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了琳洛之后,樱见修和南宫锻匠回到了之前驻扎的山洞里,樱见修拿下了自己的头盔。

为什么感觉和琳洛、南宫锻匠这样的女人交涉,比拼上性命战斗还要累呢。

“怎么了?”看着樱见修一直愁眉紧锁,南宫锻匠一边钻进帐篷拿打火石,一边疑惑的问道。

“没有,只是这次的行动相当的危险,就算是我们两个,稍有不慎也会有生命危险。”

从帐篷里拿出打火石,南宫锻匠重新将篝火点燃,亮光再次让这个洞窟明亮起来,火光照亮了她的脸颊,她侧过脸。

“刚才你不是挺能说的吗?现在居然开始担忧起来了?”

“啰嗦啊……”挠了挠头发,樱见修苦恼的摇了摇头,虽然自己现在知道了许多赤尾公会的情报,但知道的越多,樱见修就明白,哪怕黎明公会加入进来,他们依旧在绝对的劣势。

而且——

“呐,南宫锻匠,我要和你坦白一个事情。”走到了洞窟中,樱见修在南宫锻匠的身边坐了下来,如果说黑铁城是他们被动受敌,那么现在他们是主动出击,这个世界的真相,应该让这个女人知道。

火焰噼里啪啦的作响,南宫锻匠没有说话,她在等待樱见修的下文。

“我想一直很好奇,我们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能无限复活,虽然你可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但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们来自于与你们不同的世界,至于为什么来到这里,我想和我们那个世界的管理者有关。”

尽量运用南宫锻匠所能听懂的词汇,樱见修解释着从他进入游戏之后的所有来龙去脉,至于玩家是数据的事情,被他用复活术这样的词汇替代。

既然自己将要和南宫锻匠挑战人类玩家的公会,这样的事情,还是让她越早知道越好。

当樱见修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换来的,是南宫锻匠良久的沉默,她垂下头,望着燃烧的火焰,一言不发。

樱见修撇过头,或许这样的结果对于她来说,有些残忍,那些玩家怎么杀都只是数据上的抹除,这样的事实,哪怕对于南宫锻匠来说,都有些难以接受吧?

“我知道了。”南宫锻匠点了点头,她望向樱见修。

“然后呢?”

“诶?”樱见修有些卡壳,等等,这样的事实她就已经接受了?!难道她完全没有听懂自己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

“我明白黑衣小朋友的意思,你的意思是,你们来自于不同的世界身份为「玩家」,因为你们世界中有特殊的复活术,玩家是绝对无法被剥夺生命,你想证明的是,我们接下来做的事情是无用功吗?”

“不是无用功,我只是想让你清楚我们这边的真相。”

“那么,就足够了。”

南宫锻匠的神色没有任何的迷茫,甚至她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都没有犹豫。

“当然,如果黑衣小朋友怕了的话,没关系,我会保护你的,因为我们是契约者,你的委托我还没完成。”

这女人,居然还记得自己委托的事情啊,不对,重点是前面这句话吧!

“我可没有弱到要一个女人保护我啊,然后我可不会死哦,别忘记了,我也是玩家。”樱见修隐瞒了自己动用无冕剑王被击杀就会死的真相。

他不想到那个时候,让南宫锻匠分心来保护他。

“哦呀哦呀,你们居然在这个地方呀,真是难找啊。”洞口,在此时忽然传出了让樱见修有些熟悉的男性声音,让他猛地捏紧,难道进来的是玩家?

满是警惕的望过去后,看清楚那家伙怪异的装束,樱见修才放下戒心,但同时也一脸不友善的盯着这个家伙。

“如果你再不出现的话,可能我就会忘记你的存在了。”望着从洞口走过来的男人,樱见修清楚的叫出了他的名字。

“克鲁泽。”

……

哈雷路亚的第八层,街角内,赤尾和艾伦望着面前拉松脑袋的鬼刀,在他们的身边,还有一些赤尾公会的玩家,但所有人都因为一个目的聚集此地,他们都是与无冕剑王有过正面交锋。

“你是说,你只看见了那个叫无冕剑王的NPC,那个女人NPC你不知道任何讯息?”疑惑的皱起眉头,按理来说,系统都会自动每个红名怪物的姓名,除非那个怪物的姓名刻意的被系统隐藏让玩家自己发掘。

“是的。”鬼刀点了点头。

“对于无冕剑王的能力,你们都清楚吗?”放着自己的部下们,只有他们近距离的看见过无冕剑王。

“至少他的力道和速度都是我们无法反应过来的。”艾伦想起之前被无冕剑王一刀清空体力槽的场景,他可是骑士职业,体力槽本来就比一般职业要高上不少。

“而且听你们的意思,这个无冕剑王还能升级?”目光,聚集在人群中的一个人,青铜,最早和无冕剑王交锋的,就是这个家伙。

“是的,赤则大人,我们最开始是在森都遇见那个红名怪,那时候他的等级是一,但目前听其他成员说,已经到了五十九。”

