朦朦胧胧的眼睛终于睁开了,夹杂着挥之不去的倦意和茫然,那个有着邋遢大叔般的男人昏昏沉沉地坐起了身子,然后大大咧咧地伸了个懒腰。

“...嗯?...老夫...怎么觉得...自己好像被人用锤子狠狠打了一顿似的...”

揉着自己胡子拉杂的脸庞与斗笠下发懵的脑壳,武天行长以格外困惑的目光环顾着车厢里的众人,显然是搞不清楚情况。

悄然地转过了脸庞,环胸而坐的蓝发少女武士还是不满地哼了一声。

“...切,师傅,你在马车上睡了大半程,颠的那么厉害还睡那么死,不疼才会有鬼呢。”

“哦,这不是还没到目的地嘛,呼啊~~~~阿虫,别老是板着脸,要学会和大家好好相处啊。”

根本没有半点儿愧意,将外掉的斗笠重新带好的他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笑吟吟地说道。

“其实...我也很想和他们相处,但是车厢太小,实在没办法PK,不能赌上武者之名好好地一决胜负,我觉得很为难呢。”

“不不不...我觉得好好相处不是这个意思。喵”

一边按着身旁反射性地打算掏手枪出来的某个“拖油瓶”,娇小的猫耳萝莉不禁一脸汗颜地叹了口气。

这一车厢的伙伴可真是没一个省心的存在。

而完全把众人的反应尽收眼底,某个正擦拭着盾牌的“神殿卫士”还是露出了柔和的笑容。

“就是哦,这次是进阶任务,请大家都把精力放到任务中来,虽然...死亡森林只是“危险级别B”的冒险区域,不过有些怪物还是有点儿棘手的。”

一边说着,栗酒一边点开了小队界面,将一份资料添加到了“共享菜单”里。

这是一张手绘风格的冒险地图,将那片植被茂密的森林以很直观的形式表现了出来,除了标记有详细坐标的“古代遗迹”、“神秘洞窟”之类的任务区域,包括“晋升者号角”可能存在的位置也被画上了醒目的红圈。

除此之外,这份整理得相当完善的电子资料还包括了详细的怪物情报,包括“死亡哥布林”、“破碎树精”、“剧毒潜行者”、“扭曲的森林狼”...

“具体的等级在“LV43-LV55”之间,跨度很大,虽然怪物们基本都成群结队,构成也蛮复杂,但是...基本上都是新手村那边怪物的强化版,打起来的话只要小心一些是不会太危险的。”

就像是谆谆教导的老师一样,身披重甲的她又在地图上勾勒了一些安全的路线。

“...那不是很容易的吗?咱们队伍的战斗力足以碾压他们吧?”

只是大概翻了翻这些总结得相当认真的资料,推了推眼镜的“顾轩”倒还是没什么紧迫感。

确实,虽然没有公开自己的等级,穿着过时六十级套装的寒空月也明白,有武天行长这种怪物坐镇,队员也基本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手,在这种进阶任务里根本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望了一眼窗外渐渐黯淡起来的虚拟世界,猫耳萝莉外型的娇小游侠又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

“...顾轩,你最好明白哦,团里最大的弱点是你,你只有40级,关键任务我们能干预的程度又有限,万一阵亡的话...你会掉到低于进阶标准的39级,那么...这个任务会直接失败的。喵”

“诶?!等...等等...这个眼镜如果被干掉了的话,难道我也会连带任务失败吗?”

话音未落,一旁怀抱着野太刀的海精灵少女竟一脸惊诧地站了起来,而发觉自己的师傅及其他同伴都不约而同地保持着沉默,她清秀的脸庞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凭什么啊?!这种只会叽叽叽的娘娘腔的杂鱼被干掉关我什么事儿嘛!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真是个自以为是的无脑男人婆呀,被干掉?失败?呵~真是遗憾...在身为先驱者的本天才词典里,这些愚蠢的词汇根本是不可能出现的。”

一时间眼睛里又迸发出激烈的电光,刚刚安静了没多久的顾轩和阿虫居然再次剑拔弩张地开始了对峙,只看得一旁的寒空月直摇头。

看来即使是删掉记忆也无法改变两人八字不合的尴尬状态。

“咳,阿虫...学会忍受逆境和迎难而上也是武者修行的一部分,而且,作为寒空月的徒弟,顾轩小哥可能也很不简单啊。”

