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见修这一等,就是从下午直接到了晚上,期间他还不能拆下头盔,不能下线,不能转移,甚至能点开菜单看论坛的功能都没有。

这也让他有些理解为啥这个女仆再进来之前说了几条规定,因为现在自己真的很想骂人!不断的抖着自己的腿,这南宫锻匠也太失礼吧,让客人在这里白白等了几个小时不说,现在连个影子都没看见!

就当樱见修的耐心到达顶点的时候,楼上某个门终于是开了,并且可以听见莉莉丝远处的声音。

“锻匠大人,你醒了。”

樱见修噗通的一声从沙发上蹦起来,目光有些不满的撇向楼梯上,自己倒要看看,这个让自己等了这么久的南宫锻匠到底是什么人。

“他在下面么?”

“在呢,锻匠大人。”

哎等等,自己刚才是不是听到了除开那个女仆之外其他女人的声音?还是自己等了太久出现了幻觉?

“是你啊。”清澈的声音穿过自己的头顶,那里,站着一位穿着高领白色毛衣的少女,长长的衣褶盖过她的腰际,之后,是两条纤细白嫩的双腿,皮肤细腻。

“你……”

“克鲁泽所说的人么,是一个怪家伙哎。”像是盯着什么稀有的物品一样,女人快步从楼梯上走下,一双眼睛直勾勾望着樱见修的连帽衣。

近距离的观察下,女孩拥有一头黑色的短发齐肩,端正的五官,一双黑色的眼眸,身高对于樱见修的审美程度上刚刚好,不高不矮,身材也是该凸的地方凸。

总而言之,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而且也意外的很正常,不像外面的亚人类,在樱见修的世界观里,这完全就是人类形象的女孩,这种女孩居然是全大陆屈指可数的锻造师?

克鲁泽……难道就是那个男人的名字吗,如果是,这么一切就好弄了。

“你知道我么?”

“不太知道。”南宫锻匠飞速的回答让樱见修再一次卡壳,这女人绝对是故意吧?是吧?

“不是,你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嘛?”拜托,我好歹也是等了你好几个小时的客人吧……

“哎~你是客人吗?那么还真是抱歉。”南宫锻匠自顾自的坐在了樱见修旁边的沙发上,两只眼睛盯着他的头盔。

“听克鲁泽说,你是要武器装备的是吧?”话题终于往自己所想的地方前进,樱见修连忙点了点头。

“对,我想请你……”

“地下室有很多,你自己去选就好了。”还没等樱见修说完,南宫锻匠飞快打断他,并且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樱见修总觉得自己的脑袋里似乎有什么线断了,抬起头,望着还站在楼梯上的莉莉丝,而对面也是抛来了冷淡的目光,随机像是事不关己一样闭上眼睛。

回忆起最开始那个男人所说的情报,说南宫锻匠是一个让人头痛的家伙,今天这么看来,的确如此……

“那个家伙是怎么说的?”

“谁?”

“就是那个克鲁泽啊,在我面前还自称神,真的是……”樱见修一把捂住自己的头盔,相当无奈的口吻。

“哦,原话是,你会在两天之后拜访我,让我随便给你一样武器就把你打发了。”毫不做作的语气,南宫锻匠漫不经心的说道,甚至还把玩起了自己的头发。

咔,樱见修的理智终于在此时完全的崩溃,他的声音微微抬高,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见楼梯上莉莉丝轻微的咳嗽声。

望着南宫锻匠理性的眼睛,这完全就是那个男人配合着这个女人一起来玩自己的吧?

“那、那个,我想要那种比较稀有的武器,我可以拿我脸上的头盔和你换。”樱见修指了指自己的头盔,强行保持理智。

“稀有武器需要我自己来打造,材料方面不说,我自己都会觉得非常麻烦哎。”南宫锻匠略微为难的说道。

天然呆,这是樱见修给予这个女人最初的映像。

“而且,你是与克鲁泽完成交易,并没有和我完成交易,所以要我现在给你打造武器装备,哪怕是我,也是有些为难。”

“这……”樱见修有些说不出来话,这个南宫锻匠虽然是一个天然呆,但每一句话貌似都有一种意外的说服力?

