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促的跑车声,划破了山坡上的宁静,这是琳洛第二次来到这里,解下身上的安全带,她敲着手中的方向盘,完全陶醉在自己的车技中,从自己家里的别墅来这里好像都没过三十分钟,自己又刷新的记录。

啪的一声,樱华从副驾驶冲了出去,捂住了自己的嘴,一副已经完全不行的样子。

“会长,我可能真的不会在坐你的车了。”强压着恶心感,樱华一脸痛苦的表情。

“哎呀哎呀,等到什么时候你开车的时候,就懂得那种感觉了。”下车之后,琳洛拍了拍樱华的肩膀,脸上没有丝毫的自觉,她缓缓抬起头,望着不远处的小型复试别墅。

“那么,我们也准备进去吧,樱华。”

……

厨房内,高压锅正不停的冒着气泡,不停的有香味从里面冒出,樱见修裹着围裙,一副家庭主男的样子,看着他滑稽的造型,樱切的嘴角浮现出若有若无的笑意。

“感觉你今天心情不错的样子。”听着樱切的话,樱见修转过身子。

“诶?有吗?”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难道自己喜悦的心情都已经刻画到脸上了?也是,自己已经度过了最大的那道阻碍,之前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至少通过这件事,对那些玩家失望的樱见修燃起了久违的信任。

人类玩家,或许还没有糟糕到那种地步。

不过这个大小姐,对于自己还真的是关注呢,也不知道算不算得上坏事,虽然自己已经不再是永远零级的玩家,但这些东西,只有自己知道。

“说起来,刚刚我说的那件事情,你考虑的如何?”不知道是因为期待还是什么,樱切的声调稍许抬高了一点。

“这个……”樱见修回忆起刚才樱切给他说的第二件事情,就是希望樱见修能和自己组队,一起去攻略无人区还有去竞技场上分,樱见修其实也不太清楚,为什么她会拖着自己这个拖油瓶,或许是因为游戏发售之后,她慢慢疏远自己的愧疚。

权衡了利弊之后,樱见修点了点头:“如果全服第一的大佬愿意带我,我当然愿意。”而且还能气一气那些平时看不起他的人,岂不美哉。

在南宫锻匠给自己打造好武器之后,自己也是必须融入人类玩家之中。

“好,到时候我会向我固定队的成员介绍你。”拉开椅子,樱切缓缓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来到厨房,从柜子中拿出碗筷。

近距离的观察下,樱见修都能闻到樱切身上的香味,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那樱花瓣粉嫩的嘴唇让他别过视线,不管是游戏中的南宫锻匠,还是现实中的樱切,都是美丽的让人窒息的存在。

像是察觉到樱见修的异样,樱切停下了拿碗的动作,可爱的歪起脑袋。

“怎么了?”

“没什么。”

“嗯?”猛地向前凑近,面对樱切忽然放大的眼睛,以及那一阵少女的香味,让樱见修愣在了原地。

太近了太近了——!

一边想着,他一边往后退去,而他的脚,却在此刻突然一歪,整个身体不听使唤的向后倒去!

手,不由自主的拉住了樱切的手臂,樱见修和樱切的身体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啧,疼疼疼疼——!”闭着眼,揉着自己脑袋,樱见修想要挣扎的爬起来,手指却碰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

“啊……”

清冷,却带着异样的娇喘声,将樱见修有些发懵,嗯?刚刚是什么声音?还有为什么自己身上这么重?

双眼微微的张开,樱见修只觉得自己快要晕眩过去,面前,樱切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自己,飘下来的黑发落在他的脸颊上,为啥,这个女人的脸居然有些红?是自己看错了?

顺着目光继续往下看去,樱见修只觉得自己的双眼顿时一黑。

自己的手正握在樱切挺起的胸部上!

