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样子你已经逐渐融入这边的嘛?”无视了樱见修不友好的眼神,克鲁泽直接越过了他,来到篝火前,端起碗开始添剩下的牛肉汤。

“你这家伙……”对于克鲁泽,樱见修可没有什么好感,虽然是这个男人给了自己力量,但代价也相当的高,另外这家伙居然自己面前谎称神。

“嘛嘛,别露出这么吓人的表情啦,樱见修,你看,你现在和我们的南宫锻匠不是相处的很愉快吗?”摘下了自己的高礼帽和手套,克鲁泽端起牛肉汤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眯着自己的眼睛,樱见修盯着克鲁泽的后背,自己现在是玩家视角,现在自己可以看见南宫锻匠红色的姓名和血条。

但唯独,面前这个叫克鲁泽的家伙,看不见姓名,也看不清血条。

“哇呜,挺好吃的呀,看来你的厨艺还是没有退步。”擦着自己的嘴,克鲁泽一改之前那股阴暗的气息,让樱见修目瞪口呆。

依稀记得,最开始见面,这个男人穿着类似于乞丐的破烂服装,阴暗的神色,而现在,他穿着精致整洁的黑色西服,还戴着滑稽的高礼帽。

更重要的是——

他居然露着这么恶心的笑容。

樱见修不禁在心里冷笑一声,挺会玩儿的啊,孙子!

“先不说这个,莉莉丝他们的消息你有了吗?”南宫锻匠问道,之前黑铁城沦陷过后,所有人都不见了,包括自己的子民,虽然生还率较低,但南宫锻匠还是第一时间联系克鲁泽让他去打听。

放眼整个大陆,众多种族和克鲁泽之间还是有一点关系。

“这个的话,其实我来这里就是想告诉你这个消息,目前我确定生还的只有两个,就是莉莉丝和一名蜥蜴种。”

还来不及高兴,南宫锻匠从克鲁泽的脸上看出了似乎这里面有一些麻烦的地方。

“那现在他们在?”

“这就是比较麻烦的地方啊,他们在精灵回廊。”揉着自己的头发,克鲁泽一副头疼的样子。

“精灵回廊?”樱见修默默念叨这个名字,有些陌生,似乎不是游戏中已经发掘的地图。

“硬要说的话,是精灵族的领地,也就是爱丽莎的种族。”克鲁泽缓缓回头,并加重了爱丽莎这个名字的语气,樱见修知道他是故意的。

啧了啧舌头,樱见修在克鲁泽旁边坐下。

“那个是个什么地方?”

“差不多就是精灵族的本土地区吧,莉莉丝和那名蜥蜴种在逃亡的时候被他们发现了,带回了领地。”

“这样。”樱见修点了点头,但他马上就发现了一丝不对劲,等等?为什么南宫锻匠和克鲁泽的脸色都有些凝重?

“怎么了,你们为什么露出这样的神色?有人幸存是好事啊。”

“虽然我很高兴莉莉丝他们还活着,但精灵族可不会就这样随随便便放人。”南宫锻匠叹了一口气。

“他们是天生就喜欢斗争的种族,而且目前好像也在内斗的状态。”

嗯?精灵族居然喜欢斗争?!

樱见修有些懵圈,在自己的世界观里,精灵族难道不应该是那种优雅,高尚温柔似水的种族吗?

“目前我能做的,就是帮你搭个桥,你应该知道他们长老会的副长老,吉布莉尔吧?”