咕嘟咕嘟地灌了几口酒葫芦,武天行长慵懒地笑了笑。

虽然总觉得对方那混沌的双眸里似乎有着其他的深意,不过发觉性格与师傅截然不同的少女武士居然一言不发地重新坐了下来,猫耳微微动了动的寒空月还是轻轻地叹了口气。

“还是武天大叔比较明智,啊...咦?干嘛突然拍我啊,小月月。”

“...死亡森林快到了,所以先收拾一下你的装备吧,话说...你战斗以“破坏射击”为主,还是以“末弹一闪”为主呢?喵”

“当然是“破坏射击”为主咯,能远程把敌人干掉就不需要拖到近战里...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发觉对方还是一脸郑重地盯着自己的装备界面看,轱辘轱辘转了转自己新买左轮枪的眼镜青年不禁又扬起了眉头。

“...问题的确是有,如果主“破坏射击”的话,你没必要买S级的“破坏者”左轮,装弹数太少而且后坐力大,而“裂脊”匕首的话...虽然加了很高的背袭和破甲伤害,但是不如买质量更轻的“霜寒”实用。喵”

默默地闭上了眼睛思索了片刻,寒空月的猫耳再次无精打采地耷拉了下来。

“你应该是经常和一大堆远程职业组队吧?喵”

“...不愧是小月月,因为经常组队刷怪物升级的缘故,所以我配装也都是偏向于精准和暴击。”

果然是这个样子么?这完全是走偏了的模式啊...

好像也懒得在和自己脑回路清奇的妹妹吐槽什么,娇小的猫耳萝莉游侠只是从自己的背包里翻出来一把银白色的短铳。

比起一般的手枪来说,这把类似于自动手枪的武器线条要更加粗犷,不仅弹匣出奇的大,枪身也更长,而且后面还加装了辅助护柄来降低后坐力,一看就不是海利亚拉这种纤细的种族可以用的,而握柄处“独眼老炮”歪歪斜斜的印记也让它更显得离经叛道。

“自制的A级武器吗?这个威力真是不忍直视啊...话说,这种莫名其妙的武器有什么用嘛。”

一脸嫌弃的神情中,看了一下弹夹里满满当当子弹的“顾轩”下意识地把指头放在了扳机上...

“等...等等喵!”

“砰!”

火药的刺耳爆裂声中,懒洋洋靠坐在椅子上的精灵大叔旁边出现了一个冒着烟的窟窿,而好像完全没感受到这发贴脸而过的子弹似的,表情毫无波动的他继续慢条斯理地喝着酒。

“呃...对...对不起,话说小月月!这个枪怎么回事儿啊?!没有保险吗?而且我刚才看到弹匣明明是满的啊。”

“啧,所以说让你等等呀!自动手枪只要完成上膛后完全可以在弹匣里再填一发子弹,稍微老道一些的游侠都知道这一点的。喵”

面对着凑到面前向自己抗议的人类青年,额角一汗的寒空月毫不客气地争辩道,不过好像对这把简单粗暴的武器完全不感冒了似的,绷着脸的顾轩只是将它塞回了背包里,仿佛是处理一颗未爆掉的炸弹似的。

“...哎呀哎呀,“海佬酒”真是~爽~啊!...嗯?...”

自得其乐自地抹了抹嘴,刚刚准备把手探向背包的武天却发觉一杆包在木制刀鞘里的野太刀已经毫不客气地横在了自己的胸前。

“别再喝了...一会儿有任务要办呢...”

黑玛瑙般的杏眼里还是那样的严厉,甚至还有说不出的忧虑和郁闷,让人很难想象这是徒弟对师傅的话语。

微红的沧桑脸庞先是一愣,不过紧接着,轻抚者额头的武天行长居然笑了起来,那放荡不羁的爽朗笑声在马车里回荡着,又让寒空月和栗酒等人一阵错愕。

“好吧好吧...嗯,那老夫就不喝,哦哦...对了,也送点儿东西给你吧。”

想起了什么似的,微醉的海精灵大叔居然在自己的背包里翻弄起来,那兴致勃勃的样子就像是准备给孩子们发礼物的圣诞老人似的。

“嗯...在哪里来着...那个东西...”