那这么说,自己刚刚触摸到的东西……樱见修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冒烟了。

“如果说这是误会,你会信吗?”樱切冰冷的眼神却让樱见修的后背一阵燥热,要不自己现在立马戳瞎自己的双眼?还来得及吗?!

咔嚓一声,樱见修听见自己玄关的门忽然被打开了?然后迎面而来的,是熟悉的声音。

“樱见修小弟弟,我和你姐姐来做客了哟——!哟……哟?”直线向下的声音,琳洛和跟在她身后的樱华,她们两个人的目光第一时间死死的盯着被樱切压在身下的樱见修。

以及,握着樱切胸部上那双罪恶的手。

“樱见修……你……”没等琳洛发话,樱见修已经看见了樱华那副要杀人的眼神。

“这是误会!误会——!”都顾不上自己和樱华糟糕的关系,樱见修开始反抗的大叫起来。

“大、大新闻啊……樱见修居然和游戏中的女神做这样的事情,这到底是人心的险恶还是道德的沦丧?”旁边的琳洛都拿出手机准备拍照了。

你丫的可是黎明公会的会长啊!能不能有点节操?!

飞快的起身,樱见修慌乱的拍打着自己的衣服,然后马上一本正经的说到:“嗯,欢迎你们,琳洛会长,姐姐。”

“欢欢欢迎你个毛线啊——!”樱华一把走向前,拉下樱见修的衣领,抬起膝盖磕在了他的肚子上,樱见修立马瘫软了下去。

“你没事吧樱切,这个变态没对你做什么吧?”

“……”

“拜……拜托你也解释点什么吧?”倒在地上的樱见修不断的翻着白眼,旁边的琳洛轻轻蹲了下来,手指戳着他的脑袋。

“看不出来呀樱见修小弟弟,很厉害嘛。”

厉害你个锤子啊……

樱见修艰难的抬起头,望着樱切,却隐约中看见了她谅解的笑容,啊,不愧是樱切,您大人真是有大量!他差点扑过去抱住她的大腿。

可马上,樱切的神色就平淡了下来,然后用低沉却带点羞涩的声音说到:“他刚才好像摸了我的胸。”

咣当。

……樱见修只希望自己这个时候昏死过去。

“樱见修……”

“不不不姐姐,你听我说,这真是误会啊!”樱见修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嗯,我知道是误会呢,那么就请您……”樱华抬起了脚,缓缓的说到。

“去另外一个世界解释去吧!”

下一刻,樱见修的惨叫声响彻这片天空……

……

二十分钟之后,琳洛拍着自己的肚子,笑的几乎快要岔气。

“什么嘛樱见修弟弟,你这样子可是会被全服玩家通缉的,樱切的粉丝可是有很多的。”

无视了她的调侃,樱见修蹲坐在角落里,怎么不笑死你啊——!

这也是自己,第一次见识到现实中的黎明公会会长,完全和游戏中的形象一样,就是一个巨乳萝莉嘛!

“樱切,我觉得以后你还是离他远一点。”不善的口吻,樱见修努力的不去看他姐姐那副凶恶的眼神,分分钟可以穿透你的身体。

“嗯,我知道了。”樱切果断的点了点头,喂喂,不要一副把人家当成变态的样子啊!

“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之后,这本是属于自己的夜宵时间,家里却莫名其妙的多出这么多客人。

“琳洛会长,还有姐姐……”在说出姐姐这两个字的时候,樱见修还特地看了一眼樱华,发现她没有明显的排斥之后,才继续向下说到。

“这么晚了你们来这里是做什么?”

“当然是来看看你了,弟弟,应该说你的姐姐很担心你。”

“会、会长?!”樱华马上望向琳洛。

姐姐……在担心自己?

