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缓缓指向中午,黎明公会放弃了正面突袭,蜷缩在山下,而上方,满地的碎石,几乎盖过天的灰尘。

“会长,怎么办。”樱华轻轻蹲在琳洛的身边,此时的他们已经没有刚开始那般光鲜,现在各个都是灰头蓬脸。

“现在的话,补充人员吧,但哪怕是设下传送水晶,我们这边依旧要突破前面的山坡。”望向四周,队伍中的T阵型可以完全溃散,现在正在重组。

这种失败的滋味自己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了。

“会长,第一部队和第二部队已经补给完毕,传送水晶也已经设定完毕。”艾伦走到琳洛的身边,他的脸上相当不好看。

“我知道了。”灌下手中的体力药剂,琳洛抹了抹嘴角。

“现在,我们开始继续攻击——!”

山坡之后,樱见修正窝在背坡里,手指点着自己的手臂,从开战到现在已经度过快两个小时。

黎明公会居然这么强悍,真不愧是排上名的公会,在这样下去,继续拖下去其实对这边来说是更加的不利。

毕竟人类的身体只是数据,可以无限次的复活。

算着手边的底牌,滚石还有五个,而那种爆炸,也最多还能用两次。

“你在想什么。”和樱见修同样姿势的南宫锻匠撇过眼睛,目光对着他的脸庞。

“这样下去其实对我们是绝对不利的。”将自己的所思考的东西咽下去,游戏什么的,估计这帮人也无法理解。

“但从目前的结果上来看,战果很成功。”

“不,不是这个问题。”头疼的捂着自己的头盔,组织好语言的樱见修说道。

“总而言之,下一波攻击,我们得完全压制,没有后手了,可能需要你……啊不,我们亲自上阵。”

“我知道了。”点了点头,南宫锻匠知道莉莉丝的魔力也近乎到了尽头,毕竟她不像蜥蜴种那样有着强大的体质。

“锻匠大人,少年。”急匆匆的步伐,制杖小跑到樱见修和南宫锻匠的面前,面色凝重的说道。

“人类上来了,而且数量不少,就像是没有减少人员一样。”

果然是这样啊……

手指都有些冰凉,时间拖的太久,黎明公会的玩家想必已经设置传送点,如果继续这么下去,会有源源不断的玩家传送到这里,参加这次战役。

而这边,终究被耗死。

“我准备好了哦,樱见修。”稀疏的声音,南宫锻匠已经拔出了腰间皮套的长刀,目光窘境有神,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樱见修才能明白为什么黑铁城如此信任南宫锻匠这个小丫头。

“啊,行动吧。”

脱下了自己的连帽衣,现在的樱见修,是彻头彻尾的——无冕剑王,LV50,相当于Boss一般的NPC。

剧烈撞击的声音,还有那沉闷的摩擦声,自从黎明公会发动攻击刚刚过去十分钟,他们的骑士部队已经耗去四分之一的血量。

队伍中的第二输出部队已经在刚才两次爆炸中返回到主城,这次攻略黑铁城的代价太大了。

琳洛的内心开始焦躁不安。玩家死亡,肯定会掉等级与熟练度,而在这有限的资源内,想要提升本来就是难上加难的事情。

自己也不能再拖了。

“第三部队,樱华,和我上。”打定主意的琳洛一把越过了前面骑士玩家组成的防御圈。

“喂喂,会长……”

“我可不能让我的成员继续送死然后掉等级了。”飞快打断自己身后某个成员无奈般的语气,琳洛的目光开始锐利。

“完全加护。”口中念着咒语,琳洛的身上响起白光,乳白色的光圈覆盖在她的身上,像是防护罩一般。

同时,身后闪出几名飞快的身影,第三部队已经突击向前,樱华的速度更为敏捷,她在整支队伍的最前沿。

“嘛,副会长在这个时候才会有干劲啊。”似笑非笑的口吻,琳洛踏出脚步,手中的权杖指向自己的脚底。

“加速。”

系统很快捕捉到她的命令,一瞬间,琳洛整个人的身影被拉长,奔跑在高高的山坡之上,感受着脚下松软的土地。

果然和自己想的差不多,这些NPC使用这种爆炸的技术,是有次数的。那么,接下来的就很好办了。

就当琳洛的脚刚刚跨过山脉的时候,一个更快的人影闪在自己的面前,自己的视野内,是快速放大的黑色刀刃。

类似于玻璃碎掉的声音,巨大的力道让琳洛差点没站住脚跟,仿佛是要将空气撕裂,面前,环绕着的烟雾中,是一个修长的身影,同时她的名字在琳洛的视野内是刺眼的红色。

“呵,果然现身啊,我可是等了你好久。”驱动起自己的权杖,挑衅的笑容出现在她的脸上,她现在可是憋了一股无名火呢。

可面前的黑发女孩并没有搭理自己,只是捏紧了手中的刀刃。

“啊,NPC可是不会理解我的话呢,那么的话……”压低自己的身躯,琳洛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

咆哮声,自己身边的蜥蜴种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冲下山脉,樱见修似乎都能感觉大地都在颤抖。

