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恂在一个夏天相识。

恂救了我。

****************

每到夏天,隈川——这条养育了御野良的河流,就成为人们最好的消暑去处。

我总爱赤着脚走进水里,享受隈川清冽的水流带来的爽快,那是一个国小三年生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光。

意外的发生总是令人无法预料。

我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踩空的了,但是那一天,被水草缠住双脚,慢慢地失去意识时,那种恐惧与无助,依然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底。

我以为自己就会那样死去。

视野快要彻底暗下去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男孩焦急的面孔。

太好了……最后,我这样想着。

醒来后我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旁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睡着了的男孩。

我没有叫醒他,而是仔细地端详着他的脸。那是我第一次细致地观察一个与自己同龄的男生。

不知为何,他突然醒了过来,注意到我的眼神,歉意地笑了笑。

“你好,我是浅井恂,那个,稍等一下,我去给你准备热汤!”

那个温暖的笑容我一直没能忘记。

“我、我是澳城绘子,谢、谢谢你救了我!”

就这样,我们后来成为了朋友。

*****************

五年前的那场火彻底改变了恂。

他突然告诉我要转学到东京去,一个人生活。

我从来没有在那个阳光温柔的恂脸上看到那样扭曲、悲伤的笑容。

我向父亲提出要和恂转学到一所学校。父亲没有拒绝我。

可事情没有因为我的决定而有所好转。

恂把自己的心锁了起来。他依然会笑着称赞我的便当,笑着陪我去逛街,笑着和我一起举办期末学习会。但他的笑容里满是悲伤。

恂也再没和我说过自己的心事。

我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恂从悲伤里走出来,我只会每天做好两个人的便当,装作自己看不见恂眼里的挣扎,一次又一次地对他微笑,做着什么忙也帮不上的事情。

那时,我对自己无能为力的痛恨到达了顶峰。

******************

今天。

我本以为恂已经不再为那份伤痛所累。

他的言谈举止和最初那个温和的恂一模一样。

我放松了警惕,试着像曾经一样和他聊天。

恂没有异样。

可是我错了。

阅读那本日记时,恂的表情很悲伤。

原来、原来——

恂只是把哀伤藏得更深了——可我毫无察觉。

我真是太差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