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雷路亚」第八层内,艾伦传送到这里,来到昨天才来过的酒吧,今天中午自己在外面吃过饭,李准就给自己发来短信,让他迅速上游戏。

虽然不是自己的什么心腹,但不得不说,作为道具而言,李准的办事水平自己一向很放心。

“看来是我小看你了,昨天接的委托今天居然就完成了。”拉开门,艾伦刚刚准备踏进去,却发现里面的气氛有些奇怪,平时这个狂妄到不行的男人应该正抱着几个小妞饮酒作乐,而现在里面却是一片死寂,甚至连灯都没开。

“怎么了,任务完成了就来玩深沉,说好了,委托的费用我可是打给你了,没有多的。”自己一身发亮的铠甲像是黑暗中朦胧的月光,视野的尽头勉强可以看见沙发上躺着一个人。

这时自己的交易框被弹开,五万游戏币已经赫然的摆在上面。

“你什么意思?”皱了皱眉头,艾伦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没什么意思,委托我不接了,钱还你。”

“哈?”耳朵一阵耳鸣,刚才自己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这个男人说委托不接了?

要知道,李准他们可是将信誉作为工会最重要的口碑,一个杀手工会没有信誉委托量会飞速减少。

“没听到我说的话么,我说委托不接了。”玻璃杯的声音,虽然看不太清楚,但艾伦还是能感觉到面前的男人拿起了酒杯。

“你不是将信誉什么的摆在第一么,这样可是有损你工会的名声的。”心里涌出烦躁的情绪,这些家伙怎么都这么不靠谱?

“五个人。”

“啥?”

“比起稀有物品还有装备,名誉算什么呢?我们昨天五个人可是被爆了几样极品东西走了,在接下去,可能损失都不止五万金币了。”相当消沉的语气,这次委托给这位没有失败过的杀手很大打击,脑子里回想起上午那可怕的黑色身影,那真的是玩家么……

“你的意思是……你们五个人被一个人干掉了?”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的确是这样,这次你的目标可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怪物。”

艾伦虽然自大,但他并不愚蠢,委托李准他们也不是第一次了,自己也算了解他们的实力,凭他们的本事,哪怕是职业选手,只要落单也不可能那么轻松的全身而退。

“怎么可能……”喃喃自语,高端的玩家自己认识一大堆,职业圈自己也有了解,可没听说过这号人物啊。

“你啊,还是别打那位大小姐的主意了,她的骑士可是相当强的,不,应该是强到让人有种怀疑。”

“怀疑什么?”

“那真是玩家玩出的操作么。”

没有在继续闲扯下去,艾伦从房间退了出去,关上房门,任由那个消沉鬼独自喝酒,既然到这种地步,那家伙也就没什么作用了。

“大哥。”酒吧的门口,一个人等着自己,同样穿着银色的盔甲,只不过他的脸远没有自己英俊,倒不如怎么看都有些凶恶。

“黑龙啊,怎么了。”

“没有,副会长找我们开会了,正在本部等您呢。”

“啊,又是那个乡下的丫头片子么,我们可是大公会呢,居然让那种人做副会长,话说我记得黑龙你和她是同校生吧?”

“是,不过她是我们的学姐。”清晰的记得她的容貌,不管是在现实世界里和游戏里都有些戳戳逼人。

“樱华么,长的到是绝色,可惜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啊……还有你最近还和樱切开过坑么?”

“没有,樱切小姐貌似最近挺忙的,很久没来樱切团组队了。”黑龙对于樱切的小心思只有他心里清楚,可他面前的是黎明公会的当红人物,同时现实身份也不简单,在女人和前程的抉择中,他选择前程,至少表面上。

“这样,你等会帮我联系一下赤尾工会的青铜,按照约定森都的攻略和土地都给了他们,黑铁城这块肥肉,可不能让他们参合。”资源的不断减少,各大公会在PVE这块地方都是野心勃勃。

“我知道的大哥。”黑龙点了点头。

满意的拍了拍自己小弟的肩膀,艾伦吹着口哨拿出传送卷捏碎,对于樱切他有着更为浓重的兴趣,不光是因为她的容貌是自己见过女人当中最为出色的,更多的是一种征服欲望。到时候实在不行,就拿现实的身世出来吧。

这么想着,艾伦的身影化为粒子碎片消失在原地,而一直注视他离开的黑龙贼露出不屑的表情。

樱见修睁开眼睛已经是下午,拿起床边的手机,现在是下午17:35分。似乎之前的冲击感他还没完全适应,手臂都使不出力气。

战后的后悔与后怕感已经伴随着兴奋的消失涌进自己的心脏,如果说第一次与赤尾工会开战,是自己不知情,而现在是在自己完全知晓「无冕剑王」头盔的代价之后使用,那可是稍有不慎就会丢命的东西。

拿起枕头边上的游戏头盔,樱见修忽然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手中那种分量感意外的沉重。

从床上爬起来,樱见修刚准备去做饭的时候,自己家的门被扭开,清脆的摩擦声让樱见修回过头,哎?难道是自己弄丢钥匙了?

