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股可怕的力量消失。

迪巴逊翻身而起,毫发无伤。恶魔变身之后的他,几近无敌。虽然败落,却也不曾吃亏。

黑暗,一切不可见。迪巴逊抬头凝思,凝思那一股穿越时空而来的强大力量。那股不可思议的力量。

大地开始慢慢塌陷和掩埋。

仍然处于变身状态的迪巴逊,双脚往下猛的一蹬……

大地一沉!

他如炮弹一般激射而上。三千里地,只在瞬息间。电光石火一刹那,他已如一道光芒闪出。

崩开的地面完全沦陷,成为废墟。

迪巴逊轻飘飘落下,只如一片树叶,落于废墟之上。

你来了,迪巴逊。一个声音说。

莎莉娜!迪巴逊愕然,不禁又惊又喜。

嗯,你没事吧?迪巴逊!莎莉娜的声音便在前方不远处。

我没事。迪巴逊说。慢慢卸去变身,缓步上前。

那就好!莎莉娜在黑暗中轻笑说,我感受到你们的战斗,真的是惊天动地啊。可惜我帮不上忙,也插不上手。

嗯,迪巴逊说,对方很强大。

莎莉娜一笑说,你也很强大!

迪巴逊摇头说,我不怎么,而且终归是强不过她。你呢,莎莉娜,你有没受伤?

莎莉娜娇笑说,我没事,好着呢,只是被黑暗拖移原来的位置。

那就好!迪巴逊不由松一口气。

忽听一个清朗的声音说,不知道星晰他们怎么样啦?

楚大哥也在?迪巴逊一喜。

嗯!楚天歌点头说。

他们应该……暂时没事吧……莎莉娜迟疑说。

终于,迪巴逊走出废墟。迎上前,隐约可见两个人影。一个在前方盘膝而坐,不温不火,弥漫着温柔祥和的气息,大气广博,仿佛凌驾黑暗与空间之上,为一切主宰。这份气魄与镇定自若,令迪巴逊叹服,打心底生出一股敬意。

另一人在右方不远处,背负双手,昂首而立,似在思索着什么,长枪却插于地上。此人的气息若有若无,竟是一种浑不在意和漫不经心,似乎世间一切事物皆不足以影响他或干扰他,更不足以打败他!所向无敌的感觉,唯有在这位美男身上方能见到,楚天歌!

迪巴逊站定,于是三人成犄角之势,各居一方。

莎莉娜一笑说,不用紧张,放轻松,大家坐下来聊聊吧。

好!迪巴逊和楚天歌一起坐下来,三人虽然有些距离,却气息相应,力量在某种程度上奇妙的和谐共鸣。

莎莉娜微笑,这是最佳的距离!她心底知道。

迪巴逊像是想起什么,突然笑问,我看楚大哥的样子,似乎没有一种力量可以打败你,可是有时候战斗来临之际,你为什么会有些紧张和慌乱呢?不会是怕伤到对手吧?

楚天歌一笑说,伤到对手是好事,怎么会怕呢?我只是怕大家受伤。

怕大家受伤?迪巴逊一怔。

莎莉娜说,他是为别人担心,替别人紧张啦。

是这样吗?迪巴逊问。

那是。楚天歌笑了笑。

莎莉娜莞尔说,他只是担心同伴,怕同伴受伤,怕不能保护同伴,如此而已。

迪巴逊恍然说,原来如此,看来你比我了解他。

那当然!莎莉娜格格娇笑。

迪巴逊哈哈一笑。

楚天歌也笑着说,单打独斗我从来不怕,再强的敌人也敢挑。但是人一多,我就惊慌,怕照顾不过来,怕同伴们身陷危难。

迪巴逊回头说,虽然你的担心有道理,但是自己因此而受到束缚,那可不好。这一点上,你不如星晰。她可是从来不会慌乱,再多再大的危难,她都可以从容面对,并给我们最大的信心和鼓舞。

楚天歌承认,这一点上,我的确不如她。也正因为这样,所以她才能引导我们走向光明和胜利。

迪巴逊点头说,嗯,有道理。

莎莉娜抿嘴说,他呀,就一妇人之仁,哪比得上咱们星晰。

迪巴逊和楚天歌一齐大笑。

楚天歌说,我都已经承认,你就别再损我嘛。给留点面子行不,心肝?

