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出了游戏,樱见修连忙扑倒了电脑前,将刚刚琳洛告诉自己的情报凭着自己仅存的记忆打了出来。

琳洛告诉了自己五名赤尾公会的管理人员名单,如果现在算上艾伦的话,应该是六名。

赤尾公会的会长,赤则,等级六十七,职业为双手剑,这是整个公会等级最高的家伙,其余都比这个人要低。

赤则,是赤尾公会的整个核心。

自己这一次必须做好所有的准备,他已经不想让黑铁城的悲剧再次上演,但是哪怕是琳洛会长,她所认知的赤尾公会情报也富有局限性,情报还不够完善。

咬着自己的手指头,樱见修望向窗外,看着对面二楼亮堂堂的窗户,那是自己青梅竹马,樱切的家,这个时间点,估计她都睡了吧?

也不知道樱切会不会知道赤尾公会的一些情报,不过她应该不太会告诉自己吧?

嘴角扬起自嘲的笑容,总觉得自己和樱切距离虽然拉近,但也仅仅是游戏中的距离,现实中,自己和她之间,还是拥有着一条跨不过去的河流。

正当他准备关上窗户的时候,对面的却率先传来窗户被拉开的声音,樱切将头探了出来,像是透气一般的大口呼吸着空气,在看到保持着关窗动作的樱见修时,她有些惊讶。

“修?”

“哟,哟,樱切,好久不见。”隔着两栋房子,樱见修尴尬的打起了招呼,好像从黑铁城出事之后,自己和樱切就没有在见过面了。

两个人的气氛就这样安静下去,樱切就这么安静的望着自己,没有关窗,也没有说话。樱见修的嘴唇有些发抖,该死,自己是不是要说些什么?比如,晚安啦樱切,这样的。

率先打破沉浸的,是樱切,她指了指自己的房间。

“要不要进来坐一坐?我家没人。”

呃?

这是在邀请自己吗?等等!

樱见修马上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她刚刚说她家里没人?喂喂这没关系吧,自己可是一个正常男人,难道不怕自己夜袭她吗?

啊不对,这女人小时候可是拿过跆拳道的金奖……如果自己敢夜袭她的话,估计自己的下巴就会立马脱臼!

“修?”那边的樱切当然不知道,樱见修此时天马流星的遐想。

不过也趁机可以问一下赤尾公会的情报,樱切毕竟是全服第一的大佬,多多少少应该拥有自己的情报渠道的。

打定主意,樱见修点了点头。

“你稍等我一会儿。”

回到房间,樱见修披上了外套,走出了家门,按照时间来算,应该马上就是圣诞节了吧,那个时候游戏中应该也会举办一些活动,不过都和自己没有太多关系就是了。

哈着雾气,樱见修来到了樱切的家门口,在按响门铃之后,大门很快就被打开,门口,樱切披着一件灰色的绒毛外套正等着他。

疑神疑鬼的望了望四周,樱见修可不想再出现之前被“狗仔队”跟拍的情况,在确定了周围没人之后,他才走进了樱切的大门,同时……

这怎么感觉和偷情一样!

“打扰了。”搓着自己的肩膀,樱见修来到了樱切的屋子,还是熟悉的装饰,自己似乎已经好几年没有来过樱切的家里了。

整个房子都开了暖气,樱见修将外套放在了沙发上。

“叔叔阿姨呢?”

“他们这周去亲戚家了,不会回来。”

……怎么感觉经常从某些后宫番里都能听到这样的台词?

“上去吧,我给你冲两杯牛奶。”

“谢谢……”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樱切,樱见修真的怀疑自己明天不会遭什么天谴吗?

全名女神樱切泡的牛奶,还邀请自己去她的房间——

想想都刺激啊,啊不对,是令人堪忧啊。

樱见修蹑手蹑脚的爬上楼梯,来到樱切的房间,整个房间有些暗淡,只有桌角亮着暖色的灯光,桌上,还摆着全息的平板电脑,上面是Mirrorworld官网的界面以及关于黑铁城的消息。

意料之中的干净,在生活上,樱切就是那种一丝不苟的女生,只是为什么,整个房间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味,难道是樱切的体香?

连忙将这个想法扼杀在摇篮之中,樱见修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拿起平板浏览起了关于黑铁城的帖子。

哪怕到了这个时间点,论坛依旧在打口水仗,大多数都是赤尾公会的成员在嘲讽黎明公会这边。

樱见修的神情开始严肃起来,如果在不做点什么的话,估计黎明公会很快就会被压垮,这段时间琳洛都是那个样子,恐怕自己的姐姐也不会幸免。

拉拢黎明公会还有一个主要原因,那就是自己的姐姐樱华也在黎明公会,他不想让自己的姐姐受到什么伤害。

“你在看黑铁城的消息?”门口,樱切端着托盘走了进来,上面是两杯还在冒着热气的牛奶。

“嗯,毕竟黑铁城在这段时间好像很火的样子,啊,谢谢。”接过牛奶,樱见修继续将注意力放在论坛上,现在赤尾公会那票人显然有些飘飘然,居然都开始了群嘲模式。

“你们公会怎么说?”樱见修望着面前的樱切,夜公会会帮助哪一方?这点他也需要弄清楚。

“会长说暂时不要乱动,等平息之后再说,我本来是想这段时间带你去攻略无人区,很抱歉。”

“不用道歉啦樱切,这个又不怪你,而且你能带我我已经很高兴了。”

盯着樱见修的脸,樱切喝了一口牛奶,缓缓的说道。

“修是准备,帮助黎明公会吗?”

