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翼翼的将合同和羽毛笔丢进背包,樱见修拉紧了自己的连衣帽,有人要杀自己?难道是之前樱切事件还没有结束嘛?

“有人要杀我?”

“对,有人要杀你啊小老鼠,不过这次事情过后,万一以后你有需要杀的人可以来找我,给你打八折。”轻松到不行的口吻,为首的家伙从黑暗里走出来,脸上戴着夸张的黑色面具,刚好捂住口鼻。

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樱见修的心头,系统音也在此刻响起,自己的状态栏里加入了麻痹的负面状态,同时整个身体也开始出现不协调的感觉。

“不过你还是真是机贼啊,但你也是很失算,虽然你隐藏了自己的名字,不过游戏里会穿这种连衣帽的人可是少之又少。”男人的手里凭空出现一张报纸,看着上面的名字补上一句。

“而且,你刚好就是最后一只。”

“你的意思是……只要是穿着连衣帽的玩家你们都……”

“没错哦,只要是穿着连衣帽的玩家我们全部都干掉了,你是最后一个。”李准冷笑的将瓶子和白纸丢在一边,从背后抽出一把弯刀。

“真是卑鄙。”身体都无法动弹,如果继续在这里,肯定会被干掉,玩家死亡不光是掉等级,更有极小的几率掉物品,自己的包裹里有着系统绑定的合同和羽毛笔,那剩下的……

就是无冕剑王的头盔和命运水。

“那还真是抱歉啊,不过啊,我们是杀人工会,为了对付你们这些玩家,必要的手段还是得采取一些。”

悄悄的,里面剩余的四个人都已经围了上来,在他们看来,现在的樱见修只不过是可怜的鱼肉,供他们宰割。

战斗么?虽然与玩家战斗是在自己的预料之中,但如此之快的来临,是让他没想到的,现在的他还能轻微的活动手指可以拿出无冕剑王的头盔,但……也就是代表必须拿自己的生命作为赌注来与这些玩家对决,更何况自己还中了麻痹毒,戴上头盔没准也没用……

强制下线是不可能了,目前的五个家伙已经是红名,也就是进入了战斗的状态,无法登出,哪怕是登出,自己角色的身体也不会消失,还是会被他们干掉。

要、要不就被他们杀掉好了……掉东西的概率是极低的,万一没掉呢,可、可万一掉了呢。

“你呀,在我杀掉的人里面算是最弱的呢,别人好歹还会反击一下,你看看你,都吓傻了吧,我记得前段时间不是有一个无能者的帖子么,哈哈,无能者,看起来你和他也很像呢。”讽刺的口吻,让樱见修的心猛的颤抖。

“都是废物不是么,你们这样的家伙啊,也就只能被人支配。”

“你……你这家伙……”系统的声音滋滋作响,麻痹的毒已经快要席卷全身。

“哦呀,我说的有错么,弱者就是一群渣滓,不管在游戏中,还是在现实,连自己想保护的人都无法保护的废物。”

不管是李准,还是他身后的四个人,脸上讥嘲都在诉说着樱见修的渺小,他们的声音刺耳,他们的话宛如最为尖锐的匕首扎在樱见修的心脏。

无法动弹,可脑子里却浮现的她的面容,那位金发的女孩,熟悉不能再熟悉的面容,自己所渴望见到的面容。

“修哥哥最好了,我可是想把修哥哥推荐给我的族人呢。”

“修哥哥一点都不弱,至少在爱丽莎的心中很强。”

下一秒,樱见修整个世界火光冒起,自己站在熊熊燃烧的火焰中,自己的脚下,是逐渐消失成碎片的金发女孩。

她的眼睛正虚弱的望着自己,嘴唇似乎还在蠕动。

“对不起呢,修哥哥。”

“不……不要……”

可他还来不及做些什么,一缕熟悉的香味让樱见修一愣,自己的面前,却变成了一位白发女孩的背影,那也是自己所熟悉的人。

少女绝美的侧脸,让樱见修叫出她的名字。

“樱切……”

可无论自己怎么呐喊,樱切的背影离自己越来越远,她的面前是一片刺眼的光芒,让自己无法睁眼,光芒越来越暗,樱切也越走越远,这样的结局,真是自己想要的结果么?

战斗吧……战斗吧……

无声的呐喊,涌上自己的喉咙,哪怕在这个世界里死亡,我也想活出自己的价值……至少自己不再是一副行尸走肉。

“你是想在一直在这里原地踏步,还是说——在此时完成蜕变。”异样的情感让樱见修的目光瞬间变的锐利起来。

动起来……

动起来……

给我动起来——!

樱见修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动,虽然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不过李准的小弟们还是惊愕且不安的说道。

“怎么可能,他可是中了全身麻痹的毒,大哥,干掉他吧。”

“啊,让客户久等不是我的作风。”手中的弯刀直接落下,目标是面前这只猎物的喉咙,这种绝望的气氛是自己作为喜欢的!

可就当李准的刀贴到樱见修脖子的那一瞬间,强烈的风让这位经验丰富的杀手猛地闭上眼睛。

“大、大哥!”

“怎么可能……”睁开眼睛的李准惊愕的望着面前的一切,自己的那一刀……居然砍空了?!本该化为碎片家伙在一瞬间退出了他的攻击范围!

望着拉松低着脑袋的少年,与刚才不同的是,少年的手中多了把黑色的长刀,也就是如此简单的变化,却让他的气息和刚才完全不同。

意料之外的情况,让职业杀手感官的李准心头拉起了警报,虽然戴着连衣帽看不清楚那人的脸,可眼前的家伙无疑就像是……一头苏醒的野兽。

“啧,上,干掉他——!”随着李准的命令下,周围的四个人从不同的死角直接冲到樱见修的面前,手中的短刀发出寒光,系统开始捕捉他们的动作。

可就当他们觉得要砍到的时候,面前的少年忽然弯下自己的身躯,几乎零距离的避开他们四个人所有的攻击。

怎么会……他可是中了全身麻痹的毒啊,怎么会有这样的动作?

弯下腰的樱见修做出反应,黑色的长刀破空划过弧度,离他最近的杀手玩家被很利落的砍成两半,化为碎片。

仅仅一击就……

“喂喂开什么玩笑啊,艾伦那个家伙……这不是坑老子么?”不可置信的露出疯狂的笑容,李准捂着自己的脸颊,这种家伙……

根本就是怪物般的存在吧?!

“大、大哥,啊——!”黑色的长刀抹过另外一个人的脖子,瞬间那家伙也变成了粒子碎片,宣布阵亡。

仅仅十秒之内,自己这边就损失两人,而且仅仅一击的情况下,职业选手都无法做到这种地步吧!

剩下的两名杀手玩家开始后撤,龟缩到了李准的身边,不经意之间,他们发现现在全身颤抖的是他们。

面前这个娇小的少年,给与他们的,是最强烈的心理压迫,就当他们还没来得及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樱见修发动第一次攻击,没有所谓的系统动作,仅仅凭个人的速度,在一刹那带着气浪冲到的李准他们的面前。

“弧、孤光,啊——!”剩下的两人连自己得意的技能都未喊出口,黑色长刀已经将他们搅碎。

最后的刀锋,直指已经浑身僵硬的李准,下一秒李准只觉得眼前一黑,他的身体被整个贯穿。

“真是个怪物啊……”微弱的声音回荡在樱见修的耳边,李准的身体已经化为蓝色的粒子消散在空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