“不止你樱华哟,还有一个人。”冲着樱见修眨了眨眼睛,琳洛的意思,樱见修差不多明白了。

“听说你最近的行踪飘忽不定,还会隐藏自己的地点和等级,所以她们都担心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咕咚一声,樱见修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忽然的加快,或许她们都不可能想到,这段时间,自己都在黑铁城,而她们当时的敌人,现在,就坐在她们的面前,还在一起吃夜宵。

“最近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所以……”

“那为什么要连行踪都要隐瞒起来?”琳洛的语气忽然的开始严肃起来,樱见修微微眯起眼睛,如果没猜错,自己和这位黎明公会会长是现实中第一次见面,果然也和游戏中一样,是一个敏锐的家伙。

放在桌底下的手指点着膝盖,樱华和樱切似乎也在等待自己的答案。

“发现了一个我可以打过的无人区,所以我最近都在那边练习,隐藏等级和位置是怕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樱见修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这句话。

“无人区?你自己发现的?不对,你已经不是一级了?”比起无人区,樱见修的等级提升让樱华呆滞在了那里。

“嗯,目前我已经是十几级了,所以……”

“太好了……”

“诶?”

“不对不对,我刚才什么都没有说——!”樱华猛地扭过脑袋,樱见修无奈的撇了撇嘴角,自己老姐的性格还是捉摸不透啊,不如说,女人的性格自己都无法捉摸。

无人区……

琳洛微微皱起眉头,据他所知,现在游戏中的无人区基本都有玩家在那里刷熟练度,怎么可能忽然冒出另外一个未开发出来的无人区?

盯着樱见修沉稳的样子,还有这种感觉是什么?总觉得有一些莫名的熟悉感。

“嘛嘛,不好意思啦,刚才那么郑重的问你,其实嘛,我也只是想让我家副会长能够安心而已。”颇为得意的插着腰,琳洛冲着樱见修眨了眨眼睛。

“会、会长……”

“没事啦樱华,你们可是姐弟,有什么时候都可以说开的,就比如……嗯?”琳洛说到半头的时候,口袋里,传出轻微的震动感。

“这个时间是谁给我打电话呢。”

不仅是琳洛,就连樱切的手机也开始作响,刺耳的铃声回荡在樱见修的房间内。

樱见修耸了耸肩,拿起桌角边的水杯,可他的手指却在此刻猛的抽搐了一下,整个水杯脱离了他的手心,下一秒跌落在了地上,四分五裂,水花四溅。

而伴随着这一声清脆响声的,还有琳洛猛地拉开椅子的尖锐摩擦声。

“你说什么——?!”

面前,刚刚还笑盈盈的琳洛陡然变了脸色,豆大的汗珠从她的脸颊两侧滑落下去,马上,她就拿起了自己的外套,冲到了玄关。

“会长?”似乎很少见到琳洛如此的慌张,樱华也急忙站了起来。

“我们快回去,黑铁城出事了!”

“诶?”

都没来得及和樱见修告别,琳洛拉着樱华离开了樱见修的家。此时,樱切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修,我得回去上下游戏。”

“哦……哦。”

等到樱切离开之后,整个房子,陷入了久违的宁静,有的,只是地板上水的流淌声,樱见修呆滞的望着破碎的玻璃杯,下一秒他反应了过来,连滚带爬的冲向自己的房间。

黑铁城……黑铁城……

自己的脑袋里,出现的,是南宫锻匠的身影,以及那群蜥蜴种以及莉莉丝在一起的片段。膝盖都有些乏力,樱见修摇晃的来到自己的房间后,猛地戴上了头盔。

Mirror world启动。

安布里泽特大陆,已经完全的黑下来,可位于森都附近的黑铁城,它的上空却是一片绯红,无数的建筑已经化为废墟,呛人的烟雾飘荡在空气中。

艾伦站在破碎的房屋楼顶,望着眼前凄凉的景色,无数蓝色的粒子漂浮在上空,宛如星辰一般。

“哈哈哈……”捂着自己的脑袋,他发出讥嘲的笑声。

“什么黑铁城,到头上,还不都是我的囊中之物。”热浪,吹起了他的头发。

脚步声,让他缓缓回头,那是一身血红色的铠甲,有着一头时装中的火红长发,细长的眼睛让他看起来像是一只狡诈的狐狸。

“赤则大人。”

