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在Mirrorworld世界中的黑铁城迎来了一位晚点的客人,克鲁泽戴着夸张的高礼帽,穿着华丽的燕尾服来到南宫锻匠的别墅里。

如果樱见修在这里的话,他会特别惊愕,之前像乞丐一般的男人现在觉得这么会打扮?!而且在他面前如此刻板冰冷的家伙,现在居然露着令人作呕的微笑。

“神真是一个好词呢,你说是么,克鲁泽。”南宫锻匠窝在沙发里,看着面前这位面容依旧苍白的男人,然后喝了一口茶。

“不不不,我也只是随口一说,哪知道人类这么好忽悠,我说我是神,他居然就信了。”礼貌却不失尴尬的笑容,克鲁泽白色的手套握住了茶杯的把手。

“结果呢,你还是准备帮他打造武器装备?”

“明明是你对他有兴趣,却把他丢在我这里,人类那边有一句口头禅叫做甩锅,我想指的就是你这种人。”

“嘛……怎么会呢……”脸上都溢出汗水,克鲁泽承认他的确很喜欢戏耍别人,但这个女孩,完全就是天然的腹黑。

“怎么说呢,具体的情况还不能告诉你,不过那个家伙可是「钥匙」。”辍了一口杯子里的红茶,克鲁泽有些感叹。

“没想到在这一团糟的世界里还能品尝到这样的茶叶,莉莉丝终于变成了一个好女人了呢。”

“可惜,她依旧不是非常待见你。”的确,平时几乎寸步不离的莉莉丝却没有呆在南宫锻匠的身边。

“那个事件也过去五年了,她还是没能释怀吗……”似乎想起了什么回忆,克鲁泽拍了拍自己的手。

“噢哟,差点忘记了,樱见修来了之后,帮我把这个交给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枚绿色的戒指,克鲁泽轻轻放在桌子上,说道。

“并告诉他,这个东西呢,暂时先由他保管,没准以后会对他起到很大的帮助。”

“我好像得知,你帮助那个人类就是因为想要他的戒指,你不是不会做亏本的生意么?”拿出那枚戒指,有些冰凉,南宫锻匠看看仔细的观察起来。

“哎,难道我的口碑就这么差的吗,真的是……”无奈的口吻,克鲁泽也以一个舒服的姿势窝在沙发里。

“这件事瞒着「伯爵」了么?”南宫锻匠的话题终于让这位一直嬉皮笑脸的男人沉默下来。

“那群疯子估计会知道的吧,毕竟这「世界树」也有关系。”

“世界树……”望着自己手里的绿色戒指,南宫锻匠陷入了短暂的沉思,后者看着她的样子,嘴角眯起一丝微笑。

“那么,这么晚打扰我也该告辞了。”拿起旁边的高礼帽,克鲁泽站了起来,回头望着这个依旧窝在沙发里的短发少女。

“你这边呢,打算怎么做,虽然我也知道你早就不管党派之间的事情,但现在人类入侵当前……”

“武器的话,如果你不亲自上战场,你根本不知道你在卖什么东西不是吗?”将戒指丢在桌子上,南宫锻匠闭上双眼,长长的睫毛轻微摆动。

“这样啊……还有你自己也应该懂得取舍了吧,你不是原来的锻匠了,人类已经将森都攻破,接下来你的黑铁城估计也会在他们的进攻范围,你现在还不能死。”打开玄关的大门,风灌进了克鲁泽的西服里。

没有等南宫锻匠的回答,克鲁泽走出了她的别墅,抬起头,今夜却没有星星,骤降的温度让他哈出一口气。

世界将要发生变革,脑子里印出那位青涩的少年,没想到那家伙将会是钥匙……将手插进口袋里,克鲁泽望着周围灯火通明的城镇,酒吧内还传出木质酒杯碰撞的声音和津津乐道的讨论声。

克鲁泽压低了自己的高礼帽,消失在这片街道中。

第二天放学之后,樱见修走在长长的街道,手机中是半个月后黎明公会攻略黑铁城的人员名单。

不得不说,自己和南宫锻匠的那段视频被丢在论坛之后,到现在不过一天,却有足足上百万条点击和评论。

甚至已经有人开始挖掘视频内的种种细节,这对于樱见修来说并不是一个特别好的消息,至少现在他还不是那么想被曝光,太多的东西不在自己的掌握当中,比如「无冕剑王」在自己身上之后的属性值。

自己该怎么做……

咬着自己的指头,口袋中传来轻微的震动感,樱见修拿起手机,上面是一条樱切的短信,内容很简短。

“你房子的坐标。”

话说回来,好像自己昨天从黑铁城出来的时候,这个大小姐一直泡在PVP的竞技场里,还真的很刻苦呢,明明竞技分都是全服第一了。

将自己别墅的坐标发给樱切之后,樱见修加快了步伐,至少他回森都之前,还有一点事情必须请教那位烦人的天然呆少女。

想到这,樱见修不禁有些汗颜,为啥自己周围就没有什么正常的少女呢?

