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老者带着鄙视的目光,拂袖离去,让李萧顿时惊叫道:“尼玛!把骗老子的钱还回来!”

然而就算李萧再怎么叫唤,他眼前的老者仿佛会瞬间移动一般,刷的一下便消失在他的面前,留下一脸懵逼的他。

“难道还有异能不成?!”李萧跑出去看了看,确定老者不知去向后,怀疑事情并不单纯。

“靠!老子的钱啊!”一想到“血汗钱”就这么飞走,李萧心痛到想哭都哭不出来,对此咬牙切齿,发誓下次见到那老家伙必定要其好看!

要不然他就跟老家伙姓!

忽然凉风吹来,引得他毛骨悚然,不由得颤抖了一下,则走回房间,“好冷啊,还是睡觉好。”

等他回到房间,舒服地躺在床上时,他感觉似乎有什么忘记了,但又想不起来,便作罢不想。

想不起来铁定不是什么大事,睡觉才是大事!

然而躺在柴房那冰凉地上的李策明则是妈卖批!尼玛你这就把我给忘了?!老子还躺在地上呢!身上湿漉漉还是你泼的!赶紧出来负责啊!混蛋!

可惜李策明陷入沉睡,无法自拔,只能默默承受着夏夜那阵清凉的爽风吹得他鸡皮疙瘩狂冒,身体不断地颤抖。

天明后,不知哪来的鸡鸣,唤醒了天地万物,太阳初升之际,鸟儿叽叽喳喳地鸣叫,一切都显得如此美好。

直到一声惨叫从柴房彻响,吵醒了还沉睡在美梦的李萧,骂骂咧咧的说道:“老子好不容易梦到跟小姐姐们玩游戏!哪个杀千刀的乱叫?!”

不过听起来这叫声有点熟悉,惨中带骚,似乎听过。

他略想一番,猛地清醒过来,道:“对哦!策明还躺在柴房呢!”

说罢便穿鞋跑到柴房,便看到蜷缩成一团的李策明,看到后者青黑的脸色,一边颤抖,一边求救道:“少主,救命!我快要冷死了!”

“呃……”李萧看到自己昨天的“杰作”,惭愧之中,居然还带有一点自豪之感。

“你等一下啊,我很快回来!”不过现在不是骄傲的事后,还是赶紧把李策明驱寒,否则后者冷死了,他就间接杀了人。

“……你快点!”李策明本想让李萧抱他回房间盖被子取暖,结果后者说完立马跑了,只好祈祷自己能支撑到少主回来救他。

没过多久,李萧回来了,手中还持着一柄火把,炫耀道:“策明啊!我居然一次就用打火石打起火来!你看,这火多棒啊!”

靠!老子等着救命呢!你炫耀个屁啊!而且打个火而已,三岁小孩都会好么?!有什么好炫耀的大哥?!

李策明心中一阵咆哮,也无力说话,只好用颤抖来表示他快要冷死了。

好在李萧不再炫耀,把火把凑到他面前,道:“赶紧取暖。”

有了火把所传达而来的热意,让吹了一夜冷风以致于浑身被冻僵的李策明为之温暖,僵硬的身躯松软下来,舒服地躺在浑浊的水渍上。

“够暖吧?”李萧问了一句,而李策明带着疲惫地说道:“还好。”

“还好?那就凑近一点。”以为后者还不够暖男,李萧当即把火把进一步凑到李策明怀中。

“不要……哎哟!好烫!”李策明刚要拒绝,可少主早已做出行动,那跳动的火舌热情地贴近他的皮肤,焦灼的热气烫得他嗷嗷直叫,恢复行动的右手下意识把火把往后一丢,直直落在堆积的干柴上。

“欸!你干嘛丢掉?”李萧看到自己的“好意”被拒绝,不禁像个小女生般嘟嘴生闷气,让李策明直翻白眼,这很恶心好不?!

