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雷路亚上层。

樱切来到夜公会之后,这里挤满了人。

“是樱切……”不少夜公会成员在看见樱切之后,主动的让开了道,尽头,是夜公会的会长夜权和管理弥留,以及其他管事都聚集在此地。

“樱切你来啦。”看到樱切之后,弥留立马来了精神,他三步两步的走到樱切的面前,冲着她打起了招呼。

而樱切只是冷淡的点了点头,穿过了弥留之后,来到了夜权的身边。

“会长。”

“你来的正好,现在的格局有些混乱啊,赤尾公会已经两次强行攻略别家公会的地盘了。”盯着已经在贴吧吵的沸沸扬扬的帖子,夜权摇了摇头。

“樱切,可能你以后攻略也需要注意一点,然后再是最近不要轻举妄动,游戏里的氛围不是特别好。”

“我知道了,只是我想问一下。”

“嗯?”夜权有些惊讶的望着这个神色清冷的女孩,印象中,她好像从来都不会问什么其他的问题,一向简洁明了。

“黑铁城,是怎么回事?”

“啊,这个还是黎明公会那边出了问题。”头疼的揉起鼻梁,夜权说道:“黎明公会的会长琳洛,似乎和黑铁城的NPC达成了什么交易,有意保下黑铁城。”

“NPC……交易?”

“喂喂,开什么玩笑,我怎么不知道在游戏中和NPC还能交易的?”

夜权的话刚刚落下,整个大厅都开始嘈杂起来,弥留更是皱了皱眉头,从游戏开始到现在,从来没有听说过NPC是可以交流的。

在玩家们进入到这个世界之后,与那些NPC也都是拔刀相见,这黎明公会的会长也是有点意思。

“然后现在赤尾公会插了一脚,不顾黎明公会的情况,率先攻略掉了黑铁城。”夜权的话很明显,就是赤尾公会的那些家伙,完全没有把黎明公会放在眼里。

“会长,您觉得会不会这一次赤尾公会和黎明公会会开战?”弥留开口问道。

“不知道,但黎明公会和赤尾公会的划分地区比较的繁杂,我记得赤尾公会最大的一块地就是森都,而黎明公会是北边的海都,如果他们两家打起来,无论谁赢谁输,对双方都是无意义。”当公会被打散之后,他们所占领的地方也将重置,变为无人状态,到时候肯定又有公会会上去抢夺。

毕竟公会所占领的地区,很大一部分,决定了他们的收益。

“谢谢你,会长。”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樱切扭过头,离开了这间大厅,弥留盯着她的背影,撇了撇自己的嘴角,看她的样子这么着急,难道这件事和樱见修有关?那个该死的无能者……

关上了大厅的门,里面还在议论纷纷的声音逐渐减弱,樱切行走在长长的幽暗走廊上,月光,透过窗户,折射在她雪白的长发上。

打开了菜单,暗淡的光芒照亮了她的脸孔,她的手指滑动着列表,最终,在樱见修的名字上停下。

樱见修的名字已经亮起,而上面的位置依旧是隐藏。

难道说,樱见修他……

关掉了菜单,樱切加快的步伐,转眼间消失在了黑暗里。

……

黑铁城,樱见修呆呆望着这个出现在他的面前的黑发女孩,她的眸子,依旧波澜不惊,她就这样站在这里,望着自己。

“南宫锻匠……”咽了口唾沫,樱见修抬起脚,走了过去,心中越发的凄凉,因为自己的愚蠢,断送掉了黑铁城,如果那个时候……

如果那个时候,自己还有更好的办法,做出更好的选择,那么黑铁城或许不会覆灭,可,没有可是,时间无法逆流,这就是结果。

是自己愚蠢抉择下的结果。

以为拿下黎明公会,就沾沾自喜,放松警惕,因为相信那些玩家,自己再一次失去了栖身之地。

天空,开始下起小雨,一点一滴的,落在樱见修的头盔之上,顺着光滑的表面流下,火焰开始缓缓的减弱下去,而自己对面的女孩,依旧一言不发。

“对不起。”千言万语,自己有一大堆话想说的话,可最后滚入喉咙的,只有这三个字。

雨滴,挂在南宫锻匠的睫毛之上,流淌在她的脸颊上,看起来,她就在无声的哭泣一般,这个一直想保护黑铁城的女孩,这个黑铁城的城主,如同英雄一般的人物,站在属于自己的城市废墟之中。

