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见修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回到了森都,而且是在森都边缘的森林里,面前的湖泊自己很熟悉,那是自己和爱丽莎经常见面的地方,只是湖泊上,被炸毁的半身森林女神雕像还是那么的刺眼。

盘坐下来,樱见修掏出包裹中的水开始补充自己血条下的蓝色值,肉眼可见那里已经所剩无几,如果蓝色的血槽被耗光,角色会进入「渴」的状态缓慢开始掉Hp。

简单的检查好自己的状态后,樱见修将目光对准了从樱切那里交易来的物品——《命运水》

简介:传说是上天女神留下的眼泪,但终归到底是否存在不得而知,需要与其他物品结合才能使用。(1/7)

单体作用:无。

结合作用:复活一次生命。「谨慎使用」

还有七种东西需要搜集啊……望着物品的介绍,樱见修小心翼翼的将物品加锁后存好,目前来说离自己的目标还甚远。

望着周围的森林,前些天玩家已经将森都攻略下,看论坛似乎会将这里改成住宅区,卖给游戏内想买房子的玩家,毕竟森都也是玩家之间公认环境算上乘的地区,自己也得做些什么,至少要保护好他与爱丽莎相遇的地方。

此刻在「哈雷路亚」第八层内,不同于底层的乡村环境,八层是哈雷路亚的贸易层,繁荣程度可谓是所有层数中数一数二,高大的中世纪建筑驻扎在此,在这里拥有最大的贸易中心和银行。

艾伦走进一家装潢华丽的酒吧,在游戏里,任何赚钱的方法都有,只要你有心,并且想赚,更何况在游戏里开这种酒吧可是比现实中要便宜许多,艾伦明显是这里的常客,门口的服务员小姐看到艾伦便很熟络的向前套近乎,后者也很熟练的将小费塞在了她的胸口,这些也不是NPC,而是正儿八经的玩家。

整个「哈雷路亚」唯一独特的就是这里的玩家也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工作,无论是小姐还是服务员,谁不愿意在家里躺着玩游戏就能赚钱,而且哪怕是小姐,也只是游戏的身体,还是有一部分人愿意去尝试这种高收入的职业。

这也是为什么,Mirrorworld能成为风靡全球的游戏原因之一,它拥有线下的交易权,在这里,游戏币可以2:1的换成现实中的货币。

“哦哟,这不是艾伦少爷嘛,今儿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艾伦走进三楼的包厢里,便听见的刺耳的声响。

“我说,你都不好好去练等级和武器熟练度,成天泡在这里,你不怕毁了你工会的招牌?”艾伦走进昏暗的房间,坐在了沙发上,望着对面被小姐包围的男人,他仰头靠在沙发上发出嗤笑。

“游戏呐,开心最重要,你们快给艾伦少爷倒酒。”

一杯褐色的液体摆在艾伦的面前,拿起玻璃杯,艾伦冷笑一声。

“哟,这是完成了一笔大买卖啊,如果我没看错,这可是最昂贵的坚果加蓝莓沉淀的酒吧,听说也是这家酒店的镇店之宝了。”

“你啊,就别取笑我了,谁不知道您可是临海市珠宝商的儿子啊,论在游戏里当土豪,我可比不上你,我啊,只是一个靠杀玩家谋财的玩家而已。”

李准,就是艾伦面前这个男人的名字,也是游戏中普遍存在,却又很隐秘的杀人工会成员。

杀人玩家在哪里都是存在,游戏公司对于这种行为也是默许,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矛盾,当然杀玩家就得冒更高的风险,如果在游戏中,只要你攻击玩家,系统便会判定你为红名玩家,如果红名玩家被击杀,那么不光是掉等级和辛苦练来的武器熟练度,还会随机掉落你包裹中的东西,不管你是加锁还是没有加锁。

所以,杀人工会的收入是非常之高的,同时付出的代价也相当高。

“怎么了,难道又是谁惹我们的小少爷不高兴了?”把玩着旁边女人的头发,李准弯起嘴角。

“话说,上次你拜托我杀的小子,他喜欢的那个女人怎么样了?”

“能怎么样,那女人也在临海市,跑过去爽了几发。”毫无保留的说道,艾伦一阵嗤笑,之前,他看上一个小公会的某个成员,刚好那女人是这个会长所喜欢的人,为了避免麻烦,艾伦就请李准好好的请教了一下那位会长的实力和资本,结果也很明显,世上谁不喜欢强者?

“比起我,你才是人渣呢,今儿呢,又是哪个女人?”喝了口酒,李准满足的询问道。

“樱切。”

“喂喂喂,你这可是在玩火啊,谁不知道那位大小姐,你居然把目标选中了她?”戛然而止的动作,李准瞪大了自己的双眼。

“女人嘛,不都是那个样子,我可是调查过樱切的家庭,富裕但是没到我这个程度,所以还是很容易搞定的。”

“很容易搞定……”像是在听一个笑话一般,李准放下酒杯,双手撑着桌子,脸向前盯着艾伦的面孔。

“那你要我做啥?不过先说好,我可不对那位大小姐动手,我自己几斤几两我还是知道的。”

“只是帮助清理一下她身边的闲杂人员。”近距离下,李准的等级也冒了出来,Lv49,虽然等级不算高,但李准的武器技能都是专门偷袭与杀人用的,哪怕是自己,在偷袭的情况下也可能会被面前的这个家伙击杀也说不定。

“说ID。”重新靠在沙发上,李准翘起了二郎腿。

“那家伙很狡猾,穿着可以隐藏姓名的连衣帽。”

“whatfuck?意思就是你连对面是男是女长啥样都不知道吧?”李准差点一口酒没喷出来,这个二世祖还真会给自己找乐子。

“知道还需要你干啥,我自己没准就能干掉了。”

“穿着隐藏姓名的服装么,还真是一个贪生怕死却有点聪明的小老鼠呢。”冰冷的笑容重新回到李准的脸上,他放下酒杯,伸出五根手指。

“五万,一个星期内帮你解决干净。”五万游戏币等于现实中两万五的现金。

“你的胃口还是那么大啊,不过你靠谱,我喜欢。”点开交易框,艾伦很洒脱的交易过去,钱对他来说,只不过是来找欢快的工具,达到目的就足以。

“交易成立呢。”站起身,李准将手上所有的金币当做小费丢在桌子上。

“你们去陪艾伦少爷,今儿呢,所有的费用都算在我头上。”

“哎呀哎呀,这怎么好意思。”话是这么说,可艾伦却很早就靠过来,手开始在女人们的身上游走。

“身体还很成熟嘛,那我也该离开了。”得到一笔单子,就完美且速度的完成,这就是李准对于工作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