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见修没有想过,Mirrorworld的人工AI居然如此的厉害,这已经不是单纯与你互动的NPC,在这里,你能感受到她的情绪,甚至是心跳。

“修哥哥,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湖边凸起的石块上,爱丽莎双手扶撑着身体,纤细的小腿迈入晶莹的湖水里。

“不不没什么,只觉得爱丽莎你真的很真实。”算算时间,自己认识爱丽莎已经有将近两个月。

那一次自己误打误撞,来到了名为森都的精灵领地,在外围的湖泊遇见了这位漂亮的女孩儿。

虽然是一个NPC,樱见修却在这里得到了某种意义上的升华,在他徒手爬树摘苹果的时候,爱丽莎会很大方的称赞自己。

这些,都是樱见修从来没有拥有过的。

“修哥哥真的是,爱丽莎怎么就不真实了。”嘴巴鼓起包子,爱丽莎有些不满意樱见修的回答。

“啊啊,爱丽莎别生气,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手点着空气,爱丽莎可能看不到,但自己能看到,那是人物的属性菜单,还有道具。

“看好啦。”将背包里的东西取出来,樱见修放在了爱丽莎的手上,那是一块绿色的石头。

“哇,好漂亮,这是什么?”

“恩,我听城里的那些人说,这是绿生石,也是象征着生命。”其实对这块石头樱见修压根就不是太了解,只是他能够看清楚物品的简介。

“你、你要送给我吗?”意外的,爱丽莎垂头的低问一声。

“当然啦,这就是给你买的。”天知道自己为了买这个绿生石做了多少任务,而且与自己身上戴的那枚戒上的石头也非常相似,算是情侣?

“谢、谢谢你,不过刚才你那是什么呀,魔法?人类还会这样的魔法吗?”刚才可以看见樱见修在空气中就能变出这块石头。

“嘛,怎么说呢,大概就和魔法一样吧,哈哈……”有些不好意思的揉着后脑勺,樱见修每天最幸福最开心的时光,就是现在。

与这个名叫爱丽莎的NPC度过,有时想想也挺讽刺,能够让自己掏心掏肺诉说自己情感的,不是父母,也不是自己的亲人。

而是游戏世界里的NPC。

在整个安布里泽特大陆里,最临近玩家城市的,就是森都,过去游戏贩售后的一年里,玩家已经占领了南部所有的地区,并建造了城镇。

而财团给予玩家最终的攻略目标,就是整个大陆的尽头,有一座神秘的魔王塔,只有真正的攻略了那里。

游戏才会迎来全面的更新,并增加新的资料片。

可整个安布里泽特大陆除了玩家所建造的城市哈雷路亚外,几乎都是无人区,每篇区域会有守护者存在,也就是BOSS。

攻略地图击杀BOSS之后,那块地图才会真正的被玩家们收购,成为哈雷路亚的一部分。

和爱丽莎不知道腻歪了多久,樱见修才拍了拍裤子站起来,天空开始变的血红,已经临近黄昏。

“感谢你啊爱丽莎,又陪我无聊了一天。”樱见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几乎每天,自己只要一上线,就能在这里遇见等待自己的爱丽莎,而且她把自己叫做哥哥。

虽然是NPC,可樱见修还是觉得很幸福,有一个长耳朵精灵妹子的妹妹,想想就特别拉风。

“没有啊,我觉得修哥哥真的好可爱,而且人很温柔,完全和奶奶说的不一样。”轻轻挥舞着手指,那块绿生石上蹿出一条细绳,完美的细在她白质的脖颈上。

“怎么样,修哥哥,漂亮嘛?”

也许是因为黄昏的缘故,让爱丽莎的脸颊看起来有些红润,这让本来就漂亮的她多了一份娇羞的感觉。

“漂、漂亮,当然漂亮啦,我的妹妹戴什么都漂亮。”有些结巴的回答,樱见修将目光尴尬的移向前方的森林。

爱丽莎的笑容就是对自己最好的治愈,闪着光芒的石头垂直在了她的胸口。

“谢谢你,哥哥。”这次,她没有带上自己修的名字,只是轻轻的托起那块石头,目光温柔似水。

“哈哈,你喜欢就好,话说天色也不早了,我们……”逐渐暧昧的气氛让樱见修都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这该死的游戏做的太真实了,自己都还能感觉到害羞这样的情绪。

