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二天下午

伦敦市内某公立医院

收到露丝特消息的时间,是在今天的上午。

但由于自己工作上面的原因,加上手中需要即刻处理的文件实在太多,格兰德便让那个女人先待在医院,而自己在处理完所有事情之后,便会去那边。

仅仅只是离开那个小丫头一天...

不!

准确的来说仅仅只是离开她将近十六个小时左右,那个不让人省心的小丫头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说实话,格兰德在认识小杰克的那一天开始,一直都觉得她是一个很神奇的孩子;在与那个人第一次见到小杰克的时候,就被还是婴儿的她而吸引。

被家人遗弃在下雨天的伦敦街道上,虽然不知道她在那边度过了多少时间,但是在格兰德和另一个男人发现她的时候,那脸上的笑容,直到现在格兰德都无法忘怀。

在解决掉了手上大部分事情之后,格兰德在拿上了挂在木椅椅背上的棕色外套,与自己的下属交代了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以及私人小小的命令后,格兰德便在离开了警署的同时,喊了一辆马车后,便快速前往了露丝特所说的医院。

着急火燎的感到医院,在向前台的工作人员询问和确定了小杰克的房间后,格兰德一步化两步的行走方式,快速的穿梭在那些病人与家属之中。

不顾从自己身边擦过的护士们的警告,也完全不在意那些病人和家属对自己这种奔跑行为的不满,在跑上了三层楼梯,经过了大约十分钟不到的路程后,格兰德也气喘吁吁的站在了小杰克的病房前,并打开了身前的金属房门。

白色,覆盖了这间小小的病房......

洁白的的病床上,小杰克正安静的躺在那边。

全身上下的伤痕,虽然格兰德此时无法通过肉眼看到,但是绑在小杰克身上的那些厚厚的白色绑带,以及那些摆放在病床边的简易医疗器械,以及大量的药物,也证明了露丝特对自己所说的话。

胸口均匀的起伏,让格兰德原本悬在胸口的那块石头渐渐的落下;不过当他的视线,从小杰克的身上,慢慢转移到站在床边,此时正用一种无所谓的眼神看着自己的露丝特时,格兰德也快步的走到了她的身前。

“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不是说好的给我时间考虑的吗?为什么要......”

愤怒的情绪,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压制住;在自己说出这话的同时,格兰德的双手也紧紧的抓住了露丝特的衣领,并将这个女人举了起来。

紧绷的衣领,让露丝特感到了一阵呼吸难受;本可以直接打断格兰德的话语,可以直接将格兰德打倒在地的自己,却没有做出这样的事情。

这个小丫头对他来说有多么重要,这一点露丝特不知道也不清楚,当然作为旅团成员之一的自己,她也不愿意去了解这种麻烦的事情。

交给自己的任务是要看见小杰克的时候,将其抹杀!

可是在进入伦敦城后的这段时间里,露丝特并没有按照旅团内部下达的命令那样,去做这种冷血又无情的事情。

不管是根据自己的观察,还是在接触了格兰德之后,对这个小丫头的理解与想法,露丝特都不认为这样一个小孩子需要用死去解决他们所担心的那些事情。

「或许,她的本性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可怕吧?」

心中一直保持着这样的想法与理解,想着只要能够熬过自己给格兰德定下的那个时限,那么自己就能够将小杰克带回旅团,并将自己所看到和遇见的事情告诉给内部人员,并由他们一起对此进行一个评判。

可偏偏在这种关键的时刻,这个丫头却出现了那样的事情......

“不管你现在愿不愿意相信我格兰德,我能说的只有一句话,那就是我对她什么都没有做!”

“什么都没有做!?那你告诉我为什么她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在这座城市,在这个我负责管辖的区域里,谁对玛莲做这样的事情?!!你告诉我啊——!?”

刚才的话语,想要让此时被仇恨与愤怒充满的格兰德冷静?想要让他消消现在肚子中的火气,并让自己把想要说的话说完?

讲实在的,露丝特没有这个把握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当然根据自己对格兰德的了解,他也不可能会在这种时候听自己做什么解释。

就像现在这样,完完全全的被自己的感情所支配,没有一点人类的样子,或者说现在的他,就像是被上帝抛弃并逐出乐园的路西法一样。

无法捉摸,但却又十分单纯,无知......

