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恂!”女孩紧紧地抱着我,仿佛在害怕我会跑开一样,“恂……恂……终于,终于又见到你了!”她把脸埋在我胸口,低声啜泣着,“恂……”

怎么办?是不是该说些什么?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我不禁慌了手脚,结结巴巴地开口问道,

“我,我们认识吗?”话刚出口,我就意识到这是多么不明智的提问。出乎我意料的是,女孩并没有生气,反而“噗嗤”地笑了出来。

她在我怀里抬起头,眼角带着泪花,露出了一个如同艳阳般温暖的笑容,“恂真是的……还是和以前一样是个笨蛋!”

“……”

我张了张嘴,什么都说不出来。

“茜,是茜哦。”

某块坚冰在这温暖的笑容里彻底融化。记忆里的脸蛋与现实重合。

*****************

我看着窗外,坐得笔直。因为“它”的缘故停下的列车,在“它”离开之后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行驶。列车员收到的消息是意外操作导致的紧急停车,得知没有任何技术问题之后,乘客们很快就安心下来,列车也继续着行程。因为过度紧张的缘故,我的身体到现在还有些疲惫,但是还没到我休息的时候。

女孩抱着我的手臂,轻轻靠在我肩上睡着了。

均匀平稳的呼吸声清晰地传入我的耳中,像羽毛一样挠得我的心痒痒的。上一次这样子相处还是五年前,一想到这里,我的内心不由得涌起阵阵暖流,就算是过去了这么久,还是有些东西没有变啊。我由衷地感到庆幸。

她是片桐茜。我的青梅竹马。

我和茜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

还是五岁时,我不听管教地偷偷跑出家门到神社的山里去玩,结果不出意料在山里迷路了。被吓得哇哇大哭的时候,茜发现了这个满脸鼻涕的笨小孩,把我带回了神社。记忆中,小个子的茜牵着我的手在山路上走着的样子很吃力,却又有着让人安心下来的力量。明明和我是一个年纪,为什么这么厉害呢?当时的我这么想着。在那之后去神社找她玩的时候,茜总是安安静静地听着我手舞足蹈地吹嘘,从来不会打断我。好不容易有一个好听众的我,过了很久才知道茜原来是一个非常害羞的孩子,非常不擅于和其他人相处。我还记得自己夸下过海口,一定要帮茜找到很多朋友。但是直到我选择离开御野良,这句承诺和幼时说过的大话一样,一直都没能够实现。

现在茜在学校又是什么样呢?一定有许多朋友了……吧。

事到如今还要像从前一样选择逃避和欺骗吗?你明明知道是自己的错。

脑内的两个声音不停地争论着,懊悔又一次遮天蔽日地袭来。轻易抛下这么多重要的东西,只想着自己逃到远离一切的地方去——我那时真的是被自我厌恶冲昏了头脑吧。

不论如何……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再逃了。

看着茜素净的脸颊,我暗自下定决心。

*****************

“茜,起来了。”我恶作剧地弹了一下茜的额头,看着她气鼓鼓的脸颊笑了起来,“快点,不要在车上过夜啦!”列车夕阳时分到达御野良,透过车窗,可以看到群山都染上了一层柔和的红色。我提起行李箱,拉着茜的手走到月台上。

“谁要在车上睡觉啊,哼!”茜瞪着我,揉着额头。“恂老是这样子,你再这样,我……”

茜的表情突然僵住,咽下想要说的话,有些不安地移开了视线。

“……”

“……”

我知道茜想说什么。我应该装作无事发生,摆出一个平日里的笑容。这样的话,我们才会继续聊天说笑。

可我却一言不发。

原本已经逐渐恢复熟络的关系,因为我的沉默突然冻结。

……这样不对。

……不该是这样的!

“那个,茜,刚刚走神了,抱歉呢。”我重新露出笑容,“高桥婆婆的菓子店还开着吗?很久没尝过婆婆的手艺了,很怀念呢。”

“啊……啊……菓子店现在生意不错哦,”茜笑得有些勉强,我知道,她正偷偷观察我的表情,“高桥婆婆一直都记得恂呢,每次我去买东西婆婆都会提到恂,说恂一直不来小店都开不下去啦。”

茜还是像从前一样,细心、温柔。

不应该辜负茜的这份心情。

“喂,我没那么贪吃吧,哪有我不去就开不下去的道理!真是的,茜也不帮我说说婆婆。”我尽可能使自己的语气像平时一样。

“恂还不承认,”茜松开我的手,突然跑到我前面,转身踮起脚敲了敲我的额头,一副报仇的的狡黠笑容,“我可是记得恂心情不好就会一直吃豆大福,有次都抢走了我的呢!”

