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话

和燐美性格的不同之处在于,咲熏可能对于成人的世界感到很陌生,甚至说是完全不了解,她总是处于懵懂和天真无邪的状态。而燐美呢,则更早的进入了成人世界,她背负着继承道场的无形压力,她承受着不该在这个年龄段承受的责任。

 (但是,即使是这样的花山圆,在仰头看着海中世界的动物时,也会露出一副落寞的神情)望月在不远处看着那个小女孩,今天的日子本该是海洋馆快乐的一日游,但是,望月却刻意挑在了这个她记忆深处的地方(周六,晴,花山圆咲熏,第二个初吻对象,和我之前调查的没错,海洋馆可能是最为影响她情绪波动的地方,考虑到花山圆的笔名,我仔细调查了两人之间的关系,和我预想的没错,花山圆翔人是她的父亲,也是当今最为大火的作家之一)他在自己随身携带的小本子上面写下这段话。

「不是每一种达到结局的方式都是千篇一律,想要让女孩子真正的产生心动,就必须触发独一无二的CG」他扶着眼镜看着咲熏的一举一动「举个例子来说,在恋爱游戏中攻略某个女孩子可能有上万条分支,但是只有且仅有一条路线是最快的,而在那条路线上,有我称之为“QUICK ”的结合点」

他自言自语着将小本子收在外套内兜里。

「怎么样,海洋馆有很多没见过的动物吧」望月走到咲熏身旁驻下脚步,他看着在面前遨游的各式各样的鱼类又接着说道「传说这种鱼的花纹是最为让人着迷的,它生下的鱼卵会被丢弃在珊瑚群之中,任由其自生自灭,而作为父亲的鱼,则会消失」

望月说着看向少女的面部表情,那哀伤的眸子和自己设想的简直一模一样

(果然和我所想的一致,经过无数次草稿验算,无数次的情报调查,作为恋爱大师的我,哈哈哈哈)

他在心里窃笑着接着说道「花山圆同学之前有来过吗?」

「嗯」女孩点点头低下脑袋,她走到玻璃前伸出小手贴了上去「以前爸爸带我来过……以前」

望月在她两米开外的地方蹲下身来,他看着女孩的侧颜背起事先写好的台词「至少花山圆同学现在也来了,有些伤心的回忆就先放在一旁吧,而且,花山圆同学也是个很乖的孩子,为了照顾到忙碌的爸爸,自己也不会为他添加困扰,提出来到海洋馆玩吧,所以今天,就由我这个前辈我带你玩吧」他说着伸出手来。

(如此精湛的表演和包含情感的语调,不愧是事先练过的结果啊,嘿嘿)

「谢谢前辈!」少女有点感动的握起小手,她慢慢向前走了一步然后迟疑的嘟起小嘴「但是,但是妈妈说咲熏还不能牵男孩子的手」

他尴尬的脸部抽搐一下然后苦笑两声,接着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那你揪着我的衣袖吧,这样也不会迷路了」

「嗯嗯!」她开心的向前小跑两步然后揪住自己的衣袖,那副面孔还真是萝莉加上幼女。

望月站起身低头冲她微笑道「魔法少女爱莉娅也喜欢微笑的孩子。」

于是,一旁的咲熏便大大的露出个笑脸,那真是太过于治愈和耀眼了,耀眼的让望月感到负罪感极重,他心虚的撇过头嘴里念叨着「请求开恩,菩萨」

之后,他们几乎欣赏完了整个海洋馆的展馆,同时也花费了几乎一整个下午的时间。

「花山圆?」

(又是老样子的神奇走丢,我这麻木的表情还真是想让这个孩子看一看)在夜晚逐渐降临的道路上,望月独自站在原地看着人来人往,他又不知道是何时,自己身后的小机灵鬼又从原本的路线上消失了

「我该不会又要去儿童走失中心吧,好烦啊我」他困扰的抓着头发呼了口气,正欲迈开脚步,身后的衣服却被人拽了拽

「前辈,它好可怜,它好像走丢了」

他俯瞰着脚边的咲熏,这个孩子怀里正抱着一只白色的小狗「我们帮帮它吧,妈妈说要让咲熏爱护小动物」

(妈妈说同学,可否让你妈妈告诉你,爱护一下我呢)望月在心理愤愤道然后无奈的弓下腰冲她说着「两个人一起找吧」

「嗯嗯!」

于是,在夜幕降临之时,正值闭馆之时,两个人才从海洋馆里走了出来,身后的女孩一只小手拉着自己的衣袖,另一只揉着睡眼,她可爱的打了个哈欠然后仰起小脑袋看向望月「前辈,谢谢你……」

望月回过头回答说「如果以后还想出来玩的话,作为男朋友的我还是可以随叫随到的」

「好啊好啊!」

在坐着电车踏上回家的旅程,整节车厢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了,和以往习惯的一样,望月和女孩之间永远空着两个人的位置,只是,稍稍一会儿,咲熏又捂着额前的发丝向着自己挪了一步,她脸红的低下头晃着自己的小脚沉默不语。

「咚咚!」又是一瞬间的强烈刺痛感让望月的心脏忽然骤停一般,他疼痛的闭上一只眼睛奇怪的揉了揉胸口的位置(最近可能睡眠不好吧)他看着一旁左摇右晃的萝莉,她正浑浑噩噩的的打着瞌睡。

(老实说,这个叫做的花山圆的小鬼,虽然长着一副幼女的身材,但是仔细一看还是蛮可爱的)他摸了摸下巴弓下上半身打量着女孩的脸蛋(长得像个洋娃娃一样,嘶……果然还是不要胡思乱想好)他无趣的支着下巴扭过身看向窗外

忽然

从敏感部位传来的打击感让他咻得一下倒吸一口凉气,他低头看去,咲熏正趴在自己腿上睡着了,她诡异的姿势,可能已经不能称之为诡异的姿势了,整个小女孩的脸蛋埋在自己的两腿之间,从观众的视角看去,就像是那种色色的,我也不太好意思说的场面。

(……卧槽)望月捂住嘴巴喘着粗气,他手忙脚乱的左右观察,因为这动作也太H了吧(身为一个十八岁的正常男性,虽然完全感受不到心跳加快的感觉,可是出于正常的生理反应,这家伙也太……)

他戳了戳女孩的身躯低声道「喂,花山圆同学,醒醒啊」

「我也不想犯罪啊,该死」望月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条件反射,他屏息凝神然后嘴里背起恋爱小说的桥段和台词(色即是空,色即是空)

(啊,这家伙身上好香啊)他睁开一只眼睛瞄了瞄自己腿上的女孩,她正可爱的说着梦话「萝莉易推倒,推倒便是犯罪,望月!你要撑住!」

他嘴里不断念叨着以分散从两腿之间传来的注意力,只是,在哪个位置,却莫名的感到一阵温暖,望月低下头去,从女孩的眼角正缓缓流下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