“哦呀,不管怎么看,都是这副场景最让人心动。”被称为赤则的男人走到了艾伦的身边,他是赤尾公会的会长。

“让这片和平的城镇,染上我们的颜色,这才是攻略的兴趣。”

“那还要恭喜赤则大人拿下了森都,现在又拿下了黑铁城。”

“不是因为有你嘛,所以我们才能拿下,哦呀哦呀。”像是发现了什么,赤则从房屋上猛的跳了下来,挡在了一个正在奔跑人的面前。

“……”那是一个年纪稍许年长的猫系亚人,也是南宫锻匠和莉莉丝所认识的人,林妈,此时的她,全身布满灰尘,头发散落。

“这么晚了,阿姨您是要去哪里呢?”红色的眼眸中放出戏谑的光芒,赤则缓缓拍着自己的手。

“你……”

“啊,虽然对于NPC我是不关心的,但我还是介绍一下我自己,我的名字叫做赤则,哪怕是程序,也请牢牢的记住这个名字。”赤则微微的弯下腰,做出贵族的礼节。

“是你……在攻击黑铁城吗?”

“当然,是不是很美丽?为城市染上红色,让我的身心都会感觉到愉悦呢,当然了,您也是。”点开背包,一把黑色的大剑,落入了赤则的手中,他伸出舌头,舔着自己的嘴唇。

“我会赐予你,最华丽的死亡。”

“我还不能死。”林妈微微捏住拳头。

“死不死,是由我决定。”赤则猛的将大剑竖在地上。

看着赤则,林妈没有与他厮杀的打算,至少,要得掩护那些年轻人离开这里……打定了注意,林妈的手出现黄光,她本来也是一位魔法使。

大地开始微微的颤抖,四周散落的石头像是被吸引一样,发出颤抖,立刻,它们就像是有了目标一样,全部漂浮在了空中。

“原来还是一位有战斗力的NPC啊,有点意思。”

没有回答赤则的嘲讽,林妈猛地挥出手臂,那些石头立即窜向还在原地没有动弹的赤则,并覆盖在了他的身上,一层一层的叠加。

很快,就已经完全看不见赤则的身影,他已经被石块完全的挡住。

汗珠,从林妈皱褶的额头滑下,这样一来,也能够拖住他一阵子,疲惫感,立刻涌上这位老人,让她都有些无法站稳。

周围安静了下来,只能听见火苗燃烧木头的噼里啪啦声。

就当林妈准备离开的时候,土堆中,却出现了一阵刺耳的笑声,不少石头开始碎落。

“原来如此,是想封住我的行动呀,但是很可惜……”

轰隆一声的巨响,整个石堆开始炸开,扬起烟雾,一道红色的身影,从烟雾中飞速穿过,下一秒,达到了林妈的面前。

“你……”

“死吧。”巨剑,还无阻拦的贯穿了林妈的身体,赤则的手猛地握住手中的剑柄,一道红色的光波从林妈的体内窜出去,她背后的墙壁立即被轰出一个大洞。

“……”

“就是这个,就是这个,虐杀别人的快感啊!”赤则的脸上,露出疯狂的笑容,他看着面前已经低耸下脑袋的林妈,睁大了自己的眼眸,那是一副扭曲的面容。从他的视野中,林妈的血条已经见底。

一声轻微的讥嘲笑声,让赤则楞在原地,他猛的低下头,看着林妈,却发现对方并没有立即死去,流血的嘴角正扬着某种笑意。

“你笑什么?”

“无知的年轻人……”林妈忽然抬起双手,捏住了大剑的剑身,哪怕是已经破烂不堪的身体,自己……也有想守护的东西!

