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啦好了啦!人家要去联谊关你们什么事呀!啊?赶紧安静下来, 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处理呀!”

喧闹终究还是要画上休止符的。

在爱莉亚的呵斥之下,原先显得很亢奋的众人逐渐收敛心情,取而代之的是严肃的表情。

“好好~”

带头起哄的主谋小月也如此表态了。

接着,爱莉亚开始了诉说:

“近期想必各位也知道了那件事情对吧?那一位凭着超凡成绩进入本学院的转校生。”

为了达到吊胃口的意图,爱莉亚先是将话题中心给说了出来,随后留了些空间给眼前的学生们整理思绪。

该说是爱莉亚不擅长吗?只看众人表现得并不惊讶,多少只是有些话说罢了。而对此感到失落的爱莉亚则是继续说着。

 “咦,都知道了?这还真是的,亏我说得那么有感,算啦算啦。”

作为一名教师,被学生这样子对待难免会感到失落之类的,不过爱莉亚对此也只是表示无奈,因此她迅速整理心态说着:

“于是乎,学院长似乎做了个决定,而这项决定会影响到两个班级。”

这么说完后,爱莉亚有些语重心长地表示道:

“你们,也就是这个班级就是影响的其中一个。”

语毕,随即掀起了一阵小骚动。

“咦咦咦?我们班?就连这个班级也会被影响?”

“该不会是因为「那个班级」吧?”

“虽然有些感到不安,但似乎是个很有趣的事件呢。”

对于爱莉亚所说的,大致分成以上两种反应。一为疑惑和慌张,二为不安但期待。

顺带一提,小月是属于第二种的,而两人闺蜜则是属于第一种。

“但是请不必担心,不是什么的对各位有害的东西,所以说不需要感到害怕的哟?”

话锋一转,爱莉亚换上了和蔼的表情说道。

而随着她的话语一出,所有人脸上绷着的表情也有所舒缓。

看起来所有人都对于自己的能力以及处境都有个自知之明。

眼看,时间也快到了,察觉到这一点的爱莉亚则是迅速地为这个话题做上了最后的说明。

毕竟突如其来的事情总是会让人难以在一时间内去接受的。

“话是这么说,但详细的部分还得等到之后再告知给各位啦,请不必担心过多就是了。那么,就此宣布早会结束。”

随着早会之后,等待着众人的就是正课了。

与其一直烦恼于何时何刻会到来的意外,不如思考当下会更好一些。

多数人保持着这样的健康想法把接下来的课程给进行了下去。

当然的,小月也是。

继那之后,小月等人在经过了长达三小时的不间断上课后,总算是迎来了短暂的休息时间。

就算短暂,但却被所有人视作甘甜的蜜汁一样珍贵。

“嘿咻~好累~”

在看见休息时段来临的瞬间,小月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样瘫在了桌上,而这一举动则是惹来了两人闺蜜的白眼。

“我说呢小月,这样子也太没规矩了吧?”

“稍微注意一些呢。”

两人非常配合地说完后,就选择各自坐在了小月的左右方等待着什么一样的看着小月。

“咦~怎么了吗?”

注意到两人的目光后,小月有些疑惑地问了回去。

显然是忘了之前的承诺才会这样的吧,大概接下来不会有小月好受了。

“我说,小月妳还记得早上的事情对吧?对吧!”

虽然并非出自本意,但小雪还是下意识去询问了对方,而且口气有些着急。

“咦?我说了还是做了什么吗?”

“哈……妳是笨蛋吗?”

“小月呀,妳不是忘了那件事情吧?”

小雪选择叹气,而灵儿选择提醒。

两人的反应都大同小异,该说会有“这两位,该不会是姐妹吧~”的想法也不为过。

“欸嘿,记得啦记得啦,差点就忘记了呢~”

“是已经忘记了吧!大笨蛋!”

“真是的,小月还真是糊涂呢。”

据目前为止,小月总共被说笨蛋四次了,想必接下来会有更多更多次等着她就是了。

“那么,就开始说吧。”

“哈……”

“啊哈哈,我就姑且听听吧。”

在经过一阵子的胡闹后,小月开始将方才早晨的事情娓娓道来。

尽管很多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但无可厚非还是得要告诉给自己的闺蜜们以免自己遭来横祸,比如被小雪以不间断的“笨蛋笨蛋笨蛋!小月大笨蛋”地说着或是遭来小雪的怨恨之类的。

“那个,该怎么说好呢~?外貌吗,还是性格?”

“随妳便啦,总之就是说给人家听就是了!”

似乎是等不及了的样子,小雪使劲地催促着小月赶紧把要说的说出来,以免会遭来一些麻烦事。

“冷静点,小雪。”

作为心灵调剂师的灵儿只能这么安慰道。

看起来这两位与其说投合,说成是姐妹会更加贴切。

“就是呀,人也挺帅的,而且就我来说的话声音很好听,大概会成为以后另一半的标准吧?”

