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锻匠带着樱见修和琳洛来到她暂时驻扎的山洞里,看着还没有完全熄灭的火焰,琳洛睁大眼睛望着眼前的一切,这是她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游戏的NPC,他们的生活作息几乎与自己是一样的。

疑神疑鬼的望了一眼樱见修和南宫锻匠,琳洛不止一次产生过这样的疑问,这两个人,真的是游戏的程序吗?

不会是什么异世界居民吧——!

当然,这种想法也只是随便想想罢了,她知道,自己现实中在家里,戴着游戏头盔,这里怎么可能是那种小说中的异世界大陆啊。

“接下来,就让我们重新说一下吧,琳洛会长。”点燃了篝火,樱见修靠在了山洞的角落,他需要的,是赤尾公会管理层人员的所有名单。

“这点我想你们也应该清楚。”火焰,照亮了琳洛的眼眸,她盯着樱见修的头盔。

“这次并不不是我们违背了约定,而是另外一个公会袭击了黑铁城,它的名字叫赤尾公会。”

这点情报其实樱见修和南宫锻匠都已经了解清楚,他们等着琳洛的下文。

“是我们公会的艾伦背叛了我,带领赤尾公会的人去袭击你们,我感到很抱歉。”

“抱歉什么的就不需要了。”樱见修抢先一步打断了琳洛的话,他不需要这个女人的道歉,毕竟错误不在她。

自己以无冕剑王的身份在游戏中接触琳洛是第二次,她是一个思维特别敏锐的女人,樱见修一边需要从她嘴巴里套出情报,一方面也要小心自己的身份被暴露。

“不过我看琳洛会长最近也不太好过吧。”

“嗯?什么意思?”琳洛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个NPC难道知道玩家之间的事情?

“不要多想,我看琳洛会长在之前都在借酒消愁?”回忆起自己去捡长刀的时候,就看见了地上的一些空罐子,身为玩家的自己第一眼就看出了这是最近畅销的蓝莓酒。

“啊,这个啊……”有些惆怅的挠了挠头发,琳洛深深叹了一口气。

“艾伦从我们这里带走了一大票人,投靠了赤尾公会,我们公会的战力被削弱的很严重,所以我一直在思考解决的办法。”

“我倒是有一个解决的办法,琳洛会长有兴趣吗?”隐藏在头盔下,樱见修露出冰冷的笑容。

“什么解决办法?”

“这就是我们的交易。”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樱见修缓缓站了起来,他的声音忽然的骤冷下去。

“我想要,摧毁赤尾公会。”

“……”如果是一般人说出这句话,琳洛会认为他脑子有问题,或者是疯掉了,但从面前这一团黑的语气上来看,他没有丝毫的玩笑意思。

那种充满恨意的语气,自己能够感觉的出来,可NPC,拥有仇恨值吗?她不知道,她现在只知道的是,这家伙是认真的。

咽了一口唾沫,琳洛问道。

“你们准备怎么做?难道就仅凭你们两个人?”

“两个人怎么了?难道说你不信任我们的实力吗?”一直没有开口的南宫锻匠在此时忽然开口,她弹响了自己手中的长刀,目光冷漠的望着琳洛。

“……”的确,面前这个叫南宫锻匠的女人很强,强的可怕,至少自己是肯定单挑不过她,不,应该说一队精英玩家和职业选手都无法打赢她,她和之前遇见的所有红名怪都不一样,战力是天花板级别。

但是……

琳洛紧紧咬住嘴唇,但是,他们现在所面对的,并不是个人或者队伍,而是一整个公会,赤尾公会的人少说也有五百人,内部的核心玩家就有将近一百。

“我需要情报还有你们公会的支持。”没等琳洛继续开口,樱见修抢先一步开口,他看出了琳洛的犹豫。

“不可能。”在深深的思考过后,琳洛给出了这个答案,但这个答案在樱见修的意料之中,自己只是两个人,对方是一个庞大的公会体系,如果是自己,估计也不会答应。

但,樱见修没有退路。

“我也劝你们不要做多余的事情,虽然不知道你们究竟想做什么,珍惜自己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站起身,琳洛准备离开,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如想想自己公会以后要怎么走。

而当她的脚刚刚跨出山洞的时候,樱见修的话却让她停了下来。

“琳洛小姐喜欢赌博吗?”

“不喜欢。”

“我也是,不过有的时候,我们都是被迫的。”

挑起自己好看的眉梢,琳洛缓缓回过头,望着面前这个戴着怪异头盔的男人,这家伙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琳洛会长也在头疼公会的出路吧?毕竟从你的语气上,这个赤尾公会和你们应该不对路,而现在,你的成员背叛了你,如果你不在做些什么事情的话,大概你在公会中的地位也会下跌。”

“你……”

琳洛微微张开自己的嘴唇,为什么?自己有一种被这个家伙看穿的感觉?

