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铁城在今天,迎来了最热闹的一天,在广场的酒吧外,是一块醒目的标语——“今天酒水食物畅饮免费!”

四周,都加满了桌椅,猫族人和蜥蜴种正在那里划拳拼酒。

酒吧内,不算大的空间也拥挤满了人,最中间的位置的桌子,是南宫锻匠和樱见修的位置,不过两个人并没有在这里。

“莉莉丝,锻匠大人和少年呢?”灌着啤酒,制杖询问起了在一旁帮助酒吧老板端盘子的莉莉丝。

“在墓地,这场战役,我们也失去的一些伙伴。”

“这样啊……”制杖的脸因为酒精而变得红润起来,显得特别的滑稽,这次战场上失去的,几乎都是他们蜥蜴种的人,但包括制杖也好,其余留存下来的蜥蜴种也好,都没有去墓地目送伙伴最后一程,因为没有意义,他们不矫情,比起死气沉沉的目送,他们更愿意用酒来吊念自己逝去的同伴。

莉莉丝默默拍了拍制杖的肩膀,虽然这群蜥蜴种大大咧咧不修边幅,但它们的心理,估计多多少少也有一丝难过,毕竟这群蜥蜴种入驻黑铁城已经三年了,互相称兄道弟也已经三年。

“希望这次,黑铁城不会再有什么事情就好了。”这是现在,莉莉丝唯一的期望。

“啊,的确是的。”制杖点头说道。

黑铁城郊区的墓地,这是南宫锻匠和樱见修第二次来到这个地方,看着多出来的空墓碑,樱见修的心情有些沉重,虽然自己的战略成功,但还是牺牲了一些黑铁城的居民。

“不用在意,我想它们也应该是抱着誓死的决心,才会加入这场战役。”面前,保持祈福手势的南宫锻匠回过头,她的眼眸相当的透亮。

“我知道,不过如果我在多想一点更好的策略话,或许它们就不会……”这其中死去的蜥蜴种,有的在之前的酒吧还和他喝过酒。

这个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的手传来轻微的触感,不知什么时候,南宫锻匠已经牵起了他的手心,虽然戴着手套,可他还是能感觉到一些柔软的触感。

这手……我可以玩一年呢,嗯等等!

一把甩开南宫锻匠的手,樱见修一脸惊愕的样子。

“你你你你这是在干嘛?”难道又是什么恶作剧?这该死的南宫锻匠肯定在心理嘲笑自己的慌乱吧!

“哎呀,我还以为这样你的心情会好受一点呢,听说这是人类安慰的想法。”无视了他慌乱的样子,南宫锻匠一脸天然呆的举起左手,歪着脑袋点着自己的脸颊。

“人类也不会用这样的方法安慰对方!这谁告诉你的?”

“莉莉丝。”

嗯?想不到那个一脸三无的猫族女仆莉莉丝居然能想到这样清新脱俗的安慰手法,简直是妙啊,怎么自己就没想到……话说,妙你个头啊!

“你明明不是人类,啊对了,你之前……”想起自己陷入绝境的那会儿,南宫锻匠所爆发出的能量。

“哦,我忘记和你说了,其实我是鬼族。”

“鬼族……?”看着南宫锻匠精致漂亮的脸蛋,樱见修很怀疑这女人是不是在逗自己,在自己印象中的鬼都是那种张牙舞爪,面目可憎的家伙,而看看这女人……

“恩,因为大陆从原来到现在,都是在内斗状态,所以我就自己出来了,创办了黑铁城。”南宫锻匠说的轻描淡写,可樱见修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女人刚刚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题吧?

“内斗?这是……”

“哦,难道你不知道,在这片大陆,拥有不同的种族吗?有精灵,吸血鬼,鬼族,兽族等等。”

不对吧……在游戏经历了长达这么久的时间,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过攻略过这些所谓种族的地盘,除了之前的森都。

似乎知道樱见修在想些什么,南宫锻匠缓缓的说道:“这片大陆,各个不同的种族阵营都聚集在魔王塔的四周,那里才是它们的大本营,像黑铁城还有森都,都是边部地区。”

“你的意思是……现在我们还在大陆的外围?”

“的确是这样,你们人类所侵略,占领的地方,大多数都是荒废的地区,里面的怪物,都是大陆内,各个种族内斗之后,魔法的留存品。”

荒废的地区……也就是无人区?的确,在游戏开放之后,人类虽然攻略了这片大陆四分之一的土地,但大多数,都是一些地下迷宫以及荒凉的山坡,而且里面的怪物还会不断的出现。

“那你的黑铁城……”

“我的黑铁城是收留各个不想参加内斗的各派种族中的一小部分人,它们厌倦战争,所以才会寻求庇护,原来因为战乱的地区在内部,所以我将黑铁城建设到了边缘,可没想会有入侵者,而且还是会复活,源源不断的入侵者。”南宫锻匠在之前的战斗中,那个拿着权杖的女人,自己很清楚,她是被自己一刀劈成了两节,可到最后,还会出现,这已经超越了魔法。

复活啊……因为这些人类玩家是数据啊,所以当然能复活。

在内心里默默的说道,樱见修望着不远处高耸的山脉,没想到在异世界大陆,居然也有这么多的事情,艾丽莎所在的森都也是外围地区?也就是想避免战争么……还有魔王塔?那是什么东西,而且南宫锻匠似乎也有许多东西都没告诉自己,不过也已经无所谓了,战役已经结束。

“那么,黑衣小朋友,我们也该回酒吧了,它们应该等急了。”末了,南宫锻匠一把拉过樱见修的衣领,不管他抗议般的怒吼,逐渐离开了墓地。

晚间,当南宫锻匠和樱见修回到酒吧之后,整个宴会就开始了,酒吧内,大群大群的蜥蜴种跳起了舞蹈,看着它们魁梧的身材伴随着猫族的配乐而扭动身体,樱见修快要把之前的饭都笑喷出来,望着南宫锻匠,她的心情似乎也不错。

一曲舞之后,樱见修在内心里默默打定了注意。

“好!”

他猛地站起来,挽起了袖子。

“怎么了少年?”看到他站了起来,还在跳舞的制杖和其他蜥蜴种都停了下来。

“嘿嘿。”打了一个响指,樱见修抬高了自己的声音。

“舞蹈怎么能不配美食呢?今儿,让你们体验一下从未吃过的料理!”

蜥蜴种兴奋的叫声,几乎都要把整个屋顶掀翻,就连南宫锻匠都有些惊讶的望着樱见修,他好像从未说过自己会做饭?

欢乐而温馨的气氛,环绕在了酒吧的每一个角落,天色已经黯淡下来,而距离他们颇远的人类玩家地区,艾伦来到了哈雷路亚的最高层,也就是各个不同公会驻扎的层内,他刚刚走了出来,就有人已经过来迎接他。

“恭候你多时了,艾伦大哥。”说话的,艾伦还算熟悉。

“嗯,青铜,带我去找你们的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