“那我在告诉你一个情报可好?”拿出自己的下一个筹码,樱见修本来并不是那么早拿出来的,可没想到,这个南宫锻匠和自己所想的,所认知的,都不太一样。

还没等南宫锻匠话说,樱见修便抢先一步说道。

“半个月之后,人类大军会攻占你的黑铁城,森都已经沦陷,人类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你,而且现在,他们已经在集合军队。”一口气说完,樱见修便开始等待南宫锻匠的反应。

“是么,这可真的糟糕,你要来帮我们么?”仿佛都不是自己的事情,南宫锻匠在点了点头,语气依旧平淡无疑。

“你、你难道不担心么?还是说你有什么解决方法?”望着南宫锻匠游刃有余的回答,还有她脸上依旧保持的轻描淡写的神色,樱见修情绪有些激动。

“这可是你的城市啊,这下面都是你的子民。”

“没有解决的方法,森都都无法阻止人类的攻击,更别说黑铁城。”回答着樱见修的质问,面前的女孩依旧如一阵风,看不出情绪的波动。

这女人疯了吧,绝对是疯了,这可是……她的城市啊。

“你……”还没等樱见修再说什么,南宫锻匠的别墅大门被猛地推开,蜥蜴种的亚人类忽然气喘吁吁的闯进来。

“锻匠大人。”

“怎么回事。”莉莉丝从楼梯上跳下,快步走到那位蜥蜴种的面前,仔细看的话,那名蜥蜴种的身上每块肌肉部分都有着血痕。

“是客迈拉。”蜥蜴种捂住自己的伤口,看样子奔跑到这里就已经花掉它几乎所有的力气。

客迈拉……那是人类在无人区经常遇到的怪物,巨大且凶恶,听说讨伐它只要需要一队四十级,武器熟练度三千的玩家才可以。

“锻匠大人。”莉莉丝将目光投向了一只窝在沙发里的南宫锻匠,后者则轻轻的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的毛衣。

“大概是人类攻占了森都,那些客迈拉没有的寄居的场所,所以才来这里吧。”南宫锻匠走回了自己的屋子,再出来的时候她的手中多了一把长刀。

“很抱歉呢樱见修先生,如你所见,现在我还有别的事情需要解决。”南宫锻匠走到樱见修的面前,略微歉意的说道。

“你……要战斗么?就你这样的……”看着南宫锻匠纤细的胳膊,如此柔弱的她居然可以战斗?

“虽然我看起来很瘦弱,但我摸武器的时间可是比你们这些精英要久的多哦。”没有停留,南宫锻匠与莉莉丝还有那名蜥蜴种快速的离开别墅,前往城门口。

该死,这种情况都不在自己的反应之中,自己该怎么做……

狠狠啧了啧舌头,樱见修捏紧了腰间的刀柄,向着黑铁城的城门口跑去。

城门外,高大的城墙不断发出不堪负重的碎裂声,客迈拉,一只巨型的怪异野兽,身体是一只长满尖锐刺角的山羊,而头部是一只会喷火的狮子,尾巴则是可以吞噬一切的巨蟒。

在Mirrorworld的世界里,客迈拉被官方赋予成最为凶恶的野兽之一。

樱见修来到城门时,已经有一队的蜥蜴种伤亡惨重,空气中不断的飘起蓝色的粒子,这些死亡的蜥蜴种的生命很快的就消散在空气中。

几乎没有一个人可以拦住这只怪物,那些武装起来的蜥蜴种也不敢断然靠近,直到人群中,一道娇小的人影出现在客迈拉的面前。

“那个笨蛋……”望着明眼就能察觉到的战斗差距,樱见修咬紧嘴唇,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战斗。

“锻匠大人可不是笨蛋,她所做的就是为了保护这座城市,同时保护手无寸铁我们。”身边,莉莉丝走到樱见修的声音,口吻虽然依旧冰冷,在那里面有着其他柔情的语调。

巨大的咆哮声,响彻整个大地,却丝毫挡不住南宫锻匠前进的步伐,刹那间,樱见修觉得面前他一直呆滞的女孩气息发生陡然的变化。

“如果让你进来,我们会很麻烦呢,所以抱歉了。”长刀出鞘,强烈的破空声,巨大的气浪掀起四周的土地,南宫锻匠的刀指向前,让这头刚才还无人可挡的怪物停下步伐,它发出嘶吼,盯着面前弱小的女人。

“看样子你还是不愿意走呢,那么……”南宫锻匠动了,她的身影带过气浪,刀刃狠狠划过客迈拉粗壮的腿部,那头怪物发出雷鸣般的咆哮。

“「珑」。”长刀划出弧度,客迈拉的腿部瞬间出现无数细小的伤口,炙热的鲜血喷洒而出,轻巧躲过怪物的袭击,南宫锻匠高高跳起,手中的利刃发出最为耀眼的光芒,一刀狠狠砍在客迈拉的羊身体上,硬生生的砍下它的一只独角。

“危险——!”看着客迈拉尾部的蟒蛇,樱见修不禁大声吼道。

在空中保持平衡的南宫锻匠猛的扭转起身躯,巨蟒沿着她的腰间插过,瞬间喷出血液,可她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痛苦的表情,像是没有痛觉一般,银光刀刃再次落下,这一次,是那只巨蟒的头颅!