“茜太记仇了,那次我明明是没有吃午饭,我才不会心情不好就吃豆大福!”

“我才不记仇!是恂做的坏事太多啦!”

“没有!”

我们聊着天朝镇子走去。

因为自己的缘故让别人担心,这是自私的混蛋才做的事情。

所以,只有像一直以来那样做,才是正确的。

是这样……吧。

*****************

“恂,”茜站在鸟居前,试探着询问我,“恂今晚要不要到神社来住一晚呢?现在回去的话,整理房间会很辛苦的,明天我们可以一起去整理……”

“啊……抱歉啊茜,澳城说今晚要我去她家住一晚。”

“欸?!为什么啊?!为什么恂要去绘子家住呀?!”

“澳城先生想要和我聊一聊。所以……谢谢茜的好意啦,改天我再来拜访叔叔阿姨吧!”

“好吧……”茜的语气显得很失落,低着头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表情,“恂原来是要去绘子家住的……”茜小声嘟哝着,“又是这样……”

“茜?你在说什么?”茜小声说的话我没能听清楚。

“啊,没什么,没什么,澳城先生对人很好呢。”

“是呀,我在东京的时候,澳城先生关照了我很多呢,所以不当面好好道谢是行不通的。”

“也是呢……要好好道谢才可以……呐,恂。”

“怎么了?”

“不,不可以对绘子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哦!”

……不妙,茜一定是误会什么了。

“那个,我说啊,茜觉得我是大色狼吗?”

“……”茜抬头,脸颊通红地看着我,一言不发。

“……知道啦知道啦,我保证不会对澳城做什么的,可以了吗,茜小姐?”

“嗯,嗯……”

“嘛,就算是喜欢一个女孩子,也不会笨到去别人家借宿也做些不好的事情吧。”

“……”茜瞪大了眼睛,好一会儿没有说话。“恂这个大笨蛋!!!!!!!”

她大声叫着转身消失在参道的转弯处。

是说错什么了吗?

我有些困惑地朝澳城家走去。

****************

“那个,有人在吗?”我敲了敲澳城家的木质大门,等待着回应。

“啊,是恂吗?稍等一下!”二楼隐隐约约传来澳城的声音,接着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过了一会儿,门打开后,一个窈窕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被打湿的长发披散在赤裸的肩膀上,因为热水而微红的脸颊上还有水滴流下,意外凹凸有致的身体却只有一条浴巾包裹着,大片的小麦色肌肤暴露在空气中。没有弄错的话,我眼前这位毫不讲究的女性应该就是澳城了。

“你能不能改了这个习惯!!!!!!!!”我忍不住大声叫道。

*****************

“嘛……别生气啦,恂。”澳城已经在房间里换上了学校的制服,正坐客厅的沙发上,说着我听过很多遍的道歉——不能算作道歉,澳城这家伙从来没有反思过自己。

“我保证下次不会啦,这次就原谅我吧,恂——”

“我说呐,澳城说这句话说过多少次了呢?”

“唔……”

毫无反思的想法,这家伙。

“澳城你真的要好好改一改……我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澳城小时候就是这样,每次我一个人去找她的时候,就会变成现在这种类似的场景。

“因为,三年都没见到恂了,太想恂了所以立刻就从浴室出来了……”澳城做出一个委屈的表情,“恂难道不想我吗?”

“……我还是去茜家里借宿吧”

“三年不见,恂已经不想再和我待在一起了吗?”

“三年不见,澳城稍微正经一点可以吗?”

“可是……可是我一直都很认真呀……”

“……”我起身提起行李箱。

“不要,恂,先冷静下来!”

“你可以保证下次我来找你不会是类似的情况吗?”

“……”澳城突然别过了脸。

还是这么喜欢捉弄我。

一如既往吗?

我放下行李箱,坐回沙发,叹了口气,“好久不见,绘子。”

“嗯!好久不见,恂!”澳城扑到我身上,大声笑着说道,“欢迎回来,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