“我知道,曾经打过一次照面。”南宫锻匠点了点头,虽然并不是什么好的照面就是了,自己对于那名精灵族没有什么好感。

樱见修忽然感觉,这个世界还是对于他来说,还是相当陌生。

“这边我也会尽快的出发,不过看你们的样子,似乎还有什么别的事情要处理吧?”眼睛,在南宫锻匠和樱见修转悠,克鲁泽摸了摸下巴。

“嗯,我们打算摧毁玩家的某个公会。”

“玩家?这么说你也是已经知道了这个世界的真相?”克鲁泽将视线转到了樱见修的脸上,并绕趣的看了他一眼。

“是我告诉她的,现在的话,南宫锻匠也属于当事人,我认为让她认清楚世界的真相会比较好。”

“这样啊。”似乎对樱见修做出的这个重大决定并不在意,克鲁泽喝完了碗里的最后一口牛肉汤,并重新拿起了他的高礼帽和手套。

“那我这边就先出发了。”将帽子戴好之后,克鲁泽踏出步伐,在快要到洞口的时候,他撇过头,望着南宫锻匠,火焰照亮了他的瞳孔。

“最近伯爵那边也有人来过黑铁城,应该知道了你在这边的消息,另外就是,不要死,现在还不到你死的时候。”

“我知道。”南宫锻匠淡然的点了点头。

没有在接南宫锻匠的话,克鲁泽压着自己的帽檐,走出了山洞,夜风,灌进了他的风衣,他走的很慢,直到身后的某个声音响起。

“你有什么事情还瞒着我吧,克鲁泽。”身后,是樱见修的声音。

“哦呀,为何这么说?按常理说你应该感激我不是吗?给了你无冕剑王的头盔。”克鲁泽并没有回头。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可不认为你是单纯的原始居民。”樱见修皱起眉头,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谜团。

“现在的你,应该是玩家身份吧,但你看不到我的数据,是因为我身上有某个道具,当然很多事情,还不到你知道的时候,樱见修,这也是对于你的试炼。”

“试炼?”

“对,这是我们对于你的试炼,当然,你也并不是什么救世主,硬要说的,就是一个倒霉鬼而已,现在我所能告诉你的情报,就是,等这个事件解决之后,你可以前往去精灵回廊,等你知道魔王塔和世界树的情报,很多事情,我想你自己也能明白,包括你那个无冕剑王的头盔。”

“你……”

“有些道理,你应该也懂的吧,知晓事情的真相,都需要拥有可以匹敌它的实力去守护真相,现在的你,拥有这个实力吗?”

气氛,在此时逐渐凝重起来,过了一会儿之后,樱见修才叹了口气,他从胸口摸出那枚绿色的戒指。

“那你至少告诉我,这个戒指为什么还给我吧?”

“它是钥匙,在你以后会用重大的作用,之前我找你要那枚戒指,也只是确认真伪而已,但我已经确定是真货了,自然就会奉还,作用的话你以后就会明白了。”右手插进兜里,克鲁泽挥着左手。

“记得要好好保护南宫锻匠哦。”

“不用你鸡婆。”

“嘿嘿。”很快,克鲁泽就消失在了夜幕之中,樱见修捏着那枚戒指,他对于这个世界的了解还是太少,而且这个戒指……

冰冷的月光,让这枚戒指有些发亮。

难道和自己的母亲有什么关系吗?

登出了游戏之后,樱见修并没有着急起身,而是躺在床上望着自己房间的天花板,房间内,只有空调发出轻微的响动。

克鲁泽的话又让他想起了那个女孩,那个死在自己面前,都没得及跟她握手的女孩。

修哥哥——

“爱丽莎。”伸出手,樱见修张开五指,看着自己手背上的凸起的骨头,这段时间自己好像也有点营养不良的样子。

从床上坐了起来,垂下头,刘海遮住了他的神色,露出的,只有那一抹寂寞的笑容。

在等等我,爱丽莎,请在等等我吧。

第二天,樱见修行走在去学校的街上,清晨的温度,让他扣紧了自己的黑色羽绒服,也让他的思绪,变得更加清晰起来。

虽然现在自己大概知道了赤尾公会的大部分情报,但也仅限于他们过往的情报,他们现在的计划,部署其实还是未知状态。

双手插进兜里,樱见修望着来来往往的学生,脑子里,逐渐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

现在,也只能从他的身上入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