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彩的灯光驱散了沉闷的空气,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阵音量很大但并不会让人感到吵闹的古典音乐。这段古典音乐取代了刚才一直播放着的想让人睡觉的轻音乐。

这次音乐鉴赏会于第四纪元64年举办地点为优洛普联邦中的二号大国——鸢尾共和国的首都,那是被誉为艺术之都、时尚之都、文化之都、浪漫之都、花都的国际大都市,名为“路易斯市”,而举办者是鸢尾共和国的议会议长,亚力克斯·博尔斯。

“欢迎各位赏脸参加在下举办的音乐鉴赏会。”伴随着一阵掌声,亚力克斯走上了主舞台,用一口标准的法语说道。今年只有35岁的亚力克斯毫无疑问是鸢尾共和国历史上比较年轻的一位议长。虽然他比较年轻,但他的才干和魄力是实打实的。自从他担任议长之后,鸢尾共和国通过了一项又一项富有创造力的议案,整个议会也没多少敢反抗亚力克斯的议员,甚至连鸢尾共和国的总统,贝内迪斯特都要给亚力克斯面子。无论是谁,凡是被亚力克斯发了邀请函的,几乎都到场了。

当然了啊,某个师父可没有到场。我在心中这么喃喃道。

夏洛蒂·怀特,世界三大军事组织之一的“黯蝶”在九州联邦支部的部长,少数的“黯蝶”的核心部队的成员,拥有着深不见底的魔力储存量和可怕的魔力精细度,可是坐在原地单单凭借魔力操纵就能把我虐的死去活来的存在,同时也是我的师父。凭借着她的身份收到邀请函是很正常的。

而我名为谌谧。身为“黯蝶”九州联邦支部部长的嫡传弟子,天赋自然也是有的。我在“黯蝶”里面的魔力精细度仅次于师父,无论是多么麻烦、精细的魔力术式我都能使用,只可惜我的魔力储存量少得可怜,只能达到一般魔力使的平均水平。纵使那些魔力术式要如何凝聚、如何释放我全都掌握了,但我没有足够的魔力放出。尽管如此,但凭借着优秀的魔力精细度,我还是“黯蝶”的军队“精英军团”的A级成员,目前积分在“黯蝶”之中排名31。

当然,仅仅排名31是没有被邀请来这个音乐会的资格的。

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因为师父不喜欢这种人多场合,她的外形还是个幼女,所以就派我代替她来这里了,顺便执行下任务,而且师父作为核心成员平时行动都会受到各种限制,不然的话可能会被其他军事组织捏到把柄,总而言之很麻烦的。反正在座的各位也没有任何人见过师父的真容(也不知道她外形是个幼女),况且外面还有流传出那个九州支部部长根本不存在的传言。所以我代替师父过来没有任何问题,顺便消除一下传言。

但是......师父是女性这条消息是早就被人报道出来的(而且夏洛特本身就是个女性名字)。也因此我被师父强迫要求穿上女装来参加音乐会。我的脸属于比较中性化的类型,身材也比较瘦削。不知为何,师父对于我的女装有一种莫名的执着,甚至还花了整整一个星期来教会我所谓“淑女的礼仪”来代替她参加现在这个音乐会。

顺便吐槽一句,师父自己本身也不会什么“淑女的礼仪”,实际上教我“淑女的礼仪”的老师另有其人,其他的在这里就先不提了。

现在让我坐在这里乖乖欣赏音乐会也是十分痛苦的。什么爵士音乐啊,古典音乐啊,我真的好无聊啊,听得我都想睡觉了。非常抱歉我没有欣赏这种黄钟大吕的能力。

【说起来啊,好像你玩的那个游戏就在刚才十分钟推出新版本了呢。】

耳朵里突然传来一阵声音。这是被我现在戴的假发盖住的耳机发出的声音,关于这个耳机......应该说是我的特殊武器模仿者β身体的一部分,而模仿者β搭载了师父开发的人工智能,神智已经非常接近人类了。

模仿者β也是我平常的搭档。虽然我不太喜欢叫她什么模仿者β,我给她取了个名字叫蕾莎,她一直都挺喜欢这个名字的。模仿者系列武器可以变成各种小玩意,现在我手上的手环、头上的黑色假发、耳朵里的无线耳机以及眼睛上的隐形眼镜都是蕾莎身体的一部分。

“模仿者”系列武器应该是现在全“黯蝶”组织最为特殊的武器了。现在一共只有三个人能够使用“模仿者”系列武器,因为它对魔力操纵的精细程度要求极高,若魔力精细度不过关是无法自如地使用模仿者系列武器的。

