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了,我饱了。”李萧拒绝,他可不想吃色老头的口水,他怕得病。

“你啥都没吃,怎么会饱呢?是不是不给我面子?!”色老头执意要给他吃,毕竟加了变态辣,已经不能吃了。

臭小子的拒绝,更是让他气愤,淦!老夫的美味烧鸡都加变态辣了,你居然说不吃?!那岂不是白加了?!

所以他不容得李萧拒绝,反之踏前一步,身上的威势更盛,宛如一座大山般压迫后者,使其冷汗直冒,乖乖,他该不会是想用用强啊?菊花是不可能为谁绽放的!

空气逐渐变得蕉灼起来,二人“深情”对视,仿佛彼此的存在是自己眼里的全部,而色老头手中的烧鸡,正喷薄着基情。

“给,但是我真的饱了。”面对淫威,李萧还是不肯屈服,他说的是实话,尽管是恶心饱了。

“哼!乖乖张嘴!”又一次的拒绝,色老头急不可耐,当即运转灵威,凝练成一只无形大手,直接把李萧擒住,使其无法动弹。

“卧槽!”后者拼命挣扎,但对方的灵威太过强大,他除了脖子可以转动之外,身体几乎动弹不得,就连抬一下手指都很难。

“不要啊!”眼见烧鸡逐渐逼近,不免咽了口唾沫,疯狂摇头,表示自己根本不想吃,但色老头太过霸道,直接霸王硬上弓,把自己的那根又粗又大,那根鸡腿狠狠地塞入他的嘴中。

李萧的小嘴顿时被塞满,甚至那根太长了,那根鸡腿。以至于入喉,几乎呼吸不了。

他灵活动用柔软的舌头,不断缠绕那根鸡腿,熟练的口技还得鸡腿都酥了!分泌出粘稠的汁液,鸡腿的蜜汁!

“好甜!”他通过味蕾感受到了鸡腿所分泌出的汁液,着实美味,唾液产生更多,让他的口腔更加润滑。

“是不是很好吃?”色老头邪笑,他期待着小子接下来的泪流满面。

李萧细细吞嚼口中的美味,就连骨头都被他的钢牙咬成碎末,一并吞了进去。

舌尖的美味依旧残留,让其回味,甚至还然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一副还不满足的模样。

听到色老头的问话,他尽管想说难吃死了,但咱们是有良心的,得说实话才行,才符合现代社会主义价值观。

“嘛,还不错。”也不好说好吃到爆,要中肯一点,这样才能不让人骄傲。

“是吗?辣不辣?”色老头心中计时,该生效了。

“辣?”李萧听得云里雾里的,哪里辣了?烧鸡又不是辣鸡,甜得很!少女心都要被甜死了!

但下一刻他就不这么想了,也明白了色老头为何问他辣不辣。因为一股极致的辣味如同一股风暴,突如其来地降临在他的味蕾。

舌尖的甜蜜瞬间被辣味掩盖住,整个口腔全是辣!

李萧痛苦地张大嘴巴,通红的舌头狂甩,唾液腺被无穷无尽的辣味疯狂刺激,忍不住湿了,湿了口腔。

唾液像是不要钱那样,随着舌头的性感甩动,疯狂地飞溅。

然而站在他面前的色老头则是张嘴大笑,幸灾乐祸道:“哈哈哈!年轻人,世上可没有免费的午餐!是不是想喝水?可惜没有。哈哈哈……”

李萧果然怒了,尼玛难怪想强硬把又粗又大的那根塞满他的嘴,他说的是鸡腿。

居然加了辣椒!阴险小人啊!

既然他不好过,对方也没得好过!抱着这个理念,李萧储存口水,趁着色老头还张嘴大笑之际,当即甩头一吐。

那口水,在明媚阳光的照射下,泛起点点水光,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线,符合牛顿第二定律,让牛顿都幸福地躺在棺材里。

然后经历过重力加速度,精准落入色老头的那张嘴中,与其他唾液进行交合,彼此合体,再也分不开。

而色老头下意识合上嘴,甚至咽了下去,一脸懵逼地看着依旧伸舌留着口水的李萧,见后者一脸邪恶的笑脸,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淦!他吞了什么东西下去了?!隐约间有点甜,但越是回味,越觉得辣!

淦!这不是他加的变态辣嘛?!色老头低眉看向手中的烧鸡,他想到了一个很恶心的可能,不,是肯定!

淦!那臭小子居然乱吐口水?!还有没有公德心了?!而且还吐进他嘴里?!铁定是故意的!

一套素质三连下,色老头悲催地发现自己被玷污了!他吞了别人的口水,还特么是一个小毛孩,还是个男的!!!