“那样子不会太严格吗?小月请重新审视一下啦。”

听见小月若无其事地说了感想后,灵儿不禁就这么吐槽了对方,而另一边小雪则是幻想起了对方的样貌。

“总而言之呢,就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不过有一点比较需要注意的就是了。”

“是什么是什么!”

“哼哼,小月会这么说就代表……”

说到这边,小月思考了起来,或许是在想着该怎么用词吧。

随后她紧接着说了出来:

“倩尤可是在他的身边哟?”

“咿!”

“喂喂,该不会吧?”

直到刚才为止,三人之间的气氛可以说是非常和善以及友好的,似乎就像漫画当中能看见许多花瓣都飘出格外了。

但在小月说出了那一句话之后,气氛大幅度地转变。

原先热烘烘的气氛正以肉眼可见的情况下骤降,而三人之间也不打算去做出挽救,因为这对她们来说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

“怎么会这样子……”

“这下可就麻烦了呀。该怎么办呢?”

作为第一时间得知这个情报的小雪和灵儿,只能抱头苦叫着。

眼前有个值得自己上前打探的男性此刻却因为某种因素导致自己和对方出现了一堵巨大的墙壁,作为两者之间的隔阂。

说实在的,这样的情况或许是头一次被两人,应该是三人所遇见才是。

现场除了沉默以外别无他物。

尽管可以听见一旁的正值兴头的对话声,但三人之间却与之相反一样的冷淡,或许这个话题对于她们来说过于沉重了也说不定。

“好啦好啦,就先说到这边好了,还有一些比较有趣的还没说呢!”

察觉到这股令人感到不悦的气氛后,小月迅速打了圆场来让温度回升,因此就以“还有很多很多没说呢!”这样的理由作为武器,强行把停滞了的时间推动着。

“说的也是!我也想听听看之后发生了什么呢!”

“嗯嗯,同感。”

当然的,这两人也不可能没有察觉到那股气氛,因此很乐意地配合着小月抛出的话题行走着,而最后也达成了共识。

“那么就在放学的时候再一起说吧,这样子没问题吧?”

“嗳嗳撒~(Aye Aye Sir)”

“同意。”

彼此约定好后,休息时间也在这样子的一个环境下迎来了结束。

这里稍作补充,小月等人的教室空间并不算得上十分宽敞,以普通标准来说会更大一些,以特殊标准来说则是稍小一些,但得以确定的是这个空间是足以让学生们自由走动,甚至是进行奔跑的一个空间。

而在这个以普通角度看起来十分广阔的空间之下只容纳了近二十位或以上的学生,那么自然的作为排布也会因为这个原因而较为宽松。排布采用的是自由选择,但并非过度自由的那一类型。基本上桌椅都是被摆置成五行七列的形式,而作为多余的位置则是保留不动。

因此小月等人才能够如此靠近地说话以及互动,但主要原因还是在三人都坐在了十分靠近的座位上就是了。

◆◇◆◇◆◇◆◇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动,渐渐地上正课的时间也快来到尾声了,此时有些安奈不住心情的小雪突然往自己旁边的小月使了个眼神。

‘就快了耶~好期待呢~’

眼神中的意思大约是这样。

而注意到这道目光的小月也往那儿表明着。

‘我知道了,就好好等一等吧。’

两人之间的眉来眼去似乎没被坐在身后的灵儿给察觉到,因此似乎是躲过了来自灵儿的责骂。

上课不专心这种事情虽说是见怪不怪的了,但作为闺蜜的自己却不容许这种事情,这是三人之中的灵儿所坚持的。

再过不久就正式结束掉上课时间了,想必全员都会感到很开心吧。

“耶嘿嘿,倒计时开始啦~”

小雪轻轻地说着,随后开始了如同字面意思的动作。

至于一旁的小月则是坚持到了最后的一秒钟,不得不说这份毅力十分值得小雪去学习呢。

最后的最后,预示着时间结束的钟声也随之响起。众人就如同字面意思的被解放了,看来上课对于各位来说不仅仅是那么简单的罢了,甚至还成了心灵煎熬也说不定。

分别行完三部曲,班上的学生们在一瞬间锐减许多,而剩下的也不到十人左右,因此三人闺蜜又能够再一次聚在一起说话了。

“呵啊~感觉全身的骨头都快散架啦~”

“真的~超累,的说~”

小月先是打了个呵欠,随后说起了经历这一段时间后的感想。接着的就是小雪的附和,此时两人就像相声组合一样。

“不管怎么说,总算是熬过去啦,那么就放轻松说些闲话吧~”

作为理智的一员,灵儿就连说出来的话也是那么地充满了理性。

“嗯嗯,就让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吧,小月!”

“事不宜迟,就开始吧。”

“嗯嗯。”

再一次地,三人重新开启了刚才因为某些原因而中断的话题。这一次总算是能把话题给一次性说完了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