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街道的地板很是潮湿,仿佛散发着一股凉意迎着我的面扑了上来。

  我双手紧抓着双肩包的肩带,独自一人前往学校。

  不知不觉中,走到了通往学校的必经之路,一座长500米的悬索桥。

  升入高中后,走这座通往高中的必经之桥,已经走了一年多了。

  每次踏上悬索桥的石砖人行道的时候,轻轻往旁边瞥一眼就可以看到犹如万丈深渊的河床。

  我之所以会这样觉得,是因为河床的颜色很是浑浊。

  河的名字叫沙溪河,打从一开始看到这条河流的时候就知道名字很符合。

  悬索桥走到一半的时候,经常会有莫名的大风刮来,我极力地低着头以免披在自己肩上的衣服受到影响。如今已经是10月份了,稍稍降温的天气加上变化莫测的雨天,阴冷刺骨的寒气可以说是无孔不入。

  ‘哐当!’    每次快要走到桥尽头的时候都会踩到一个井盖,并且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我一开始会被这声巨响给吓到,但是久而久之已经不会了。

  反而我还觉得,如果这声巨响以后不再出现了我可能还会觉得不适应。

  走过悬索桥,总算避免狂风摧残的我平稳地走下阶梯来到人行道。

  早上7点25分,我准时地来到学校的教室中,一走进班级谈话声便戛然而止。

  在班级的同学们都齐刷刷地看向我,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每天都约定好的,每次我一来到学校都会看向我。

  我依然低着头,根本不想看到这些注视着我的目光。

  我像是仓皇逃走的老鼠一样,灰溜溜地走向自己的座位。

  放下书包,从抽屉里拿出第一堂课的书,拿出笔袋。

  在放下笔袋和书的同时,我仍旧感觉有人在盯着我。

  我咽了一口口水,转过头去,盯着我的人正是我的同桌。

  我看不到她的表情,心中满是迷茫和恐惧。我颤颤巍巍地拿出塞在书包里的保温杯放在桌子上,在放下去的同时,她清脆的声音传来好奇的问我。           

 “你为什么,每天都穿着兜帽外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