“你认识我这么长时间,什么时候见过我说话不算数了?况且我如果要动手的话,早就已经解决掉这个孩子了,还用的费尽心思的跑来和你说这种事情?浪费我时间又得不到什么好处,你以为你是谁啊!?”

说出这话的同时,露丝特的双手也在死死抓住了格兰德手腕的下一秒,用上了自己部分力量;而对方也因为露丝特的用力,而不得不放开了抓住她衣领的双手。

双脚重新站在地上,双手在整理着自己衣物的露丝特,也慢慢的从格兰德的身旁走过。

“但如果不是你的话,那究竟是谁?旅团的人?还是说教会.....”

“旅团的其他人如果要来代替我执行这个任务的话,你现在和这个孩子早就已经成为运作这座城市的煤矿了!至于教会那边嘛,我认为可能性也不大......”

在走到靠近桌子前的时候,露丝特一边在说出这话的同时,也一边将水壶中的热水倒入不锈钢的杯中后,慢悠悠的说道。

“教会的人不是从几年前就想要解决掉我们吗?虽然我到现在为止都不太能理解,教会的那些人为什么会放任我们在外面这么久。但如果要说机会的话,现在的玛莲和我不是最好的目标吗?”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教会的人更不要对这个孩子做这样的事情。而且还有一点我需要提醒你的格兰德,就是你到现在为止,都没有理解这个孩子的价值在哪里!”

“玛莲的...价值?”

在听着露丝特话语的时候,格兰德的视线也重新看向了躺在床上正陷入深度睡眠的小杰克身上。

与她接触,认识,到现在的生活,格兰德在整整十五年的时间里,亲眼见证了小杰克的成长,也对这个与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小丫头,产生了不少单纯但却有复杂的情感。

尽管在某些时候,格兰德对小杰克的一些想法,话语,甚至是行为都会感到疑惑和愤怒,但在这之中,格兰德却一次都没有感觉得小杰克除此之外的异常。

更不要说所谓的价值......

将别人当做商品,用所谓的金钱与价值,来衡量一个人的作用,以及将这些人的未来和命运放在天平上进行估价。

这样的事情格兰德不会做,也做不出......

“玛莲她不是商品,一直以来把人类的生命与所谓的教义放在一起去衡量,这样的事情你觉得公平吗露丝特?”

“教义即为我们的一切,督促着我们的话语,监视着我们的行为!”

喝完了杯中的热水,在将右手拿着的杯子重新放在了桌上之后,侧过身看向格兰德的她,口中也默默的说出了这句掩埋格兰德心中的话语。

“虽然我们当初离开,也是因为这句话,以及教会所隐瞒的那些事情!但是格兰德,已经过去了快二十年了,不管怎么样,我们也都应该放下了吧?”

过去发生的事情,让露丝特,格兰德,以及旅团的其他成员感到痛苦和悲伤,甚至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们在梦中都无法摆脱那件事情给他们带来的恐惧。

可就像现在露丝特所说的那样,已经过去了快二十年了,哪怕那件事情对他们造成了影响,也早该在这二十年里逐渐的散去。

在死卡着那件事情不放的话,无论是露丝特还是格兰德,都只会陷入那无止境的漩涡之中,无法自拔......

“公不公平我不知道!但是格兰德,至少现在我希望你能够听我一言......”

一边向门口走去的露丝特,也在右手握住门把手,并在转动打开身前的金属门后,转过身的她,也向着此时正呆呆站在床边的格兰德说道。

“越早放手这个孩子,对你来说越是一种解脱!不然的话,神与恶魔...会向你降下应有的惩罚。”

说出这话后,露丝特也不管格兰德是否要回答自己的这句话语,在说出的同时,自己也在离开了这间小小病房时,右手顺带关上了背后的这扇金属门。

整个人依靠在冰冷的墙壁处,在抬起自己的右手,并轻轻的放在了自己左小腹的这个位置的同时,她整个人也坐在了地上。

从自己的指尖渗出,并一滴一滴的落在地面上的红色血液,让露丝特的额头处冒出了不少汗水。

看着窗外那始终被大量雾气所笼罩着的天空,以及这座工业化城市的时候,靠着自己强大的意志力,重新从地面上站起来的露丝特,也一步接着一步的向着走廊的方向走出

“早知道,就不逞能了......”

