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折射在湖泊当中,泛起点点涟漪,琳洛盘腿坐在这里,手边是最近流行起来的蓝莓酒还有几盘肉串。

“没想到居然要在游戏里借酒消愁。”摇了摇头,琳洛将蓝莓酒送到嘴巴,甘甜却带着酒精的味道刺激着她的喉咙。

游戏中也有“宿醉”的状态,简单一点说和现实中几乎一样。

点开菜单,Mirrorworld的论坛上依旧是节奏满天飞,自己这次攻略失败还被一些黑粉添油加醋摆在了台面上,一瞬间,琳洛都怀疑自己是不是选择错了?所以才让赤尾公会钻了空子。

抬起头,望着近在咫尺的山脉,自己的位置在山脚下,翻阅这座山,前方就是黑铁城。

摇了摇空的罐子,琳洛将罐子扔到了一边,又从背包里拿出新的蓝莓酒,自己的状态上已经若隐若现的浮出“宿醉”的状态。

这次艾伦的离开,几乎带走了精锐组的四分之一的成员,其中不乏有一些排行榜上的玩家,而赤尾公会在此次攻略中名声大噪,大概多不了多久,也能挤进排名,到时候别说收拾赤尾公会,对方不来收拾自己这边就谢天谢地了。

咬着肉串,夜风吹起琳洛的长发,她的眼睛微微撇向身后黑洞洞的丛林。

“出来吧,我已经看见你们了。”拍了拍自己的衣服,琳洛站了起来。

“嘿嘿嘿,不愧是黎明公会的会长,居然还能发现我们。”从黑色的丛林中,传来层次不齐的脚步声,五个穿着隐藏ID连衣帽的玩家从里面走了出来,无法看清楚他们的ID和长相,等级都是五十级左右,算是高级玩家。

“你们是……”皱了皱眉头,琳洛望着面前的这些玩家,内心里开始警惕起来。

“杀手公会?”

“很聪明嘛,琳洛会长,既然知道我们是杀手公会,那么您也应该知道我们为什么会来到这里。”首位的家伙拿出一把细长的刀,伸出猩红的舌头在上面舔了一下。

“嗯,真是不错,状态也不错,顺带一提,我的外号是鬼刀,如果会长能记住我,我会很高兴的。”

“谁要记住一个变态啊。”琳洛扶起了额头,她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招惹上杀手公会,但思考他们是谁下的单毫无意义,自己从创办黎明公会到现在,仇家不少,估计是哪些被自己打压过的小公会看着现在自己这边的动荡借机过来报仇吧?

“也刚刚好呢,我最近心情不太好。”一根金色的手杖,出现在了琳洛的手心上,她露出狂热的战意。

“虽然不知道你们是谁派来的,不过也无所谓,干掉你们就行了。”

“你——!”

首位的杀手玩家猛的一愣,紧紧咬住了嘴唇,他似乎根本没有想到,到这个时候了,这女人还能爆发出这样的气场。

不过马上,他的露出耻笑,目光从琳洛精致的面容上,下滑到了她的胸部。

“都说琳洛会长是童颜巨乳,现在看起来真的是没错呢。”举起自己的手臂,他的刀尖向前。

“不知等会您被我们放倒之后,被我们划开衣服,啊当然,我知道游戏中有保护系统,我指的是,用武器划开您的衣服,然后将您那时候的样子录成视频发布到网上,那场面肯定相当的好看。”

“有本事的话,就来吧。”默默的闭上眼睛,在琳洛再次睁开之时,她的笑容开始冰冷起来,周围的气温开始飞速降低。

“给我上!别让她放出魔法!”一声令下,四道模糊的身影快速的接近琳洛,高频率的奔跑动作让他们的身影被拉得老长。

肉眼完全看不清他们的速度。

琳洛皱了皱眉头,扬起手杖。

“加速。”

她的脚底,像是被一阵风刮过一般,整个身影消失在了原地,可及时如此,那些杀手玩家也在第一时间跟上了她。

望着迅速放大的刀刃,琳洛的面前,扬起蓝色的壁垒,冰之守护发动!