“老阿姨,你要做什么?”疑惑的歪着脑袋,赤则挖着自己的耳朵:“也罢,既然你想增加你的痛苦,那我很乐意为您效劳。”

扭动起自己的剑柄,插在林妈身体内的剑刃也逐渐开始旋转,林妈再次突出一口鲜血,她的脚部开始化为蓝色的粒子,逐渐飘散。

“林妈……林妈……不要……”不远处的房顶上,传来莉莉丝无声的呐喊声,她的泪水已经从眼眶中夺出,如果不是制杖在旁边,估计现在她早就已经冲了出去。

“莉莉丝大人,您现在不能出去,林玛用生命吸引了他们的注意,您现在出去的话……不是辜负了她的心意吗?!”咬着自己的牙齿,制杖那双眼睛里透出无尽的怒火,何时,他居然要一个女人来掩护他们撤退。

“可……可林妈她——!”泪水,已经模糊了莉莉丝的视线,她抬起头,却呆在那里,恍惚间,林妈似乎往他们这里看了一眼,自己所能看见的,只是林妈狼狈面容下,那一丝熟悉的慈祥微笑。

已经足够了……

林妈在内心里点了点头,哪怕只是莉莉丝,她是自己年轻的族人,只要她还活着,猫族就不算完结。

春天,依旧还会来临。

忍着剧痛,自己的身体已经有一半化为了蓝色的粒子……回忆之中,自己第一次来到黑铁城,见到的,就是那个黑发女孩。

“我是南宫锻匠,从现在起,你们是我的子民,我保护你们的安全。”那个时候,她站在自己的面前,面无表情的说出这句话。

在很久很久的一夜中,她问过自己。

“林妈,你为什么会想来黑铁城呢?”

“因为我们都不想在受到战火的波及了。”那是自己的回答。

“那如果……有一天,黑铁城遇到了战火,林妈会怎么做呢?”夜空之中,那个女孩的眼睛闪闪发亮,而自己只是恭敬的站在一边。

“那我会第一个挡在我族人的面前。”那她听到自己的话之后,却马上回答。

“不需要,如果有那个时候,我会站在你们面前,来保护你们。”

“那还是真可靠呀,锻匠大人,不过如果真的有那一天的话……”林妈抬起头,望着璀璨的星空。

“我还是希望我能够帮助你们,你们是年轻的一辈人,是整个大陆的希望。”

“所以锻匠大人,你也要……好好的活下去呀。”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林妈缓缓输出一口气,捏住大剑的手忽然的捏紧!

“来吧——!”她用尽自己全部的力气大喊道,瞬间,在她四周的地面开始龟裂,无数的碎落的尖锐石头漂浮在了半空之中。

密密麻麻的,几乎要覆盖住赤则的视线。

“你……要做什么?”哪怕是赤则,也被这夸张的架势吓到了,巨大的压迫感,开始撕裂他的神经,顾不上在折磨林妈,猛的开始抽拉自己的大剑。

“小鬼,就让你见识见识,我们的力量吧!”

林妈没有停留,她猛的将手挥下!

顷刻之间,无数尖锐的石头席卷向他们,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巨大的气浪让在一旁观战的艾伦都被吹飞了出去。

“林妈——!!!!”莉莉丝张大了眼睛,喉咙里发出凄凉的叫声。

烟雾之中,两道蓝色的粒子从里面冒出,其中一道,升到上空,像是翩翩起舞的舞蝶,划向更远的地方。

月光之下,在某座山脉之上的南宫锻匠,抬起头,望着夜空,她的背包里都是一块一块蓝色晶莹的矿石。

拿起身边的水,南宫锻匠抹去了额头上的汗渍,刚准备喝一口,而一道细微的蓝色粒子,却漂浮在了她的周围。

“萤火虫吗?”南宫锻匠刚刚抬起手,指尖刚刚要触碰到的瞬间,那道蓝色的粒子,却消失在了她的指缝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