“少主,您的好意……嗯?怎么问道一股烧焦味?”李策明本想解释一番,却闻到了一股干柴烈火的激情。

而少主则是看着他背后,伸手指了指,道:“你自个看就知道了。”

“后面怎么了?”李策明带着疑惑,勉强地转头看去,便有一片火光照耀在他的脸上,使他难看的脸色带上激情的潮红。

在他面前,一堆干柴正与烈火激情地交融,发出愉悦的声音,一股焦灼的热气扑面而来,赫然驱散了他身上的寒意,甚至留下了浑浊的冷汗。

“这火还挺暖的啊。”看着李策明呆滞的表情,李萧强行打趣。

“你滚开!”然而前者咆哮了一声,李萧自讨没趣,便走出柴房,静静的等待。

火势越来越大,猩红的的火舌已经侵蚀到柴房的梁柱,梁柱也忍受不了火焰的激情,发出阵阵低鸣,光滑的柱面崩开一道道大小不一的裂缝。

梁柱受损,也顶不住上面的砖瓦,有不少瓦片跌落碎裂,被烈火烧得漆黑一片,浓烟四起,充斥着柴房的每一处,拥挤地只能透过缝隙钻出外界。

“咳咳!”李策明被浓烟呛得不停咳嗽,眼睛都被熏出悔恨的泪水,他要是再留在这,就算不被浓烟呛死,也被瓦顶被压死,或者被烈火给烧死!

所以他刚要起来,结果发现自己压根动弹不得!昨夜的走火入魔使他筋脉受损,又经过一夜的摧残,身体状况更是糟糕!

刚才的丢火把,让他身体痉挛,短时间内是动弹不了了.可他还在柴房中啊!他怎么逃啊?!

“天要绝我!”李策明悲痛欲绝,本以为经历过走火入魔这次生死劫难后,自己的实力会精进一步,结果还没恢复就得被火给烧死!

他怎么这么惨呢?!他招谁惹谁了?!

“救命啊!”李策明可不想死,用尽力气求救。

然后一道人影迅速从外面冲了进来,抓住他的手腕,便往外跑去。

而李策明只觉一股沛然大力从手腕传来,让他无法抵抗丝毫,趁他惊喜之时,那人拉着他往外跑。

可是李策明压根站不起来!拉着他跑就是拖着他啊!那人一路拉着跑,李策明则一路拖着跟。

路上还有不少瓦顶脱落的砖瓦碎片,冒着热气。结果他一经过,全没了!

因为都刺进李策明的身体,被带着走。

“好痛!好烫!”李策明疼得嗷嗷直叫,尼玛救人能不能抱起他跑?!偏要拖着跑,真以为他是沙包吗?!

终于跑出与烈火相结合的柴房,李策明躺在冰凉的地上,仰望着晴空万里的天空,忽然一张笑脸进入他的视线,蓦然是李萧!

只见他笑嘻嘻地说道:“没事吧?”

“……”李策明不想说话,你丫的没长眼睛吗?!还是白长了?!你看老子身上全是砖瓦碎片!血都冒出来了!甚至有几处还冒火呢!

你觉得老子没事吗?!我特么没死算是意外之喜了!

看到李策明身上的挂彩,李萧沉吟了一下,当即抬脚踩灭了正在燃烧的火苗,旋即随手拔开砖瓦碎片,道:“这就好多了。”

而李策明则是一脸震惊地瞪着他,好多了?居然用脚踩灭他身上的火苗,还特么不管刺进去深不深直接用力拔开砖瓦碎片。

也托他的福,伤势更加严重了!猩红的鲜血狂冒,顿时染红了衣裳。

“你……”李策明还没说完,便两眼一翻,昏死过去了。

“欸!醒醒啊!”见伤员昏死,李萧有必要让其清醒一下,免得一睡不复返,所以他使出了叫醒绝技——耳光大赏!

一顿耳光伺候,将昏死过去的李策明弄醒,后者头脑昏沉,而且觉得脸蛋肿痛。

一看到李萧的脸,他真想一巴掌抽死这个煞星!尼玛是来坑我的么?!你一住进来,他就走火入魔;你一帮忙,他柴房烧了,而他也雪上加霜!

看着柴房火势滔天,李策明欲哭无泪,心中十分悔恨当初自己干嘛要让少主借住?!

