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话

希望读者大人们多多支持,留下您的反馈和鼓励,笔者快心有力而不足了〒▽〒(源于对小说的热爱,从未断更,本人的最后一本小说,只要能写完就满足的说)

像海报上一样的高挑双腿和诱人的身姿,还带着一副绝美的中英混合脸,高挺的鼻梁和白皙可爱的皮肤,头上随风飘散的金色发丝和像海洋般深邃的蓝色瞳孔,这个走路都带着光芒和诱人香味的女孩子正是偶像,妮莉雅。

但是画风一转

这个戴着半框眼镜的一脸欠债表情的男性,站在巨大违和感的贵族学院门口面前,他穿着普通的黑色学院制服,犹如笔者故意不上色的灰白表情一脸呆滞的看着前方。本来就是火急火燎的从学院偷跑出来,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情,谁知道是

「你给我去买杯咖啡」那一脸高傲的公主冲着自己说道,其原因是因为自己喝不惯学院里面低端咖啡厅的咖啡,老实说,这低端咖啡也足以顶望月一个月的零花钱了。随后,那女孩像是躲避细菌一样的向着望月脚下扔了一张金卡然后扭过头走进学院了。

(来,你给我去买杯咖啡,记住只能加两块糖哦,对了,不能放普通的方糖,要用特制的咖啡糖,汤匙一定要用最高级的皇家用具,这样用完就可以扔了)他装模作样的在门口模仿着大小姐的语气接着竖起兰花指「咳咳,老子为了一杯咖啡特地从学院跑了过来,你居然还提这么啰嗦的要求!还现磨特制的意大利咖啡,现磨的豆奶可好啊!可恶!」

他愤愤的说着然后虎背熊腰的迈开步子「话说,这个名家庄园也太远了吧!虽然给了我打车的钱……」望月看着妮莉雅特制的手机,那里面的邮件正附带着购买咖啡的地址「而且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这家伙上学的地方不就是帕丁思诺私立学院吗?」

「想一想不就是龙野同学所暗恋的女孩子的地方」

坐在的士上的望月看向跨海大桥的海面「那个人肯定也希望我能完成她想要的,为什么都执着于刻盘这种东西呢……」

少年慢慢的看向手里的四叶草挂坠「亜矢,你到底……在计划着什么?」

……

「喂,先生,到地方了」

听着男性浑厚的声音,不知道坐了多久的望月才迷迷糊糊的从熟睡中醒了过来,他打了个哈欠然后从车子上走了下来,在面前巨大的皇家庄园正是种植高档咖啡豆的地方,一扇高达十米的巨大铁门和宽敞的花园首先映入眼帘,他按了按门口的门铃,然后看向上方的摄像头

「请问,是名家庄园吗?我是替妮莉雅过来买咖啡的」

随后,铁门逐渐向两边打开(买个咖啡也要搞的这么花里胡哨)望月两手插兜四处张望着两旁的花坛,前来迎接的女仆让自己也有点熟悉的感觉,少年慢慢停下脚步来,他看着侧方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切,远处高大庄园上方雕刻的雄鹰,一切的一切都貌似在脑海里有着先行的蓝图

(我以前来过这里吗?)望月纳闷的撅了撅嘴巴表示狐疑,但是确实没有如此高档的地方没错。他跟着两个女仆走去前方城堡的大厅之中,四处的高级壁画和雕刻品尽收眼底

「爱瑟薇大小姐一贯的口味,我们会马上准备好的,请在这里稍等一下」恭敬的女仆从大厅离开。望月便闲不住的沿着高级硬质木板的走廊参观着,他看着走廊上的油画直到某一副

「很有意思的画啊……」这家伙似懂非懂的看着里面那个少女和少男,他们都是背朝着画面因此无法看到正面,只有两个背影看向海面,然后在女孩和男孩手牵手的中间,他们两个人的手里好像正一起握住某样东西,望月便好奇凑上前,那是一个圆形的如同

