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不清是第多少次了,我又没有帮上什么忙,只能一个人蜷缩在那里。

吉冈小姐叫我不要说话的时候,还有扔下我独自一个人追出去的时候,真的……好想哭。

我在大家的眼里,大概就是这样一种软弱的形象吧,除了在后方熬一熬药、对前线作战的人说几句不痛不痒的安慰的话以外,完全派不上任何用场。

如果……如果我有师父一半的能力,也许就能帮得上忙了吧。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师父就是我最最崇敬的人,她不仅是医术方面的天才,据大家说,也是铁炮名家,对风雅也非常精通。

时光仿佛再次回到了师父还在施药院的时候……

她的房间里,总是挂着几门不同规格的铁炮,却从来不许我碰一下。

“蜻蛉,这东西很危险,不要碰。”

她总是一边这样说着,一边轻轻的摸着我的头。

“只要你乖乖听话,晚上就给你买金平糖吃。”

师父苍白的脸上,经常带着温柔的笑。

她一直把我当成小孩子。

对我来说,师父就是再生父母,是她收留了无父无母的我,还教我各种各样的家传医术。

但是,她的身体一直很不好,甚至一天不如一天,而且,最奇怪的是,我从来没有亲眼见过她“吃东西”。

每次到了吃饭的时间,师父都会做好饭菜,端到我的面前,而自己,则会躲进施药院最深处的房间,并且嘱咐我无论如何也不要接近那里。

师父做的饭总是咸咸的……但我依然觉得很好吃。

师父的脾气很好,即使我不小心做错了事,或者因为贪玩而没有认真学习,她也不会责骂我,反而会耐心的给我讲道理。

印象里,她唯一的一次生气是在我看了“那本书”的时候。

那一天,师父出门给一位公家治病,留我在家里。

“蜻蛉,在家里要好好读书哦,《启迪集》(1)的『中寒门』部分,我回来会考你的。”

师父说完,就带上药箱离开了。

而我,不久之后就完成了任务,百无聊赖中,开始翻看师父以前的手稿。

—看完之后只要放回去就好了,师父是不会知道的。

在那些形形色色的手稿中,记载着师父多年来治病的心得,还有……一些奇怪的东西。

那是一本已经泛黄的本子,只有非常薄的几页而已。

我小心翼翼的翻开,里面记载的是一些药方,与普通的药不同的是,这些药的配方,不是使用极度烈性的材料,就是致幻的草药。

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但我还是记住了这些内容。

正在这时,师父突然推门进来,我吓得赶快把书物合上。

看到我手中的书物,师父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生气的样子,一动不动的瞪着我,浑身剧烈的颤抖着,牙齿紧紧的咬住下唇,本就苍白的脸现在就像纸一样。

“你在干什么,把那个给我!”

这是师父第一次对我大声吼叫,我心惊胆战的把那本书物交给她,她一把夺过,然后头也不回的走进内室。

“今晚没有你的饭吃。”

师父几乎是摔上了纸门。

我又一次不争气的哭了,不是因为觉得自己委屈,而是因为自己让师父失望了。

我不但帮不上师父的忙,反而一直在拖累她,她明明已经那么辛苦,还要分心来照顾我,而我却……

就在我不停的抽泣,为自己的行为后悔不已的时候,恍惚间闻到了饭菜的咸香。

“对不起啊,蜻蛉,我明明没说过不许你动那些东西,现在却反过来怪你……是我不好。”

我回过头去,师父面无血色的脸映入眼帘。

“已经饿了吧,来,今天做了你最爱吃的糯米团子。”

我的眼泪在这一刻彻底止不住了,温热的水滴一股股的从脸上滑落,师父俯下身子,把我抱在怀里。

“好了好了,别哭了,乖,吃完饭,我给你买金平糖。”

师父的语气还是那么温柔,但我此时,却深刻的感觉到在她宽大的衣襟下,隐藏着多么羸弱的身体。

“蜻蛉总有一天也会长大的,到那时,施药院就交给你了。”

—那是师父在那一天说过的话,当时还年幼的我,并不知道这话代表的意义。

而现在,我也想成为师父那样的人。

再也不想在别人付出努力的时候,只能躲在后面了。

想到这里,我起身整理好了行装,准备好踏上修业的第一步。

吉冈小姐,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一定……一定会让你刮目相看的!

注释:

(1)《启迪集》:日本名医曲直濑道三所著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