪姜疏了?不过刚好,这个人总是莫名其妙地出现在各种地方,如果他今晚不在学校,肯定就不会有人来打扰自己的大事了。

这么一想,孟朵朵心情大好。端起霞姐刚送来的蛋炒饭吃了起来。

“真香!啊对了霞姐,一会能不能给我点芥末?”

“你要芥末干嘛?”

“额,吃寿司。”孟朵朵面不改色地说谎。

几秒种后,一小管芥末就出现在了她的桌上。

“谢谢霞姐!”

“不用谢。”霞姐笑着回答,伸手拿过账单,在上面画了两笔,轻轻地拍在孟朵朵面前,“我要收钱的。”

孟朵朵突然感觉到了一阵肉痛。

***

第一教学楼敲响了今天的最后一遍铃声,学生们纷纷从大门涌出,准备回寝室休息。

沈淼也跟着同学们一起走出了专业课的教室,刚从包里掏出一盒果酱夹心蛋糕准备边走边填填肚子,就被同班的一个女生叫住了。

“那个……淼淼,能陪我去趟厕所吗?”

“嗯,好哇。”

“谢谢!我有点着急,但是这个时间大家都……”

“我知道我知道,是那个闹鬼的传闻吧,没事,我胆子可大了,普通的妖魔鬼怪可都吓不到我。”

“哈哈哈,那谢谢你了。”

“没事,你快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看着那个女生进了厕所,沈淼抓了一块蛋糕叼在嘴里,然后就开始刷起了手机。

虽然她不怎么害怕传说中的妖怪,但看着时间逐渐接近自动熄灯的时候,内心还是有点忐忑。她不害怕是一回事,那个毛腿妖怪太让人感到不适则是另一回事。能不见还是别见吧。

“你好了吗?马上要熄灯了哦。”

“好,我马上就出来了。”

得到对方的回答,沈淼也安下心来,收起了手机,随时准备离开。

而就在这时,从另一边的走廊上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

沈淼抬起头……

来者敞开了深色的风衣,脸上带着猥琐的笑容,露出了下面一丝不挂的身体。

走廊里立刻回荡起了的凄厉惨叫。

***

“好了!准备出发吧!”

确认了下时间,想来第一教学楼里已经断电关灯了,此前一直在霞姐小饭馆里打发时间的孟朵朵终于站了起来,拎起脚下的口袋,和霞姐打了声招呼,就穿过不远处的小门,进了学校。

大学四年,孟朵朵绝不是第一次见识夜晚的学校。甚至一度觉得夜里的学校和平常也没什么不同。

单看她会在午夜时分出门,从许愿池里偷走给精灵大人的硬币,在鬼屋里还能看着姜忱尖叫而幸灾乐祸,就能体会到一点她那粗犷的内心。

今天她出门前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这座城市的气候很不错,少有阴天,一到晚上就会被月亮或星光笼罩,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将白天的照片加了过量的冷蓝色蒙版。看东西清楚,自然不会产生对未知的黑暗之处的恐惧。而且路灯灯光非常柔和,完全没有那种突兀的黄色灯光带来的诡异气氛。

夏天的夜晚出门,更是舒服得就像一头扎进清爽的水里。

可今天不同。

也不知道是因为听了鬼故事产生的心理暗示,还是今天的夜晚确实与以往不同。

孟朵朵拎着那一袋子武器,站在教学楼的门口,吹着夜风,却没有感受到往常的舒爽,反而有一股湿冷的凉意顺着衣袖和领子,一点一点地渗入身体。

里面没有开灯,外面的灯光也照不进去,原本熟悉的景物都被漆成墨色,显得本就空旷的大厅更加深邃。她只能看到自己被拉长的影子向内延伸,最后和门内的黑暗融为一体。

往前迈出一步,鞋底和地面碰撞的响声就回荡在四周。

哒,哒,哒。

这时,孟朵朵才惊觉今夜和以往的夜游最大的不同。

太安静了。

这里可是大学,就算寝室有门禁,也不可能真的一到时间就将所有人老老实实地关进屋内。再加上大学附近是最不缺烧烤小吃的地方,外面的吵闹声总能越过围墙传进学校来。就算是最安静的地方,也少不了几声凑热闹似的虫鸣。

可今天这些声音却一股脑地都消失了。

孟朵朵咽了下口水,在光和影的交界处裹足不前。

她一点都不害怕那种突然跳出来的惊吓方式,毕竟她可是每天都要被各种意外状况光顾的人,早就被吓习惯了,可以说对这种恐怖的免疫力已经高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但气氛类的不行。

好歹是个创作者,而且最近在画的还是妖怪类漫画,见到这种场景下意识地就会在脑中想象各种剧情发展。

要说最会吓人的果然还是人,再加上孟朵朵想象力丰富,想要营造恐怖气氛,自然会往自己都觉得恐怖的地方想,要这不想着想着就把自己先吓了个半死。

她明白最近因为暴露狂的出没,和无形中传开的闹鬼传说,学校里有点人心惶惶。学生们不愿意晚上出门,老师也严格检查防止有夜不归宿的现象。外面的摊位没了最大的客源也都早早打烊。她现在的位置原本也听不见多少虫子的声音……

但知道归知道,这点理智完全没法覆盖掉她的恐惧。

连咽口水的声音都清晰可闻,孟朵朵的脚往前伸了好几次,可惜都在最后关头缩了回来。

太恐怖了!果然还是回去吧!

向前走犹豫不决,终于放弃决定回头的时候倒是干脆。

然而孟朵朵忘了,每当这个时候,她那无药可救的倒霉体质就会发挥作用。

“那是谁?!”

一道光束从路口处向孟朵朵的身上移动,她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没进教学楼就已经遇见了妖怪。但看到那在夜晚依然完美反射着光线的光头……她很快就意识到,这位是和自己已经有过两面之缘的那位保卫处的老师。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我可没听说学校晚上还有老师巡逻!

这个问题先放一边。孟朵朵的大脑在惊恐之下飞快运转着,在这种时间,拿着手里的这堆东西出现在这个地点,一时半刻肯定说不清具体情况。

而且非常应景地,保卫处那位已经见过两次的老师的声音在孟朵朵的脑海中回荡了起来。

“我就要和你们的辅导员谈谈了……”

和辅导员谈谈了……

谈谈了……

了……绝对不行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