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铁城的广场老酒馆今天格外的热闹,平时除了占据黑铁城大部分居民的蜥蜴种以外,还迎来了其他的客人。

坐在角落里的樱见修看着被那些蜥蜴种围起来的南宫锻匠,看起来这女人在这些蜥蜴种当中人气也相当之高。

“怎么了少年,一个人坐在这里。”一名蜥蜴种端着麦酒走了过来,庞大的体型不害臊的挤在樱见修的身边。

蜥蜴种的外部都类似相同,樱见修却能牢牢记住这家伙,抛开它凸起的额头有一块疤痕之外,就是它独具魅力的名字。

制杖。

“南宫锻匠挺受欢迎的啊。”单手拖着下巴,樱见修的目光依旧盯着人群中的南宫锻匠,那女人依旧是一副散漫的神色。

“毕竟她可是大陆最强的锻造师之一,你瞧瞧。”自豪的拍着自己的皮革,制杖说道。

“我这身装备也是由她亲自打造的,防御力好的没说话,哎,我告诉你,之前我在森都,可是干掉过两名人类,全靠这身皮革。”

人类……

樱见修抽动着嘴角,如果让面前的大块头知道自己是人类,它会不会扭头就给一个大火球?

“来,尝尝这鸭肉,今天新鲜的食材。”将香气四射的烤鸭放在樱见修的面前,算算,自己好像也很有几个小时没吃东西。

不管这算啥?在游戏世界内,的确,嗅觉味觉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呈现,近乎达到现实世界的程度。

但自己终究是游戏中的数据,现实里并不会达到“饱”的程度。

可现在自己可是游戏中的数据,戴上了头盔成为了这地方的原始居民,怎么想都觉得太过于神奇。

不在去思考那些玄学的东西,樱见修摸着自己的肚子,拿起烤鸭,将面具向上抬了抬。

“哇,还挺好吃的。”

“你喜欢就好。”制杖喝着木杯中的麦酒,盯着窗外,外面天色已经完全暗淡下来,只有街边的路灯出发温暖的黄光。

“我其实很感谢你呢,少年。”

“感谢我啥。”樱见修含糊不清的说着,话说这烤鸭味道真的不错。

“之前的那场战斗,面对强大的怪物,老实说我们这种体格根本无法抗争,虽然最后是锻匠大人出手,但没有你的话,结果也不得而知,所以在这里,还是让我代表大家好好感谢你。”说着,蜥蜴种的尾巴完全的贴在了地上,头颅微微降低。

这是一个强者对于樱见修最高的尊重。

“不不不其实你没必要……”完全不习惯被人尊重的樱见修一下就尴尬了,甚至手心都开始出汗。

“不,虽然大家都没有明确说,但你看。”

顺着制杖目光的方向,虽然不起眼,但樱见修看到的所有蜥蜴种的尾巴都紧紧贴在地上,甚至于行走也是如此。

“在你刚进来的时候,这些家伙都是表面上没说,其实在内心里都是很感激你的。”

“其实我也没做什么,那个时候我也怕的要死,只是脚不自觉的动了。”多久了,樱见修不知道,他只觉得现在的内心暖洋洋的一片,像是温柔的阳光。

“恩恩!强大却谦虚,少年我很看好你,要不你就别去什么他乡了,直接来黑铁城住算了,看你天天和锻匠大人呆一起,我还认为你们很般配。”

“他乡?啥他乡?”不对不对,重点是后面一句话吧!

“锻匠大人向我们介绍你的时候,说你是路过这里,所以来帮我们,听说你是来自遥远的地方,我是没听说过。”将剩余的麦酒都倒进的嘴里,制杖的脸上浮现出隐隐的红润,显得特别滑稽。

“怎么样,虽然锻匠大人还小,不过也到了谈恋爱的年纪。”

“不不不,你这样很奇怪吧——!哪有人民急迫的想要把城主嫁出去的啊!”樱见修完全不知道这蜥蜴种的脑袋回路是怎么思考问题的,而且那种天然呆腹黑女,可爱是可爱,但就算在可爱,自己哪敢要啊!

“话说,你们憎恨人类么?毕竟侵略的你们生活的地方。”将最后一片鸭肉放进嘴里,樱见修其实本意是不想问这种煞风景的话题。

但自己是人类,而且现在混杂在这群原始居民的圈子里,哪怕是不好的答案,自己也想知道。

“啊……”又从木桶里倒出麦酒,制杖一口气喝完之后,打了一个响亮的酒嗝,重重的将酒杯放下。

“其实啊,这片大陆本来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人类在来之前,我们蜥蜴种的家园也被一些“伯爵”派狂野份子入侵,随后还是锻匠大人开放了黑铁城,我们才能生存。”

“这样……”喝着自己杯子里的麦酒,樱见修想着果然战争什么的,在哪个世界都是一样的。

“所以对于我们来说,人类其实并不值得憎恨,他们就是强者,强者来入侵我们,而我们所做的,只能去反击,然后不被入侵,不过这人类的数量也太多了,明明只有一座城,却源源不断的冒出来。”