我手上的手环便是“模仿者”系列武器最为核心的部分了,本身它也只是个薄薄的一层,估计也就两毫米左右的厚度,看起来也和普通手环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一旦战斗起来,它的用处可以说是大的可怕。

而且在人工智能的辅助下战斗,大大提高了使用模仿者系列武器的容错率,在征得我同意后,蕾莎还能直接使用我魔核内的魔力来给模仿者变形。不过,虽然容错率提高了,但并不代表门槛低了,毕竟若体内的魔力不够精细,模仿者系列武器是无法被好好利用的。

“你别告诉我啊,你这样一对比那我更加迫不及待想走了啊。”我小声说道。

【请不要说话呢,你说话别人可是听得见的喔。顺带一提,我已经连接网络开始玩了呢。】

不要用你的硬件下载那些游戏啊!而且这游戏不是给你这种人工智能玩的!还有别把游戏数据堆到“黯蝶”服务器之中啊!这样我会被骂的!我说你这人工智能会不会太智能了一点?

“算了不和你扯这些了。把目标相关人士全部用红色轮廓标记出来,把无关人士用蓝色轮廓标记出来。亚力克斯的轮廓用红色加粗处理。”我再一次小声说道,并确认了周围并没有人听见我说话。

【好的~标记完成。】

眼睛里面的人顿时都被被染了一层红色或蓝色的轮廓。蕾莎还有一部分贴在我的眼睛上,不仅能矫正我的视力,还能给我显示各种东西。

第一场表演不久便结束了,帷幕落下,灯光也被关闭。理论上在现在一片漆黑的环境中我立即就可以动手执行任务,可惜我收到的命令是最后一场表演结束后才动手,那我便只能先等等......

个鬼啊!我倒是想等,结果亚力克斯怎么自己就接近过来了?怎么还在我旁边坐下了?

“您好啊,‘黯蝶’九州支部部长,怀特小姐。”亚力克斯突然小声对我说道。

我转过头去看着他。现在如果不回复他应该是很不礼貌的吧?

“您好。不知博尔斯先生为何要坐在在下身边?高贵如您,应该可以选择一个更加靠前的位置才对吧。”我用一口标准法语伪女声回复道。

伪声也是专门受到老师训练过的,我可以毫无破绽地发出任何声线的声音。那一段地狱般的伪声训练我不想回顾。

“哈哈,您言过了。在下只是想和怀特小姐说几句话。不知怀特小姐能否赏脸给我点时间呢?”

可以个毛线啊!就是因为你我才没办法第一时间玩到游戏啊!不行,要忍耐,忍耐......

“当然可以,亲爱的博尔斯先生。不如说您主动邀请在下聊天实在是令我受宠若惊。”硬生生从嘴巴里挤出这几句话,应该还是比较合乎礼仪的吧?

【可以的啊,扮女人挺有一套的啊。看样子你已经熟悉女装的感觉了呢。】

记得你这个家伙主要是拿铁做的吧?说起来最近好像我得了缺铁性贫血,今天回充补充铁元素吧,就这么定了。

第二场演出已经开始了。

“哈哈,怀特小姐您言过了。说起来怀特小姐看您的表情似乎很无趣啊,不知是在下举办的音乐会不合小姐的口味吗?。”

那当然了啊!你都准备了哪个世纪的歌曲啊!真的不好意思我实在无法欣赏这种黄钟大吕!

但是不得不说,这么个彬彬有礼的亚力克斯很难和接到的报告上的那个变态人渣联系到一起。

“哪里哪里。应该说先生您准备的歌曲都是经典之作,只可惜我昨日休息不佳,无法用最佳状态来欣赏音乐,这是在是太遗憾了。”

【总觉得你的声音有些动摇呢。】

闭嘴,你个死铁皮。

“那确实是太遗憾了啊,‘冒牌’的怀特小姐。”

冒牌?

我侧身对着亚力克斯的脸就是一拳,可惜我地拳头击中亚力克斯的脸前手臂就已经被一个后排的穿着西装的光头大汉给紧紧地握住了,下一秒一股剧痛突然从我腹部右侧传来——我的腹部右侧中了一枪。

随着枪声的出现,周围立即乱成了一团。不过还好在场的各位都是大人物,没有造成太大的慌乱。

看样子真的需要提前完成任务了呢。

虽然刚才已经注意到了我周围已经全都是被红色轮廓标记着的人了,但我还是莽撞地出手了。

头上有一撮假发掉落,飞到了我的腹部右侧,变成绷带之类的医用品来帮我简单处理伤口。

“呵......看来不用等了,现在就把你解决掉得了。”我用自己原本的声音说道。

“哟......意外之喜,居然还是个男孩子。为什么要穿女装啊!男孩子不好吗!保镖们,改变一下目标,别杀了他,把他给我活捉。真是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玩♂弄你了呢~”

我收回刚刚的想法,他绝对是一个变态人渣。

“哟,看样子那些人口买卖你的确参与了呢,而且那些去向不明的男童恐怕都到了你手里吧?”