轻轻转过身子,樱见修抬起头,望着逐渐退去红色,黑压压的天空,忽然,自己的背后,传来柔软的触感。

南宫锻匠,就这样的伏在自己的背后,将头埋进了他的衣服里,她依旧没有说话,甚至都没有掉眼泪,她只是这样无声的伏在自己的后背。

而樱见修的视线,忽然变得模糊起来,脑子里,是那些蜥蜴种与自己拼酒的搞笑画面,甚至他们的每一句都还回荡在自己的耳边。

甚至是每一句的玩笑。

还有那些在最后关头,站出来的猫系族人,以及莉莉丝那嫌弃,却接受自己的目光。

自己是异类,是人类,在自己的世界,被所有人唾弃,而在这里,他们却用最为温柔的态度接纳着自己,包括现在埋进自己衣服里的南宫锻匠。

他们都接受了自己,可自己……

却无法好好的保护他们,却让他们葬身在了人类玩家的攻略中。

心脏,像是被千把刀剐过一般,樱见修缓缓捏住自己的心脏,心好痛,为什么自己的心好痛,他们和自己完全不是一个世界,和自己毫无关系,但为什么,自己的心会这么的疼。

从最开始的艾丽莎,到现在的黑铁城,自己到最后,谁都守护不了。

脱下了自己的头盔,樱见修扬起头,任由雨滴洒在自己的脸和头发上,已经不需要在坚持了吧?

已经不需要在信任了吧。

他用力的捏紧了自己的头盔,颤抖起自己的肩膀,沙哑的笑声,从他的喉咙里发出,凄凉的笑声,回荡在这整片的黑铁城当中。

毁掉吧……

再次睁开眼睛时,樱见修的眼神在此时变得锐利,像是一把把尖锐的刀子一般,毁灭吧……

低下头,樱见修抹开自己的刘海,重新将无冕剑王的头盔戴上。

“赤尾公会。”

……

黑压压的天空下,财团公司依旧是二十四小时保持的灯光,毛栗场叼着烟卷,冰冷的温度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吐出口中的烟气,毛栗场拿出口袋里的门禁卡,熟练的输入一串密码之后,来到一个楼层,这里安静的可怕,只有他清脆的皮鞋声,甚至连灯都没有开。

这个楼层,只有尽头一扇门,冰冷的月光,照射在他的影子上,走进房门之后,房间里是轰轰作响的仪器,整个空间异常的宽旷,幽兰的光芒,照亮了他的脸庞。

在他的面前,是一个椭圆形的玻璃器皿,里面是蓝色的液体,咕噜咕噜的冒着气泡,光滑的地面上布满电缆,密密麻麻的插在玻璃器皿的底部。

“终于要开始了吗?”抬起下巴,那蓝色的液体中,淹没的是,是一扇狭隘的大理石门框,上面是用尖锐物体刻画的雕纹。

毛栗场走到一旁,又摸出香烟默默的点燃,他的目光,落在容器旁,被无数线缆包围的铁盒子里,脑子里,想到了那个女人。

“那个时候,你还在啊,但现在只剩我一个人了。”抬起下巴,望着浸泡在容器里的门,毛栗场露出苦涩笑容,这个时候,自己身边的电脑开始发出叮咚叮咚的响声。

算算时间,好像的确是这个时候。

按下键盘上的某个键,昏暗的房间立刻变得开始明亮起来,几乎整个房间内暗淡的电脑屏幕都开始发光。

逐渐,苍白的荧幕中,出现几个模糊的人影。

“辛苦了,毛栗场。”那里面,是经过处理的机械声。

“不辛苦,倒不如说,这段时间玩家们的攻略变得相当慢了呢,算上今天,好像才攻掉了两个重要的地盘。”弹掉烟头上的烟灰,毛栗场耸了耸肩膀。

“玩家们还没有察觉到吧?”

“放心吧,保密措施很牢靠,那些玩家没有任何发现,但我却发现一件很有趣的事情,那就是这一年来,玩家们所攻略的地区都是那些几乎没有人的无人区,我们还在那个世界的边缘地区。”

毛栗场抬了抬自己的眼皮,盯着雪白的屏幕。

“这是为什么呢?还是说,是刻意所为?”

“这件事情就不需要你关心了,你的工作就是领导那些玩家继续入侵那个世界,你只需要记住这个就行。”

就当毛栗场还想问什么的时候,听筒里,那边继续的说到。

“我想你也不想走那个女人的老路吧,毛栗场。”

张了张口,这次,毛栗场却没有说出任何话,冷笑一声,将烟蒂扔到了地上踩灭,他扭动着自己脖子。

“呀咧呀咧,我就是一个底下的工作人员,其余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那么就好,你好好做你的事情就好了。”这是另外一个屏幕中的声音,从声调上来看,是一个女人。

在结束了例行的谈话之后,毛栗场打开了房门,在深深望了一眼容器里的东西之后,轻轻的关上房门。

南宫锻匠之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