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略有耳闻,赤尾工会的一部分人员喜欢欺负新手玩家,你们真是给公会丢脸。”自己再为熟悉不过的冰冷声调,樱见修望着她,脑子里浮现出一个名字——樱切。

“哈?你他妈说什么呢臭婊子,想死吗你!”青铜立刻喝下血瓶,血条恢复到正常值,他撇了撇自己嘴角。

“既然伤了本大爷,那你也别想好好离开了,哎哟,看你的身材挺有料嘛,救这种无能者玩家真的好吗?啊,你应该听说过他的名号吧,无能者,樱见修。”刻意加重了樱见修的名字,在青铜还没说下一句之前,樱切动了。

手中的单手剑划过弧度,系统开始完美捕捉她的动作。

“给我干掉她!”挥了挥手,自己这边可是有八个人,怎么看都是自己这边有着绝对的优势,既然是她先攻击的自己,那么系统也会将她判定为红色玩家,没准还能爆了她的装备呢!

伍飞一马当先,手中的长枪已经冒出红光。

以一敌八,这也是樱见修首次近距离看见樱切的作战方式,风在樱切的耳边呼呼作响,面前的伍飞已经冲到自己的面前。

“哼,区区单手剑还想与长枪为敌,你丫以为你是——”伍飞的话还没说完,他只觉得浑身猛的一颤,面前比他矮许多的人影很轻易的用那柄细长的单手剑挑开他的长枪,而此刻他的胸口无疑也暴露在她的面前。

剑,精准快速的插进了伍飞的胸口上,他的血条猛的下了一半,不可置信的望着面前镇定自若的少女,伍飞连忙拉起自己的长枪。

“朱雀·守护!”肉眼可以看见,伍飞的红色铠甲上有了具体化的红色粒子,同时他的头顶爆出了红色防御Buff的加成。

但樱切并没有停止攻击,她的剑刃正不断的劈砍在伍飞的防护铠甲上。

“Eventhe·swordeleven。(断剑十一连)”疯狂的突刺,樱切的动作行云流水,甚至于她的攻击都没有间隙,肉眼都快看不清她的动作!

“怎、怎么可能!”被无限打出僵直的伍飞张大了自己的嘴巴,这游戏中还能有这样的操作么?如果有能把单手剑玩的那么好的,只能是……

还没来得及猜测她的身份,伍飞化为了蓝色的粒子消失在了樱切的剑下。

望着斗篷女熟练的动作,青铜惊恐的往后退了一步,Eventhe·swordeleven是单手剑职业中最为高阶的技能之一。

而能无限打出这种爆炸般的AOE(输出。)青铜的脑子里只有那个人,可那个人为什么会来帮助这个无能者,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无论是什么样的动机,自己都不可能在继续打下去了,先不说身份的悬殊,那女人可是全服全强的单手剑士之一。

“算你运气好。”恶狠狠的盯着樱见修,青铜咬着嘴唇,以至于斗篷女身边,伍飞死亡的地方爆了一地的东西他都没想过回收,招呼着自己的手下赶紧撤退。

而这一切,都被躲在很远的弥留看在眼中,他紧皱的眉头下,目光一直盯着刚刚被樱见修救下的连衣帽玩家。

这人……难道就是樱见修?

风,浮起樱切的斗篷,她甚至都没看地上散落的战利品,直径走到了樱见修的面前,明明比自己矮,可为啥自己觉得现在的樱切如此的高大?

“抱歉,我来晚了。”而且还有一种男友力MAX的感觉。

“嘛嘛别担心别担心。”将连衣帽取下,樱见修一身新手装站在樱切的面前,怎么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对方也是全服第一的大佬,自己还是一身新手装。

“这就是你买的房子?”将斗篷收起,雪白的长发飘荡在空气中,一身轻便装的樱切将细剑重新插回自己的皮套。

樱见修咽了口唾沫,面前的樱切一身白色的衬衣外是一件绒毛马甲,格子色的裙摆下,是一双白嫩的大腿。

“这是游戏里的时装?”怎么说,感觉还是蛮适合樱切这种皮肤细腻的人。

“恩,虽然我是不太喜欢,游戏里的时装就几样。”果然啊,樱切也是女孩子,还是需要打扮的。

樱见修在心里打上了九十九分的高分。

望着进到公馆别墅里的樱见修和樱切,还在伏地的弥留目光开始冰冷下来,居然和这种无能者在一起,看来自己也得和工会那边说一下,毕竟如果一直和这个无能玩家在一起的话,不管是自己,还是工会的名誉都有可能受损。

压住自己心里名为“嫉妒”的火焰,弥留从包里拿出传送卷轴,捏碎之后消失在原地。

樱见修的公馆别墅内,樱切一进来就开始环绕起了四周,虽然在外面看起来,这地方确实相当大。

可走进来意外的感觉,不管是布置,还是面积方面,当让这里看起来相当温馨,特别是外面还有一条小湖,傍晚的时候,夕阳落下,让这里的景色美的像一幅画。

“至少和第七层一样。”樱切所说的第七层,是在哈雷路亚的七层,建立在山脉后方,整块地方就是临海的一块地区,同时也被改造成了精品住宅区。

可以说是全Mirrorworld世界里最贵的一块地方,不少职业选手和名人都选择在那边买房子。

“哈哈,也有一定的运气成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樱见修不免有些尴尬,自己这座宅子好像是第一次有人进来,而且还是个名人。

“自从森都被赤尾工会攻略之后,你的动向都非常奇怪了。”话题猛的一转,樱见修全身打了一个哆嗦,啥?难道这个女人一直在关注自己?

“我也有一些事情嘛,我感觉自己好像会玩一点这个游戏了。”其实樱见修也说的没错,自己从某种意义上,的确已经融入这个世界。

“这样。”没有在刨根问底,樱切点在自己的菜单,看着空空如也的客厅,她点开自己的菜单。

“你能不能给我一下房间的管理权限?”

“权、权限?”樱见修一愣,这房屋的权限还能给人的?

“恩,刚好我的仓库还有一些家具,都是没用上的。”樱切端正的坐在樱见修的面对,手指对着空气点着什么。

但樱见修是看不见的,在Mirrorworld的世界里,只有拥有夫妻关系、或者好感度到将近一千的挚友,才能看见双方的菜单。

“这、这样。”这么重要的东西自己居然看漏了?点开菜单,樱见修游览起了自己房屋的说明,果然在一个最为不显眼的位置看到了房屋管理权限转让的信息。

将房屋的图标点到樱切的身上,系统音开始提示樱见修是否将权限转让给樱切,没有犹豫的点击了确定。

至少自己,对于樱切还是保持着十足的信任。

授权的樱切,开始摆弄起樱见修的客厅,五分钟之后,樱见修望着客厅里满满的东西,有些不知所措,望着玄关门口的创意灯,自己好像在黑市上看过,要好几百块。

“原来攻略无人区,很多装备我都不怎么需要,但因为分配的原因,不少人都是用家具来抵的。”似乎看懂了樱见修的疑惑,樱切将最后的家具布置上去,才窝进了沙发里。

“这些给我真的好么?”望着被填满的客厅,自己刚刚所在的空荡客厅难道都是幻觉?

“没关系,也用不着。”最后从菜单里拿出茶杯茶壶等日常的物品,樱见修忽然有一种奇妙的错觉。

这里才是自己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