他现在心很痛,总有一股气堵在胸口,始终发泄不出来。

“欸,看你脸色好难看啊,是不是想拉屎啊?”身为始作俑者的李萧丝毫没有自觉性,仿佛这一切不是他造成的。

看到李策明一脸便秘的模样,应该是想发泄吧。

而后者一听到这话,更是气得口喷黑血,尼玛你问老子想不想拉屎?!老子只想砍了你的头颅当尿壶啊!混蛋!

不过喷出胸中的淤血后,李策明觉得呼吸顺畅了许多,疲惫也卷席而来,再一次使他陷入沉睡。

但睡前他说了一句,“不要叫醒我。”他感觉不说这话,那杀千刀的少主铁定会“叫醒”他。

“所以你就让我收拾残局?”李萧看着熊熊大火,转头看着小水桶,陷入了沉思。

尼玛这要接多少桶的水才能扑灭这么大的火啊?!

好在他没有烦恼多久,便有护卫们前来救火,顿时间场面贼热闹,一群人提着木桶来回跑,接水扑火。

有了众人的帮忙,火势也逐渐变小,直至扑灭,只有袅袅黑烟升冉。

然而柴房已被烧成了残垣断壁,焦黑一片,显然是不能让李策明住了。

“谢谢啊!”李萧纷纷感谢,毕竟人家好心帮忙,不表示谢意也过不去。

“少主您言重了!这是我等职责,不必言谢。”护卫们受宠若惊,也展开笑颜,他们基本是基层人物,身份比仆人侍女之类高不了多少,有甚者还没有子弟身价高呢。

然而一个身为李家少主的李萧,居然向他们表示感谢,哪怕只是口头上的言谢,也让他们欣喜,感觉自己没有被人看低。

“感谢是应该的。”李萧刚穿越过来,哪有什么架子,自然不知道自己可以摆谱。

“少主,那我等去巡逻了。”护卫们也不好停留,则是告退离去。

李萧目送他们离开后,则低眉看向躺在地上沉睡的李策明,犹豫要不要将其送回房间,毕竟他还不知道自己的住处,可能还要寄宿在这。

“算了,大不了去问老婆。”做好决定后,他勉为其难地扛起后者,将其放到床上,又怕其着凉,拿出厚被子盖好,觉得自己好贴心,便心满意足地走了。

然而沉睡的李策明则冒着热汗,心中妈卖批,尼玛现在是夏天啊!你给我盖被子?!还是很厚的那种?!

而李萧则是哼着小曲儿,走在小路上,打算着遇到老婆,该吃她好?还是吃她好呢?

想到自己也有这么年轻貌美的老婆,顿时觉得自己好嗨哦,感觉人生已经达到了高潮。

正当李萧想着怎么调戏老婆时,另一边喝着白粥的李韵赫然感到一阵毛骨悚然,感觉有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咕噜。”可他还没高兴多久,肚子发出哀嚎,诉说它需要食物来填满空虚。

“啧!钱都被那老家伙给坑走了,看来只能坑……赚钱。”李萧差点说漏嘴,他怎么会坑人钱呢?他可是立志要当社会主义接班人的五好青年!只赚钱,绝不坑钱!

“那问题来了……”他环视了四周,一切都这么的陌生,干,他又迷路了!

“我不可能是路痴!该不会是有人施展幻境,想让我困死在这里吗?!”李萧觉得自己的推测是对的,不对也得对!他才不会承认自己前世都要靠手机地图找路呢!

“要不是我恐高!早就爬树找到路了!”对于恐高的自己也是无奈,穿越到了可以修炼的世界,结果自己恐高,那以后修炼到可以飞天遁地的境界,那岂不是自己只能遁地了?!

“不行!得克服恐高!要不然以后人家在天上飞,就老子地上跑,那岂不是丢人?!”李萧为了以后的装逼顺利,下定决心要克服恐高。

不过先等他修炼到能够飞天的境界先,到时候克服也不晚,嗯,应该。

(ps:写论文、做演讲……最近好多事啊!!!好不容易更新一章,还望大家不要弃书!四天不要失宠!!!)