“的、的确很奇怪呢。”樱见修忽然有点同情这个大块头。

“不过既然森都被攻陷,那么下一个我想就是这里了,哪怕我用生命的代价,我也会站在这里,守护我的家园,别看我这样,其实蜥蜴种可是很顽强的。”

明明只是酒后的谈话,可樱见修忽然发觉这个大块头的醉醺醺的气息略微有些减弱,更多的,是一种坚定不移。

“喂喂,制杖老弟,你拉着我们的黑衣小哥说什么呢,你也太贼了吧,这么快就开始讨好黑衣小哥了。”吧台处,几个蜥蜴种拿出酒杯,冲着周围呐喊。

“大家,是不是该敬黑衣小哥一杯,你们尾巴拖这么久不累么?”它的话刚落,所有酒吧内的蜥蜴种立刻不约而同的拿起自己的酒杯,这架势到时把刚刚跳起这个话题的家伙吓一跳。

“哎哎……?”

“我记得你的名字是叫樱见修是吧,古是古怪了一点,但至少现在,你是所有蜥蜴种,黑铁城的英雄。”耳边,还能听见制杖略微兴奋的声音,它拿起酒杯高声喊道。

“敬樱见修——!”

“敬樱见修——!”浩浩荡荡的声音之后,就是液体滚入喉咙的声音,樱见修的目光缓缓偏向南宫锻匠。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走眼了,她的嘴角仿佛出现了一丝丝笑意。

望着酒吧内温馨的气氛,还有围在中间的南宫锻匠,甚至是莉莉丝,都双手举起酒杯,对着自己表达敬意。

樱见修竟然有一种,真的想保护这里的冲动。

晚饭过后,酒吧内参加这次战役的蜥蜴种正围绕着樱见修,后者拿着笔和纸在不停的写着什么。

“你看的懂么?”蜥蜴种中,有人对着旁边的同伴问道。

“我应该看懂么?明显看不懂吧……”

“完成。”终于放下笔,樱见修转过头对着后面的蜥蜴种们说道。

“接下来,我们来说下这次人类侵略黑铁城的战略行动。”该死,为什么忽然感觉自己这么帅气?

如果不是不能拿下头盔,樱见修甚至想帅气的摸下自己的刘海。

“这……樱见修,我们都是粗人,的确看不太懂你写的这些东西。”制杖有些发难的搔了搔脑袋。

“首先,据可靠的消息,人类会有将近五十个人,参加这次攻略,而且是最为精锐的部队。”暖光,照在樱见修的脸上,冷静的口吻让他看起来完全和现实世界中软弱的他不同。

甚至具备了某种领导力。

“而我们,并没有可以反抗的余地,我虽然知道各位蜥蜴种大哥很想上去战个痛快,但很遗憾,弱者去反抗强者需要另外的东西。”

“那你的意思是。”

“我的方法就是……”寂静的空间内,樱见修和南宫锻匠同时说出了那个名字,这让樱见修的嘴角上翘。

南宫锻匠果然还是聪明。

战略行动在晚上十一点的时候结束,还聚集在酒吧里的蜥蜴种望着远去的南宫锻匠和樱见修,有些没缓过神,如此疯狂的作战在自己的世界观里还是第一次见到。

“真的可行么……”制杖虽然相信樱见修的作战能力,但这种作战它实在是没有信心。

“如果樱见修的方法正确的话。”旁边,莉莉丝走了上来,望着桌子上满是修改痕迹的白纸,她抬起头,望着比她高几个头的制杖,肯定的说道。

“可行。”

黑铁城外,幽暗的小道里,樱见修摘下了自己的头盔,露出他有些倦容的神色。

“今天辛苦你了哦。”旁边的南宫锻匠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啊,为了你这个武器,我可是拼了老命。”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自己已经登录了五到六个小时,现实里的身体估计也相当僵硬了。

“话说你为什么想要我给你的武器,你自己的武器不是很好么?”南宫锻匠指了指樱见修皮套上的黑色长刀。

“毕竟我肯定还是会常驻人类地区,我可不想遇到紧要关头就戴上头盔啊。”而且戴上头盔之后,自己可能会死,当然樱见修并没有把这个根本原因告诉南宫锻匠。

“因为要救那个人么?”月光下,南宫锻匠的黑色的眼眸盯着樱见修的眼睛,而樱见修的眼眸当中,一抹寂寞还是被她发觉。

“啊,一切的起源就是她,所以啊……你就好好训练一下制杖大叔和莉莉丝吧,他们才是这次战役的关键,我走啦。”轻声说着,樱见修从背包里拿出传送卷轴,消失在原地。

而望着樱见修消失的方向,南宫锻匠忽然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摸出那枚绿色的戒指。

“好像……又忘记给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