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点,登出游戏的樱见修躺在床上,今天下午樱切所展示的操作还有技能,让他明白自己和她的差距。

也完全认知到如果真的要帮助黑铁城对付人类,那么莽撞简直就是在找死,抬起自己的手臂,樱见修望着手心清晰的纹路。

必要的条件都已经搜集到,自己得在这半个月之内完成才行。

第二天下午,樱见修登录进了游戏,前往黑铁城,但他这次并没有直接进入黑铁城,而是在它最近的传送地点停了下来。

虽然自己第一次来黑铁城就发现,这里进入黑铁城的方式只有两种,一种是面前的传送点,还有一种……

樱见修抬起了自己的下巴,望着被高山环绕的黑铁城,想进入黑铁城只有从山下森都上来的一条道路。

确定了所有环境之后,樱见修向着南宫锻匠的别墅走去。

“樱见修大人,好久不见,哦不,应该说是昨日才见。”在南宫锻匠别墅的门口,樱见修已经看到了在门口等候多时的莉莉丝。

“呃……”准备打招呼的樱见修一下噎住了,好像最近自己只要一上线就扎在黑铁城里,不然樱切也不会觉得自己的动向迷离。

“你们家主人在么?”

“在,而且等候樱见修大人多时了。”哎?是自己的错觉么,为啥会感觉面前的女仆的口气如此不善?

“那个莉莉丝小姐……”

“请进吧。”莉莉丝闭着眼睛恭敬的让到一边,樱见修才蹑手蹑脚的走进南宫锻匠的别墅,才走进大门,就能听见里面雄厚的嘶吼声,同时客厅反射出来的影子还有某种剧烈上下浮动的动作。

等等,这是什么声音?樱见修莫名的停下脚步,这声音怎么听都像蜥蜴种的喘息?不是吧?南宫锻匠难道这么重口的?人兽Play?难怪莉莉丝会在外面等着。

扶着门框,樱见修悄悄的依靠在上面,这架势怎么看怎么像是偷窥。

“你在这里做什么哦?”门后,一声女性的声音响起。

“嘘,别吵,正到关键部分呢。”恶狠狠的打断身后女人的话,樱见修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恩?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刚刚谁在说话?而且是莫名熟悉的腔调。

满腹疑惑的回过头,樱见修的脸瞬间垮下来,本来应该在客厅内的南宫锻匠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后。

“哈,今天天气不错呢,锻匠大人。”樱见修立即站直了身子。

“奇怪的家伙呢,难道这是你们人类独特的属性?”歪着脑袋,南宫锻匠疑惑的问道。

“这个……”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自己的帽子,樱见修咳嗽一声。

“话说昨天我说的事情……”

“啊,你来的也刚刚好,正巧也让你看看。”南宫锻匠指了指客厅,樱见修走进去之后,整个人石化在那里。

面前,一群蜥蜴种正围在客厅的地板上做俯卧撑,汗水让它们充满肌肉的皮肤更加光滑透亮。

“这是在干啥?”樱见修连吐槽都懒得吐了。

“这些蜥蜴种是火系的魔法使。”南宫锻匠接下来的这句话让樱见修有些怀疑人生,印象中,自己所熟悉的魔法使不都是那种瘦高瘦高,长相酷雅,身材比例修长,还穿着那种骚气的大长袍么?

看着还在喘着粗气的蜥蜴种,简陋的皮革,还有隆起的肌肉。

“你绝对在耍我。”

“不管什么能力都需要代价,在这里,火系魔法使能够达到自己上限的方式就是让自己的身体变得燥热,这样所释放的魔法会更加有威力。”彻底无视了樱见修的吐槽,南宫锻匠的目光依旧在那群蜥蜴种身上徘徊。

“所以,让它们身体快速炙热的方法就是做俯卧撑?”

“是的。”南宫锻匠点了点头。

让自己身体变热就能变成魔法使?妙啊,怎么我就没想到……话说妙你个头啊,这样真的很出戏啊!

如果自己拆下头盔对着镜子,那么樱见修就可以看见自己脸上异常复杂的神色。

“不过莉莉丝不太喜欢家里这么乱,所以我也是很头疼的。”很是苦恼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南宫锻匠说道。

……这种情况是谁都会苦恼吧?美好的下午时光,忽然一群凶恶丑陋的蜥蜴人涌进自己的房间,然后在这里挥洒汗水的做俯卧撑?

自己想都不敢想!

“啊,你就是那个少年啊——!很高兴认识你,我的名字叫制杖。”其中一个蜥蜴种忽然看见了樱见修,噗通一声站了起来,一只爪子奋力的拍了拍樱见修的肩膀。

樱见修整个人都开始颤抖,先不说这个力道,你这什么名字啊?!谁取的?难道亚人种的名字都这么奇怪?

“安心吧少年,我的火焰可是可以杀一头巨兽的。”颇为自豪的口吻,制杖对着樱见修骄傲的竖起大拇指。

……啊不,没人问你这个吧。

一团火光,出现在那头蜥蜴种的头上,一阵窒息的温度迎面扑来,刚刚还在做俯卧撑的蜥蜴人种们,它们的手中都出现了类似“火球”一样的火团。

整个别墅的温度开始瞬间提升。

“这样就可以了么?”被火光照的通红的南宫锻匠,她回过头,望着若有所思的樱见修。

“啊,这样刚刚好。”与自己世界差不多的魔法构造,樱见修暗暗捏紧了自己的拳头,没准可行。

“火系魔法使找到了,那土系呢。”将剩余问题抛给了南宫锻匠,后者只是指了指门口,意思很明确。

“莉莉丝?”樱见修吃惊的说道,这个猫系女仆居然也是一名魔法使。

“别看她那个样子,其实魔法很厉害的。”南宫锻匠点了点头。

所有的条件都已经具备……剩下的就是实践了啊。

“要不要留下来吃晚饭?黑铁城广场的老酒吧可是相当不错哟,锻匠大人也去吧,听听这个年轻人的计划。”刚刚拍樱见修肩膀的蜥蜴种很是亲热的勾住了他的脖子,虽然力道让樱见修有些喘不过气。

“喂喂谁要去啊,放手啊——!”挣扎着想从制杖的手中逃脱,可尝试无果后,求助的目光对向南宫锻匠,意思就是,你能不能管下你的人民啊!不过戴着头盔的他也不知道南宫锻匠能不能领会就是了。

微微思索一会儿后,南宫锻匠完全无视了樱见修反抗动作,用力点了点头。

“那就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