2

时间回溯

昨晚凌晨

冰冷的微风,轻轻的拂过了露丝特垂在耳根边的发丝。

从旅团那边接到这个任务,并且来到这座城市到现在为止,将近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露丝特其实在这座城市中也没有做出什么过多引人注意的举动。

旅团下达的命令,虽说是要在发现小杰克有什么怪异举动后,立即将其抹杀。

但是就露丝特个人来说,一个正处于花季之年的少女,会做出的奇怪举动有很多,而在这大多数行为中,都不过只是一个女孩子的好奇,以及内心的悸动所造成的。

真正会让露丝特感到恐惧,以及威胁到自身教义的行为,小杰克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都没有做出,也没有一次做出让她感到出格的事情。

当然这种宁静与和平的现象,往往都只是暴风雨前的一种现象和征兆而已。

在下午和格兰德说到关于小杰克事情的时候,露丝特已经在自己不违反旅团定下的规则前,最大限度的给格兰德透露了一些他所不知道的事情。

但也不知道对方是傻,还是说完全不在意......

在自己把小杰克对于旅团,对于教会,对于这个世界的重要性告诉给格兰德时,他所表现出来的那种行为,完全不像是自己十多年前所认识的那个无冷血杀手的样子。

有血有肉的普通人,拥有普通人所应该有的七情六欲,舍弃了神给予他们的教诲与教义,仅仅只是为了一个与自己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小丫头,便能够做出现在的这些事情。

格兰德脸上流露出的情绪,话语中带有的那种愤怒情感并非虚假;与他认识到现在这么多年,露丝特从来都没有怀疑过格兰德的判断,也没有干涉过他所做的任何选择。

但是这一次......

露丝特并不能在这么迁就他了,至少......在这个小丫头好没有对这座城市,以及这个世界造成破坏之前,她想要阻止......

感受到强烈波动的露丝特,在快速的跳跃在房屋上的露丝特,最终也在一座还算高的建筑上,向下看去的她,也发现了正逐渐离去的一个女人,以及小杰克那极度痛苦的样子。

从小杰克身边慢慢离开的这个女人,估计就是格兰德这段时间所查询的那个变态杀人犯。

虽说自己很想去追那个女人,但是在发现小杰克的背后出现那双黑色羽翼,尤其是从她的身体中爆发出的这股力量波动,让露丝特的注意力不得不全部集中在这个小丫头的身上。

调整了下自己之前乱糟糟的心情,从建筑上一跃而下的露丝特,在安全的着陆在小杰克身前的同时,慢慢想她走去的露丝特,也不由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体内爆发出的强烈波动,背后的那双令人产生恐惧的黑色羽翼......

仅仅只是这两个特征,便能够让露丝特脑中回想起了十多年前的那一次大清洗行动;说实话,从那一次行动结束后到现在,露丝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在遇上这样的生物。

人类的世界,它们的世界.,两者之间的联系,也不过只是通过一扇从上古时期便遗留下来的巨大石门所连接。

而且与那些生物之间的战争,早就在几百年前便由人类的最终胜利而结束;虽然在之后的几十年内,那些没有回到自己世界的生物,也安然的融入人类的世界,并安然的生活在这片土地之上。

但至少这些生物,都没有说出让自己暴露身份的话语,也没有做出什么让教会感到敏感的行为;双方在几百年前的那一次战争中,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和生命,不管是人类,还是它们,都早已经厌倦了这种无止境的战争。

可即便如此,教会却在十多年前安排了那么一次行动,让原本已经恢复和平与安宁的世界,再一次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而所谓的征兆和可能性,就是自己面前的这个小丫头......

“撕——!”

手指,仅仅触碰到了覆盖在小杰克身体外的那一层保护层时,一阵让她难以忍受的刺痛感,便随之传到了露丝特全身的神经系统。

放在胸口的右手微微攥紧,在双眼的视线看在了小杰克的同时,对方也同样看向了自己,并与她的视线重合。

眼神中透露出的,并非之前自己所见到的那种纯真,善良,可爱......

