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切登录游戏的时候是在「哈雷路亚」的第五层,这一层也是专门的供给玩家竞技的专区,不过相比竞技区,这里也拥有赌场还有游乐区与夜店。

刚刚登录进来的樱切就发现面前一个男人已经等自己多时了。

“弥留?”皱了皱眉头,如果没错的话,昨天好像已经打完了十场了吧,他还想做什么?

“你终于上了啊,我等你好久了。”面前披着白袍的法师扬起亲切的笑容,他点开自己的菜单,从包裹里拿出两张游乐区的门券。

“昨天樱切小姐也帮我突破了天梯段位,今天呢,我也想好好报答一下,反正工会最近都没有什么攻略任务,估计占领的无人区都是一些散人玩家在升级,你看要不要?”望着弥留手中的门券,樱切并没有说话。

望着樱切有些淡然的态度,弥留的心里有些犯嘀咕,按理来说目前阶段,樱切在怎么样都应该会自己抱有好感,这可是自己花大价钱从玩家手中买来的,以前那些女玩家自己招招手就过来了,就只有樱切,让他如此的费周折。

“我今天还有事情,先告辞。”都没有给弥留说话的机会,樱切扭头冲了一家街边的防具店就走了过去,留下了依旧保持邀请动作的弥留。

等等,这剧本有些不对吧……

今天有事?按照自己对于樱切的了解,在游戏中她好像几乎都不会私人组队,行动都是与工会以及攻略团,就是因为同意与自己私自组队,弥留才会认为樱切对自己抱有一丝好感。

望着樱切远去的身影,弥留将游乐场的门券扔进了黑市里,静静的跟在她的身后,从防具店走出来的樱切穿上了一件破旧的斗篷。

“这不是可以隐藏人物资料的斗篷么……她买这个干嘛?”一股不太舒服的感觉涌进弥留的心脏。

有私事……外加可以隐藏自己的斗篷,这怎么看都像是秘密的约会?不、不可能啊,不管是游戏还是现实,都没有听见过樱切和哪个男人走的很近的。

眼前,樱切的身影消失了,弥留赶紧查看了自己的好友列表,看见此时的樱切已经到了森都的传送点。

森都……不是赤尾工会的地盘么,她去那里干嘛?

手,不由自主的动起来,弥留从包裹里拿出传送卷轴,下一秒他的身影也化为粒子,消失在第五层的街道。

黑铁城内,南宫锻匠的房间里,樱见修正翘着二郎腿,看着面前的南宫锻匠处理着各式各样的文件。

“原来还不知道,现在看起来你挺忙的?”

“我也有很多的事情要做,不过基本上都是在赚钱。”扬了扬手中的文件,肉眼可以看见上面是委托武器的单子。

不亏是大陆著名的锻造师……樱见修再内心里感叹一句。

过了一会儿,才看见南宫锻匠将笔丢在一旁,拉过椅子,坐到了樱见修的身边,他闻到了一股独特的少女香气。

“呃……你是不是坐的太近了?”

“哦。”将椅子拉的老远,南宫锻匠才歪着脑袋问道。

“这样可以了?”

“……”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樱见修捂着自己的头盔,却发现有些碍事之后,将头盔摘了下来。

“你锁门了没?”

“锁了。”

“锁了就好……恩?”樱见修只是随口一问,却让他感觉到意外,意思就是现在这个房间内就只有他们密封的两个人,而且还锁门,怎么看怎么觉得奇怪啊……

“接下来,黑衣小朋友要和我说什么?”双手撑着自己的下巴,南宫锻匠的双眼盯着樱见修的脸颊。

后者则是脸红一阵后摆了摆手。

“别用那种名字叫我,又不是小孩子。”轻轻咳嗽一声,樱见修才平复自己的情绪,开口说道。

“我所得到的情报就是半个月后,将有五十名人类进攻黑铁城,最高的等级为Lv……啊不、不对,总总总而言之就是很精锐的一支部队。”樱见修紧张的话都没说利索,该死差点穿帮了,如果把这个世界,人类的真实身份说出来,哪怕是南宫锻匠都会觉得我是一个疯子吧……

“啊,这还真是糟糕呢。”毫无干劲的发言。

“你能不能认真一点,这可是很重要的!”

“是,那么提问,黑衣小朋友知道对方部队的配置么。”南宫锻匠竖起一根手指头,她说道。

“如果能知道人类的配置,没准还有逆转的机会。”

“几乎是全能部队,从剑士到魔法使,还有治疗,都是人类方顶峰的配置。”樱见修回忆着自己看到的名单,内心忽然有了期待,难道这个天然呆女孩还有什么方法不成?

“那就没戏了。”

“……”好吧相信你真是我的错误,樱见修垂下头。

“然后你问我,我们这边有没有魔法使,我的回答是,有的,哪怕现在,在黑铁城都有魔法使。”站了起来,南宫锻匠走向房间的书柜,从里面拿出一本红色硬皮包围的书,上面用烫金的文字写着——魔法。

这对于樱见修来说,算的上是一个好消息,自己从来没有参与过任何攻略,所以这个世界的原始居民的攻击方式到底是什么,自己还无从得知。

翻开面前的魔法书,让樱见修意外有点诧异的就是,这个世界的魔法理论几乎与自己所认知的相同。

无疑也包含了五行属性与特殊属性。

关上那本厚实的书,所有的砝码都拥有,接下来就是实现,就当樱见修准备说出自己的结论时,有些毁气氛的系统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因为自己现在是玩家状态,所以游戏的系统也可以使用。

“谁啊这是,又是广告?”不耐烦的点开自己的邮箱,明明自己刚刚就准备说出拉风帅气的台词啊!可下一秒,刚刚还嫌弃的樱见修马上尖叫的站了起来。

“恩?”望着这个男人神经病般的叫声以及刚才莫名其妙冲着空气点着什么的行为,南宫锻匠的眼神居然有些排斥!