掉落的冰块碎屑,让刚刚袭击的玩家啧了啧舌头,自己的偷袭居然失败了……

那是一把弯曲的匕首,如果没错,这家伙应该盗贼职业的玩家,琳洛的眼眸在整个夜空里开始发亮。

那名盗贼玩家看着形势不对,马上准备后退。

“晚了。”打了一个响指,那面挡在自己面前的冰墙发出清脆的响声,无数尖锐的冰刺从里面窜了出来,直接将那名盗贼玩家刺穿,装备散落一地。

开打不过两分钟,自己的同伴就先暴毙在现场,刚刚还叫嚣的鬼刀露出愤恨的眼神,他知道琳洛很强,但没想到居然会如此强大!

此时,琳洛稳当的落在了上,然后身体猛的翻转,躲过了一名玩家的偷袭。

至始至终,她的血条都没有下降。

主修魔导使,不用念复杂的咒语就可以释放高级的魔法,辅修治愈师,哪怕她还剩最后一滴血,只要不能一击秒掉她,也根本毫无作用。

没办法了,虽然这个方面很卑鄙,但是……

拿起自己细长的刀刃,鬼刀从背包拿出了某样东西,轻轻的涂在了上面。

琳洛那边的战斗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一边闪避着这些家伙的攻击,琳洛一边后退寻找有利的地形和位置。

这些玩家虽然等级和武器熟练度都没自己高,但配合的意外默契,自己的血条已经下降了四分之一。

蹲下身,琳洛扬起手,一发冰之守护再次挡住了突击到自己面前的敌人。

而且这群家伙的速度都非常快,魔法使想要打近战,还是相当的劣势,自己必须找到一个位置一次性秒掉他们。

“动手!”突如其来的沙哑嗓音,让她的大脑开始警觉起来,面前,刚刚还准备袭击自己的三名杀手玩家同时分散到了两边,从怀里掏出了某样东西。

“麻痹药水?!”

琳洛猛的一愣,在Mirrorworld中,有几样对人道具被称为最不可饶恕的道具,麻痹药水就是榜单的前几名。

玩家们,所期待的,都是一场无憾的畅快战斗,所以麻痹药水在对战中是被绝对禁止的物品,但很显然,这群杀手玩家根本就不会在意这些默认下的游戏规则,他们要的,就是不择手段的达成目的。

马上捂住自己的鼻子,琳洛的脚向后一跳,想要脱离麻痹药水的有效范围,也因为这样,她的正面,出现了巨大的空挡。

同时,一道漆黑的身影从那群杀手玩家中窜了出来,宛如一只弹射出去的弓箭。

“啧!”琳洛马上扬起手,可那名黑影比她更快的穿过了她的身旁,手中的刀刃划开了她的腰部,顿时,琳洛的血条再次下降,但下降的并不算太多。

就当琳洛还在庆幸这击没有秒掉自己的时候,她却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无法动弹了。

“诶?”自己的状态上,被打上了麻痹的状态,这……怎么可能,自己不是退出了麻痹药水的范围吗?

“嘿嘿嘿嘿嘿,哈哈哈——!”背后,穿过自己的鬼刀重重的倒在地上,但他依旧发出尖锐的刺耳笑声。

“是我们赢了呀,琳洛会长。”

“你……”望着他手中的刀,琳洛猛然反应过来,这家伙在自己的刀上涂了麻痹药水!

“卑鄙的家伙。”咬住了嘴唇,虽然面前的人也进入了麻痹状态,但他们可是有四个人,鬼刀在同伴递过去的解药中站了起来,他扭动着自己的脖子,扬起嘴角。

“卑鄙不卑鄙的,琳洛会长说话还真是难听啊,我们的实力自然不如你,所以用一点点可取的方法,我想也没人会怪罪我吧。”

无法支撑住自己的身体,琳洛单膝跪在了地上,抬起下巴,望着这群杀手玩家。

“哦呀哦呀,会长别用这么可怕的眼神望着我嘛,我的小心脏可是抵挡不住这样的冲击呢……”将自己的武器收紧背包里,鬼刀从里面拿出了几把匕首,他的脸上是充满欲望的淫荡笑容。