一个个散溢着酒味儿的瓶子和葫芦被他一股脑地丢在了桌子上,其他的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杂物和素材,虽然《无限之境》里的背包的确是“四次元”形式的,但像这样翻自己的物品和翻垃圾箱一样还是很少见。

连对师傅比较熟悉的“阿虫”也不禁露出了相当茫然的表情,显然连她也不知道武天到底是搞什么鬼。

“...你只要想你需要的东西,系统会自动弹到你手上的。喵”

“问题正是如此,那个东西是老夫喝多了的时候打出来的...名字叫什么的实在是没记清...”

“...所以说你喝多了以后到底做了些什么啊...喵。”

没有理会一脸汗颜的寒空月,混沌的双眸难得显示出几分郑重的武天行长缓缓地将一个长长的东西从包里抽了出来。

“.......咚!”

车厢里的气氛刹那间变得安静起来,仿佛是看到了什么意料之外的东西似的,众人不约而同地瞪大了眼睛。

被重重平放在桌子上的是一柄被紧紧封在血红色刀鞘中的诡异利刃,仿佛是禁锢某种危险品似的,细密的锁链像蛇一样缠绕在了质地不明的刀鞘上,然而即使是如此,一种莫名的不安感却随着那诡异气味的迅速蔓延到了周围。

那是生物被抹杀,生者被屠戮后残留的味道,对不由得紧绷起小脸儿的猫耳萝莉游侠很熟悉,也很排斥的...血的味道。

“嗯...是不是这把刀来着...算了,阿虫,你试试。”

“...哦。”

面对着表情淡定如初的师傅,犹豫了片刻的少女武士还是把手小心翼翼放在了那冷冰冰的刀柄上,并有些吃力地抽了出来...

“嚓——”

刺耳的回声犹如是地狱中厉鬼的呻吟,伴随着猩红色的邪光,半截呈优美弧线的细长刀身立刻暴露在了众人的视野中,仿佛曾经无限次痛饮过生者的鲜血似的,这柄利刃通体散发着奇异的暗红,在黯淡的光线中显得尤为恐怖。

“...渴...渴血?这个是...G级武器?”

将酒壶习惯性地拿了起来,又缓缓地放下,发觉自己的徒弟难得露出了如此怯生生的样子,武天行长微笑着搓了搓自己胡子拉杂的下巴。

“...啊,应该是吧,不过老夫也未曾使用过...光看刃的话应该是个趁手的好东西。”

没错,作为当前版本最高级的评价,G级武器肯定有着凌驾于S级武器的强大属性,而能得到这么一柄罕有的神兵,从任何角度讲都是值得羡慕的事情。

“....咔。”

沉默了几秒钟后,将“渴血”重新封印在刀鞘里的“阿虫”居然将其又原封不动地平放在了桌子上。

“....我的实力还不足以掌握这柄利刃...它,它的等级要求是五十级。”

冷淡的声音依旧难掩那份苦涩,低垂着脑袋的海精灵少女只是如此说道。

茂密的树林仿佛千百年来都没有被人为干涉过似的。层层叠叠,在渐渐熹微的阳光照射下如高耸的城墙般屹立在了视野尽头,作为有着“死亡森林”之称的冒险区域,这个覆盖范围超过一百平方公里的庞大原始森林一直是中等级玩家进行冒险任务的重要场所。

“怎么说呢,嗯...还是和我预想中的很有差别啊。”

一本正经地推了推眼镜,身材修长的人类游侠轻轻地叹了口气,面对着周围由数十个木屋与篱笆围城的小型据点,以及往来的人群和正在摆摊叫卖的玩家,他似乎多少有些哭笑不得。

与不远处那散发着森然鬼气的不同,这个由玩家建立在森林边缘的小聚落显得生机勃勃,充满了人声和喧闹。

“确实,上次来的时候大家等级还比较低,这里经常挤得想出去都难...没想到好几个月了“瓦岗寨”还能保持着旺盛的人气,《无限之境》果然是部成功的SVR作品啊。喵”

一副怀念的表情,身材娇小的海利亚拉游侠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周围的盛况,不过她那份难言的感慨是不太可能让某个新手产生共鸣了。

“不,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个穷乡僻壤的地方会有这么多人?“死亡森林”莫非是游戏里的著名旅游景点还是什么吗?”