绝望,恐惧,死亡,深渊......

那种能够完全将对方吞噬掉的纯粹恶意,此时正从小杰克的眼神,以及她的身上散发出来。

这种令自己内心不由自主感到害怕的心情,除了那一次行动过后便再也没有过;而这种会造成生物本能反应的恐怖感,也让露丝特的脸颊上出现了两朵红晕。

“渴望战斗是吗?虽然我不太愿意这么做,但如果你愿意的话......”

甩了下自己右手的同时,一根暗红色的鞭子,便出现在了露丝特的右手之中。

在月光下泛着鳞光的长鞭,以及鞭尾那菱形状的金属刀片,都会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只不过这种会让普通人感到恐惧的情感,对于此时的小杰克而言,却根本毫无意义。

慢慢的站直身子,原本黑色额瞳孔,在逐渐变成血红色的现在,活动了下自己纤细肩膀的同时,背后的那对黑色羽翼,也扑打的扇了几下,并让小杰克的双脚离开了地面。

双手呈现利爪样,覆盖在脖颈处的黑紫色鳞片,也让露丝特的嘴角微微的上扬。

“人类,杀死!神,祈福......”

口中断句式的台词,虽然听上去并不完整,但却很好的说明了此时小杰克的心中,真正想要做的事情是什么。

“万神之柱嘛...真是的,都过了这么多年,居然还信奉旧时代的产物!”

一边说着,右手拿着蛇鞭的露丝特,也重重的将蛇鞭的尾部鳞刀甩在了地上,并在此同时,露丝特整个人也以右脚为轴心,整个人快速的转了一圈。

蛇鞭尾部的鳞刀,在她的控制下,顺着在自己所站的这个位置,画出了一个带有圆框的六芒星阵图。

「全神之语,以万星之言,为于此时祝福!」

「教义之上,愿神主宽恕您们的罪恶!」

「阿门!」

当最后一个词,从自己的嘴中脱口而出时,原本在她脚下快速画好的这个六芒星阵,也随之发出了一道耀眼的白色光芒。

逐渐扩大范围的光圈,在将露丝特包在里面的同时,也趁着小杰克没反应过来的现在,将其一起包裹在里面,并最终消失在了这座神秘的工业化大都市中。

待包裹在身体周围的光芒逐渐消失,在两人的视力也从刚才的强光中渐渐恢复后的现在,露丝特和小杰克两人,此时也站在了一块充满着绿色的草坪,以及生长在草地上的众多品种的花卉。

“Heaven’sRule,名为天堂法则!顾名思义,这里是由我创造的世界,一切的法则与规定,都将由我说了算!”

看着四周美丽的花卉与草地,在说出这话的同时,手持着蛇鞭的露丝特,也慢慢的向着小杰克靠近。

“是带来极乐的天堂?还是带来绝望的地狱?一切都是由你来选择哦~不过姐姐我呢,可不希望你选择的是天堂呢,不然岂不是太无聊了?”

一边说着,露丝特也在挥动着蛇鞭的同时,暗红色的鞭子,也随之甩向了身前始终保持沉默的小杰克。

就像是知道对方要做些什么事情一般,在露丝特将鞭子甩向自己之前,小杰克的左手也慢慢的抬起,而对方甩过来的鞭子,也快速的缠绕住了小杰克瘦弱纤细的左手腕。

“天堂?呵呵,那不是你我该去的地方!至于地狱?我本就属于那边,所以......”

微微抬起脑袋,在血红色的双瞳与露丝特的视线对上的那一瞬间,小杰克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鬼魅般的恐怖笑容。

“该去地狱的,是你——!”

话语的落下,代表着小杰克第一次战斗的开始。

原本缠在小杰克左手手腕上的蛇鞭,露丝特本来只是想要牵制住对方的心动,但她怎么都没有料到,在那句话说出的同时,左手向后一拉的小杰克,将已为成年的露丝特直接拉了过去。

整个人处于半恶魔化的现在,无论是自身的力量,还是在精神心智上,都完全超越了之前还处于人类状态的她。

身体失去重心,被小杰克一把拉过去的露丝特,在整个人快要撞上她的同时,右手放开蛇鞭,在对方已经握紧的右手还没有打过来的下一秒,以腰部为轴心的她,身体也在空中向外侧转了一圈,并顺利的躲掉了小杰克刚才的连接攻击。

而原本缠在小杰克左手手腕上的蛇鞭,也在露丝特放手的同时,化作了一粒粒暗红色的光源粒子后,慢慢的回到了此时正站落在对方身后露丝特的右手中,并重新组合而成了之前的蛇鞭。

“打算一直逃跑吗?那样可是会很没意思的,Lust!”

