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黑暗中醒来,满目皆是刺眼的白色光芒。

“晚上好。”那个熟悉的声音还是从台灯的后面传出,刺眼的光芒使得我看不见他的容貌。

“我的阳寿用尽了吗?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够见到恶魔大人你呢。”我将面前的台灯扭转了一个方向,对方苍白且笑得灿烂的脸就这样在灯光下显露出来。

“我并不知道您在说什么呢?或许你说的是我的同僚吧?我们恶魔都长一个样。”他不知道从哪拿出把梳子,恬不知耻地梳着他头上油亮的头发。

“是嘛?那能不能告诉我怎么投诉你的同僚呢?他的工号是105216,你应该知道他吧……咦?你也是105216号吗?真巧啊。”我用台灯指向了他胸前的工号牌,上面正是105216号。

他慢慢地从我手中抢夺过台灯,朝向了另外一边,不是朝着我也不是朝着他的一边,这正好能让我看到他的脸,他也能看到我的脸,两人就着台灯的余光在这房间当中大眼瞪小眼。

他先是咧嘴一笑,靠着椅子的后背往后仰了几分,缓缓说道:“很抱歉,我们不提供口头投诉的业务,你需要寻找投诉处填写一下资料才行。”

“……真是懒政,所以说我的阳寿用尽了吗?可以走了对吧?”我不耐烦地随口说道,虽然察觉到了一些很关键的问题,但若是用完了阳寿转生去的话,那么这些事也就不关我事了。

“很遗憾,你现在还不能转生,因为你还没用完你的阳寿。”

“真是麻烦啊,到底要什么时候才可以走啊?”

“等你用完自然可以走了。不过不愧是小说家,你能够理解的这么快真是帮大忙了,很多人来到这里面对这个问题时都是一窍不通呢?”

“并不是一窍不通,而是因为以旁观的角度去看待自己人生的一部分不能平静而已。“

“没错,所有人都活在过去,但最终都死于未来。”

恶魔开始叨叨了一些难以理解的话,我也懒得去理解,毫不客气地问道:“那你找我有什么事?”

“要说是要事,确实有,那就是要洽谈你转生的事情,那不是马马虎虎就能够解决的,虽说我是很想随手把你转生为猪猡那一类的畜生啦。”

“……我绝对要投诉你,没有询问过别人意愿就要决定别人的去向吗?”

“很遗憾,转生的话语权并不在你身上,毕竟你是个罪恶滔天的罪人,我们地狱可不能放任你这样的人随意转生呢。”

原本想要破口大骂的我将话语塞入了喉咙,眼前的恶魔似乎说了一些我无法理解的话语,一时间无法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

“你说我是什么?”

“你是罪人,因此你才会下到地狱来嘛,关于这一点我上一次都有说明了啊,正常人是不会下地狱的。”

“我犯了什么罪?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干过。”

“不管你怎么狡辩,履历是不会错的哦?”恶魔望了一眼桌子上的文件,叹了口气。

我并不知道他叹气是因为什么,但他应该是知道一些内情却没有与我说明真相,这不公平好吗!业务员对客户隐瞒不报,这已经足以信誉破产了好吗!为什么你们地狱还干得下去啊!

“所以我到底犯了什么罪?要严重到下地狱?”

“自杀哦。”

恶魔的声音忽远忽近,但我却很清楚地听到了他所说的字眼。

“……能请你再说一次吗?”

“你犯了自杀罪哦。”这次他还贴心地加了主语,用于让我确认这句话确实是对我说的。

“能够告诉我投诉处在哪吗?”

“出门后前方转左……不对,你这样也要投诉我吗?”

“我可是被冤枉到要下地狱的啊!我肯定要投诉你们啊!”

“履历上,你的死因就是自杀,我们才不会冤枉你呢。”

他很随便地递给我一张纸,我立即夺了过来。那是一份类似简历的文件,上面正是我个人的一些信息,其中和凡间的简历不一样的,是多了死期、死因以及生平罪行等几个框架。而在这其中,【自杀】两个字眼十分刺眼,已经是快要扎入我脑海的程度。

“这不可能,我明明是被那架货车……”

“但凡自杀身亡者必下地狱,这是老话了啊,未完成自身责任,就自断了事,罪大恶极。”恶魔朝我咧嘴一笑,像是说着晨间无聊的话题一样。

“可那明明就是事故,为什么会判决我是自杀?”

“履历是不会错误的,你就是自杀身亡哦。”

“绝不可能!明明就是那一辆车……”

“差不多闹够了吧。就算这里比较简陋,也是名副其实的地狱啊,轮不到你在这里质疑啊。”他身上开始散发出异于凡人的气息,犀利的眼神在黑暗当中直接刺向了我,就像是凶狠的动物狠狠地盯住猎物一样,使我不敢动弹。

我这才想起,对方是个恶魔,是书里面所提到的那些冷血可怕的恶魔。

“抱歉,我有失冷静了。”

“我能理解,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接受这一点,我们对此不能说过多的东西,至于为什么是自杀,你应该从自己身上寻找原因了。我们无法窥察这一点。”

“那么关于转生,我真的会变成猪猡吗?”我心情很低落,已经无法思考这些问题了。

“当然不会,或许会变成虫子吧?”

转生这种事,不过就是他一句话的事罢了,但在此之前,为什么?为什么我会以自杀的罪名而被打入地狱?

我弄不明白这当中的关系,因为记忆太过猛烈,我至今都还记得货车撞击肉体时的痛觉,毫无疑问我肯定是死于事故,但为什么履历上面会是以【自杀】结束我的人生。我并不甘心这一切,说道:“如果我想起当初的细节,这履历能否修改?”

“我说过了,履历是不会错……”

“回答我!”我才不会思考那些事情,如此随意定夺我的人生,我不会答应这种事情,即使恶魔给了我个下马威,但我现在也仍是满腔怒火。

“你该醒过来了。”恶魔叹了口气,并没有直面回答我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