“也不是,嗯...主要是“死亡森林”掉落的素材很丰富,而且森林的怪物也相对比较好打,又是“进阶任务”的目标冒险区域之一,所以大家慢慢就把这里的营地发展起来了。喵”

蹲在一个似乎是卖装备的摊子前,尾巴和耳朵一摇一晃的寒空月似乎兴致不错,盯着她无意中显示出的可爱的背影,原本有些不满的“顾轩”也不禁也温柔的笑了笑。

虽然几度试图抚摸其有着柔顺长发的小脑袋,但望着她专注的样子,他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

而靠坐在不远处的僻静树荫下,把玩着酒葫芦的海精灵大叔则悄然扬起了嘴角,他浑浊的眼眸里竟难得透露出几分清明。

亦如是在思考着什么,亦如是对什么东西深感迷茫似的,独立于这份喧哗之外,他邋邋遢遢的颓废样子并没有引起多余的关注。

“刷——”

毫无预兆地,一个迅速旋转着的东西笔直飞了过来,而下意识地接住了这个质量并不轻的物件,武天行长不禁愣住了。

这是一个装的满满当当的包裹,里面有食物、磨刀石、药水和绷带之类的冒险用品,虽然不能算很豪华,却收拾得相当整齐和完备。

就好像很清楚他还缺什么似的,那个面无表情的短发少女只是不紧不慢地走过了他的身边,那穿着黑白相间武士服的纤细背影和狭长的野太刀都显得如此醒目。

“...下次记得带补给啊。”

“嗯,有劳了...”

莫名的默契之中,远方的人群却毫无预兆地喧哗了起来,仿佛有一种不安的气氛向瘟疫般在人群里迅速传递开来了似的。

“怎么回事儿?!这群家伙...当自己是谁啊?”

“可恶,等级高人多就了不起吗?简直是一群地痞强盗!”

稚嫩的小脸儿立刻绷了起来,互相对视了一下的寒空月和“顾轩”立刻走向了最近的一群正在骂骂咧咧的冒险者们。

“什么?!有人把通往“死亡森林”的道路封锁了?”

简直像是事先商量好了似的,两人的眼睛同时瞪得老大。

用削尖木头制成的路障呈已咨询摆在了那条蜿蜒曲折的小路上,而包括“攻城魔炮”之类的重武器则错落布置于其后,这充满了火药味儿得防线显然没有开玩笑的意味。

有着红底黑色巨龙的旗帜飘扬在这片临时营地里,而百十来个外面披着同样图案公会罩袍的玩家则严阵以待地面对着路障外面躁动不安的人群。

他们的种族和职业都各有不同,不过却统一戴上了掩饰五官的头盔或者面罩,而他们身上精致的防具和银光闪闪的武器则透露着强烈的压迫感,也无形中说明了他们比被挡在外面的人群有质上的战力区别。

“我们是全服排名第九的公会——“龙战骑士团”,鉴于某些原因需要暂时封闭前往“死亡森林”的道路,请各位多多理解。”

“理解你个头啊!死亡森林是公共冒险区域,怎么?!你们这是想和全服玩家过不去吗?”

没有理会拿着喇叭的人类骑士那充满告诫意味的喊话,一个扛着双手巨剑的魁梧人类玩家毫不客气地骂道,他充满激愤的声音无疑唤起了不少玩家的心声,于是人头攒动的人群里又是一阵激烈的叫骂和抗议声。

“刷——”