伸出的舌头,慢慢舔着自己嘴唇的同时,也用十分嘲讽般的眼神,看着现在站在自己不远处的露丝特,以及被她握在手中的暗红色蛇鞭。

“别着急嘛~现在不过只是开胃菜哦!正餐,这就来了——!”

调整着呼吸,在口中的这句话被露丝特说出的同时,右手猛烈的甩了一下蛇鞭的下一秒,右脚向前跨出一步的她,也在跳起来的瞬间,右手甩着的蛇鞭,也在告诉的挥动下,以雨水落下的速度,击打着下方毫无躲闪之意的小杰克身上。

每一鞭的攻击,鞭尾的鳞刀,准确无误的击打在了小杰克脆弱瘦小的身体上,但不知道为什么...对方受到这样的攻击却丝毫没有移动自己的脚步。

控制着蛇鞭的露丝特,能够很确定自己的攻击实时的打在了她的身上,可却完全没有任何作用;就好像......对方的身体外围,有这一层无法用肉眼看见的护盾般保护着小杰克。

第一波攻击完全失效的现在,滞停在空中的露丝特,在收起了之前还在攻击的蛇鞭,并在半空中翻转了半圈后,落在地上的她,也半蹲着身子。

急促的呼吸声,额头上出现的汗水,以及望着小杰克的眼神中所流露出的那种情感,都表明这两人之间在实力上,存在着绝对的差距。

“人类总是这么不自量力的去窥探神的力量,从巴比伦之塔开始,都已经过了几千年了,为什么你们还要做这么无意义的事情?”

一边说着,小杰克也活动了一下刚才被露丝特攻击的那些位置;关节处发出的咔咔声,让站在对面的露丝特感到一丝的不寒而栗。

虽说她知道两人之间的实力,有着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但不管怎样,自己右手中的这根蛇鞭也是当年教会为了针对恶魔,而特地制造出来的武具,。

照理说刚才的攻击,多少也会对小杰克的半人半恶魔额身体造成一定的伤害才对;可是从刚才对方的行为看下来,自己心中对这战斗的预测,可以说偏差值完全超出了自己的预估。

“无意义的事情?呵呵,什么时候恶魔也会说这种调情的话了?”

从地上慢慢站起来的露丝特,握着蛇鞭的右手增加了一份力道。

当然自己对小杰克说的这句话,并非是想要引起对方得怒火,也不是想要让她立刻冲到自己面前,把自己爆锤一顿。

左手放在背后的露丝特,也在对方无发觉的情况下做着一个手势。

“一直想要侵占这个世界的你们,从来都没有做过什么善事吧?比如说为了人类的繁荣昌盛而做出过什么善举?”

“那是你们人类自己的事情!而且你说的所谓侵占,对于我们而言只是在寻求两者的平衡;如果按照你们人类世界的话来说,我们的做法,应该称之为善举才是!”

话语间,扇动着背后那对黑色羽翼的小杰克,也用极快的速度来到了露丝特的身前;而她已变化成黑色利爪的双手,也毫不留情的朝自己的身上袭来。

快速向后左右闪躲的露丝特,右手握着蛇鞭的她也不断的向着朝自己逼近的小杰克反反击,但每一次的攻击,都会被对方的利爪所化解。

鳞刀与利爪碰撞时发出的金属声,以及在碰撞时出现的那星星火花,都让不停后退的露丝特越发的对小杰克的这一成长感动恐惧。

“暂停暂停——!”

在几次轮番的攻防后,再一次与小杰克保持了一定距离的露丝特,右手也在让蛇鞭完全消失在空气中的同时,向着对方做出了暂停的样子。

“嗯?”