有些诧异这么快就被樱切看出来了,但樱见修并没有隐瞒的打算。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明明才刚刚摆脱无能者的称号,现在还大言不惭的想去帮助黎明公会。”

“没有,我只是觉得如果是你的话,你肯定会这样做,和你的等级无关。”

“谢谢你,樱切。”樱见修弯起嘴角,现实中,大概也只有这样的女孩不会嫌弃自己吧?

“所以,有什么我能够帮助你们的吗?”

“诶?”樱见修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虽然他有想过从樱切的口中掌握一些情报,但没想过让她直接来帮助这边,毕竟樱切是一个局外人。

“你,没问题吗?”

“当然,只要修愿意的话。”

噗通一声,樱见修立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就连樱切都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护住了自己胸。

……为啥要护住自己的胸啊。

樱见修翻了翻白眼,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如果樱切能来帮助黎明公会的话,那么对于自己和黎明公会都是一个相当有利的保障,毕竟是全服第一的大佬,但……

樱切的风险也会加大,她是夜公会的人,如果说被发现的话,那么后果肯定不堪设想。在权衡过后,樱见修还是摇了摇头。

“不行,你参加的话太危险了,如果真的想帮我的话,你这边有赤尾公会的一些情报吗,比如他们的势力点一般在哪里?”

“这个的话。”从樱见修的手中拿过平板,樱切拿出一只电子笔,打开了官网地图之后,在上面画上了三个圈。

“之前赤尾公会的地盘只有一个无人区,位于哈雷路亚的南边,是一个平原,那里被赤尾公会的成员占领,然后就是最近的森都和黑铁城,一共三块地区。”

樱见修望着地区上的三个点,盘算起自己的计划。

“你有什么好的想法吗?”樱切问道。

“暂时还没有,而且啊,这又不是我能决定的,我就是一个跑腿的,真正做决定的,还是黎明公会,我啊,可是很弱小的。”

就当樱切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床上,传来轻微的手机铃声,在看见屏幕上的来电人之后,樱见修看见她皱紧的眉头。

“怎么了?”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公会里的一个人一直在打扰我。”将屏幕翻给樱见修,上面显示的是一个叫弥留的家伙。

樱见修对这个名字似乎有那么一点印象,真不亏是樱切呢,追随者就没有停过,可过了一会儿,樱切还是没有接的打算。

“你怎么不接?”樱见修疑问的望着樱切。

“我不太想接,但是挂断的话他会再次打过来,拉黑也不太好。”

“这样啊……”望着手机的屏幕,樱见修忽然的拿过樱切的手机。

“嘛,你今天也算是帮了我,我来帮你摆平吧。”

“诶?你打算怎么做?”

“你看着好了。”冲着樱切眨了眨眼睛,樱见修在咳嗽几声之后,学着无冕剑王那样的口吻,接起了电话,开启免提。

“喂。”

“樱切,太好了,你终于接我电话了,嗯?你谁啊?”那边立刻传来弥留兴奋的口吻,可马上他就发现了不对劲,嗯?樱切什么时候变成男人了?

“咳,我是樱切的父亲,怎么着,你想追我女儿?”

盯着樱切有些呆滞的面孔,樱见修对着电话听筒说道。

“这……叔叔您好,这个,哈哈,我是有点想追您的女儿。”完全被樱见修压下去的嗓音欺骗,弥留的声音马上紧张了起来。

“这样,那你是不是得叫我一声爸爸?”

看着樱切微微张开嘴想要说话,樱见修连忙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她的嘴唇上并对她做出一个放心的眼神。

“这个……当然,如果叔叔愿意的话,那,爸爸您好,请问爸爸,现在樱切……”

“她现在已经休息了。”强忍着内心中的笑意,樱见修继续说道。

“马上她就要考试了,我希望你最近不要在打扰她,当然你想追樱切,还是得看你的本事,但这段时间,你不要在打电话来了,知道吗?”

“好、好的爸爸!我以后一定注意。”

“很好,那么就这样吧。”说完,樱见修就立马挂断了电话,然后望着樱切,两个人都没有讲话,就这样彼此相望。

终于,樱见修再也忍不住了,捂住嘴巴发出闷骚的笑声,而樱切则是扭过身子,双肩颤抖。

“想不到你居然这么腹黑,修还是没变了。”抹掉了眼角的泪水,樱切的口吻中还是带着明显的笑意。

“嘿嘿,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深吸几口气之后,樱见修逐渐平复下了自己的情绪。

现在的话,赤尾公会的情报已经掌握清楚,剩下的,就是将情报汇总,得出结论就好,自己还是必须上下游戏,琳洛和南宫锻匠还在等着自己,他不能离开太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