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你怎么哭了?!”李萧显然不会对付会哭的女孩子,霎时间手忙脚乱,不知道怎么安慰,更何况他都不知道这小妹妹为何要哭泣。

“回少主,因为少主您的温柔,让小人感激流泪。”妹纸抹掉眼泪,笑颜如花,“让少主为难了。”

“只是摸头罢了,至于这么感动么?”李萧对于妹纸的经历一无所知,心里嘀咕了一句,便把后者一把拉起来,说道:“别跪了,我低头看你脖子还酸呢。”

而妹纸听到少主的言语,笑容更盛一分,少主还真是温柔啊。

“对了,你叫啥名来着?”李萧伸了伸懒腰,心疼地摸着受饿的肚子,到底几时才能吃饭啊!看了看秀色可餐的妹纸,算了吧,他不想当个禽兽。

“回少主,小人还没有被赐名。”妹纸眼神有点暗淡,前几日她还有自己的名字,如今她只能等新的主人赐名。

“还有这种制度的?”听到这个倒是有点新奇,连个名字都要别人来赐,由此可见身为奴才哪有所谓的自由可言!

自己的生死全在他人的一念之间!

“地位吗……啧!还真和策明说的一样啊!”李萧算是命好,穿越来就是一个天才少主,否则弄了奴才之类的身份,分分钟被人给玩死!

此时有一位老者疾步走来,气势汹汹,尤其是声音极为刻薄,“你可让老夫好找啊!赶紧过来!少爷还等着呢!”

说着,伸出骨瘦如柴的手一把抓住妹纸的小手,狠狠地拉到一旁,瞥眼看向李萧,发现竟然是少主,吓得他连连跪在地上,惶恐道:“老奴见过少主!刚才没发现少主您在这,老奴恳请少主原谅!”

同时还把旁边的妹纸也拉跪在地,低声道:“没点眼力么!这乃是少主!死了可别怪老夫!”

看到又有两个人跪他,李萧很是无奈,一老一小跪他会折寿的!他还年轻啊!

“都起来吧。”哪怕前世羡慕电视上威风的皇帝,但真有人跪他,还是感到不舒服。

“谢少主!”老奴又是一拜,方才起身,至于妹纸的话,经历刚才的摸头杀,倒是比较随意,但是这一切被前者看到,顿时眉头皱了起来。

新来的果真麻烦!以为自己还能拥有一丝人权!实质上等待她的,只有被人当成畜牲看待!好一点的就是宠物。

想当人?只能怪自己没有实力反抗这一切。

弱者,只配强者欺凌!

“你说有人等着,那是不是有饭吃?”看这老奴一副老练的奴才样,铁定对李家很熟悉!就算那边没饭吃,也能走出这片树林!

“……回少主,老奴的少爷倒是有场宴会,应该有饭吃。”尽管有点听不懂少主问这干嘛,但出于奴才身份,有问必答!

“那就好!赶紧带路!老子饿死了”李萧欣喜万分,终于能够吃饭了,而且还不用自己付钱的那种。

想必自己少主的身份,那个宴会主办方应该不会收自己份子钱吧?就算要,他也没钱。全被那个色鬼老头儿给抢去了!

一旦想到这里,李萧恨不得把色老头按在地上摩擦几十遍,抢他钱就算了,还特么在他身上打下剑气折磨他,不共戴天啊!

“好的!请少主跟老奴来。”老奴连连点头,心中暗喜,少爷见到他把少主带过来,想必十分欢喜,极有可能大赏他一番!

给少主带路时,也低声提醒妹纸,“跟在少主身后!不能远出半个身位!也不能靠近少主!要是惹恼少主,老奴第一个唯你是问!”

他实在怕这位新人惹到少主,从而坏了事。她被罚还好,若是牵连到他,那就无妄之灾了!

“是!”妹纸也不敢违背,毕竟老奴可是管理她们的,要是惹他不快,以后的日子就难过了。

而李萧身为武者,耳力过人,自然能听到他们讲话,也是一阵摇头失笑,实力啊!

有了老奴的带路,李萧很快走出了树林,顿时有种脱离苦海之感,毕竟他倒霉的时候就是在树林中!简直要成为他的梦魇!

“以后见到树林老子就绕路走!”心中暗暗下定决心,有树林就有那个老头!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李萧走没多久,前面领路的老奴则转过来侧身让步,道:“少主,到了。”

“这么近?”他抬眼一看,便看到大门敞开的宅院,其牌匾写着“慈元”大字,门的两边还有几个丫鬟迎接,甚至暗处有护院压阵,显得气派装潢。

“还真牛逼啊。”在电视上看与亲眼看的感受是不一样的,也感叹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无形装逼最为致命!