随着短促的破空声,为首的几个玩家身上同时暴起了猩红的鲜血,紧接着便如棉花似的倒在了地上,他们的血条也瞬间归零。

呈复数的黑色羽箭准确地贯穿了他们的要害,即使是入体之后也还在微微颤动着,可以想象起破坏力之卓越。

也就是说,除了密集守卫在路障后的玩家,这些自称是“龙战骑士团”的家伙还有数量不明的“寂静猎手”和“荒芜猎手”埋伏在周围。

明白了情况的不妙后,抗议的玩家立刻安静了下来,有几个甚至不动声色地捡起了某些倒霉鬼掉落的装备。

“不要逼我们动用武力,也不要试图通过其他方式溜到树林里去,我们在死亡森林的巡逻队会无差别的对闯入者进行格杀,为了你好我好大家好,你们最好保持冷静,我们“龙战骑士团”不想制造无谓的杀戮——除了形势所迫。”

察觉到了众人的退缩,为首人类骑士故作认真的声音更多出了几分戏谑,也让身穿红色战衣的玩家们爆发出阵阵嗤笑。

虽然还是非常的不满,但明白了这些装备精良的高级玩家不可理喻后,聚集的人群还是安静了不少。

意料之中似的,骑在高头大马上的人类骑士满意地点了点头,他很清楚目的和立场不同的玩家根本不可能和自己的公会相抗衡,然而...

“不好意思...咳,大家你们一下,老夫要陪徒弟要做个进阶任务,不会和你们有什么争执,呃...那个什么...龙骑士团的,能行个方便么?”

慢悠悠地从人群里踱步而出,一身蓝色武士服的男子是如此的不协调,仿佛根本没有察觉到这一触即发的紧张感似的,他斗笠下胡子拉杂的脸庞还是挂着慵懒的笑容。

沉默,显得无比尴尬的沉默。

守在路障后面的“龙战骑士团”纷纷歪着头望着这个来历不明的海精灵大叔,而聚集在一起的普通玩家们也脑袋上全是问号,不理解这个“慷慨赴死”的“义士”想做什么。

“进阶任务而已,不会添什么麻烦...怎么样?”

“不怎么样!你丫的听不懂我说的话吗?!任何人都不得进入死亡森林!”

察觉到对方不过是一个装备很普通的海精灵武士大叔,骑在战马上的人类骑士不禁怒气冲冲地大吼道,甚至威胁性地举起了手上的骑枪。

“哎呀呀...至于么?不过是个简简单单的任务,动刀动枪的不太好吧?”

瞥了一眼近在咫尺的锐利强尖,武天行长的声音还是没有丝毫变化,那平和的样子好像根本没看到周围有上百个面色不善的红衣战士似的。

“你...你这个...”

惊诧莫名的视线中,握紧了长枪的骑士显然想要直接动武了,然而一种莫名的不和谐感却迫使他披着重甲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那死鱼般的视线并不是出于无知,而是单纯的无惧,仿佛已经见惯了喋血和杀戮似的,仿佛...已经本能地生命产生漠视了而已。

不过是个脆皮的武士,不过是个颓废不堪的大叔...

“刷!”

迟疑之中,一道冷冽的刀光竟如撕裂空间的流星般扫了过来,虽然下意识地举起了鸢盾,但骑士的肩膀上还是飙起了一股猩红。

“把你软趴趴的长枪拿开!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咸鱼!”

充满杀意的清冷低吼声中,一抹轻飘飘的倩影同样从人群中冲了出来,犹如是跃动的雌豹似的,她手中高举的野太刀不断闪烁着犀利的寒芒。

“咣!”

瞠目结舌之下,骑士只能用盾牌再次挡下了这道开山般的跳劈,刺眼的火星当中,并没有受到多余伤害的他还是吓了一跳。

似乎完全没料到有人会大着胆子正面强怼己方严密的阵列,周围目瞪口呆的“龙战骑士团员”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反击,

“你们...你们干站在那里是搞什么鬼?!快...”

“砰!”

正当骑士有些哭笑不得的时候,一发尖啸着的子弹已经径直窜向了他的脑袋,而不愧是战斗经验丰富的老玩家,他手上的厚实的鸢盾几乎是毫无迟疑地挡来过来。

“当!”

子弹的爆裂声中,来不及松口的他视线却突然凝固了,犹如是穿梭在虚空中的鬼魅般,那闪烁着的娇小身影竟凭空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而冰冷的“血魔匕首”更是狠狠地插入了他的铠甲。

切割——碎甲刺——湮灭斩杀...

