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长的溪流声中,树林几乎盖住了整个天空,枝繁茂叶的树干上,坐着一名少女,她一只脚悬浮在外侧,整个身子靠在粗大的树干上。

蓬松的裙子上,露出的,是精美的锁骨以及白净的脖颈,如羽毛般轻盈的睫毛下,是一张漂亮的让人窒息的脸颊,一双尖尖的耳朵后是如瀑布一般的淡绿色长发,一直垂到树干面,她轻轻的扬起自己纤细的手腕,望着这片湛蓝色的天空,直到……

“吉布莉尔副长老。您又在这里偷懒了啊。”树下,一名精灵少女走向前,她颇为无奈的抬起头,望着树枝上的女人。

“哦呀哦呀,这不是卡尼尔吗?”吉布莉尔微微垂下头,如风铃一般的清澈嗓音。

“长老们都在会议之中了,就差您了。”被称为卡尼尔的精灵少女放大了自己的声音。

“啊,又是那些麻烦的家伙啊,一天一天只知道开会,但也没有做什么实事啊。”摇了摇头,吉布莉尔缓缓站起身,从树干上纵身一跃,距离地面,少说也有将近十五米的距离。

半空中的她,全身忽然散发起了微弱的白光,同时吉布莉尔紫罗兰色的眼眸开始发亮,里面隐约出现十字的瞳孔,整个身体像是被无形的手托举一般,稳当的落在了地面上。

对此,卡尼尔见怪不怪的伸出了手,做出请的意思。

“您快点吧,刚刚我来的时候,那些长老们的眼神都不太好。”这是当然的,精灵族中,最为随性的,就是面前这位副长老,就连重要的会议都时长不来参加。

“啊呀,那群人连这点耐心都没有嘛?果然是上了年纪呢,半只脚都入坟了所以才会这么急迫吧?”

“……”对此,卡尼尔依旧是见怪不怪的叹了口气,作为吉布莉尔的贴身佣人,她早就知道自己主人的性格。

行走在树林当中,耳朵边可以听见在这里栖息的生物叫声,吉布莉尔竖起一只手指头,放在了嘴边。

“好像最近这里的动物变多了呢,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这次会议就是为了这件事啊,听说外围的森都和黑铁城都被那群外来者给攻占了。”

“黑铁城?那不是南宫锻匠的城池吗?”吉布莉尔似乎想到了什么。

“对,目前那位锻匠大人生死不明,包括寄居在那里的猫族人和蜥蜴人都一样,同时森都没有幸存者。”在说起自己森都的同伴时,卡尼尔并没有露出悲伤的神色,就像是在说毫不相关的路人一般。

从内战开始之时,就有一部分精灵族脱离了这里,去了大陆的外围,可以说已经不在属于精灵族的范围之内。

“这样啊。”吉布莉尔努了努嘴巴,先不说现在全部种族为了争取魔王塔而展开的内战,现在又多了一群外来者在不断的啃食这个大陆的土地,之前那些外乡人都是攻占的大陆外部郊区,因为受到魔法的冲击下,放弃掉的污染地区,而现在,那群外来者们终于危机到了本土,这群老家伙才会着急的开会啊。

想到这里,吉布莉尔不禁捂着嘴角开始发出笑声。

“副长老,您这笑的真刺眼。”

“嘛嘛,卡尼尔你就是太严谨了。”从后面勾住她的脖子,吉布莉尔戳了戳她圆润的脸颊。

“小心长皱纹哦。”

“副长老请不要开我的玩笑——!”

“嘿嘿嘿嘿。”快步走到卡尼尔的面前,吉布莉尔双手扣在了身后:“呐,你有见过那群外来者吗?”

“我没有见过,但听说,和人类的外貌长的一样,而且他们在外围的大陆还锻造了一座城池。”说到这里,卡尼尔偷偷的压低了声音。

“而且好像规模相当庞大。”

“哦——?”拉长了尾音,吉布莉尔单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与我们这边的人类相似,然后也铸造了一座城镇,真的不是我们这边的人类自导自演吗?”

毕竟各个种族都互相看的不太顺眼。

“这个不太可能,因为那群外来者的装备,包括人员都比人类要厉害许多。”

“原来如此。”

不知不觉,吉布莉尔与卡尼尔走到了一颗大树之下,最底层有着一条蜿蜒直上的楼梯,一直通到大树的最顶端。在这里,她隐约的感觉到了结界的存在,那群麻烦的长老做事还这么小心。

“副长老。”

在这里戒备的几名精灵族看到吉布莉尔之后,立刻弯下了腰。

“辛苦了。”冲着他们打起招呼,吉布莉尔抬起头,望着大树顶端,由错综复杂的树枝形成的天然空地,她的目光穿过了空地,望着更遥远的地方。

森都和黑铁城都已经被攻略下的话,那么下一个地方,或许是这里也说不定吧……

……

夜晚降临,樱见修趴在桌子,整个房间一片昏暗,有的,只是电脑散发出来的暗淡光芒,手指滑动着鼠标,他打开Mirrorworld的官网,点开了赤尾公会的板块。

板块下面的贴吧论坛对赤尾公会这次行动,都是一致的好评,在里面不乏有些调侃黎明公会不如赤尾公会的留言。

黑铁城的事件已经过去了两日,这两天,樱见修在下线之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眼眶下都有稍许的黑眼圈,将桌前的最后一口泡面吸完。

他点开了赤尾公会的成员列表,樱见修的眸子倒映出的,是一排排的人员名单。

“赤尾公会会长,赤则,等级六十七,主修双手剑,辅修狂战士。”

“赤尾公会,青铜,等级四十五……”

一排又一排的看下来,这里面记录的,只有赤尾公会比较活跃的成员,还有一大部分成员,在这里的官网都没有显示。

将泡面的盒子扔进垃圾桶,樱见修关掉了电脑,躺在了床上,戴上头盔。

而此时,在不远处的另外一栋房子里,樱切抬头望了一眼,拉着窗帘的樱见修的房间,自从黑铁城被攻略之后,樱见修的状态好像又回到原来一样,孤僻,冷漠。

自己在得知消息之后,也是第一时间去了黑铁城,但根本就没有找到樱见修的身影,难道是自己弄错了?

但樱切隐隐感觉,黑铁城和樱见修,肯定有什么关系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