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知道这样子会造成困扰,但在进行交流之前能否请这位小姐告知于自己的名字呢?自报家门虽说是常规礼仪,但要是能在不造成困扰的情况下那就更好了。”

晓夜这么对着小月询问道。

对方口气听起来十分地谨慎但却又不失一种轻松的感觉,因此稍微思考了之后小月决定就向他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嘿~不造成困扰的情况下吗?虽然这句话似乎有些不对但姑且就当做是那样吧。也好,毕竟在你不知道我的名字下说些什么也没用,这一次就当成是附送的礼物好了。”

当然在这之前是这么说就是了。

小月姑且还是抱着想要和对方友好相处的态度下进行交流的,要是换做以前的话或许就没那么友好了。

毕竟上次的事件似乎让小月十分避讳,因此这一次她打算小心行事。

那么,就像他所期望的那样吧。小月如此想着。

“真是的,这场闹剧究竟要持续多久才会结束呢……”

一旁传来了这么一道的抱怨,而这声的抱怨不偏不倚被小月给听见了。

虽然她很想立刻转过去狠瞪着对方,但基于此刻还有事情要做她就把这个想法给甩掉了。

“本小姐的姓氏为天月,而名为紫夜。这下总可以了吧?”

在说完后,小月有些满意地看着对方。

“谢了,那样子就行了。”

晓夜似乎也对这个回答感到满意的样子,眼看他似乎不打算继续深究下去的样子,小月就这么说道:

“那么就期待下一次的相遇了,还有就是呢,刚才的举动就当成是见面礼好了。嗯……这个嘛,我并没有虐待人的嗜好,但还是得说请期待下一次的礼物吧~这种话呢。那么,回头见。”

(欸嘿,心情真舒畅呢~)

语毕,小月就以自认华丽的姿态离开了现场。

尽管在她离开之后似乎又有许多的议论纷飞,但这些都不打紧了。

“那么,就回去报告吧,要是让小雪久等了我就有失礼仪啦!”

一想到自己会因为延迟的关系而遭到小雪毫不留情的哭诉,小月就不禁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一阵恶寒也随之袭捲而来。

与其一直胡思乱想,还不赶紧回去更好一些。

这么想着的小月也不多思考什么,加快了回去的脚步。

因为,她也不想要背上辜负闺蜜这种对自己十分沉重的负担呢。

◆◇◆◇◆◇◆◇

“我回来了,小雪碳~”

“呜哇,那是什么称呼呀!”

小月一回到班级,就向着自己座位旁的小雪打了声亲密的招呼。

但这举动似乎引来了小雪大幅度的恐慌,更多的是不解。

“灵儿亲也要一起来听人家说吗?”

“咿!小月月月月月!?”

换个角色试试看,结果得到了跟前面一样的反应。

失了声的灵儿脸色苍白,而被吓得不轻的小雪则是慌忙地安抚着灵儿。

“咦~?我就那么可怕吗,小雪碳,灵儿亲?”

“呀呀呀呀呀!”

“别、别再说了啦,小月!”

小月歪头不解的样子固然可爱,但她说话的语气却让眼前的两人闺蜜感到如此惧怕,唯独这一点小月始终不明白。

况且灵儿已经快濒临失魂了,要是小月再不察觉到不对劲的话或许今天三人就不会说上任何一句话了。

“唉,我知道了啦,我不会再犯了。”

最后,还是由小月那边做出了表态后,灵儿和小雪才有所恢复。

“不、不许再那样子了啦,小月!”

“我、我绝对会宰了你这家伙哟!?真的哟!”

作为闺蜜,说出这样的话语实在是不能称得上好听,但无可避免的是错在小月身上,因此这边就不继续说些什么了。

“话说呀,妳们两个为什么那么怕被那样子称呼呀?”

虽然小月知道这样子去询问对方不擅长的事物很失礼,但出于好奇心之下她还是强忍着所有要吐槽的心情去问了她们两个。

“不告诉妳啦!”

“才不告诉妳!”

两人异口同声着,使得小月非常无奈。

“算了,那么刚才的事情就推到之后再说吧。”

看见眼前的两人都不处在状态,小月只好这么说完后就不理睬她们了。

两名拥有着近乎相似模样的黑发黑瞳孔皙白皮肤的妙龄少女,此刻却一脸惧怕加上厌恶地看着自己,想想都觉得十分地不妙。

“话说小雪跟灵儿是姐妹吗?”

小月不禁就有了这个想法,但随之消失。

主要原因是她所提到的两人似乎有所察觉的看着自己,而被注视的情况下小月只好放弃那样的想法,转而成了自习。

不久之后,预示着上课的铃声也随之响起。

“那么那么,就上课好了,灵儿她们就先放着不管啦。”

――毕竟待会要说的可多着了呢。

在这么想到同时,小月总算是开始了自己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