“没有证据就不要诬陷别人啊。虽然我的确想让你落入我手里。”

天灵盖突然受到了一发重击,我差点失去了意识,不过也直接瘫坐在座位上。毫无疑问这是亚力克斯这个变态的某位保镖干的。

我不甘示弱,左拳直接向上打去,不过我和那些肌肉大汉力量方面的差距还是很大的,我的拳头这次被另一个护卫仅仅地握住。

“你还真是会说大话呢。还想现在解决掉我啊。很遗憾,我现在你周围这群人可都是国际上的各路头号通缉犯,别说是你这个冒牌的家伙,就是怀特本人来了我也......”说到这里,亚力克斯突然瞪大了眼睛。

继续说啊,咋不说了呢?

不就是你的那两位保镖的手不见了吗。

刚刚发生了什么?很简单,我随手释放了一个魔力术式,大量的火元素凝聚在了我的手臂上,组成了一团火焰迸发出去,宛如精灵般跳动的火焰一瞬间便让两名保镖的手臂消失了。而我则是利用蕾莎变成的护臂免于火焰的伤害。

这手环可不是什么普通的手环啊,这可是是蕾莎——模仿者系列武器,可以使用各种能力的。

“嘛,也就这样嘛。不过几个国际通缉犯,竟然就敢自称师父来了都不怕。就你们几个的连魔力都没有的渣渣,去‘黯蝶’恐怕也就是在后台打杂的。如果‘黯蝶’想抓你们,估计早就抓到了吧。很幸运,你们之前不在‘黯蝶’的管辖范围之内。但从现在开始,你们的幸运日子要到头了。”

普通人和魔力使生活区域都是被分割开的,可以说一般生活在两个世界,今天有交集已经属于罕见的情况了。所以一般我们是不会去管这些无魔力的通缉犯的。

我朝着手环内注入了一些魔力,手环立刻迸发出一道紫光,长出了一把散发着紫色光芒的的光刃,这把光刃结合了“黯蝶”最新的科技,魔力消耗小,杀伤力大,注入一定的魔力可以改变刀刃的形状,魔力精细度越高使用就越顺手,名为暮光之刃。而且它被植入了蕾莎体内,是我特别喜爱的一件武器。我紧接着对着一位保镖的心脏狠狠地刺入,这位保镖当场升天,倒在原地。

仔细一看亚力克斯,发现他的裆部居然是湿的。吓尿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得先给这个人渣一定的惩罚。这么想着,我一剑对着亚力克斯的裆部刺去。

亚力克斯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叫声。血液直接被剑身周围高温的光粒子蒸发了,只能看到一个洞。

【呼叫A-314,这种人渣直接杀掉吧。】耳机里再度传来了声音,不过这声音并不是蕾莎的,而是一个经过了处理的机械电子音,但我知道这人,他是这场战斗的指挥官,“黯蝶”天使猎杀部队成员,被人称为“剑帝”,本名不详。也是受到了一些限制无法亲自出动的强者。

“这样好吗?杀人不太好的吧?”

【杀人不太好?你刚刚不是已经杀了那个通缉犯了吗。不过没关系,交给我们处理就行了。而且A-1516已经拿到了亚力克斯的犯罪证明,刚刚亚力克斯自己坦白和那些头号犯罪组织勾结也进行了录音处理,你直接杀掉就行了,这种人渣没有活在世界上的必要。】

“我知道了。”我走向亚力克斯,他的双目充斥着恐惧,身体也在不断发着抖。

“不......不要杀我!和我合作吧,凭借着你的能力,我们一定可以......”

我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直接让他的脑袋和身体分家了。

我迅速将自己身上的礼服裙子脱掉,再随便找个和自己差不多身形的保镖的西装套在自己身上。

“任务完成。好啦!准备回家打游戏去咯!”

然而,正当我往出口迈出一步的时候,异样出现了。

身后的传来一阵墙壁被撞碎的声音。

【警告。你五点钟方向出现了强大的魔力源。】

我回过头去,一只身长超过一米的白色蜘蛛,就这么站在远处盯着我。它身上散发的魔力堪称恐怖。

大事不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