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人的瞩目下,樱见修解开自己衣服的领口,离开了宴会大厅,走出这栋豪华的宫殿,不少没有被请到的玩家还围聚在这里议论纷纷。

走进了街道的拐角,樱见修脱下了自己的时装,重新换上可以隐藏姓名的连衣帽,比起那些华丽的服饰。

似乎这个,才会让自己更加安心。

抬起头,不远处的宫殿还在发出耀眼的光辉,樱见修缓缓弯起嘴角,心中异常的兴奋感涌起。

接下来,就是我的反击了——财团公司,以及所有人类玩家。

一夜无话,第二天樱见修起的很早,在吃完简单的早饭之后,他就登录到了游戏里,传送到黑铁城。

虽然是清晨,但黑铁城的街道已经开始热闹,不少认识樱见修的蜥蜴种都冲他亲热的打着招呼。

果然啊,比起人类玩家那边华丽的建筑街道,自己还是喜欢这边朴实的风景。

走进南宫锻匠的别墅里,客厅里只有已经开始准备工作的莉莉丝。

“樱见修大人,早上好,明明是美好的清晨你还是恬不知耻的过来了呢。”

“呃……”完全毒舌等级MIX啊,还有为啥莉莉丝会这么的不友好?难道是自己昨天晚上没有来,啊不对,她啥时候对自己态度好过?

“南宫锻匠呢?”

“还没起床。”一杯冒着热气的红茶放在樱见修的面前,同时他的目光看到了莉莉丝受伤的手指。

这个女仆,对待任何事情还是意外的认真呢。

“你的手没事吧?”

“没事,已经如樱见修大人所交代的,我和制杖的魔法已经融合完毕,请跟我来。”说完,也不顾一口茶都没喝到的樱见修,莉莉丝简单的交代了一下别墅里的其他佣人,便出门。

樱见修赶紧跟在莉莉丝的身后,不知不觉他们已经到了黑铁城后方的郊区内,从很远的地方,他都能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内心越来越激动。

“这是……”惊愕的望着面前的一切,还有冒气的黑烟,樱见修知道,他成功了。

“是,我的土系魔法和制杖的火系魔法已经按你的说法进行,这就是结果。”

“你真的很厉害啊,莉莉丝……”不由的感叹,这半个月内,自己虽然经常来黑铁城,但却很少见到莉莉丝和制杖。

没想到短短半个月,他们就已经超过了自己的预想。

“顺带一提,樱见修大人所交代的其他事情,制杖已经负责全部完成。”莉莉丝端正的站在樱见修的旁边。

“哎?这么快么?”

“是,樱见修大人交代下来之后,制杖它们就已经开始行动了,在一天前就已经准备完毕,为此锻匠大人昨天等了你很久。”望着莉莉丝波澜不惊的面容,樱见修再心里叹了口气。

哎,果然是这样么……

“抱歉啦莉莉丝,昨天我也有点事情,毕竟这次对抗的是一个很强的工会。”

“无法理解樱见修大人的意思,但至少,我的主人是锻匠大人,所以我自然不愿意看见她等你。”

“抱歉抱歉。”激动的双手合一,怎么感觉自己越描越黑?

“来,我们也该回去了,樱见修大人。”没有搭理樱见修焦急的道歉,莉莉丝从容的转过身子,离开了这片郊区。

女人果然是最麻烦的生物啊。

这么下了定义,樱见修回过头,头盔下,是他惊叹且兴奋的目光。

回到南宫锻匠的别墅,莉莉丝便丢下樱见修开始准备起今天的早餐,而樱见修像个木雕一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这南宫锻匠为何如此懒惰?能不能学学自己?变得勤快一点,不断的诽谤着这时还在床上的女人,樱见修撇了撇嘴角。

他望了望四周,客厅依旧空旷安静,随后他站了起来,蹑手蹑脚的爬上了楼梯。

“哦,樱见修大人,如果你能叫醒锻匠大人,让她起来吃早餐,我会很感激你的。”

咔。

樱见修差点一步踏空,冷汗都快留下来了,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那的莉莉丝正快速补充道。

“请快些吧。”

“是、是,哦,我就是这么打算的!”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樱见修猛的咳嗽几声,楼梯下,莉莉丝一脸淡然的望着自己,可为啥自己从中看到了嫌弃?

这是第一次,樱见修来到别墅的二楼,整个构造很简单,二楼入口是木质的走廊,尽头就是南宫锻匠的房间。

像是做贼一样,他走到南宫锻匠的房门口,轻轻抠了抠,结果很显然,并没有人搭理他。

“这女人,到底要睡到什么时候……”扭了扭门把手,樱见修听到咔嚓一声,整块木门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摩擦声。

这、这女人睡觉不锁门啊——!

不过貌似是在自己家?需要锁什么门?咽了口唾沫,樱见修经过简单的思想斗争,轻轻推开了房门。

“打扰了……”

整个房间昏暗,只有窗口投下来的阳光,房间中央,似乎还有翻身的声音,樱见修垫着脚走了过去。

该死,自己又不是贼为啥要怎么小心?

南宫锻匠的床前,此时的她还在沉睡,轻微的呼吸声让樱见修停在了那里,蜷缩在床被子里,南宫锻匠紧闭的眼睛上,绒毛般的睫毛正微微颤动。

看不出来,真女人睡觉的时候还是挺乖的嘛,这幅睡着的容貌让樱见修觉得这个女孩异常的可爱。

神使鬼差的樱见修,伸出了自己的手,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手指轻轻的摸向南宫锻匠的脸颊。

啊不行不行,樱见修,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为啥不行?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而且这女人不是经常调戏你么,反调戏一下有什么错?

可,这会被当成变态啊?

哼,肤浅,变态有什么错?变态不好么!

脑中,自己的两股意识正在疯狂撕咬,樱见修使劲摇了摇头,还没等他做出下一步的行动。

自己忽然,想到了极其熟悉的声音,来自于自己面前。

“你在做什么呢?”

面前的南宫锻匠已经睁开了自己的大眼睛,而面前,樱见修的手指还在半空中僵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