迪巴逊和莎莉娜笑得开怀,笑声响亮。

缓和一下,迪巴逊说,一个人能发现自己的短处和不足,已经是很大的进步,很了不起。

楚天歌嘻嘻的笑。

莎莉娜欢然说,是这样吗?那么说我也有非常大的进步呢。

是吗?有吗?我们怎么没发现?楚天歌和迪巴逊异口同声。

是呀。莎莉娜欢喜的坚持。

这个……迪巴逊挠头说,请原谅,我实在不知道……

楚天歌喃喃说,看你臭美的……好像不关你事啊……

莎莉娜说,哎,我可是很认真的,不跟你们开玩笑,我以前可是很害怕黑暗的。

害怕黑暗?迪巴逊和楚天歌一齐抬头。

莎莉娜说,我本来对空间还算有些了解,但是当我第一次面对黑暗时,却是无所适从,完全像个傻子。记得我们第一次遭遇黑暗,是迎战黑暗之翼。那一次,若不是鹿仙儿指导,根本不可能突破。虽然那次的空间最简单,只用蛮力即可突破,反而是我不擅长,那是另说。

是吗?迪巴逊和楚天歌讶然。那一次,他们在前面战斗,全然不知道后面的事。而那一次留在后面破除空间的,是莎莉娜、鹿仙儿、星晰、占尘、画虎和罗布特六人。

是啊。莎莉娜说,可是我现在不再害怕黑暗,就算什么都看不见,我也不会心慌意乱。这或许是因为我们一路的成长和战斗,所以我才可以坦然面对黑暗。

迪巴逊和楚天歌心底肃然起敬,亦打心里为她欢喜,齐声说,这么说来,你的进步真的不小呢。

那是。莎莉娜娇笑,笑得明朗。

☆★

这里应该是密闭的空间。山本次郎说。

嗯,我也觉得是。罗布特微笑。

渐渐地,两人稍微适应黑暗,已隐约可见对方人影。

山本次郎举杖四处敲敲,皱眉说,我们好像被封在一个小盒子里。

罗布特笑笑说,这样很有趣。

的确是。山本次郎也点头。他拄杖而立,力量升蒸,法师长袍无风自动,猎猎作响。

斗然间,有闪电绽放。

山本次郎的邪灵权杖,放射出一道道闪电,吞吐闪烁,强劲无匹。

闪电纵横驰骋,将黑暗的空间照得贼亮贼亮。

黑暗中的物质受之激引,居然产生新的电光。

于是,黑暗的空间里,闪耀着诡谲而奇特的光芒,彰显出一切的不可思议和不可预见性,呈现一种魔幻般的怪异和华美。

济世之光?你准备做什么?罗布特笑问。

我想试试,能不能突破这里。山本次郎说。

嗯,那就试试吧。罗布特说。顿一顿,他又笑着说,也不知其他人现在怎么样?

放心吧,会没事的。山本次郎静静的说。

☆★

啊啊啊——画虎和占尘跌下,跌得七荤八素,不知所云。

着身之处,依稀是在乱石堆中,好不疼痛。

画虎忍着痛,扶占尘坐起,关切的问,你……怎么样?没事吧?

占尘呻吟说,没事,好……好痛,这里是什么地方?

画虎说,我……我不知道。

占尘说,这里乌漆麻黑的,什么都看不见。

画虎说,是啊,真是超级郁闷。

忽听地上有窸窣之声,有物往四面八方袭来,铺天盖地。

啊!占尘一声惊呼,紧紧抓住画虎衣服,只说,有东西过来了,有东西过来了。

画虎抱住她说,别怕别怕,有我在呢。

占尘颤声问,是蛇吗?

画虎摇头说,应该不是,蛇没有这么大的动静。

占尘娇躯发颤,缩在画虎怀中,抖个不停。

画虎搂着她柔软温暖的身子,心底生出一阵怜悯和柔情,我一定能保护好她,也一定要保护好她!画虎下定决心。

窸窣之声瞬间即近,忽有一物缠上占尘的脚。

占尘尖叫,吓得魂不附体,直欲晕去,连忙起脚踹踢、挣扎。

怎么啦,怎么啦?画虎不由慌乱,忙摸上她的腿,再摸上她的脚,又摸上那事物,顿时吁口气,温言安慰,别怕别怕,只是树藤。

树藤?占尘一怔,惊惧渐去,触觉复常,果然是虚惊一场。

嗯。画虎点头。用力去扯那树藤,竟扯不断。而那树藤宛若活的,逐步收紧并缠绕上来。

啊!占尘花容失色,直叫,它……它缠上来了。

画虎说,我知道,我知道……这……东西怎么回事?怎么这么牢……真见鬼!

占尘大为惶急,只说,四面八方都有过来,画虎你快想办法啊。

画虎说,我正想呢,你……有刀没?

占尘说,啊,我实在是被吓糊涂,等我弄把刀出来。

蓦听刷的一声,跟着啪的声响。

两人一起大叫,身上同时着一鞭。这一鞭好不沉重、好不疼痛,简直刻骨铭心,直叫两人几乎抓狂。身上一阵火辣辣的疼,莫非这条鞭子带刺?

刷刷之声不绝,两人身上再中数鞭。

痛,火辣辣的痛!

哇,占尘哭将出来。

不哭不哭。画虎抱住她,紧紧的抱住,将她压在地上,用身体为她遮挡。

啊,画虎你别这样,你会受伤的。

我没事的,你别哭啊。

我不哭我不哭,你快让开呀。

哈,你傻呀?难道我让开就不挨鞭子吗?那才是怪事。

但是……但是……让我跟你一块儿承受啊。

切,又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个人可以的,干嘛要两个人?