黑色长发,有些冷峻的眼神——还有那熟悉的面容让樱见修微微呆滞在那里。

“我回来拿点东西。”依旧冷漠的口吻,却让樱见修莫名的兴奋起来,完全无视了对面少女厌恶的表情。

“姐姐你回来啦,要不要吃点东西,我刚准备做晚饭。”

“别那样叫我,我也不记得我有一个弟弟。”连鞋子都没脱,樱华站在自己的房门前,金属的门把手已经布了些灰尘,从房子拿出一个单肩挎包,樱华没有任何停留。

“姐……”樱见修刚刚想踏出步伐。

“啰嗦!”锐利的目光,让樱见修停在原地,玄关的鞋柜上,还摆着一个精美相框,那里是两个小孩儿亲密相拥的照片。

“啧。”狠狠的闭上眼睛,樱华没有犹豫的走出玄关,狠狠的将门摔上,空荡的房间内,终究还是只剩樱见修一个人。

房子外,樱华清脆的皮靴声让停在坡道的红色跑车按响喇叭,坐上副驾驶之后,驾驶室内传来颇为无奈的抱怨声。

“在门外都能听见你的嘶吼声哦,怎么样还是无法面对你弟弟么?”驾驶室坐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头发微卷,宝石般靓丽的瞳孔,女孩的身材有些娇小,不过凸起的双峰大概有D的水平。

“抱、抱歉琳洛会长。”樱华低下了脑袋,与刚才戳戳逼人的神色完全不同。

“哎呀,我是没什么所谓啦,只不过看你这样,你老弟和你都不好受吧,何况估计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揉着自己的脑袋,女孩尴尬的笑道,露出一颗小虎牙。

“会长……”望着比自己稍矮的女孩,樱华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嘴唇蠕动,她的声音非常轻。

“我无法原谅他,也无法原谅我自己。”

“安心啦,我家的话你想待多久就多久,反正宅子那么大,父母也不回来,有个伴儿我还蛮乐意的。”琳洛大方的拍着樱华的肩膀,对于樱华所说的,她也不去深究。

“至于你的宝贝老弟嘛,实在不行我找个机会让他加入黎明公会,虽然宗旨说公会不养闲人,但偶尔走个后门也没关系。”对着樱华骄傲的竖起大拇指,琳洛笑的相当潇洒,甚至牙齿都发出耀眼的光芒。

终于,樱华一直阴沉的脸绽放出轻轻的笑容。

“会长真是的,一把年纪还和小孩子一样。”

“谁谁谁一把年纪,你给我听好了,我今年啊,刚满二十,你们貌似不也小不到哪里去?”

“是是是,会长最小最萌了。”看着嘴巴都鼓起来的琳洛,樱华轻轻的笑道。

“哼,那我们就走了,去吃夜宵怎么样?”

“先等等会长,这次黑铁城的事情,你打算……”樱华的话题终于让这位看起来很逗比的黎明公会会长严肃起来。

“虽然和赤尾工会有协议,但那里的家伙出尔反尔也不是头一次了,森都已经给他们了,到时候让工会剩下的人去提防一下,不过再怎么说,黑铁城我们还得拿下,不然很快我们就会退出公会排行榜。”

“我知道了。”樱华点了点头。

“嘛不需要担心啦樱华酱,如果赤尾工会敢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我不介意攻略黑铁城的时候顺带把他们打散。”也在这个事情,琳洛作为工会会长的霸气才显露出来,她弯起自己的嘴角,露出疯狂的笑容。

琳洛,黎明公会会长,拥有所有工会权限,现实中她是乌东市副市长唯一的女儿,无论是实力还是人脉都是相当的强大。

“我知道了琳洛会长,不过如果你能把酱去掉我会更加的尊敬你。”

“哈哈,副会长就别在意这些细节啦,我们呢就好好的去吃一顿,然后回家洗澡睡觉,昨天做的还舒服吧。”

“请不要说让人误解的话好嘛?”樱华的脸上染起一片红晕。

“哈哈哈,那我们走啦——!”跑车独有的马达声在这条寂静的山坡上响起,红色的跑车发出长鸣,顺着下坡飞驰远方。

而他们身后的房子里,樱切半拉着窗帘,目光注释着跑车远去的尾光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