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哐当!”

行李箱倒下的声响惊醒了我。窗外依然下着大雨,但是和睡着前不一样的是,窗外的景色变的静止了。然而,这并不是我熟悉的御野良的风景。

没有人站出来说明原因,车厢里慢慢响起了乘客们的私语。

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我扶起行李箱,起身朝车厢中央的列车员走去,想要一探究竟。

快走到车厢中央的时候,有什么拉住了我的衣角。

我扭头看去,是一个娇小的女孩,清秀干净的脸庞上带着丝丝疲倦,“您好,那个……列车员先生也不知道呢,现在他看上去好像也很担心的样子……”

她仰起脸,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语气带着一些歉意。

我瞥了列车员一眼,他正皱着眉毛,大声地冲对讲机询问着什么。

的确如女孩所说,现在状况未明。

这样子的话,十分不妙啊。

我想起澳城在电话里说的话,不由焦急起来。

女孩似乎感受到了我的这份心情。她动了动嘴唇,最终小声的说道,“您、您还好吗……”

“啊,啊……没事。抱歉!”我有些失态地回应道,稍稍鞠了一躬,转身想要回到座位上给澳城回一个电话。

不说明一下的话,她一定又会生我的气吧。

正当我想要离开的时候,女孩却紧紧地抓住了我的衣服。感到惊讶的同时,我心中也浮起一丝不快。

“有什么事情吗?”我收回迈出去的步子,站定。

不早点说明的话,澳城生气起来,可就遭殃了。

女孩没有回应我的提问,而是慢慢地低下头,抓着我衣角的手也垂了下来。

我正想说些什么,后背却突然一阵冰凉。

额头上冒出的冷汗顺着脸颊流下,我下意识地蠕动了一下喉咙。

有什么不对……不,全部都不对……

我环视四周。

原本还热热闹闹的车厢现在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保持着静止,就像是琥珀里的……虫子一样。

“你来了呢……”不知从何处传来一个声音,在我听来,犹如雷击。

“是你吗?”我强自镇定,尽可能压抑住自己叫喊出来的冲动,嗓子里沙哑地挤出几个字。

现在可不是害怕到逃跑的时候。

我死死的攥着手,给自己打着气,不断地扫视着周围。

一定在某个地方,一定就在某个地方,只是暂时还没有发现而已。

“在找我吗?”这个声音的语气里,带上了一点戏谑。

我猛地回头,目光和列车员相对。

列车员在我目光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悄然摆脱了静止的状态。

“它”随手把对讲机丢在地上,慢慢地向我走来。

我紧绷起身体,后退半步。

“不用那么紧张,我不是来杀你的……” 一边毫无声息地迈着优雅的步伐,一边摘下列车员的帽子,“它”冲我笑了笑,

“倒不如说,暂时没有必要。”

“它”的眸子里,狡黠的光芒一闪而过。

“但是呢,关于你回到这里的目的——”

车厢的地面猛地震了一下。

“如果你一定要坚持那一点的话,刚刚说的话可就不算数了哦。”

列车员的眼神里毫无笑意,显然这不是一句玩笑话。

我愣住。

坚持什么?是关于祭典吗?

“它”轻巧地绕过我,毫不在意我所作出的攻击姿态,拍了拍先前女孩的肩膀。

“起来了哦。”

语毕,列车员的身体再度变得静止。接着,女孩抬起头,露出了那个温柔的笑容,明明是一样的表情,我心底却感到一阵恶寒。

女孩慢慢站起,侧身从我旁边走过,毫不费力地把列车员静止的身体拉回先前的位置,然后拾起丢在地上的帽子和对讲机,把它们放回原来的位置。

“果然合适的身体才好用呢。”

女孩把列车员的身体恢复成原样之后,仔细地打量了一会儿,转头又冲我笑了笑,

“不需要惊讶。”

“你做出什么来我都不会感到吃惊,”我深吸一口气,咬了咬嘴唇,死死地盯着女孩,

“你到底是什么?”

御野良一直以来流传的“灵”并非虚假,我很清楚这一点,当下这种显然不符合常理的情形,更是只能用“灵”来解释。

但是,“灵”一直被封印在神成神社后的山中,如果“它”是“灵”的话——

岂不是意味着,千年来浅井家的所有努力,全都化作了无用之事。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是真的!

“它”一定不是“灵”。

“真遗憾。谁又能说自己的想法,一定是正确的呢?”女孩的表情严肃起来,“它”似乎有些厌倦现在的情况,

“嘛……究竟何为正确,何为虚假,日后自有定论。” 女孩微笑地点点头,对自己的话十分满意的样子,

“那么,先祝你返乡愉快!”

话音刚落,周遭的乘客私语声如同潮水般涌入我的耳中。

而面前,女孩的身体如同断了线的木偶,直直地向地面倒去。

“小心!”

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用身体接住了女孩,重重地倒在地上。

突然发生的小小意外吸引了乘客们的少许注意,有人讶异地看了我和女孩一眼。

但是显然,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现在大家都还在担心列车的停止原因吧。

我不由松口气。

如果顺利的话,接下来一切都会很快就恢复正常。

没有出现事故真的太好了。

怀里响起一个声音。

“那个……”女孩小声地说道,

“可、可以放开我吗?”

“嗯?”

因为听得不清晰的缘故,我看着女孩。

她的脸颊变得通红,目光游离,“请,请不要一直看着我……”

“啊……”

一直盯着女孩子的脸看,会被当成奇怪的家伙吧。

我慌忙松开手,待女孩起身后,急急忙忙站起来。

“对不起!”

一个深深的鞠躬。

不可抗力导致的意外事件——不知道别人会怎么看,她一定觉得我很过分吧。

“没、没关系的……”

是错觉吗?

“没关系啦。”

“呃,嗯!”

原来不是错觉。

我直起腰,正视面前的女孩。

之前的对峙中,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可爱之处。

合身的白色衬衫搭上长度恰到好处的百褶裙,显得格外素净。一头如瀑的黑色长发洒下,与清秀白皙的脸庞一起,充满了书卷气。鹅蛋形的脸庞上,说不清此时的脸红,是因为害羞还是生气。

总觉得,有些莫名的熟悉……

也许是对我的目光不适,她低下头,躲开了我的视线。长长的刘海儿垂下,我看不清楚此时她的表情。

我决定说些什么。

“那个,你没事吧?”

话到嘴边,最后还是变成了这样一句毫无意义的询问。

一如既往失败的交流。

“呃,嗯!我没事的!”她稍稍抬头看了我一眼,注意到我的目光,又飞快地低下头去,

“给、给你添麻烦了!”

“啊,不,没有的事。我才是给你添麻烦了。”

“……”

她没有做声,只是摇摇头。

“……”

看来态度很坚定呢。

我叹口气,

“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浅井恂,是御野良浅井家的人。请多多关照!”

“……”

她猛地抬起头,目光里充满惊讶,

“恂!”

怀里传来一股撞击感。

我手足无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