“而且也不确定,这个赤尾公会是否会来攻击你们,我说的没错吧,琳洛会长。”这是樱见修的底牌,从网上各个渠道上来看,赤尾公会和黎明公会是非常不对路的,而现在艾伦带着人员脱离了黎明公会。

那么黎明公会,肯定就会成为赤尾公会排名上升的绊脚石。

啧了啧舌头,琳洛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她的声音也逐渐冰冷。

“没错,赤尾公会和我们一直很不对路,估计工会战什么的,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那又如何?难道你现在让我带领公会与你们两个去送人头?”

“你错了,琳洛会长,我从未想过让你们送死。”

“那你倒是告诉我,现在怎么去扳倒赤尾公会?对方的实力已经超出我们许多,对!你们很强大,强大到可怕,可即使如此,对方可是公会,如果我带领公会和你们一起讨伐赤尾公会,失败的话——!”

琳洛的声音,在此时忽然的抬高,她的视线开始模糊,豆大的泪珠从她的眼眶夺出,滑下脸颊,这段时间,舆论的压迫本来就让她已经无法喘气。

如果失败的话,黎明公会很有可能就会解散。

“那你难道要这样一直躲避下去吗?”清冷的声音,让琳洛愣在了原地,气氛也在此时陡然的安静下去,能听见的,只有火焰噼里啪啦的响声。

“什么意思。”

“照你的说法,你和赤尾公会必定有一战,那么为什么不主动出击。”

“……我还可以积攒实力,到时候——!”

“你认为对方会给你时间准备吗?你幻想的太美好了,对方可是看准机会就灭掉我城池的恶魔。”

“……”

樱见修摸了摸自己的头盔,其实琳洛刚刚在流泪的时候自己就有点慌神,但没想到南宫锻匠居然这么口齿伶俐,硬生生的把琳洛的话怼了回去。

“我不会输,也没有想过输,如果输了,就证明我的实力不够,我会安心迎接我的死亡,在此之前我都不会放弃,哪怕没有你们的协助。”南宫锻匠走到琳洛的身边,那双眸子没有任何感情色彩。

“你已经失去了战斗的能力,黑衣小朋友,我们走吧,失去了斗志,就什么都不剩了。”

“我没有,我只是……”说到一半,琳洛却忽然意识到自己无法说出任何的话,很不想承认,真的很不想承认!但,南宫锻匠说的没错,自己在畏惧,畏惧结果,自己居然在害怕赤尾公会。

“琳洛会长,你安心吧,我们可没有送死的打算,你看看那个女人。”樱见修指了指山洞口的南宫锻匠。

“那个女人的眼神,是像是准备慷慨赴死的眼神吗?”

“……”盯着南宫锻匠的瞳孔,琳洛从里面看到的,是坚定不移的神色,哪怕现在的她很狼狈,衣服肮脏头发打结,但这女人身影却异常的高大。

“所以啊,琳洛会长。”

琳洛的目光,转向了樱见修,他缓慢的伸出手,伸向自己这边。

“要不要和我们两个来一场豪赌?人生仅仅一次的赌博。”

“你们……”

琳洛的目光在樱见修和南宫锻匠身上来回扫视过后,瞳孔剧烈的颤抖,这两个NPC给予了她很熟悉的感觉,那就是原来的自己。

她想起了原来第一次组建并带领公会的自己,拥有着极强的坚定信念和勇气。

如果那个时候的她,看到现在这样颓废的自己,肯定会笑出声的吧。

抹去了自己眼角的泪水,琳洛压迫的情绪好像轻松了不少,看来现在已经不是犹豫不决的时候,自己也和他们一样,早就已经没有了退路,自己居然被两个NPC教育了一番,如果说出去,怕是没人会相信吧?

“真是的,如果出了什么问题的话,我可是会第一时间带领公会逃跑的。”熟悉自信的笑容,重新回到了琳洛的脸上,此时的她,还是那个拥有绝对统治力的黎明公会会长。

“你是说……”

“哈,黑衣小朋友是吧,抱歉我刚才的失态,也许你们说的很对,有的时候,人生就是一场赌博,好的结果也好,坏的结果也罢,不去尝试就什么都不知道。”说着,琳洛快步走到了樱见修的面前,并握住了他的手。

“请让我们加入吧,无冕剑王先生,还有南宫锻匠小姐。”

在他们的身后,南宫锻匠并没有回头,而是抬起下巴,望着璀璨的星空,她的嘴角,若有若无的勾起一丝迷人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