“那,我就先回去啦,奶奶估计也等急了,明天的话,我会继续等哥哥。”爱丽莎冲着樱见修眨了眨的眼睛,有些不舍得遁入了森林。

穿越在森里里,爱丽莎心情非常的愉快,手又不经意的摸着那枚绿生石,在精灵族的习俗里。

成年男子送精灵族女性礼物的话,寓含的意义,就类似于求婚,自己从开始心都快跳出来了。

“不行不行,你要振作一点别像一个花痴一样爱丽莎,不然肯定会被哥哥笑话的。”拍了拍自己的脸,像是在给自己打气。

爱丽莎消失在了茂密的森林里。樱见修还站在原地没有离开,想着刚才爱丽莎娇羞的表情自己的内心就一阵悸动。

自己喜欢爱丽莎这个NPC,是属于他的秘密,如果被现实世界里的人知道,免不了又是一顿嘲笑吧。

翻开菜单,樱见修这次并没有着急下线,他从背包里取出回城卷,轻轻捏碎之后,他的整个身影变成蓝色的粒子,逐渐消散。

哈雷路亚城,是玩家们在安布里泽特创造的属于他们的世界,层层叠进的山脉上,中世纪的大楼像是茂密的树林,驻扎在这片土地上,面积无法计算,人力也无法计算,樱见修知道的是,这里可以容下所有登录Mirrorworld的游戏玩家。

暖光的路灯,像是夜空里的星辰,在哈雷路亚最上层,是一栋棱角分明的城堡,也是财团在这个游戏里建造属于他们自己的基地,任何玩家对游戏中有疑问可以通过城堡里的工作人员咨询。

那里也被玩家们称之为荣誉之所,从夜公会建立在它身边之后,这个习俗像是被传承一样。

无数大大小小的公会如雨后春笋,建造在财团的别墅周围。

樱见修传送回城的地方是哈雷路亚最下层,不知道什么时候,层次的山脉变成玩家荣誉的象征,越高的地方,那里的玩家也就越发的有名。

天空已经临近夜晚,半紫色的云烟在水平线的尽头。是怎样的技术才能把游戏做到这个样子的。

微微感叹一声,樱见修走进了一家酒馆,安布里泽特的时间与现实时间一致,所以现在酒馆里的玩家人数相当的多。

“喂你看,这不是那个小子么?”

“哦哦,那个连史莱姆都干不过,到现在都是一级的家伙啊,也真是惨。”

“听说他只做城内的跑腿任务,从不出城外,这样的家伙估计在现实里也是一个废柴吧。”

炙热的目光,都集中在樱见修的后背,一年前,在大家都是新手夺取资源的时候,他在所有人面前被一只最初级的怪物秒杀,

一年之后,这家伙还是一级,没有任何变化。

Mirrorworld对现实世界的影响力大家都明白,所以也自动的给樱见修打上了游戏现实双废柴的标签。

对于这些刻薄的言论,樱见修只低着头,走到柜台前的NPC那。

“我想领一下四叶酒的任务。”

任务指南一般都在自己的菜单里,接受任务之后,玩家只需要走到NPC面前,对他说出来意,就能领取任务。

“他又领这些没有丝毫用处的任务,真是废柴一个。”

“你不知道吗,这个家伙还是一个学生,在学校里似乎也被称之为无能者呢。”

“无能者,真是一个好名字,也是很适合这样的废物呢。”

从古到今,人类不会记住平庸者,但是会记住两种人,最强的人和最弱的人,最强的人他们抱有奉承,最弱的人,他们只有嗤笑。

现在,放置整个Mirrorworld世界,估计级别最低的,就只有樱见修。

取下头盔时,已经晚上将近九点,没有人来叫自己,甚至于樱见修下楼来到饭厅,都没有人为他准备晚饭。

自己的父母常年在国外,而自己的姐姐,在Mirrorworld发行之后,因为自己无法升级被学校唾弃,撇清了姐弟关系之后,离开了家里,听说现在貌似在与朋友合租,共同经行游戏。

而且在游戏里混的相当不错,所在的公会也是排名前几。

“哈……自己混的可是相当的惨呢。”这么诽谤着自己,樱见修摸着自己胸口的绿色戒指,自己在那在国外忙碌的老爹老妈看到他这个样子,会做何感想。

思绪回到任务上,算着时间,差不多的话,应该明天见爱丽莎之前可以做出来。

四叶酒,他想送给爱丽莎的奶奶,因为听她说,貌似她的奶奶对玩家这边十分的不满,为啥NPC会对玩家不满,这点樱见修摸不透,难道玩家们都没有刷森都的好感度?

昏暗的房间内,只有一扇窗户透出微微的月光,窗外,那是自己邻居家的房子,二楼的窗户上,一个黑发少女正端庄着坐在那里,拿着平板电脑,全息界面从她的平板顶部折射出去,如果没猜错的话,估计她正在翻阅Mirrorworld的论坛。

那是自己的青梅竹马,与自己也一个姓氏——樱切,在自己的印象里,樱切从小就很受人关注,出色的外貌和多才多艺的本能受到每一个同龄人的崇拜。

樱见修都忘记了,这个充满魅力的少女收到过多少封情书。在Mirrorworld发行之后,樱切凭借着自己独特的操作,以及从小学过跆拳道这样防身术的本领很快在游戏中崭露头角,依稀记得有那段时间,游戏论坛几乎全是关系樱切的资料,更有人造了樱切真爱大楼。

最近,她成为了游戏中最强公会,夜公会的一员,传言也是下一个月剑圣称号的候选人,传言她的粉丝足足有将近八十万。

如此优秀的她就是一束强烈的光,而自己是光后面的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