“五十九啊。”已经比自己绝大多数成员的等级要高,应该是一个具有成长性的BOSS,这个财团公司还真是,喜欢玩一些出乎意料的花样呢。

“既然是特殊的BOSS,那么他爆出来的东西肯定会不错,甚至有可能是神器也说不定。”赤则露出贪婪的笑容。

先不说那个无冕剑王,自己倒是对那个女性的NPC有些兴趣呢,听自己的部下说,长的相当绝色,而且在游戏世界中,也没有限制玩家对于NPC的行动,也就是……

“既然无冕剑王是五十九级的BOSS,他身边的NPC肯定会比他的级数要低,所以如果发现无冕剑王的位置,立刻通知全公会。”从包里拿出十万金币,赤则直接交易给了鬼刀。

“这次的情报很有用,如果还有无冕剑王的情报,我继续有赏,这些钱就当做弥补一下你们损失的熟练度还有装备的补偿。”

“这怎么好意思呢……”鬼刀一边摆着手,一边点下了确认交易的按钮,赤则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在他的世界观里,能用钱摆平的事情,那几乎都不是什么事情。

与许多有钱人一样,钱对于他来说,只是用来找乐子罢了。

“这段时间就先整理一下黑铁城那边的土地,用来拍卖,这样我们的资金也有了。”

“会长的意思……”艾伦望着赤则,隐隐约约猜出他的意思。

“啊,我们要冲排行榜了,至少,先解决一下麻烦的绊脚石吧。”赤则的语气中,透出理所当然,自己已经拥有足够的资本去争夺排行榜上的名额。

“这段时间让那些外围的玩家都好好提升一下等级,我们也要准备动手了。”意思很明显,他要对付的,就是现在位于他们前面的黎明公会,这个公会已经是一盘待宰割的鱼肉了。

“会长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赤则耸了耸肩,他抬起头,望着黑压压的天空,一字一顿的说道。

“圣诞节。”

夜幕已经降临,时间已经转向晚上二十三点,整个黎明公会的大厅都没有开灯,尽头,是属于琳洛的专属座椅,而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孤单的坐在上面,望着这空荡的大厅,如果在平日里,这里一般都聚集了不少人,一起讨论游戏什么的。

只是现在,只剩下自己。

“会长。”广阔的大厅,响起清脆的脚步声,樱华缓缓走到了她的身边,轻轻握住了她的手。

“会长下线吃点东西吧,你已经有快二十四小时没有下过线了。”

望着樱华担忧的神色,琳洛轻轻摇了摇头,她说道。

“有时候我会觉得,是不是他在报复我呢?”

“……”樱华没有说话,她知道琳洛会长说的是谁,她对于自己和樱见修这么关心,那个人,占据了很大的因素。

“半年前,我就是黎明公会的会长了,那个时候啊,我就率领公会冲排行榜。”从椅子上站起身,琳洛点亮了大厅的灯,天花板是五彩缤纷的花纹雕刻出来的图案。

自己曾经有过弟弟。

一个很恩爱自己的弟弟,不管自己做什么,他都支持自己。

“他和你的弟弟很像呢,也是一个不会玩游戏的小鬼,所以我在玩游戏的时候,他就会跑到客厅去看电视不打扰自己,是一个很懂事的男孩子。”琳洛的声音有些颤抖。

而就在自己的公会升入排行榜的那一天,自己也失去了最爱自己的弟弟,那一天,是自己弟弟十四岁的生日。

而她,却在忙碌游戏,都快忘记自己弟弟的生日,因为那天在游戏中,有一场很重要的会议要举行,那天的弟弟,应该很失落吧?

所以他才会走出家门。

“医生说他出车祸的时候,并没有马上死去,如果有人发现的话,他是能够抢救过来的,而最后人们发现他的时候,他的眼睛望着的,是我的房间。”琳洛缓缓抬起头,望着琳洛,露出凄凉的笑容。

“樱华,那个时候他是怎样的心情呢,会不会是想让我发现他呢,还是说在怨恨我呢?”

“琳洛会长……”

“这个公会对我的意义太重要了,它让我失去了我最爱的弟弟,但可笑的是,我不能失去它,或许,这个公会,就是我对于他的寄托吧?”

深深吸了一口气,琳洛将没有留下来的眼泪咽进肚子里,现在并不是哭泣的时候,她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她打开菜单,开始查看公会界面,现在留在公会的核心成员只有十五名。

“会长还是没有告诉他们你在与黑铁城的NPC合作?”走到大厅的一角,樱华端来了一杯咖啡。

“这种事情他们可能是不会认同的。”

在琳洛回到公会之后,就紧急的开了一场会议,赤尾公会的事情已经迫在眉睫,而在论坛上,赤尾公会的官方已经发表了帖子,如果现在退出黎明公会,将不会被赤尾公会追杀。

一时间,大部分外围成员都退出了黎明公会,甚至部分核心成员也被赤尾公会收买,脱离了黎明公会。

最后留下的,只有十五名。

在召开紧急会议的时候,琳洛也只是用外援这个词来隐瞒黑铁城NPC的身份,真相只有樱华一个人知道。

翻阅着论坛,几乎所有人都能闻到赤尾公会和黎明公会的之间的火药味道。

现在,也只有将希望,聚集在那两个NPC身上了么?

到现在,琳洛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公会的命运居然和游戏中的NPC扯上了关系,简直是天方夜谭的事情——

但想起那个穿着一身黑的家伙,琳洛的心中,却洋溢着一种莫名的信任,这场浩大的赌局,自己将会赌赢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