最后还是变成了这样啊……不过自己的作战已经消耗了黎明公会大部分的战斗力,还有他们的耐力,这样就足够了。

抽出自己的长刀,樱见修很快就发现一个人影快速穿梭在那群蜥蜴种内,每次闪过都能带走一片血雾。

没有多余的话,樱见修的身体向前,快速接近那道人影,黎明公会的正面进攻手段其实很明确,无疑就是近战输出,远程OB。

而那些远程的家伙几乎都魔导使或者弓箭手,护甲相当的脆,自己还是有赢的希望。

“抱歉啦,姐姐。”低声说道,樱见修的刀刃发出寒光,而正与蜥蜴种扭打在一起的樱华也发现了这团漆黑的家伙。

那是在视频中,打到那头怪物其中一人。

“居然是Boss?等级五十,黑铁城居然有这样强力的NPC么?”就当樱华的疑问刚刚冒出,樱见修已经近身,同时在樱华的视野内,他戴着奇怪的面具,手上,是一把锋利尖锐的黑色长刀,樱华在心里默默念叨这个家伙的名字——无冕剑王。

寒光在樱华的眼眸中急速放大,樱见修的刀刃已经贴在了她的脸颊边,强劲的风呼啸而过,让樱华的留下汗水。

她意识到,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哦呀哦呀,怎么了,刚刚的气势去哪里了?”环绕在南宫锻匠旁的琳洛发出讥嘲的微笑。

对此南宫锻匠没有任何反应,她只是压着自己的双腿,黑色的大衣已经破烂不堪,从刚刚开始,这个女人像是会瞬移一样,每次都无法确定她的位置,而她出现的时候,都会伴随着强力的攻击。

哪怕是自己,也不能做到百分之百闪避。

那么只能……

像是觉悟一般,南宫锻匠闭上眼睛,捏紧了手中的刀柄。

“愚昧。”闪到南宫锻匠身后的琳洛现身,伴随着强烈的气浪,厚实的披风掀起,她的魔法已经准备完毕。

她有信心,如果这个技能能命中,那么面前的BOSS她完全可以独自单挑,她本就是一名出色的魔导使玩家,几乎都不需要吟唱,就能使用高阶的魔法技能。

巨大的魔法阵,出现在南宫锻匠的头顶,在她还没反应之时,凸起的冰柱从魔法阵中挤出,像是陨石一般,砸向南宫锻匠。

晶莹的碎屑散落在空气中,巨大的响声让附近的樱见修皱了皱眉头,周围骤冷的温度让他打了一个冷颤。

该死,不亏是黎明公会的会长……

可不容他多想,光速的剑刃已经贴到自己的肩膀上,并快速划过,瞬间自己的HP下去了三分之一。

迅速的后退脱离樱华的攻击范围,樱见修看着一脸警惕的樱华,自己的姐姐居然这么的变态,怎么自己都不知道呢……摆出战斗的姿势,自己可不想死在姐姐的手里。

“这个动作……你真的是NPC么?”可意外的,对面的樱华并没有再次的攻击,她抬起自己的剑刃,剑尖指向樱见修。

完全无法看清楚他的行动轨迹,这种怪异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夹杂着冰碎的寒风吹过,樱见修将想说的话咽进喉咙里,举起黑色长刀,踏出步伐。

另外一边,琳洛握着手中的权杖,在个游戏中,她是魔导使玩家的明星,魔导使有属性的限制,所以很多玩家只会学习一种属性的魔法,避免技能点熟练度分配的问题。

可琳洛却是拥有冰系和水系两种魔法的魔法使,可如此耀眼的她,在这个时候也是微微皱眉。

没有看见扬起的蓝色碎片,更没有BOSS被击杀的响声,自己魔法的威力她在清楚不过,游戏对于伤害的判定她也非常了解,刚刚那个魔法如果BOSS吃全,足够秒掉她的血量。

“看来不是那么容易打倒呢……”没等她说完这句话,面前的尘埃被硬生生切开一道口子,黑色的身影从里面快速奔跑出来,像是一头黑色的野兽。

刀刃上的寒光让琳洛的脑袋拉响警报,与许多游戏一样,在绝对近战面前,魔导使是相当吃亏的存在。

黑色的长刀,砍在琳洛的面前,南宫锻匠却发现像是砍在一堵厚厚墙上,微微吃惊的表情出现在她的脸上。

“你以为我为什么敢一个人与你单挑?区区一个NPC而已,智商还是这么低啊。”寒气四射,琳洛的第二道魔法已经准备就绪。

望着琳洛挑衅的笑容,无奈的神色出现在南宫锻匠的脸上,果然自己还是不太懂怎么和人类打交道,说着奇怪的话,用着奇怪的技能,还这么难缠。

“我不太喜欢你,所以让我们快速结束战斗吧。”再次抬头时,南宫锻匠一沉不变的散漫表情变了,她的双瞳出现红光,嘴角抿起怪异的微笑。

琳洛只觉得周围的土地都在颤抖,低下头,自己脚下都开始龟裂。这是什么?不可置信的望着面前逐渐全身冒着红色气息的黑衣女人,自己身上的屏障开始发出不堪负重的声响。

糟……糟糕!

还没等她后退,琳洛只觉得时间在一瞬间慢了下来,周围的事物都开始缓慢,可唯一不同的,就是她面前的女人。

“啊,忘记告诉你了,我是鬼族。”

「咔嚓」

自己身上的完全加护已经像是玻璃一般碎裂,强大的红色气息让琳洛眯起自己的眼睛,还没等她做出动作,面前的BOSS已经消失,黑色的阴影覆盖在自己头上。

下一秒,自己的视野完全的暗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