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话

这两张游乐场的特惠入场券是望月牺牲晚上研习恋爱小说的时间来换得的,目的是为了了解咲熏这个女孩子的特性,这个目前来看称之为「纯洁」和「妈妈说」的少女。

相约去游乐场的时间就是今天,在稍微寒冷的周六。他们坐在公车上,只是咲熏口中的妈妈条例规定「绝对要和男孩子保持一定的距离哦,熏」,所以导致这两个坐在最后一排的位置上,但望月却奇怪的和她中间空出两个座位来。

他打量着这个满脸圣洁,连心灵都是干净的纯白的女孩子,她今天穿着小长靴和挎着一个粉红色的小包,上半身是秋季所穿的牛仔外套,下半身则是短裤。

诸位毕竟都是绅士,一名合格的绅士怎么能够不吐糟这样的场景,当幼女旁边出现一位仔细用眼睛打量她的男性,然后时不时挑一挑眉毛在心里妄想点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就是说,幼女这种生物,是可以用简单的办法将她推倒吧。

(对啊,我何必走正常而且常规的路线呢?)他自顾自的点点头,如果用骗小孩的方法来骗取她的初吻不就行了。

「排队检票也太长了吧……」如是这样计划着,但却在开始就遇到了一点麻烦,他回头看了看和自己严格保持两米开外的小女孩,她正和其他小学生一样踮起脚尖四处张望着。

(先生,请问您是这个孩子的?我是她男朋友,嗯对,她口中的男朋友……然后,检票员肯定会疑神疑鬼的看着我,是用那种带着鬼父的表情)

「呵呵」他痴呆的笑了笑然后终于轮到两人走上前去。

「两位又来了?」在检票口的女人冲他们笑了笑「祝您玩的愉快」

(哈?)

望月带着步伐奇怪的回过头看了她一眼,然后摇了摇头耸了耸肩「莫名其妙」

在游乐场里,都是大人带小孩的标配场景,无论在如何的游乐项目之上「花山圆同学,距离爱莉娅的演出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先去玩其他的吧」

「好啊好啊」小女孩的可爱的点点头跟在他身后「我想去坐旋转木马」

望月面无表情的点点头,他拿着手中的可乐吸管放到嘴巴里(这和大人带小孩有什么区别?)

「花山圆同学,在哪里有卖……花山圆同学?」在自己独自默默发呆之后,回过头来时,那个浅黄色头发的小孩却从视野里消失了,他急忙四下望了望「花山圆?」(喂喂喂,这个家伙不会走丢了吧)望月貌似感觉到应该是这么一回事,他便立刻迈开脚步到处搜寻开来

「那个,请问有看到一个黄色头发的小女孩吗?大概……十岁左右?」

「有看到一个背着斜挎包的小鬼吗?」

「喂,有看到我女儿吗……」

最终,这家伙一脸懒散的坐到长椅上,他两眼无神的瞳孔里根本不想聚焦每一个从他眼前经过的人,老实说,自己上一次来到这个无聊的地方还是十几年前吧,那时候和海下还有各自的父母一起,如今自己已经十八岁了。明明可以享受在家里宅着看小说的时光,如今却要带孩子出来玩?

「播报找人,播报找人,请花山圆小朋友的家长到儿童寻人处领走您的孩子。」

忽然,从广播喇叭里面传来自己熟悉的名字,那个儿童寻人处真是让自己十分尴尬,他一脸铁青的站起身将可乐的空杯子丢进垃圾桶叹了口气(走吧,去领孩子)

所以说,那家伙刚刚怎么质疑自己,看到望月一脸麻木的眼神,那个女人就问着「您是花山圆小朋友的?」他看了看在儿童乐场和其他小孩玩着沙子的咲熏扭过头来「我说是她男朋友你敢信?」

女人眨了眨眼睛似乎有点懵逼,她缓缓凑过身问道「现在也可以童养媳吗?」

(啊啊,对啊,我望月终于为人父母了)他晃了晃自己右手腕和女孩手腕绑着的弹簧带,据说那是专门给带孩子的家长用的「别在走丢了」

「嗯,知道了」

咲熏倒是意外的听话乖巧,她背着自己的粉红色小包一步一步低头跟着望月「前辈,我可以去和那个人偶拍照吗?」她突然停下脚步用小手指向不远处的猫咪人偶然后用大眼睛仰头看着自己「嗯,可以」望月点点头表示同意。

在这之后的两个小时里,她都安静乖巧的和小孩一样。

(我感觉这种步伐自己走了上千次一样)在人群嘈杂的观众席下,只有带着孩子来看表演的家长,目前他自己也在这一行列,他看着和自己隔着两个空位的女孩,咲熏一脸兴奋开心的表情,然后,在轰的一声下,从舞台上就出现了魔法少女的身影。

「是爱莉娅!前辈!」

「啊对,是她!」他配合着握起拳头,羞耻的play在其他家长眼里就是「这个人这么大了还喜欢这种东西」,但是,当目光再次聚焦到那个扮演魔法少女的人时,那头银色的长发和面孔让自己觉得,大概命运的时钟从来都没有停止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