“少主里面请!”老奴对门口的几个丫鬟吩咐了几句,除了一个去找少爷,其他都簇拥在李萧身后,为他撑场面。

“啧啧!都能当个后宫王了!还不会起火的那种!”身后的丫鬟妆容挺不错的,放在前世每个都有几个备胎追求的那种,由此可知被众星捧月的李萧有多么爽!简直不能太爽!

进入宅院,入眼的便是花坛,红颜中偶掺和绿意,中间还有一株桃花,显得明媚娇艳。脚下由鹅卵石铺成的小路蜿蜒到房屋或是小亭等。

比起李策明那简陋的小宅院,这里可谓广大许多了,还很气派!

“一个少爷就这么气派了,那我的房子该会如何华丽呢?!”李萧有点期待了,自己身为李家少主,那可是一家之主的亲儿子啊!其住宅铁定豪华之极!

他都决定了,待会找人打听他的住处,今晚,他不用睡李策明那破屋了!老子自有豪宅住。

而李策明表示MMP,丫的,没房住时死皮赖脸睡在他那,现在有豪宅了,居然抛下他!塑料兄弟情也没这么残酷的好么?!

“少主请跟老奴来。”老奴至终充当一个领路人的身份,带着李萧等人走过蜿蜒小路,跨过小桥,经过小亭,来到了后院。

便发现有很多李家子弟在这里,彼此欢笑交谈,显得其乐融融。

“少主,欢迎来到少爷办理的论武会。”老奴恭请李萧入场,后者一入场没跟别人交谈,第一时间发现了桌案上所摆放的精美糕点。

“哟吼!吃饭咯!”李萧饿了一个早上了,看到糕点立即化成一道黑影冲了过去。

唰。老奴刚才还看着少主,旋即后者霎时间不见踪影,甚至还有一阵狂风掠过,险些把他给吹倒在地。

急忙四处寻找,便发现少主狼吞虎咽地吃着糕点,也是苦笑,还真是来吃饭的啊!

“你去厨房跟厨子说,赶快做一席佳肴美酒,快去!”对身旁的丫鬟吩咐了一句,便看到自己的少爷正急忙走过来,当即快步迎了上去。

对其请安道:“少爷,少主在那吃着糕点,老奴已经吩咐厨子做一桌好菜了。”

“嗯!不错,事后我必大赏你!”这少爷满意地点头,拂去身上莫须有的皱褶,便带着欢喜的笑容走向李萧,同时还高声道:“久不见少主英姿,如今见到少主您,还真如传闻所说一般,气宇轩昂!无人可比!”

他说的很大声,甚至还动用了灵力,声音直接盖过周围的谈话,整个后院都回荡他的声音。

也因为声势浩大,引起了众人的注意,纷纷好奇地望了而过来,几乎所有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

令他笑容更盛一分,来到李萧身旁,笑着说道:“少主,我这糕点,合您口味吧?”

“咦?居然是少主!怎么他来参加论武会?!”有人发现吃着糕点地人就是少主,不由得惊奇道。

“是哦!真的是少主!少主来参加李琪康所举办的论武会,莫非他们之间很熟?!”也有人猜测二人之间的关系。

说是论武会,其实是子弟之间的联谊罢了,各种拉关系结识。

而李琪康办理的论武会上,竟然出现了少主,要知道后者除了大会出现在众人眼帘,其他时间几乎见不到他!更不用说这种宴会了!

所以少主的出现,让很多人猜忌,同时对李琪康有了新的认识,不管前者受邀前来,还是闲来无事,都得重新审视后者的地位!

李琪康听到众人的惊呼,嘴角微微上扬,他想要的效果达到了!想必这场论武会之后,会有很多人找上他相谈!

更是对老奴满意,幸好后者领着少主过来参加,尽管是蹭饭的,但也为他的影响力更上一层楼!之后得好好奖赏老奴才行!对于有功之人,他从不吝啬;同样对于有过之人,他从不轻放!

“额?你很有眼光嘛!”李萧吞下口中的糕点,那只油腻的大手重重的拍了拍看出他优秀品质的李琪康。

不过由于力度没掌控好,拍得李琪康肩膀贼痛,都快要被拍裂了!但此刻正是紧要关头,不能面露苦色。

则强忍着肩上的痛楚,笑道:“少主,这些糕点吃多了会腻,恰好我吩咐了厨子做了一桌好菜,不如品尝品尝?”

李萧听到有一桌好菜顿时眼睛就亮了,舔了舔有点干燥的嘴唇,催促道:“走走走!菜凉了可不好!”

说着,还伸手勾着李琪康的脖子,一副好兄弟的模样。必须的,有人请他吃饭,不友好一点不好意思。

然而被少主勾着的李琪康也是一脸懵逼,没想到少主这么热情,看来他的影响力会更大了!

在众人的惊呼中,李萧二人勾肩搭背地走进了饭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