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话~此书的目的是带给读者欢乐和打发时间,作者别无他求,只求看的开心就好啦!

  「最近老做梦,同一个梦,同一个朦胧的身影」今天早上又是在这样离奇的梦境中醒了过来,望月感到脑袋晕晕乎乎的从岩石旁站起身,在林间散发出的初日的味道和寒冷的湿气让他又打了一个寒战。他看了看周围逐渐清醒过来的学生们,如此看来,我们算是平安的度过了一个夜晚。

  「已经早晨了吗?」在一旁的龙野睡眼惺忪的打了个哈欠然后抖抖嗖嗖的抱了抱双臂「早晨好冷啊!」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没有关系,我想一会儿就会有人找到这里了」他十分镇定的蹲下身从嘴里哈着暖气接着搓了搓手「我肚子好饿」

望月也同意的点点头,他远眺着湖边的景色,这似曾相识的感觉难道是自己多疑了?

「有人吗!」突然,在湖边的对岸传来男人的大喊声,眼前的人们便激动的站起身大声回复「我们在这里!」

他们高兴的欢呼雀跃起来,连望月也带着丝丝欣慰的微笑。他摇摇晃晃的扶着一旁的树干揉了揉眼睛,难道是眼睛里面跑进沙子了?以至于自己感觉天旋地转的无法适应「喂,你没事吧?」在一旁站起身来龙野担心的问候道。

望月苦笑着点点头「没事」

「我们走吧」

他嗯了一声便跟着大部队向着救援人员的方向走去,在迎面而来的黑黑红红的制服中,由于眩晕感而无法识别脸庞的望月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他摇了摇脑袋感觉身子轻飘飘的即将起飞一般。

(我要,我要升仙了……)望月迷迷糊糊的看着脚下露出呆笑。

「你有看到望月吗?」

「请问你有看到一个个子高高的,戴着眼镜的男生吗?」

「请问你有看到这样的男生吗?他是你们学院的二年级生」

吵吵闹闹的声音让他一脸麻木的抬起头来,在不远处一个红色的身影正焦急到处乱窜四处问着别人,他稍稍眯起眼睛从朦胧的视野里看清那个人影,但是过于模糊的视力让望月根本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人,他伏下身支着膝盖缓了一会儿然后朝着那个孤零零站在原地哭泣的人走去

「怎么了?」

双马尾缓缓抬起小脑袋一下子哭喊起来「望月,望月!」海下抱住他的腰扑到他怀里「你没事太好了,太好了」

「我说是谁,居然带球撞人,原来是海下啊,你怎么又哭了?」

「笨蛋!我,我才没有哭呢!」她松开小手抹掉眼泪嘟囔着「我才没有担心你……」

他阿哈一声笑了笑然后倒在女孩怀里……

(我好像看到了那一角随风飘起的素衣,她从花丛中走过不带一丝怜惜,紧接着镜头移向海边的初阳,她朦朦胧胧的天使的模样,在这沙滩上深浅不一的脚印,还有那浪潮翻滚的回音,我伸手想抓住那一道倩影,却发现她只是海面无垠的风景。同样的梦境,同样的心情……)

望月慢慢睁开眼睛做出手握空气的姿势「是医务室吧」他扭过头看了一眼趴在自己床边的海下,她因为照顾自己的缘故而熟睡了。

「可能是发烧了」他说着轻手轻脚的坐起身然后慢慢走下床去,这好像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因为拉开窗户以后就是让人心情爽朗的阳光「好舒服啊~」他扭了扭腰接着穿上外套。

「阿嚏!」一个轻声的喷嚏声从自己的邻床传了过来,望月便好奇的走了过去(花山圆?)他看着小女孩侧身蜷缩在床上,一旁的被子已经被她踢到了地上。

(史上最为纯洁的小学生)他默默的抱起被子然后盖在他身上,然后在伏身的那一瞬间,视野里面貌似出现了让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这个挂饰?我记得是,有点记不起来了)望月挠了挠头直起身来,他转过身忽然又停下脚步

(等等)是什么让自己一脸坚定的表情(我不是在拿这家伙的初吻吗?现在,不就是机会吗!)

引导犯错的边缘去,众所周知我国乃至其他国家都有一套完整的刑法,但在幼女的面前,易推倒论却占了上风(也不多BB,就轻轻碰一下嘴唇不就好了!不不不,如果她中途醒了的话,自己大概是要负刑事责任的吧!)

他在心里挣扎着来回扭着脑袋(喂喂!圣母望月,反正这家伙是个百合吧,自己能够夺得她的初吻的几率简直为负数,不如现在就把她嘿嘿了!但是,恶魔望月先生,如果被人发现或者这个娃娃醒了,那么你后半辈子将会背负着「变态,痴汉,幼女控」的罪名!)

望月神情恍惚的睁开沉思的双眼,然后握起拳头敲了敲另一只手的手掌心扭过身,他满脸严肃走到女孩子的床边伸出男人的双手来

「这家伙怎么和小孩子一样」他再次把被咲熏踢开的被子盖上。

就在此时

「你,你在干嘛……」在少年的身后传来颤抖的女声,他咽了口口水机械的扭过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