歪着脑袋,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此时行为怪异的露丝特时,小杰克的脸上也露出了一副疑惑的表情。

“我承认...你的力量比我要强上许多!而且说实话,我并不擅长攻击女性,尤其像你这么可爱的小萝莉,我更是没有办法下得去手!”

把自己拖到这个奇怪的空间,想要将自己杀死在这个奇怪空间里的这个女人,居然会在这种时候,向自己做出投降求饶的举动?

完全猜不透人类的行为方式,只是用一种“你像个傻子一样站在那边干嘛”的表情看着露丝特,而身为主动认怂的主,露丝特当然也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

所谓认怂,不过只是一种战术性拖延而已;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早就在刚才的那短暂的时间里面,便已经完成的差不多。

放在背后的左手,食指与中指也在此时左右轻微的移动着。

“人类的劣根性与求生欲,还真是被你发挥的淋漓尽致呢!不过......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吗?”

在她说出这话的同时,小杰克的右手边出现了一个刻有独特女性形象的巨大暗金色牢笼,并向她快速的移了过去。

而就像早就猜到了露丝特这一做法一样,重新扇动着羽翼的小杰克,也在躲过了这一攻击的同时,整个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来到了露丝特的身前,右手呈爪状刺到了对方柔软的腹部处。

“唔——!”

刺穿腹部的利爪,剧烈的疼痛感在传到露丝特脑部神经的下一秒,也让她的嘴中不由的吐出了一口红色的鲜血。

“几分钟前就发现了你要做的事情了Lust,不过说实话,你真的认为这种小儿科的手段能起的了作用吗?”

一边说着,小杰克刺入对方腹中的利爪,也轻微的搅动着露丝特体内脆弱的各个内脏;忍受着强烈疼痛,以及随时会消失的意识,露丝特也慢慢的将左手举到了小杰克的眼前。

“我当然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所以真正的主食...现在才开始啊——!”

左手轻轻打了一个响指,在清脆的声音传入小杰克耳中的一瞬间,抬起头的她,也看见了一个巨大的暗金色牢笼直接掉了下来。

“该死!放开!你这个该死的下等生物,快给我放开——!”

“放开?你是白痴吗?这种高潮时刻,怎么可能会放开啊——!”

双手死死抓住小杰克的右手臂,在铁处女牢笼砸向了小杰克身后地面的同时,伴随着对方恐惧和不甘的眼神时,打开的牢笼,也一下子将小杰克相拥在了牢笼之中。

被关上的牢笼所切断的右手臂,在被露丝特忍痛拔出来之后,便扔在了一边;而在听着牢笼内传出的那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时,露丝特整个人也向后倒去。

伴随着周围白色的空间慢慢化作光源粒子,并逐渐消失的现在,躺在地上的露丝特,右手也在轻轻放在小腹上的同时,脸上露出了一副无奈的笑容。

“真的,好痛啊......”

3

现在

当日下午

伦敦市内某房屋

小腹上的疼痛感,让露丝特原本都有点昏昏欲睡的脑袋,保持着长时间的清醒。

虽说在送小杰克去医院接受治疗之后,露丝特也趁护士和医生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用了他们放在金属盘上的白色绑带,并对着自己腹部的伤口做了一个简单的包扎。

本以为和小杰克战斗时的伤害并不严重的露丝特,此时却完完全全的感到了后悔;与半恶魔化小杰克之间的战斗,本来露丝特应该使用原教会给予他们的对恶魔装备。

除了自己手中的那根蛇鞭外,露丝特自身也能够展开适用于战斗的附着式战甲,而且昨天晚上的战斗,露丝特还是成功的将小杰克拖入了自己控制的领域内。

按照这种情况来说,即使露丝特没有展开对恶魔用的战甲,也能够在被困在领域内的恶魔虐杀到毫无还手之力才是。

可是昨天晚上的那场战斗,就露丝特自身而言,昨晚的那场战斗不过只是一场单方面的虐杀,而原本应该成为猎人的她,却毫无疑问的变成了对方的猎物。

半恶魔化的那个丫头,虽说控制着她娇小身体的还是小杰克本人,但是她脑中,甚至是内心深处的主观意识,却完完全全的被恶魔所吞噬。

战斗的方式,敏捷的思维,灵活的身手......