“啊啊啊——!!!”一个男高音响震整个李家,让李家内外的人们都一脸懵逼,到底是谁在练歌啊?真鸡儿难听!跟杀猪那样。

然而李萧则是一阵呲牙咧嘴,他可是站在声源地面前啊!音波都震开空气,形成一道道凌冽的狂风四处肆虐,吹得他的衣衫猎猎作响,周围的树木更是一阵耸动,无数树叶散落飞舞。

看到色老头丝毫没有气绝的迹象,反之高音越来越高,那难听像杀猪的音波宛如锉刀一样折磨他的耳朵,感觉要流血。

“色老头!别叫了,我没吐口水。”为了自己不丧失听力,只好撒谎。

善意的谎言总是有用,那仰天长啸的色老头终于不再练杀猪般的高音,反之激动地看着他,问道:“真的?那我吞的是什么?”

“真的,至于你吞了什么……”李萧无奈地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下,道:“可能是鸟屎。”

然而他一说出口就后悔了,干嘛说这个?!那岂不是找死?!

果然,色老头面沉如水,都黑成非洲人了,本来吞别人口水已经够惨了,居然还说是鸟屎……他感到更加悲哀。

现在他不禁想要仰天长啸,以慰藉他的悲哀。

眼见色老头又要高音,急得李萧喊道:“等等!我说笑的!别当真!”

嘴中的辣味依然没有消散,反之越来越辣,弄得他都湿了,湿了眼眶。脸色涨红,都是被辣成这样的。

脑袋疯狂运转,该如何安慰色老头,否则等后者悲痛够了,他就得被揍死。

“其实,有人刚从天上飞过,正好弄撒手中拿着的汤,也正巧落入你口中。你信不?”李萧被辣得脑子难以转动,勉强扯了个理由。

实质上色老头知道了是他吐的口水,只不过想找个台阶下罢了,也幸好前者没有动了杀人灭口之心,否则等待他的只有凉凉。

“幸好在李家,是自己人至少不会被杀。”李萧庆幸色老头是李家的,否则他怎么可能活到现在?早就被后者弄死在当场。

“对!就凭你这点实力,怎么可能吐口水给老夫?必定是有同级修士路过!大意了。”色老头也顺着这简陋台阶下,恢复之前的风轻云淡,仿佛刚才悲痛欲绝的他只是幻想。

李萧听闻此言,顿时狂翻白眼,这老家伙,简直不要脸!他真的很想说一句,就是他吐的!

不过他只敢在心里想想,真要说出来,除非他想不开,否则这份秘密,就随着风儿拂去吧!

“对了,剩下的别浪费,我喂你,来,乖乖张嘴。”色老头突然有拿起变态辣版的烧鸡,十分强硬地塞入李萧嘴里,令其只能发出痛苦的闷声。

整只烧鸡连骨头都不剩被李萧吃进肚子里,他还没有吃到蜜汁的甜美,就被恐怖的辣味浪潮所冲击得欲仙欲死。

只见他眼泪狂流,辣得睁不开眼,鼻涕也是随着脖子的转动而摆动,始终掉不下来。

舌头狂甩间,口水乱飞,而色老头也得到教训,先一步退到十丈开外,以免惨遭攻击。

“你妹的!”李萧辣得要升仙,早知道不给色老头台阶下了,大不了互相伤害!现在他几乎感受不到自己的舌头存在,甚至脑袋的存在都感受不到。

“放心,这还没完!”静静看着他的惨样,色老头顿时舒心了,心中的委屈就像前者的眼泪,尽数流去。

但还没完!居然敢吐口水给他吃?!不杀他算是看在是自家人的份上,算是大恩大德了!可是原谅,呵呵,不可能!

“还没完?!”李萧震惊了,尼玛这岂不是以后的日子就难过了?!

伤心欲绝的他,顿时接受不了残酷的现实,终究被现实给压垮,当即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哼!待会慢慢炮制你!”色老头看到他昏了过去,也没有动用扇人巴掌叫醒法,屈指一弹,一道凝练的灵力飞窜到李萧身上,像一条灵蛇缠住后者,把他提到空中,往色老头靠近。

“先找个好地方,看我不弄死你!”狠狠地瞪着昏迷的李萧,好在最近收集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正好用这个小白鼠试验一番。

正要走那时,突然一道冷不伶仃的声音自耳边响起,“那就来互相伤害啊!”

“什么?!”色老头刚转头一看,便看到一片片晶莹的口水飞溅过来,铺洒在他的脸上。

而李萧则是疯狂甩动舌头,口水像是不要钱地飞溅,尽数落在色老头的身上,湿了后者的身体。

感受到脸上粘稠的液体,色老头气得浑身颤抖,居然诈昏!还特么又吐口水!到底有没有公德心啊?!

心中也有点惊讶,怎么他没有察觉到呢?不过这个疑惑旋即被满腔怒火冲散,进入六亲不认模式。

感受到色老头的熊熊怒火,李萧吞了口唾沫,果真暴走了,感觉自己可能要凉,但不后悔,至少这波不亏……应该。

“你这是在找死!”色老头面露狰狞,青筋狂跳,可知他有多暴怒,甚至李萧还感受到若有似无的杀意,让他心颤不已。

似乎玩大了……

(到学期末了,你们懂的……悲痛ing,还望大家来波收藏应援,以慰藉我幼小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