“这、这次就到这吧,我还有点事情得先走了。”一把捂住自己的脑袋,完了完了自己怎么忘记了,自己可是说过要带樱切看自己的房子,现在人家都快到了,自己居然还没到?第一次在游戏正式约樱切难道就要迟到?这后果自己敢都不敢想。

“真是奇怪的家伙。”盘腿坐在椅子上,南宫锻匠闭上双眼,意识着樱见修可以离开。

“啊,下次我过来时候,你帮忙喊下你们城市所有火系与土系的魔法使就好。”从背包里拿出传送卷轴,樱见修在交代完之后便立刻的传送。

“一言不合就传送走了么,明明话都没说完呢。”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南宫锻匠从桌子的抽屉里拿出那枚绿色的戒指,久久没有说话。

拥有房屋的玩家可以在自己家附近设一个专门的传送点,樱见修传回森都的时候,刚刚落的就是自己的豪宅旁。

而此刻,自己的豪宅旁不止是自己,还有这其他的玩家,虽然自己也有想过会被发现,但和自己也没多大关系就是了,没准还能感受一下崇拜的目光,毕竟这可是现实中两万多买来的游戏豪宅。

然而当自己准备打开自己院子的大门时,刚刚还冲自己指指点点的玩家们,不约而同的快步围了上来,将自己牢牢的堵在中间。

“哎等等,你们这是?”盯着那些穿着红色制服的玩家,如果自己没看错的话,应该是赤尾工会的家伙们。

“很明显啊小朋友,啊不对,无能者樱见修,这次我叫对了吧?你以为戴个挡住角色信息的帽子,我就不认识你了?”伴随着略熟的声音,人群让出一条小路,樱见修的目光立即变得冰冷下来。

自己不会看错……那个人……

“之前在森都匆忙,没能在你身上剥削点什么,听说你挺有钱啊,还买这样的宅子。”青铜一脸浮夸的走了进来,那张脸依旧让樱见修厌恶,艾丽莎的死亡,和他脱不了干系。

“你们要做什么?”压低了自己的声音,樱见修问道。

“做什么?恩,这个问的好呢,你来告诉他,伍飞。”青铜嫌麻烦的摆了摆手,对于这个无能者,他都不屑于说过多的话。

人群中,又走出来一名身材高大的枪术士,肉眼可以看见他的等级为三十五,只见他的脸上挂着戏谑的笑容,仿佛樱见修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任宰的羔羊。

“这里是老子们,赤尾工会的地盘,你个无能者私自在这里建造房子,在怎么说,也得给点手续费吧,给多少呢……”伍飞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一旁查阅资料的青铜一把打断。

“在怎么说也要给三万吧?是现实的货币哦,我刚刚查了查,在这里买宅子包括地皮,所有加起来就是三万,这个我还是给你打折了呢。”

“你们……”樱见修咬住了嘴唇。

“哈?让你在老子的地盘上建东西是给你面子,我这可不是在乞求,而是在要求,你个现实里游戏里的废物,能在我们工会的地盘上建立住所,已经是我们最大的仁慈,我可不想以后别人说,哇,无能者居然在你们的领地建立房子。”说道这里,青铜仿佛想起了什么,恍然大悟般说道。

“光有三万可不够哦,你以后每个月都要给我们一万游戏币的房租才可以呢,你们说是不是?”青铜的话引起周围所有人的大笑。

“对对对,青铜大人您说的是。”

“这无能者在我们这里建立房子,三万算便宜他了。”

“只不过是一个废物,居然还能建宅子,笑死老子了。”

无数刻薄讥嘲的话,让樱见修抬起下巴,这群的脸上都是恶俗的讽刺,还有幸灾乐祸,哈,自己还真是,混的凄惨呢……

回想起在黑铁城的时光,虽然南宫锻匠和莉莉丝都是麻烦的人物,但至少她们看不起自己,会认真听自己说话。

那些蜥蜴种会为自己欢呼,会为自己拯救了它们而感谢。

哈,自己所受到尊重的地方居然是被人类攻略的大陆原居民,身为同类的人类却没有丝毫的将自己当做一个“人”来看。

真是莫大的讽刺……

“如果我不给呢?”樱见修的提问让周围陷入短暂的沉默,随后他的衣领被拉起,同时面前,青铜的游戏名显示为红色,也就是可攻击目标。

“不给?那你就别想踏进森都一步,你的宅子我们会想办法,申请官网也好,现实找你也好,帮你回收,啊,听说你现实也过的很惨不是么?哈哈哈,我到是想看看,传闻者的无能者,到底会有多惨,真的很期待啊。”看着青铜扭曲的表情,樱见修的手指开始颤抖,已经够了吧……自己实在是无法忍受了。

就当樱见修准备点开包裹的一刹那,一道刺耳的破空声,席卷而来,樱见修只觉得身体一轻,对面的人似乎放手了?

“你他妈的谁啊,居然敢管赤尾工会的事情!”耳边响起青铜的咆哮声,此刻他的血条已经降了三分之一。

所有赤尾工会的成员都将目光警惕的望着那名偷袭者,樱见修也转过头,然后瞪大了眼睛,与自己类似遮住人物属性的斗篷,修长的人影被斗篷遮住,露出纤细的手臂,手上是一把细长的单手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