从战斗中表现出的任何一项,都完全超出了露丝特对这个小丫头的预估,同时也能够让她理解为什么旅团和教会的人会这么防备这个女孩。

从医院离开之后,左手捂着受伤腹部的露丝特,也在满是行人的街道上行走了将近十五分钟后,拖着疲惫身体的她,也在关上了背后这扇金属门的同时,因体力不支的原因,整个人也向前噗通一声的倒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与小杰克之间的战斗,尽管最终是以自己的胜利而告终;但是在消耗了大量能力,以及被对方刺穿腹部后造成的过多流血,也让露丝特一直维持着的意识渐渐的散去。

“不会要在这里让我退场吧...神,还真是不会怜香惜玉呢......”

微微的抬起脑袋,模糊的视线在看向自己面前那还透露着一丝光芒的玻璃窗时,露丝特的右手,也挣扎的抬起,并想要握住什么一样的向着面前的这一丝阳光。

“好冷,我还不想死...神啊,求求你了,我还...我还不想就这么退场,求......”

死亡前对神明的求助?失败时对神明的求助?无力时对神明的求助?

这不过只是一个不好笑的笑话而已......

这个世界或许存在着恶魔,这个世界也许也存在着类似于恶魔的人类,这个世界或许真的存在着与恶魔签订契约的人类。

但是神明?

那不过只是教会幻想出来的产物,准确的说所谓的神明,仅仅只是教会为了稳固自己所书写的教义,以及让大部分教徒感到安心的一种虚幻产物而已。

当然这样的事情大部分教徒,以及拥有信仰的人类是不会知道,也不会相信这样的说辞;但是对于原本是教会成员,但现在却完全脱离了的露丝特来说,这种说法真的只是一个笑话。

但就是这个不好笑的笑话,却让露丝特到死亡来临前的现在,念念叨叨......

在她的灵魂正逐渐离开这具皮囊的这点时间里,她身后的那扇金属门,也被一名男子从外面强行的打开,并且在露丝特意识渐渐模糊的现在,这个连招呼都不打,直接从外破门而入的家伙慢慢的来到了自己的身旁。

“明明只要你一句话我就能帮忙的,非要死撑到现在,也不知道是你身为女人的性别在作祟,还是身为原教会的教义在驱使。”

“少,少啰嗦啊......我只是,我只是累了而已!所以,让我睡......”

“我说露丝特,你要休息的话也给我好好的躺倒床上去!别像个老鼠一样躺在这种地方,况且现在也不是让你能够好好休息的时候,所以快给我起来——!”

一边说着,半蹲在露丝特身旁的这个男人,也完全不考虑她现在身上的伤势,在双手抓在露丝特肩膀上的同时,直接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啊!疼疼疼,疼啊——!”

起身的动作,直接伤到了被白色绑带缠住的小腹;剧烈的疼痛感,也一下子侵袭了露丝特迷迷糊糊的大脑和全身神经,并且让她原本都快消失的意识,重新又回到了露丝特的脑中。

“哈克!我说你这是想杀了我还是想要救我啊!?我的伤口可是在小腹啊!这么大动作你是想让我死吗!?”

意识既然清醒了,那么露丝特自然也看见了半蹲在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或者说应该只是一个年龄大概只有十七八岁的青少年。

黑色的头发,架在鼻梁上的那副黑框眼镜,以及穿着在身上的那件朴素到不能在朴素的淡黄色衬衣,让这名少年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上许多。

“我又不知道你伤在什么地方!而且我之前应该也和法绒姐你说了吧?如果有遇到什么困难可以向我求助的,谁让你对自己的实力这么有自信的,这下玩脱了吧?”

将露丝特从地上扶起,一边用这种完全不着边的话吐槽着对方,一边也将露丝特扶到了床边坐下后,哈克也在从自己的衣服中拿出了一张写有奇怪文字的纸张。

“你刚才,是不是喊我露丝特了?”

对于哈克的吐槽,露丝特本应该在意这样的问题,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却在意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点,并且也把心中的这个想法给说了出来。

“没有,法绒姐你听错了!”

将手中的这张纸张,轻轻的贴在了露丝特受伤的腹部上时,哈克在回答完刚才她那个问题后,口中也不停着碎碎念些奇奇怪怪的言语。

“嗯?是这样吗?但我觉得我不应该会听错啊?还是说......”

