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呀哦呀,大名鼎鼎的剑圣大人居然来到我们这里。”亮堂的大厅,琳洛缓缓起身,看着她面前拥有一头雪白长发的女人,全服公认的女神级别人物,这一代剑圣称号的拥有者,记得之前在PVP节点的时候,自己始终无法跨越过樱切这座堡垒。

“抱歉,我来是有一点事情的。”樱切的背后,有不少黎明公会的人正在默默的偷窥,毕竟是传说中的女神大人啊,夜之公会的成员!

房间内,传来樱华冷漠且锋利的视线,那群吃瓜群众立马散开,整个会议室再次陷入了安静。

“打扰了。”清冷的嗓音,回荡在这片空间里,樱切迈着步子,进入到了会议室内,哪怕是琳洛,都不得不感叹,真的不愧是受全服玩家爱戴的女人,身上的气质,还有气场完全不容小视。

不过夜之公会的樱切来这里是要做什么?琳洛不禁有些头疼,难道是来过问黑铁城的事情?麻烦的大小姐啊。

“那我就开门见山了。”刚刚坐下来,樱华就感觉到了樱切转移过来的视线,她一脸发愣的指了指自己。

诶?难道樱切是来找自己的?虽然原来他们两家关系是还不错,可当自己离开家中之后,似乎樱切和她也就没有太多的来往。

“樱华姐,我有点担心樱见修。”在樱切的话刚刚冒出来之后,本来在一旁头疼萎靡的琳洛却忽然来了精神,那双圆瞪的眼睛冒出熊熊的八卦之火!

“樱见修?”喃喃的念出这个名字,樱华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难道自己的弟弟又做了什么事情么?

“嗯,自从森都被攻略之后,他的行动就有些飘忽不定。”

飘忽不定?自己的老弟不都是这样的吗?嗯?等等!下一秒,樱华也和琳洛一样,瞪起了眼睛,为什么自己的弟弟会这么受这位女神的关注啊!而且连他行踪不定这种私人隐晦的情报都可以掌握到!

琳洛兴奋的搓起手,这完全就是爆料,无能者和国民女神,这完全就是YY小说里的套路啊!

“会……会长,你冷静一点。”樱华看着旁边莫名燃起的琳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轻轻咳嗽了一声,对着樱切说道。

“这个我也很抱歉,我也很长时间没有回过家了,而且樱见修不都是这样的吗?”

“不对。”摇了摇头,樱切否定了樱华的说法,她组织了一下语言之后,才淡然开口。

“从开始到现在,樱见修的登录地点都是森都,没有变化过,当森都被攻略之后,他就开始隐藏了起行踪,包括等级,所以我想问的是……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隐藏行踪?还有等级?樱华也皱起了眉头,自己的弟弟到底在做什么?

这时,琳洛猛拍了拍樱华的背后。

“哎呀哎呀,想不到你的弟弟居然这么受欢迎。”那完全就是一副恶趣味的笑容。

“会长想多了,只是我们和樱切小姐是邻居,而樱切小姐和我的弟弟也是同校而已。”

“你就狡辩吧,诶?难道就是传说的……”琳洛在些许停顿之后,说出了这个词:“弟控?”

弟控个毛线啊!樱华有时候真的很受不了自己的会长。

“樱华姐最近有过回家吗?”樱切的声音,让樱华重回到冷静,好像自己上次回家和樱见修大吵一架之后,就再也没回国家,游戏也只是在樱切的宴会上见过一次,也基本没怎么说话,自己这种行为怎么能算上弟控呢,自己只是一个不称职的姐姐罢了,在他所需要自己的时候,她并没有伸出手。

只要是谈起樱见修的时候,樱华的情绪总会开始低落,看着自己的副会长,琳洛在旁边露出苦涩的笑容。

不管怎么样,樱华也好,樱见修也好,都是一群小孩子。

“嘛嘛,要不这样?”说着,琳洛亲切的挽起了樱华的肩膀,她俏皮的闭上一只眼睛:“刚好我们的攻略也才结束,剩下的时间都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我现在就带着樱华赶去樱见修的家里,看看他到底在做什么!”