「……刻盘!」望月吃惊的瞪大眼睛,然后皱起眉头又凑了上去,他偷偷拿出裤兜里的刻盘然后对比着,虽然模糊不清,但是轮廓却是像极了「说是,也不是吧……」

少年挠了挠头发拍了拍脸蛋(这特么,被这个大小姐搞得有点神知不清了,看幅画都觉得它眉清目秀的)望月耸了耸肩接着退出走廊坐到了沙发上。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才从硕大的庄园原路返回,坐上的士以后回到这个可憎的贵族学院已经是下午的三点钟了

「怎么这么慢,平民!」从铁门看向外面一脸汗水的男孩,妮莉雅一脸嫌弃的向他问道「快进来啊,等着本小姐过去拿吗?」

「我又不是这里的学生」望月直起腰看着两旁穿着黑色制服的男人。

「你是仆人,可以进」女孩说着感到可笑的背过身迈开步子。

少年在女仆的夹道欢迎中走上毫不适应的石子路,他看着两旁豪华的花园配置和雕塑品津津乐道的点头着,这里的名门少爷和大小姐身后都跟着自己的侍从,而在妮莉雅这里,只有穿着学院服的自己和一个女仆。

那女仆戴上白色的手套然后用高档的清洁巾不断擦拭着望月手里的高档木盒,没错,望月就是一个病菌的携带者。

他傻笑着站在露天圆桌的一旁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大小姐,然后女孩高雅的翘起一只腿搭在另一只穿着黑色丝袜的腿上

     「我,我可以回去了吗?我们学院也快下课了」望月傻呵呵的佝偻着腰问道。

那女孩喝了一口咖啡然后丝毫不想理会他,因为和如此低贱的庶民说话还真是累啊。

(这种人真的是偶像吗?那些穿着米粉铺的人怕都是瞎了眼吧,这家伙!)望月盯着她然后挠了挠头(这种女孩子真的会谈恋爱吧啊喂,想象不出来啊,能和丽丽酱谈恋爱的男性,可能只有超人先生了吧,因为她可能会突然说,亲爱的,我想看埃及的金字塔~好的,my honey 我现在就飞过去给你搬过来!亲爱的,我想吃恐龙肉~好的,my honey ,我现在就穿越时空给你杀一头)

「咳咳」

女孩掩面文雅的低咳一声让望月瞬间从妄想剧场里回过神来,他立马转换面部表情露出恭敬的崇拜之笑「您说」

「给他」

少女冲着女仆摆了一下小脑袋,然后那女孩便从圆桌一旁的高级金制礼盒里面拿出一个袋子递给望月

「这是什么?」

他好奇的打开看了一眼,是一套高级的黑色西服

「要,要结婚吗!」

「噗-」妮莉雅一下子从嘴里喷出咖啡,她慌乱的急忙整理一下然后打理了一下坐姿「是仆人的西服,真是的,平民就是没礼貌,说的话也够可笑」

「啊哈哈」

望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穿那种衣服太给我丢人了」女孩鄙夷的瞟了一眼他身上的学院服然后慢慢的站起身来「下次可别穿这衣服出现在我面前」

「哎,对了,请等一下」望月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然后急忙伸出手迈开脚步「哗啦!」,他一脚被圆桌旁的椅子绊倒然后前倾的踉跄几步倒了过去

「呀!」

伴随着女孩子的尖叫声,从手里握着的丝质感觉来看,望月面朝草坪就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他紧闭呼吸然后飞速的在脑袋里整理语句和对话(1带着英俊的扶头侧脸冲着女孩说,对不起,把你的裙子扯下来了,但是,你的胖次很可爱哦~2十分抱歉,因为刚才被您的背影迷倒了!你看,是真的倒了啊!3哎,怎么回事,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刚才一瞬间附身在我身上!)

「那个……有一股神秘」望月尴尬的戴起眼镜抬起脑袋来,那个满脸羞红的女孩子一把抓起自己的裙子穿上然后气的直跺脚,随后,她耳根通红的在周围人的议论声中看了看,接着一脚又一脚的向着望月踩过去

「疼,疼啊」

少年急忙抱住脑袋蜷缩起身体,在零星的空隙之中,那道倩影,是可爱的丝质之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