“以神之名,降万物其身——!”

“啊啊啊啊啊啊——!”

教义之言所带来的力量,在哈克口中的最后一句话脱口而出时,语言所化作的力量,也通过自己的右手注入到了那张写有奇怪文字的纸张上,并通过注有力量的文字,直接对露丝特的伤口进行了灼烧。

强烈的疼痛,让坐在床边的露丝特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而因为金属门没有关上的原因,在露丝特这声惨叫发出的同时,街道上也有不少人走到了门口议论纷纷。

“这样一来伤口也治好了,其余的外伤法绒姐你自己想办法处理下,致命伤我已经帮你弄好了!”

将没有用处的纸张揉成团,一边说着这话的哈克,也一边起身,并走到了门口的同时,将纸张扔出去后,将身前的金属门给轻轻的关上。

“你下次做这样的事情前,就不能提前和我说一声吗?”

“法绒姐你自己注意力不集中吧?这就别怪在我头上了!况且用教言的力量帮你治疗,本来就违反我所秉持的教义,如果法绒姐你还希望我以后能出现在你面前的话,就不要对这种事情斤斤计较了!”

看着坐在边上木椅上的哈克,从床边站起来的露丝特,也慢慢的解开了缠着自己腰部的那条已经被鲜血染红的绑带。

“不过你们那边的这个力量还真是便利啊!非但能够用来治疗,而且连伤疤都不会留下!如果对于那些平民来说,可以算的上是神迹了吧?”

“对于那些愚民的话确实如此,不过法绒姐...教言所带来的力量虽然很有用,也对治疗上非常有效果!但是她对施法者的要求很高,而且也会消耗施法者大量的力量,所以......”

“不常用?呵呵,我当然这个原因!而且相比起这个来说,你们教会对这方面管理也比较严格吧?尤其是对旧教的那些人,以及我们这些从旧教脱离出来的......”

在活动了下身子后,在一旁的桌上倒了两杯白水后,将铝制的杯子放到哈克身前,自己也坐在了他对面的椅子上。

“统合教会也好,神会教廷也罢。这两个不会只是大英帝国手中对内与对外的棋子而已;所谓的旧教新教,只是一种称呼和叫法而!况且法绒姐你应该也很清楚吧?现在无论是国内的发展形势,还是外面其他国家的动荡问题,迟早都会造成一些无法挽回的连锁反应。”

喝着杯中有点烫的白水,哈克在说出这话,视线与露丝特对上的那一瞬间,哈克双手放在桌上的同时,身子也慢慢的前倾了一点点。

“我虽为神会教廷的成员,但却帮助原统合教会的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因为你喜欢我?!”

这种完全不经过大脑思考,而且又十分自我中心的想法,哈克已经不知道从露丝特这个女人的口中听到多少次了。

所以在她说出这话的时候,哈克整个人往后靠在了椅背上之后,右手的食指也指了指自己的大脑。

“我对上了年纪的女人并没有任何兴趣!其次法绒姐,我作为神会教廷的成员,会帮助你的原因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借由你们旅团之手消灭玛莲·赛维琳娜·杰克!”

“果然目的是这个啊......”

就像是事先想到结果一样,对于哈克的这个回答,露丝特整个人在听完之后,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般趴在桌上。

“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们也应该采取更稳妥的方法才是吧?万一我们旅团选择不去做这种事情的话,那么最终神会教廷那边不还是要派人吗?”

“那是我们需要考虑的事情,这一点不用法绒姐你去操心!而且现在当务之急的,是想办法解决掉那个剔骨杀人狂!如果有她在的话,我们的目的......”

“解决那个杀人狂?呵呵,我看你们新教的人脑袋是不是有点不太正常?”

一边说着,露丝特也在喝完了杯中剩下的白水后,整个人也在从木椅处站起来的同时,慢慢的走到了哈克的身旁。

右手,在一把揪住哈克衣领,并将他拉到了自己面前的时候,露丝特在感觉到对方平稳的呼吸声后,轻声的说道。

“已然欺骗神明的你们,就不要勉强自己做这种违心的事情了,你说呢?神会教廷的哈克·沃尔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