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地点在森都,樱见修披上了隐藏身份的连衣帽之后,就向着黑铁城方向进发,现在的黑铁城已经成为了一座废墟城市,虽然樱见修没有在上面做过实验,但系统应该已经可以干涉黑铁城的土地。

而黑铁城的所有权,应该是由赤尾公会来负责。

跨上了山脉,黑压压的夜空没有一点星辰,平日里,从这里就可以看见远处灯火通明的黑铁城,而现在,自己面前的,是一片漆黑的死城。

扣紧了自己的连衣帽,樱见修绕开了黑铁城,来到另外一座山脉上,在陡峭的岩石边,有一个山洞,里面传出微弱的灯光。

樱见修刚刚走进去,一阵破空的声音让他猛的一愣,身体条件反射的扭开,一把尖锐的匕首顺着他的头发擦过,扎进了后面的岩壁里。

“啊,是黑衣小朋友呀,抱歉,我有点手滑。”

手滑……

樱见修望着已经埋入岩壁里的匕首尖部,这力道,如果自己被扎到了估计就凉了吧?!

拔下了那把匕首,樱见修走到山洞的深处,这里燃起了篝火,上面是正在沸腾的牛肉汤,周围是一些简单的行李和帐篷。

将匕首放在地上,樱见修在篝火旁坐了下来。

“我还以为你是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小姐,少了莉莉丝你肯定会不适应,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快就适应了。”

“在莉莉丝来之前,我也是没人服侍了,所以没有关系。”篝火的另一端,是南宫锻匠平静的声音,火焰照亮了她光滑的面容,不过和在黑铁城相比,南宫锻匠还是有些狼狈,脸上有些灰尘,头发都有些打结。

“我说,你也找个时间去好好洗个澡,我看山脉下面就有一个湖泊。”

“我知道,我会自己处理的。”看着牛肉汤差不多了,南宫锻匠拿起勺子盛了两碗,其中一个递给了樱见修。

“今天你不戴那个滑稽的头盔了?”

“什么叫滑稽啊?真不会说话。”一脸愤恨的接过南宫锻匠递过来的碗,樱见修曾经担心过,黑铁城覆灭之后,南宫锻匠或许会一蹶不振,但事实证明,南宫锻匠只是发呆消沉了一天,就逐渐缓和过来,但她的心情,自己多多少少都能明白。

失去了城池,还有爱戴自己的子民,谁不会崩溃?南宫锻匠只是克服了自己心理的那道坎,不得不说,真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子。

“所以,结果呢?”吹着碗里的热气,南宫锻匠品尝了一口。

“和之前来和我们谈判的黎明公会没有关系,偷袭者是一个叫赤尾公会的组织。”樱见修尝了一口牛肉,意外的很美味。

“赤尾公会……你对他们了解吗?”

“不算特别了解,但是他们之前攻略掉了森都,所以我和他们也有矛盾,正好这次,一起全部算清。”

樱见修和南宫锻匠当时的决定,就是——向偷袭黑铁城的家伙们复仇,向他们付出应该有的代价。

但那群赤尾公会的玩家都是数据,哪怕被杀死了,都是可以复活,但唯独一点是无法复活的,就是他们死亡时候掉落的等级和熟练度。

“我正在调查他们公会的所有成员,他们,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樱见修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嘴角扬起笑容,在篝火下,显得有些狰狞。

看了樱见修两秒之后,南宫锻匠再次把注意力放在了碗里的牛肉汤上。

“我说,你居然吃的这么香?”一想到黑铁城覆灭,自己这几天可是没怎么吃饭没怎么睡觉,现实中整个人都颓废了不少,南宫锻匠这个当事人居然比自己的状态好这么多。

“毕竟历史不能改写,人死也不能复生。”将最后一口牛肉汤喝干净之后,南宫锻匠又去盛了一碗,她继续说道。

“而且我的决定就是摧毁你所说的那个赤尾公会,所以现在我还不能消沉,我得吃饭,吃饭了我才有力气对付他们,嗯……我的料理技术还是不错的,不,是很棒。”

面无表情的说出这句话,南宫锻匠呆萌的样子让樱见修忍不住发出笑声。

“干什么?吃饭的时候露出这么恶心的笑声是会影响到我的食欲的。”南宫锻匠不满的皱了皱眉头。

“不不不。”樱见修马上摇了摇头,他换了一个姿势,盘腿坐在地上,左手支撑起自己的下巴。

“我只是觉得,你真是一个坚强的女孩。”

“坚强?不,我也消沉过一段时间,你也知道的,但比起消沉过去,我更愿意的,是面对现实。”南宫锻匠的目光,转向依靠在墙壁上的长刀,那是自己仅存下来的资本。

“抱歉了黑衣小朋友,明明说要帮你打造武器,现在的话……”

“这时候说这些就见外了,你不是和我说过吗,你是我的契约者,你有困难,我肯定不会在继续强求让你帮我打造武器,可以留在赤尾公会覆灭以后。”

“想不到你意外的是个好人。”

“……”

樱见修翻了翻白眼,感情自己这段发自肺腑的话居然只收到了一张好人卡?

开启菜单,樱见修百般无聊的准备在继续看看赤尾公会的讯息,无意中,却打开了好友菜单,然后目光,逐渐聚焦在了一个名字上。

之前在樱切的宴会上,自己和琳洛私底下交换过好友,所以自己现在可以看见她的所在地,在黑铁城。

打开地图,樱见修发现琳洛的位置离自己这边很近。

从网上,樱见修也了解到黎明公会与赤尾公会的矛盾,包括这次艾伦带着黑龙以及一大票黎明公会的成员投靠赤尾公会,想必这位会长的心里应该极度不好受吧?

想到这里,樱见修的脑子里跳出了一个计划,他从背包里拿出无冕剑王的头盔,戴在了头上。

“你陪我去一个地方。”

“是和赤尾公会有关吧?”刚刚看着樱见修胡乱的对着空气点着一通,南宫锻匠隐隐有所察觉,她一边拍打衣服上的灰尘,一边站了起来,走到墙角拿起了那把黑色的长刀。

“你还是很聪明的,没错,和赤尾公会有关,如果运气好的话,我们或许能得到协助……以及赤尾公会所有人员的名单。”

打了一个响指,樱见修的心中,燃起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