“吼——!!”痛苦的嘶吼,客迈拉的身躯猛的一阵,绿色巨蟒的头颅被斩下,同时怪物的狮子头发出咆哮,口中喷出炙热的火焰,红光立刻将那名柔弱的少女吞没。

“啧……”樱见修握着刀柄的手指开始剧烈的颤抖。浓烟中,南宫锻匠的身影再次出现,全身冒着黑烟,堕落在了地上,全身抽搐,女孩抬起头,脸上的表情依旧麻木,只有那双眼睛死死盯着面前比她高出许多的巨大怪物。

“这样……还要战斗么,为什么?”看着少女柔弱的身躯不断翻滚,樱见修不忍的问道。

“因为锻匠大人……”有些颤抖的声音,让樱见修转过头,这位一直保持高冷态度的女仆,她的声音开始哽咽,刘海遮住了她的双眼。

“因为锻匠大人深爱着这座黑铁城,她也是……这里所有人的英雄。”

英雄……

“我可不相信什么日漫美漫的英雄,这些人都是拥有主角光环的,万丈光芒。”回忆起自己对樱切的话,对,自己并不相信有英雄存在。

自己也想过,面前这位看起来玩世不恭的少女根本不配做城主,看她呆萌的态度,根本不可能。

但,自己完全错了……

视野内,还能看见南宫锻匠渺小的身影,不少蜥蜴种都已经准备什么都不顾冲上前,却被南宫锻匠轻轻拒绝,只有她在单独作战,可为什么如此渺小身影,在自己的心里却意外的高大……

如此软弱你的,要永远止步不前么?还是说要一直看着樱切的后背,更或者……这样的你要如何拯救爱丽莎?

客迈拉剩余的羊角,再一次将南宫锻匠击落在地,而下一次的攻击,客迈拉抬起自己粗壮的大腿,想将这个烦人的渺小生物直接捏碎。

“我来这里,不是为了看你们这样战斗而来,而是为了获得武器,拯救一个人。”莉莉丝的耳边,传来的樱见修略微冰冷的声音,她转过头,看见这位一直事不关己的少年低了下头。

“但、但就算如此,我也……无法坐视不管!”樱见修的头盔下,眼神瞬间变得锐利,黑色长刀立刻指向前,双脚开始驱力,他的身影就像一只迅猛的利剑,在刹那间出现在南宫锻匠的面前,细小的长刀硬生生的挡住了客迈拉强力的踩踏。

好重……自己可是连一只史莱姆都刚不过的家伙啊,现在让自己对抗这只强力的怪物,明显犯规啊。

双臂开始剧烈颤抖,自己人物的血条也开始飞速减少。

“你……”第一次,南宫锻匠的眼神出现了变化,嘴巴微微张开。

“有力气在这里说话,快来帮我啊!”奋力的抵开客迈拉粗壮的大腿,怪物的身影立刻失去平衡,樱见修猛的向后一蹬。

“换位!”

“明白。”点了点头,南宫锻匠飞速窜了出去,手中的利刃围绕着客迈拉的身体开始转动起来,所到的地方都是炙热的鲜血以及蓝色的粒子。

“吼——!”

咆哮声,让樱见修捏紧黑色的长刀,他的身影快步向前。

“吵死了,你这只怪物——!”刀刃用力切开客迈拉的大腿,硬生生的将其半支大腿切断,蓝色的粒子冒起,失去大腿的客迈拉彻底失去平衡,狠狠的倒在地上。

飞速的奔跑,樱见修的速度达到顶峰,并在下一秒绕到了客迈拉的身后,长刀狠狠插在它的尾巴部分。

“啊!!!”奔跑,不断的奔跑,手都有些握不住那柄黑色的长刀,用尽自己所有的力道,樱见修奔跑在客迈拉的身体之上,喷洒的血花飘散在空气中。

如此旷野不要命的作战方式,让周围的蜥蜴种目瞪口呆,在他们眼中,樱见修宛如一只黑色的狂战士一般。

客迈拉的叫声终于弱下去,樱见修从他的尾部一直奔跑到了它的狮子头处,黑色的刀刃从中切开了它的皮肤,同时樱见修也从客迈拉的身上猛的跳下,下一刻,南宫锻匠从天而降,长刀狠狠插进了客迈拉血淋漓的胸口。

终于,这只怪物发出最后的咆哮之后,身体抽搐了几下之后便不再动弹,随着一声轻微的爆炸声,客迈拉整个身体化为了粒子碎片消散在了空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