“接下来呢,会长应该知道我们要做什么吧,就比如说这样——!”鬼刀走到她的侧面,一道风,从琳洛的面前拂过,同时,自己听见了某种布料被割裂的声音。

自己胸口的衣服被划出一道巨大的扣子,从里面渗出肉色。

游戏中,虽然有防骚扰的设定,但在战斗中,游戏默认的是,只要不过分接触,防骚扰的警报是不会响起的。

而且,鬼刀也确实没有触碰琳洛,他只是投掷匕首,一点一点的划开她的衣服。

顿时,其他三名杀手玩家的呼吸立即开始急促起来,他们望着琳洛的胸口,某个部位也开始有了反应。

“哦呀哦呀,这可真的是……”把玩着匕首,鬼刀倾略性的目光让琳洛开始颤抖。

“绝景啊,被人捧上神坛的,大名鼎鼎的黎明公会会长,现在居然如此的,如此的,跪在我的面前。”沙哑的笑声,从他的喉咙里发出。

“嘛,在您药效过去之前呢,就好好的陪我们玩玩儿吧,当然如果您求饶的话,我也是可以考虑考虑放过你呢。”鬼刀手中的匕首,在夜空中闪着冰冷刺眼的光芒。

琳洛尝试着活动自己的手指,哈,居然完全完全的不能动呢,哪怕是强制下线估计也不行吧,自己的人物照样会留在原地任他们宰割。

自己强制下线,去找樱华他们的话,根本都来不及,没想到自己居然也有栽在这群小蝼蚁手中的一天。

“你们记得你们今天的所作所为就行,先说好哦,不止是游戏,我琳洛在现实中,也有一定的地位,如果你们能接下我的怒火,你们可以试试。”

“哦哟哟吓死我了呢,琳洛会长,你可是大名鼎鼎市长的女儿我们当然知道,这才是有趣的地方呀,您是市长的女儿,又是游戏中的强者。”鬼刀的话刚刚落下,匕首再次出手。

琳洛胸口的衣服又再次被割裂,露出大片大片白色的皮肤。

听着这群家伙恶心的笑容,自己的衣服一次又一次的割裂,估计在来一刀,自己的胸口就会完全暴露在他们的眼前吧。

琳洛扬起头,望着漆黑的天空,啊,真是糟糕的一天。

“喂,别在这里看了,准备录像,我们的客户还在等着呢,在墨迹下去估计药效都快过了。”鬼刀吩咐起自己的部下,指尖插着的是,最后一把匕首。

可他等了一会儿,也没发现自己部下的动作,这家伙,搞什么鬼?难道脑子里被精虫塞满了?

“喂,我叫你别看了!”手肘,捅了捅自己身边的部下,却发现,这家伙完全没有反应,而且……为什么,他的胸口会冒出一把刺眼的刀尖?

“队……队长。”那名部下缓缓的回头,转眼间,整个身子化为蓝色的粒子,消散在了空气中,那把漆黑的长刀也掉落在了地面上。

“什——!”

“你还真是狼狈呢,琳洛会长。”低沉的声音,让眼神本来暗淡下去的琳洛恢复了光泽,在那边杀手玩家的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两道漆黑的人影。

“你们是……”

月光,缓缓折射过来,照亮的,是漆黑的头盔,以及旁边,绝色的女人,他们不是黑铁城的NPC吗?

“有什么问题,先留着等会在解释吧。”樱见修缓缓走向前。

“你这家伙是谁?嗯不对……你居然是NPC?”鬼刀抬起头望着那漆黑家伙的面具,以及他头顶的红色讯息。

无冕剑王……等级五十九。

在看看他旁边站着的女人,也是NPC,ID和等级居然是问号,只能看见血条!?

“帮我一下。”樱见修压低了声音。

“嗯,我知道。”南宫锻匠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动作,腰间的长刀在此刻快速的出鞘,鬼刀只觉得自己的眼睛一花,那名娇小的女人居然立刻冲到了自己的面前,她眼中冰冷的神色让鬼刀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

这是……什么速度!?

刀光,让自己的脸颊一阵生疼,鬼刀立刻向后弹射了出去,南宫锻匠的刀尖擦着他的胸口滑过。

可还没等他露出窃喜的笑容,南宫锻匠再次做出了动作,她右脚瞬间勾起了樱见修刚刚因为击杀而掉落的长刀,在半空中做出连环的动作,将那把漆黑的长刀重重的踢了出去!

尖锐的刀尖,完美的贯穿了鬼刀的胸口,他的血条立刻开始下滑。

“这是什么动作!”

还没等鬼刀叫出来,南宫锻匠再次突击到他的面前,长刀没有任何犹豫的挥下,鬼刀的身体被整个斩成两段,消散在了空气中。

冷漠的望了一眼鬼刀爆出了装备,南宫锻匠的刀刃指向剩余三名已经呆滞住了玩家。

“你们,要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