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外套走出了樱切的家门,樱见修已经很久没这么开心过了,自从黑铁城覆灭之后,自己都是在压抑和颓然中度过,而今天,自己心中的阴霾似乎被吹散了一些,露出里面柔软的部分。

“晚安,修。”门口,樱切还冲着自己挥了挥手。

“你快进去吧,免得感冒了。”夜晚,冰冷的温度让樱见修打了一个冷颤,这么一想还是樱切家暖和啊,不光暖和了自己的身体,还有他的心。

不过这也是自己这段时间最后一次这样轻松吧,马上迎接自己的,将是汹涌潮水一般的压力,但樱见修的心里,已经很知足了。

“修……”

“嗯?”回头,看着依旧在玄关的樱切,樱见修停下了动作。

“不,没什么你小心。”

“安心啦,如果有什么麻烦我就扭头就跑的,你应该知道我脚底抹油的功夫可是一绝。”冲着樱切挥了挥手,樱见修拉开了她院子的铁门,转身消失在了她的视野中。

而樱切的手,在此时摸上了自己柔嫩的嘴唇,上面还留着樱见修指尖的温度,她知道樱见修肯定会为了黎明公会的事情奔波,樱华姐还在那里,对于亲人的态度,樱切了解他。

关上门,樱切的目光逐渐变回平时那般冷漠,看来自己,也需要做点什么。

樱切的想法樱见修是感受不到了,他急忙的回到家中之后,就戴上了头盔进入了游戏,之前在离开的时候,只是随便找了一个借口离开,目的就是为了将琳洛口述的这些情报记录下来,希望他们不会让他们等的太久才是。

登录地点在山脉附近的丛林中,樱见修专门找了一个隐秘的地点下了游戏,重新上游戏之后,他从背包里拿出了无冕剑王的头盔,戴在了头上,此时的他,是让一些玩家闻风丧胆的BOSS。

回到之前的山洞,樱见修却没有看见南宫锻匠和琳洛的影子,只有温暖的篝火,在旁边,南宫锻匠的武器还依靠在墙角。

这两个女人,干啥去了?

挠了挠自己的头盔,既然南宫锻匠的武器都还在这里,应该就不是什么被偷袭之类的事情,估计在附近吧?

从山脉下来之后,就是森都边缘的丛林地区。

胯下了山坡,樱见修来到之前琳洛被袭击的地方,隔老远就听见了湖泊中传来异样的声音。

“真的好大呢。”

“等等,你别摸那里啦——!”

什么鬼,为啥这声音听着这么熟悉?心里犯着嘀咕,樱见修蹲在丛林之中,透过树叶中的缝隙,看到前方的湖泊——

以及,在湖泊中间的两位少女。

“锻、锻匠,你在乱动的话,我不好发挥啦!”湖泊边缘,琳洛穿着浅色的内衣,周围都是一些瓶瓶罐罐,樱见修一眼就认出那是在女性玩家中流行的洗漱用品和化妆品。

南宫锻匠半截身子都泡在水里,打湿的头发贴在了她的双颊两侧,让此时的她,意外看起来有些妩媚。

“不过,没想到我带来的一些护肤品居然可以用到你的身上。”这些都是琳洛平日里自己购买的道具,她是黎明公会的会长,社交方面她一直都是严谨对待。

一边摸着南宫锻匠的头发,琳洛看着这个女人,白嫩的皮肤,还有精致的脸蛋,以及她给自己带来的感觉。

完全不是那种简单的程序可以带来的,不如说和人一样。

人……

琳洛再一次蹦出自己的想法,现在在她面前的,会不会不是什么人工IA,而是……

“呐,锻匠,你是NPC吗?”

“NPC?那是什么?”

“呃……”做出思考的状态,琳洛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出自己的意思,她决定换个方式提问。

“你是为什么在这个世界上?”

“奇怪的问题,我出生就在这个世界上了,这有什么好提问的吗?”

糟糕啊……

躲在丛林里的樱见修觉得自己有些头疼,他忽然觉得将南宫锻匠和琳洛放在一起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毕竟她们两个是不同世界的人。

南宫锻匠是鲜活的生命,并不是什么数据,如果现在被琳洛发现的话,这女人肯定不能接受这个现实,那么自己的计划也会搁浅。

捏紧了拳头,虽然对不起琳洛,但现在,还不能让她知道这个世界的真相。

默默的从旁边捡起一根树枝,樱见修没有任何犹豫的折断,清脆的响声,让不远处的琳洛陡然间警惕的望过来。

“谁在那里!”

唰的一声,樱见修只觉得什么东西从自己脑袋上擦过,扎进了后面的草丛里。

那边的南宫锻匠已经拿好毛巾,捂住自己的身体,还保持着投掷动作。樱见修不禁汗如雨下,这女人是从哪里摸出来的匕首啊——!

“谁在那里?最好别让我在问第二次。”从背包里拿出衣服,琳洛的身上出现魔法的气息。

估计如果自己再不出去,迎接自己的就是一发强力的魔法吧!

想到这里,樱见修立刻做出投降的手势,从丛林中走了出来,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

“呀,今天天气真是不错呢两位。”

在看到这团黑家伙之后,琳洛露出有些惊讶的神色,但立马,樱见修就看见了她脸上出现了某种狰狞的笑容。

樱见修的心脏陡然间沉了下去,诶?怎么感觉这笑容这么危险?自己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你看到了吧,你这个变态。”

“啥?我什么都没看见,其实我是幼年视力不太好,现在已经是一个盲孩子了。”樱见修哭泣的抹着自己的头盔,但对方似乎……好像并不怎么相信?

将求助的目光转向南宫锻匠,虽然她看不到自己的眼神,但樱见修认为,这么聪明的南宫锻匠肯定懂得自己的意思!

“果然,黑衣小朋友就是一个有贼心没贼胆的变态呢。”

哐当一声,樱见修只觉得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碎掉了,同时,周围忽然骤冷的温度让他猛的抖了抖身子。

面前,琳洛的魔法已经准备完备,无数尖锐的冰刺对准了自己。

“喂喂,等等,有话我们好好商量嘛,别动刀,冷静一下冷静——”

“去死吧!”

下一刻,樱见修的惨叫响彻在这片天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