“噗兹——”

几乎是瞬息之间,这个不可一世的精英骑士便在飙起的鲜血中从马上栽了下来,而完全顾不得确认他是不是死透了,重新戴上了笑脸面具的“寒空月”立刻向后急跃,同时将好几个“哥布林烟雾弹”丢在了地上。

“快...快撤退啊!喵”

一片混乱之中,她轻细的嗓音显得无比急切,不过武天行长反应也是快的惊人,几乎是刹那之间便抽身退到了人群里,然而...

“等...等等,阿虫?!”

朦胧的雾气之中,只有叮叮当当的金属相击声,以及乱军发出的错落惊叫,毫无疑问地,某个总是较真而执着的少女已经开始了攻势。

毫无胜利可言的铁头攻势...

犹如是发疯的雌虎似的,竭力挥动着狭长兵刃的海精灵少女只是疯狂地突进着,一连两三名“龙战骑士团”的玩家竟都被砍翻在地,虽然她单薄的娇躯上也挂了彩,鲜血同样染红了她单薄的武士服,但那种义无反顾的滔天怒意还是令人咋舌。

“你TM有病啊!?”

被彻底激怒了似的,一个手持双手战斧的矮人立刻冲了过来,不过从烟雾中骤然飞出的一阵弹雨还是迫使重新他摇摇晃晃低向后退去。

“阿虫小姐!你搞毛线啊!敌人有最起码上百人,硬拼和送死没区别呀!喵”

一巴掌拍在了她摇摇晃晃的肩头上,竖着耳朵的猫耳萝莉显然是气得够呛,而面对着那双冷冰冰望着自己,沉凝得难以置信的漆黑双眸,以及那冷酷的令人咋舌的清秀雪颜,她不禁也一时也目瞪口呆。

“战则胜!不胜则死!身为武者,临战退缩与咸鱼何异呢?”

“我靠!这就是个游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喵”

虽然叫苦不迭,但发觉又有不少回过劲来的“龙战骑士团”成员向自己等人杀了过来,面具下全是冷汗的猫耳萝莉也只好勉强应战。

然而,伴随着呛人的烟雾终于散去,突围不成的她还是发觉周围已经被茫茫多的敌对玩家包围了,他们怒不可遏的视线显然是不会善罢甘休。

亮闪闪的利刃,黑洞洞的枪口,充斥着元素的法杖,连不远处的火炮也压低了炮口...

完蛋了...

“哎~~~又到了这种麻烦的局面了啊。”

这迟缓的声音还是严重缺乏热忱,不过那个邋邋遢遢的修长男子还是慢条斯理地挡到了两人面前。

阻碍视线的斗笠已经被他收了起来,杂乱的蓝发则随意地披散着,仿佛不过是路过的闲人而已,衣袖飘飘的他只是站着。

只不过,他粗糙的右臂已经搭向了腰间,搭在了小太刀那流线型的握柄上,而即使是看不到他的面孔,那份难以言状的恐怖压迫感...

“那么...稍微认真一点儿吧。”

泰然屹立在密密麻麻的敌阵中,武天行长微微压低了身型...

“有什么好怕的,他们不过就三个人!”

同样绷紧了神经,这些“战龙骑士团”的玩家们也做好了攻击准备,被搞得分外狼狈的他们显然是不可能留手的。

“住手!”

毫无预兆地,格外严肃的女音竟打破了这片格外压抑的沉寂,而伴随着一匹银色战马飞驰而至,一个穿着布满宗教符文的瑰丽铠甲,头顶精致战盔的女性悍然出现在了人们的视线中。

成熟女性的柔和脸庞不知何时已经被一种非比寻常的郑重所填满,如果不是其身后那坚实的大盾,估计谁也不会把她和那个说话礼貌而亲切的大姐姐相联系。

“...这几个人是我的朋友。”

简短的声音并不做作,却非常的恳切,而得到了祭司治疗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身子的人类骑士则不禁愣生生地僵在了原地,仿佛是看到了什么不可能存在的东西似的。

“栗...栗酒副团长?”

(2019年4月10日,更正了一些错字,加了一些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