回家之后,樱见修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登录到了游戏里,重新戴上无冕剑王的头盔,樱见修冲着黑铁城就快步走去。

门口的两名蜥蜴种很客气的就让了路,先不说他是城主南宫锻匠的客人,昨天的出手也是帮助了黑铁城一个大忙,甚至周围的亚人种也亲切的和这个一团黑的怪异家伙打着招呼。

这个事情不仅在人类的视频上掀起大波,也在黑铁城成为了饭后的热门话题,这也让樱见修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自己好像……正在逐渐融入这个世界。

踏入南宫锻匠的别墅里,樱见修发现客厅里不光有莉莉丝、南宫锻匠,还有几名魁梧的蜥蜴种。

“啊,你来了啊,黑衣小朋友。”微微的抬起头之后,南宫锻匠就继续低头开始浏览起手里的文件。

“什么黑衣小朋友,你能不能换个说法我会很感激你。”自从自己人类的身份和相貌被南宫锻匠得知之后,意外的,这两个人的气氛在外人看来总有些微妙。

至少,那些蜥蜴种都是一副张大嘴巴的样子。

“这不是昨天挡住客迈拉攻击的人啊,不过……”一名蜥蜴种望着樱见修的装扮,目光逐渐盯上他插在皮带里的黑色长刀。

细小,好像一折就会断一样。

“锻匠大人的刀先不提……能接住那个大家伙的一击的其他武器真的没有加附魔么?”蜥蜴种的疑惑差点让樱见修把口水喷出来。

我了个去,这个世界的乡巴佬居然知道附魔这个词?那不就是说明……

前面的南宫锻匠也微微抬起头,手瞬间伸向前,樱见修只觉得自己的腰间好像有什么被摸走了?

“原来是这样。”面前的南宫锻匠拿着自己的黑色长刀开始端详起来。

这女人……速度也太快了吧——!而且拿东西还不问问当事人,她果然是没把自己放眼里吧……

“莉莉丝小姐,我觉得南宫锻匠的礼貌问题,你还需要加把油。”咳嗽了一声,樱见修把矛头对准了站在一边一直没说话的猫系女仆莉莉丝。

“恩。”

樱见修继续等待,可他等了很久也不见女仆的下文。

“完了?”

“完了。”

这是在耍我吧……樱见修觉得自己脑子里的怒火又在刹那间被点燃,这怎么看都是在敷衍自己!

“您对锻匠大人的行为表示不认可,我也相对的回复了您的不满,有什么问题么?”

“莉莉丝不用搭理他哦,黑衣小朋友的脾气不是特别好。”继续把玩着自己的武器,南宫锻匠回答的是那么理所当然。

该、该死,自己差点忘了,这是南宫锻匠的女仆,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锻匠大人,这武器……”一名蜥蜴种欲言又止,这怎么看都像是一把普通的黑色长刀,怎么能挡住那种攻击。

“你用用看就知道了呢。”目光有些缥缈,这让那名蜥蜴种心里犯嘀咕,望着自己浑身发达的肌肉,下一秒自信的神色出现在他的脸上,他毫不犹豫的接过南宫锻匠手中的黑色长刀,下一秒他的面部开始僵硬,手臂也开始剧烈颤抖。

整个手臂开始剧烈下垂,最后连整个身子都倒在了地上。

“怎么会……这么重?”不仅是那名蜥蜴种,连樱见修头盔下的神色都开始震惊,外表下,樱见修只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少年,而蜥蜴种的体格就像是亚马逊的战士。

不过更让樱见修感到吃惊的是面前的这个女孩,她纤细的手臂居然拿自己的武器这么的轻松顺手。

将手中的文件交给另外一名蜥蜴种,南宫锻匠才缓缓走到樱见修的面前。

“你来,是有什么问题要问我么?”

“啊。”尽力将注意力转到南宫锻匠这边,趴在地上的倒霉蜥蜴种还在不断的摇着尾巴,想拿起那把长刀。

“我也是忽然想起来的,既然你们的世界有附魔这一说,那么也应该拥有魔法这种东西吧。”

一个大胆的计划,逐渐出现在他的头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