……不是这样啦……

先斩断树藤。

好!占尘手中幻出一柄剑,刚欲动作,突然手腕一紧,被树藤缚住。

紧接着,肩头倏中一鞭。

啊!占尘痛呼,肩头裂开也似的疼,想来已是皮开肉绽。

占尘身心俱痛,手中的剑顿时不知遗落何方。她深吸一口气,准备再幻一剑出来。

然而,这个时候,千千万万的树藤缠上他们,将他们牢牢缚在一起。

树藤伸缩变化,牵拉撕扯,越缠越紧,把他们弄得苦不堪言。

两人身不由己,被树藤拖拽着,翻翻滚滚的直往黑暗深处而去。

不可见的黑暗中,布满乱石、杂草、荆棘和灌木,而那条恶毒的鞭子,始终如影随形,跟着抽打,宛若亲见一般,着着不离他们的身子。

画虎怒从心起,却一时无可奈何。

占尘又惊又痛又怕,想哭,又不甘心,更怕引画虎担心和慌乱,所以强忍着。

画虎把她抱得更紧,发现她娇躯剧颤,显是痛怕交集,心中怜惜更甚,柔声说,别怕别怕,会没事的!

嗯!占尘点头,娇弱不胜。

画虎喃喃说,这里怎么跟垃圾堆似的?

占尘嗤的一笑说,不是啦,这里只是有很多石头和树丛啦。

画虎说,嗯,还有荆棘。

占尘怯怯的说,那条鞭子也是荆棘吧?

画虎说,我想是的。

占尘满腹委屈,泪汪汪的说,好讨厌啊,这荆棘怎么就打我们呢?

画虎低声说,会不会跟人品有关?

啊?

画虎一笑,柔声说,没事的,你要相信,就算一路上荆棘载途,艰难险阻,我们都能过去的,我们一定可以战胜它们!

嗯!占尘勇气大增,信心鼓舞的点头,乖巧无伦。

树藤的牵扯更强更劲,两人跌跌撞撞,伤痕累累。

突然,画虎后心撞上一块大石,这一撞好生沉重,他只觉喉头一甜,吐出一口鲜血。

啊?占尘大惊,画虎,你……没事吧?

我没事……画虎说。

啊——占尘痛呼,她的后腰撞上一块石头,顿时痛不欲生,身子似乎要被折断一般,一挺之后,已自无力。

小尘!画虎又是焦急又是心痛,把她抱得更紧。

而这时,占尘的脑袋又撞上一个石块,立使她一阵晕厥。

小尘!画虎大惊,只叫,你怎么样?你怎么样?你没事吧?

占尘迷迷糊糊的说,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

陡然间,他们着身之处转为斜坡,两人身不由己,开始翻滚。

这里是个山坡吗?还是山崖?画虎心中疑虑,却苦于不能视见。

黑暗中,两人滚落。

☆★

泥鳅和星晰携手而行,漫步于黑暗的空间里,不可见更不可测的黑暗空间。

星晰的小手温软如绵,泥鳅只感到从所未有的安定与平和,拉着她的手,依稀心中便有寄托。

走上一阵,泥鳅轻笑说,星晰,我有一件事情想问你。

什么事呀?星晰笑问。

记得钻石之艇爆破之时,因为突如其来,每个人都为之惊惶、畏惧,为什么唯独你一点都不见慌乱呢?是什么理由可以让你如此从容不迫呀?

为什么我要慌乱呢?给个理由!星晰娇笑,俏皮的说。

泥鳅哈哈一笑说,因为一切的不可估测和不可预见,因为空间的扭曲,因为生死未卜,因为突遭奇袭,因为变故……这些,是人都会感到惊慌和恐惧吧?如果完全没有,那就太不正常。可为什么你就没有恐惧呢?难道说,你从来不知道害怕,也不知道畏惧吗?

不是不知道,是没有必要!

为什么?

因为你们啊,因为有你们在!

有我们在?

是啊,有你们在,我相信你们!我为什么要感到害怕和恐惧呢?

啊!泥鳅恍然大悟,原来星晰无所畏惧的缘由和谜底好简单:因为相信!

是的,相信!那是对伙伴莫大的信任和肯定,可以将生命交付的信任和肯定,相信伙伴们能做好一切,更相信他们能够给予自己安全和保护。

星晰,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伙伴、自己的朋友。所以她,从来不必做无谓的惊慌、恐惧或害怕。

明心见性,唯星晰也。

因为相信!泥鳅突然觉得好感动,握住她的手,不由紧了紧。

星晰浅笑,小声说,你轻些。

啊,是。泥鳅回过神来,忙减轻手上的力道。

对不住!泥鳅说。

星晰莞尔,柔声说,没事。

便在这时,地上忽有窸窣之声,铺天盖地而来,惊心动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