“哦,嗯,嗯?等等——!会长?”反应过来的樱华惊恐的向后退了退,撞在了会议室的椅子上。

“小樱华,你这段时间谈论樱见修的次数也变多了呢。”琳洛一副大人的口吻。

“不,会长我没有。”

“还在狡辩,而且啊,你应该很想你的弟弟吧?大家好好聊聊如何?我想没事的。”说着,琳洛的眼神逐渐正经起来,可下一秒,她的嘴角却传来了有些寂寞的笑容。

樱华知道琳洛的一个秘密,也是会长心里的禁区,在良久的思考之后,樱华终于败下阵来。

“哎,我知道了会长……先说好,我们只在那里呆一小会。”

“恩恩!只是一小会儿,我向你保证。”双手合一,刚才的异样的情绪一扫而空,琳洛放在了左脸颊处不停的点头,眼睛都眯成了月牙形。

看着事情敲定,樱切拉开椅子站了起来。

“那,你们到的时候,也请麻烦通知我一声。”

“啊咧,樱切小姐也要去吗?”琳洛传出了绕趣的调侃,好不容易被她逮到了戏谑这冰冷女神的机会!她自然不会放过。

“嗯。”点了点头,樱切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间会议室,关于黑铁城的事情,她并没有提一句。

哦呀哦呀,樱切也是一个花季少女呢,也是该谈谈恋爱了。盯着樱切的背影,琳洛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现在的她,干劲十足。

“那么事不宜迟,我们准备下线动身吧!”

“诶,会长现在就要去吗?我……”

“哼哼,我们这是突击检查,没准能在他的房间发现一些有趣的东西呢,比如成人漫画?”

“会长……你啊……”

此时在黑铁城的酒吧里,樱见修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嗯?难道在游戏中自己还会感冒的吗!?

“怎么了?”旁边的南宫锻匠疑惑的望着自己,这女人也喝了一点酒,在暖色灯光下,她的脸颊有些发红。

“没啥,话说,这次我是帮你度过危机了,所以武器方面。”樱见修只希望她能够记起自己的事情,现在复活石只有一片,自己需要武器去参加人类玩家那边的活动,才能继续得到复活石的其他碎片。

“安心吧,黑衣小朋友,我明天就会出发去找材料,倒不如说,我已经找到了。”面对南宫锻匠斩钉截铁的语气,这女人,居然一直把自己的事情放在心上啊。

“那就好,不过黎明公会那边的武器,怎么样?”这才是最为严肃的问题,哪怕是南宫锻匠,樱见修也觉得在一星期内,她不太可能完成六十件装备这样浩大的工程,所以刚刚他还打算将自己的事情延期。

“地下室有很多,都是我空闲打造出来的,到时候随便拿六十件就好了。”

樱见修差点鼓起了掌,真不愧是南宫锻匠,做事就是靠谱!

“不过,黑衣小朋友是在担心我吗?”忽然一下,南宫锻匠的声音有些低沉,配合她悦耳的嗓音,有一种止不住的诱惑感,樱见修连忙摇了摇头,望向南宫锻匠,却楞在了原地。

他们两个人坐的很近,自己扭头的动作过于激烈,现在两个人的脸几乎是贴在一起,哪怕是戴着头盔,樱见修也能感受到南宫锻匠身上的香味,以及鼻子口腔中的淡淡酒精味,他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

周围的嬉闹声仿佛都不复存在,整个世界只有自己,还有南宫锻匠,看着她有些迷离的眼神,樱见修不禁咽了口唾沫。该死,自己居然觉得南宫锻匠很可爱?自己没喝酒啊,怎么就醉了呢?

该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樱见修只觉得自己的心脏越跳越快。

而南宫锻匠也没有开口,整个气氛既尴尬,又暧昧。

就当樱见修张开嘴巴的时候,自己的身上,忽然感觉到了沉重的重量!

“哎呀,少年,你和我们家城主在这里唧唧我我什么呢。”制杖从背后一把勾住樱见修的脖子,一脸醉意的看着他,眼神都相当的滑稽。

“我我才没和她唧唧我我呢,真的是,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一脸愤恨的望着制杖,樱见修猛然意识到,自己为什么要愤恨?难道是因为它破坏了自己和南宫锻匠的气氛?

樱见修只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烧起来了,他连忙站起身子,咳嗽了一声,对着南宫锻匠和制杖说道:“那我就先撤退了,过几天我再过来,到时候等待你的好消息。”

都没有南宫锻匠回复,樱见修连忙离开了酒吧,留下了一脸懵逼的制杖,它绕了绕自己不存在的头发,对着南宫锻匠说道。

“是不是我毁气氛了?”

“大概吧?”南宫锻匠歪起了头,继续喝起了起泡酒。

哈雷路亚最高层。

樱切从黎明公会大厅走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黯淡下去,最高层的公会层只有稀稀拉拉的一小群玩家,大部分玩家在没事是不太会来这里。

可即使如此,她的出现,也让留在这里的玩家发出惊喜的叫声。

樱切无视掉周围炙热的视线,她的眼睛望着不远处一座鲜红色的建筑,那是赤尾公会的地盘,门口,有两个人正在那里攀谈,其中一个人自己还算熟悉,那是黎明公会的艾伦,另外一个从服装上来看,应该是赤尾公会的成员。

这两个人……

樱切皱了皱眉头,有一股不太好的预感涌上心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